第831章新寝室六个兄弟 (大章节,二合一)/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走了过去,踩着熊恺威的肚子说,“你是不是这么踹我的?我草泥马的,这下知道我不是那种随便可以捏的新生了吧,我告诉你。熊恺威,以后别来惹我,也别让我看到你对大一的女生做什么卑鄙的事情,我看到一次,我就管一次。”

因为他被打的疼,所以捂着肚子都走了,他们根本就没想到我们能打过他们,我们还只是大一的新生而已,他们也知道讨不到便宜,就赶紧的走了。

他们走了以后,对面宿舍的就来了,原来他们也是土木系的,后来我才知道这一楼都是土木系高一的新生。只不过是不同专业的而已,我们的专业是,11,12这样的班级。我就问他们是哪个班的,他们就说自己是12班的,而我们却不知道我们是哪个班的,他就说:“没事儿,等白天你们问问接待你们的学姐就行了,那学姐应该也会带着你们军训什么的。”

我们哦了一声,其实还是我们自己不关心这个,暑假都忙疯了,也玩疯了,本来每个人的班级都分好了的,我们到了那时候才知道。

他们还说,“那些大二的,干嘛跟你们打起来了?”

问这话的,是对面宿舍,一个叫鹏鹏的胖子。他个子不高,但挺壮的,看样子年龄跟我们差不多大,可能比我大。他有点也看不惯那些大二的。说哪天他们要是还来,你们就找我,我帮你们干他。

看来他是不知道熊恺威他们是被我们干出去的,而不是我们被他们打趴下,他没搞清楚状况,倒是那个大个子,黑黑的,没有黑大个那么高的个子,他说话倒是挺中肯的,就说虽然帮不上忙,但他会帮我们叫老师来的。这人叫王嘉。他宿舍还有俩人,一个叫小明,一个小钱。这俩人都是老实人,默默地不说话,那个叫小明的,后来也知道他也是个小说迷,尼玛吃饭都要拿着手机看,边吃边看,吃到骨头都不知道。

跟他们聊了会儿,都各自关门继续睡去了,明天,应该还会有新生来吧,毕竟这是八人寝,就算住不满,也不可能让我们四个人住吧。

但第二天,那学姐来了以后,还带了俩人过来,我就知道不妙了,她跟我说,“许默,你是土木系31班的,他们不是,他们我查过了,不是我们这个系,好像是经管系和物流系的,你们今天就换宿舍吧,这里不是你们住的,你们到自己的宿舍去吧。”木丰丸号。

然后把那俩人带进来了。

我们都懵了,小胖王安民和小胡子就不乐意了,我也不乐意了,说:“我们都是选的土木系啊,怎么可能呢?”

就跟学姐抗议,最后小胖连侮辱人的话都说上了,说:“怎么的,你胸小,不让人说啊,说了你,你就不乐意了,要给我们还寝室,把我们兄弟分开,几个意思啊,看我们好欺负是么?”

也许是因为说到她胸小,戳到她的痛处了,所以,她也来气了,别看她个子小,脾气真不小。

而我们,不可能说跟女生置气,还打女生吧,这不可能的事。

她瞪着小胖,瞪着我们说,“怎么了,你是许默,你是本科生,而他们,他们是专科生,能一个宿舍吗,不是我搞歧视,他们根本没考上这个系,他们只能去分数要求较低的经管系和物流系,懂了吗,这不是我决定的,而是学校分配的,懂了?要是不服,找学校去,找我干嘛?”

