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7章你们都是废物/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教官不好说啥,就骂我们,说:“瞅你们一个个的贱样,都给我去罚跑十圈,其他排休息的时候。你们再多练半小时。”

那小胸学姐看到他这么说,也没办法,只是说好,他们会守着的。小燕学姐也过来帮忙,问靓仔没事吧,还跟靓仔和我们说,别跟这个教官斗,听说这个教官在部队的时候就是以凶名著称,出了名的狠,下手狠,下手黑,不讲情面的,让我们以后别闹了。安安心心把剩下的军训训完,反正也就十几天不到了。

看到小燕学姐的大胸,我们就觉得心情好了点。就调-戏了小燕学姐几句,倒是靓仔气愤的咬着牙说,“今天我记住了,明天他要还敢这样,我就对他不客气。吗了个比的,真当我们东北人好欺负的啊。”

王建、强子他们也纷纷表示赞同,说也不至于这样打啊,还问靓仔屁股根是不是肿了,后来晚上回寝室发现他屁股根果然青了。

靓仔还跟小燕学姐说,“要不是对面寝室那个傻比,他也不会笑,这能怪的了他么,我们大一的在军训,那些大二大三的傻比们,才刚刚起床还伸懒腰。草,谁心里能平衡啊?”

小燕学姐就笑,说:“这也没办法,以后老实点就行了。”

等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们一起去吃的,靓仔他们就在那骂,说:“这煞笔教官,不就是个破当兵的么,等明天他还敢这样的,我不收拾他我就不是东北的。”

当时他也就是装逼开玩笑说的话,谁不会事后说狠话啊,就为了自己的气势嘛,哪知道,刚好过去了两三个教官,可能是听到了。狠狠的瞪了靓仔一眼,他们不是我们的教官,但,他们都是一个部队里出来的吧。

我就问他们会不会遭到报复什么的,靓仔还在那装比,说:“怕个屌,他要报复,我让他来的了,走不了!”

我还好奇他为啥这么装比呢,我回头一看,发现那个叫陈颖的美女和几个女的也在那吃饭呢,那几个女的,长得还行,再加上陈颖这么个美女,我就好奇了,难不成,这几个都是土木系的?看来这传言不准啊,也并不是土木系没有好看的女生啊,至少这几个都不错的说。

马上我就骂靓仔,说:“你就知道装比吧,早就看到了那个陈颖在我们后面,你故意的吧?”

靓仔就一下脸红了,王建他们就往后面看,果然是发现了,然后笑靓仔说,“就你这逼样,肯定是没法追到人家了,人家长得多水灵啊,能看上你么?”

靓仔就那逼逼了,说:“这是我先看到的,我先追的,你们可别跟我抢啊,”

他们就说不抢,但我没说话,靓仔就阴阴的盯着我,说,“许默,默哥,你没表态,你这是啥意思,你是要跟我抢咯?”

我一开始在吃饭,没听到他说话,现在听到了,我就笑,说:“我有女朋友了,不能跟你抢。”

其实我还想跟那个陈颖说句话什么的呢,毕竟,我和她第一天来就认识了,还经过那样的遭遇,她是该感谢感谢我的,我都为了她挨了两顿打了。要让靓仔知道,我挨打就是因为这陈颖,不知道他还会不会说这话。

靓仔听我这么说,说:“啊,是吗,我就说许默跟我们想的不一样,人家早就有女朋友了,是哪儿的?”

我就说,“也在一院,英文系的,改天带出来让你们见一见。”

他们就起哄,说:“太好了啊,许默可真幸运,像我们,就苦逼了。”

他们有些也有过女朋友,但因为毕业,都分手了,也有现在还是分隔两地的,例如赵盼,他就还有个老家的女朋友,现在分隔两地,但还是经常通电话啊,聊天,发短信什么的,很寂寞,只能听听声音,这感觉挺难受的。

赵盼看到我就说太羡慕我了,还说,他想在这边找个女朋友,不让他那边那个知道就行了,不然,老憋着没女人陪,太难受了。

靓仔他们就骂,说:“你们南方人就这样啊,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真不厚道。”

其实我心里有点无奈,我虽然是北方的,但我真是丢了北方人的脸了,我不止吃喝锅里瞧着碗里的,还看着别人锅里的呢。

我们吃完的时候,我还看了眼陈颖,她估计是看到我了,对着我笑了下,礼貌的那种,我也对着她礼貌的笑了下,我就有点无语了,她是到底认出我来了没有?

我是多想上去找她说个话什么的,但,因为我答应了靓仔不跟他抢,所以不好说什么,万一我去跟她说话,靓仔他们就会骂我,虽然也不会真的怪我什么,但我觉得不太好意思,脸皮薄。

下午的时候这教官没来,也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儿,倒是小燕学姐她们秉承了教官的旨意,真的给我们加班了半小时,吗的,累死我们了,不过小燕学姐也陪着我们,我们有怨言,她就说,“这可是我牺牲自己的私人时间陪你们,你们还在这儿不满意不乐意,搞毛线呢啊?”

看她生气了,我们也就不敢说啥了。

晚上的时候,我居然接到了英文系老大的电话,他说是,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这次,必须得我给熊恺威正式道歉,他可以保我一直在学校里没事,也不会再挨打了,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再管了,哪怕我是小雨姐的弟弟,也是一样的。

听了他这话,我真的是气笑了,当时还在宿舍里,我就直接破口大骂,说:“你这逼样的,还追我小雨姐呢,就你这样的,还一个系的老大呢,如果你所谓的在学校里三四年没事就是靠窝囊废得来的,那我宁愿不要这样的保护,我宁愿被他们打死,真是没有血性的人,真不是个爷们。”斤圣女圾。

我骂完了以后,就挂了,估计能把他气得半死吧,寝室里,其他人听到我说话,都愣了,尤其是王建和大薛,问我怎么回事,还什么一个系的老大,怎么了?

我就把这事儿给说了一遍,靓仔刚好过来,听到了,说:“这什么英文系的老大啊,我改天也见见,这么孬比,还跪下道歉,我跟你说许默,如果那什么熊恺威再来,咱一起干死他,等改天的,我去买点西瓜刀什么的,在床底下藏着,咱宿舍也得武装一下了,老这么被人欺负,搞毛线呢。”

我听了以后觉得也是,就说,“要不我出钱吧,大家都要么?”

当然了,也不是逼迫人家的,那大薛就不是很喜欢打架,他很喜欢打游戏,还有赵盼和赵超,俩人就是来读大学的,不是来惹事的,偶尔可以帮帮我,但不能一直跟我一起混什么的,这一点,他们也跟我说了,我说了个,没事,你们能帮我一两次,这个心,我就领了,很谢谢你们了。

靓仔还骂他们不讲义气,都是一个寝室的兄弟什么的,我说了句,没事没事,这个不存在逼迫人家的,都是自愿的,没啥的。

那天晚上,我感觉我成长了,以前高中,不就遇到了个毛寸头么,还有田亮亮,这些宿舍里的奇葩,跟我不是一条路的人,我也就习惯了,索性赵盼和赵超以及大薛,他们都不会卖了我,这点我可以肯定,虽然不会帮我打架,但,一起吃吃喝喝,还是好兄弟嘛。

但是,第二天发生的一件事,牢牢地把我们的关系给锁到了一起。

事情,发生在第二天早上大概11点左右的时候,还有半小时左右,军训就可以结束了,本以为可以休息下,估计那教官是神经病,就说,看我们练的还是这么不行,让我们继续比其他排多练半小时才准去吃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