然后还说,“你们要再这样不听话,我就不管你们了,真是气人,早知道我就不来做接待新生的工作了。”

最后气呼呼的下去了,还别说,她生气的时候,那胸,倒是起伏不定,看起来大了一点点。

最后没辙,我问了问那俩人,他俩果然说是什么土木系31班的,就是这个寝室的,还说每人交了十块钱的钥匙费,拿了钥匙上来的,一使用,发现果然能开我们门的锁。

我看看这不行啊,得去问问,于是,我就和小胖他们就去问,因为那个小胸学姐生气了,我们就没敢去问她,倒是找到了个挺好看的学姐,叫小燕,长得还可以吧,没别的优点,就是胸大,其他都是长得一般,但也不矮,有将近一米七呢。这学姐帮我们查了下,果然跟小胸学姐说的一样,她果然是没骗我们,他们仨,分数不够,不可能跟我一个专业,也不可能跟我一个寝室啊。

所以说很无奈,小胖和王安民被分到了13栋宿舍楼,而小胡子被分到了12栋,都不在一个楼,到时候相互照应,也成了问题。

不过那也没办法,陪着他们去自己的专业里报了道,反正钱也交了,就把被子一起帮他们运过去,就差不多了,回来以后,我就长长喘了口气,打算休息下,哪知道我寝室已经住满了,倒也不是住满了,就是六个人,后来还以为有其他人呢,来了第七个人的时候,第二天又走了,听说嫌这个专业不满意,考的分数不满意,又回去复读了,其实这样的情况每个大学都屡见不鲜。

我们寝室算我六个人,我睡一号位,我是第一个来的嘛,跟他们做自我介绍的时候,我说我是解放县城来的,他们就有人说知道,有人说不知道。后来当我得知我们寝室就我和另外一个家伙是这个省的,其他都是外省的时候,我震惊了。

这一院大学也真是的,招这么多外省人来干毛。

不过这倒是不怎么影响感情,很多人喜欢来这边念。虽然不是一个省,但半数以上都是东北的,也算是一家人,有两个是南方的。

东北的,有个辽宁的,叫王健,长得五大三粗,染了头发,长得有点流里流气的,第一眼看到他我就知道,这货应该是混过,后来发现他也挺宅的。但这人特爱打扮,本来五大三粗的人,把自己的脸弄的油头粉面的,就好像我们在大街上经常看到一些打篮球的皮肤黝黑的大汉,却穿着海绵宝宝的运动裤一个道理,就是2015现在所说的,卖萌。但对这种卖萌的彪形大汉来说,我是有点恶心的。

还有个是黑-龙江的,子弹头,个子比我高一个头多,非常宅,特爱游戏,我们叫他大薛。爱玩的游戏有很多,但就是喜欢很多人陪他一起玩,是个发烧友吧,电脑配置都要最强最高配,哪怕穷成死狗,也要买最好的电脑,用最好的网速,干架还是挺厉害的。

还有一个也是东北的,但忘了是哪个省的了,长得有点像一只野猪,真的,五大三粗到了一定地步,有点肥胖,也爱臭美,一双大眼睛就跟张飞差不多,对,形象就跟缩小版本的张飞差不多,因为他不高,跟我差不多高,我们都叫他靓仔。

最后一个就是和我一样是这个省的,但不是一个市的,跟我差不多吧,瘦瘦的,有点小帅,但没长刘海那么帅,也喜欢去留头发,我自我感觉没我帅,叫强子。

另外两个南方的来自一个地方,是老乡,赵盼和赵超。但俩人真的不是兄弟,也没任何关系,而且一胖一瘦,一高一矮。瘦的那个特别矮,就是传说中的侏儒吧,但是此人干架很厉害,打篮球也很猛,一个侏儒打篮球很猛,真的很难想象爆发力是有多强。

加上我,我们寝室的六个人就这样介绍完毕。他们一个一个来了以后,除了我、强子会抽烟,大薛也会,其他人偶尔会来一根,但是王建是根本不碰的,也很讨厌烟味,有时候还会跟我们吵架,很难想象一个五大三粗的像混子的人,不会抽烟,更能厌恶烟味是怎么个情况。

既然都是一个寝室的,那就都是兄弟。晚上聊了一会儿,我也没问他们大二那个熊恺威的事儿,只是问他们,知道咱们军训以及以后去的教室是哪儿么,还问他们,知道咱们班有没有女生么?

我们寝室最开放的要数王建和靓仔了,靓仔的名字就知道,此人虽然长得丑,像猪似的,但真的很喜欢泡妞,追女孩子,后来也证明了,他确实是这样的人。

他俩就开始八卦了,其实,尤其是大学里的夜话,夜聊美女,是最刺激的,总是会聊到哪个女的胸大啊,哪个女的好看,谁的目标又是谁等等。

那两个南方的,就腼腆一点,尤其是胖的那个,从未处过对象,一直都是单身,就是那种,到结婚都没谈过恋爱的那种人,相信大家都遇到过,不是因为他智障,就是少了那根筋。

靓仔就说了,我见过一个,长得挺水灵的,挺萝莉的,好看。

然后王建就问,是吗,我不信,土木系的都是恐龙,我肯定不信。

那时候,屌丝这个词语,还没流行,那个年代,男屌丝叫青蛙,女屌丝叫恐龙。

我说,王建的话,我同意,我们土木系接待车来的时候,一车子都是男的。而旁边的英文系的,全是女生,里面就一两个男生。所以我也不信。

两个南方的和强子也表示不信。

我却没说我看到的那个女的,我心想,这靓仔要说的,不会就是那个女的吧。

靓仔就说,切,瞅你们那样吧,头发短见识也短,土木系虽然是男生系,但并不代表没有美女,如果你们见到她,觉得她丑的话,你们到时候就拉一坨,我马上吃下去。

靓仔是个有点恶心的人,说话都是这样,另类,但偶尔也是很搞笑的,我觉得挺幽默的。

他就说,如果有这个美女的话,你们都说好了别出手,他来出手,除非他追不到,我们才可以追。

既然他都预定了,我们也都说行,就你先追吧,你如果一直没被拒绝,我们绝对不会插手。

我心里隐隐有点感觉,会不会是那个女生呢?

另一方面,我晚上的时候,还一直和璐璐发短信,问她现在怎么样了,宿舍如何,室友如何,她就说,没空,我忙呢,跟室友们联络感情,咱俩以后天天可以见,我先不跟你聊了啊!

我就无语,但到了后半夜,璐璐又跟我发短信,说她寝室如何如何,有个男人婆,很讨厌啊,老是摸她什么的,搞得我也有点无语,我就说,你等着明天的,你告诉我是谁,我打她一顿。

萧璐就说别,那早知道我不告诉你了,你干嘛啊,我就是随便说说的,别弄的我们寝室关系不好。

既然萧璐坚持,我也就没去管什么。第二天的时候,我们几个高中的小伙伴,还去找了小雨姐,萱萱姐,她俩都是大二的人了,还接待了我们一下,带我们出去海吃了一顿,挺爽的。吃的是自助餐,其实,我们都没吃过这样高级的东西,也就小雨家里有钱,见多识广。

而萧璐、小雨姐,萱萱姐这样的阵容出去以后,不少人都侧目观望,因为是美女嘛,自然是这样的情况。

玩了一天了,明天好像是要军训,所以也不能再玩了,我就回去了,当他们知道我是一个人一个寝室,没和小胖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就都问我怕不怕什么的,我说我怕个屁,就是大二的那个叫什么熊恺威的,都被我干的半死。

小胖他们就说,“对哦,默哥,那家伙没来报复你吧?”

我说:“他敢,我能打的他半个月爬不起来的。”

哪知道,回去以后,我自己就真的半个月没爬起来了。

因为回去以后,我看到我的被子、凉席、枕头什么的都掉地上了,当时大家都回来了,我问怎么回事,他们的脸色都有点难看,咋说呢,他们都是外地的,不是本省的,而且,就算他们是混的,也带不上自己那边的势力来这里,所以,他们不敢,得忍气吞声。

也就只有我的那个老乡,我们一个省的强子跟我说,“是大二的,还说,许默,你得罪大二的了?他们说晚上还会来,让我们都别帮忙,谁帮忙,谁就死!而且,那家伙好像是省城本地的啊!带了不少外面的混子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