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0章好牛的教官啊/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建说,“说是这么说,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万一人家来阴咱们,咱们可是躲不过的。再说了,他们那身手那么好,黑夜里给咱们一闷棍,谁能知道啊?”

他们说的都对,但我们就等学校里怎么判了,看看到底是我们要被开除几个,还是怎么个意思。

晚上快睡觉的时候,萧璐她就给我打电话,问我怎么回事,说是不是我带头打架了什么的,她说有个排和教官打起来了,后来其他排的也加入了打教官的队列。

我就赶紧说,“不是我。不是我。”

我跟她说,其实我也看到了,但我没加入啊。

我是骗骗她的,不想让她为我操心了,而且,她要是知道了这事儿,肯定得又跟我做很多思想工作了,我想着,为了能让她好好的进入学习状态,我真的不好让她知道这事儿。善意的谎言,我想,她应该是可以理解的。

第二天我们睡到很晚才起来,原因是我们觉着,这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军训应该是不用继续了,就算要继续也是以后,现在肯定会暂停吧。哪知道,我们才睡到八点不到,就被小燕学姐小胸学姐她们打电话来催,说让我们去军训。不然就算我们旷课处理。到时候正式开学以后要记入学分的。

我听了有点害怕,好不容易来上个大学,万一以后影响毕业,影响修满的学分,导致留级的话,那该多惨啊,所以,忍忍吧,我们就咬着牙,赶紧的起床了。

起来以后一路到了那操场,我们看到了小胸学姐她们,就问,那教官还来教我们么,我才不要他了,如果是他的话,我们就算是不要学分了,也要走。

哪知道小胸学姐就瞪了我们一眼说,闹事的是你们,现在想息事宁人的也是你们,怎么那么多事儿?行了,那几个教官,他们暂时不带排了,换了几个别的教官。

她话刚刚说完,这就来了个新的教官,看起来白嫩嫩的皮肤,比我还白一点,我算是比较黑的了,所以比我白不算啥。这教官来了以后,倒是没给我们下马威,而是好好的带我们,也没有很过分,这一天过去的倒是挺快的,挺轻松的,比开始那个变态似的教官好太多了。

很多我们排的人,还在那想要赞扬他,说教官你真好,真帅之类的。

王建靓仔我们聊的时候,靓仔就说,这家伙应该也是那个武警大队出来的吧,一丘之貉,别被他的外表给欺骗了,难说他就是那个矮子教官派来折磨咱们的呢,只是第一天,他不好意思表露出来他的目的而已。

我说还是不要这样想别人吧,所谓的武警大队,估计也不止一个分队吧,也许他们不是一个队的呢?

听我这么一说,他们想想,还真有这可能,如果不是,就没仇恨了啊,干嘛折腾我们?

于是这两天,我们都挺听话的,其实我们都还是孩子,一时的热血气愤之后,都还是挺怕那教官的报复的,如果他真的来报复,说实话,没人能挡得住。

但是,很快我们就发现了这个新来的教官的意图,他,一开始都是装的。

因为他刚来的前三天,领导还总是来这里视察,生怕前面两天的事情再次发生,每次来,还都带着小喇叭,还总是不停的播放广播,跟不要钱似的播放,让我们大一的新生都安分点,安安心心把军训给训完了,就结束了,拿学分,就这样。而这些教官呢,都是xxx武警大队的,有名的兵,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故意殴打学生的,叫我们放心,不要再和他们发生冲突什么的。

听了这样的广播,靓仔和王建大薛就嗤之以鼻,在那笑,说装什么比呢,都是一丘之貉,什么地儿出来的人,都是一路货色,以为换了教官就能改变啥了,是么?

哪知道,这话估计是被那个教官听到了,教官他吗了个比的,就直接走过来,他也不说他听到王建说话,就只是瞪着王建,说你刚刚说啥呢,闭嘴,站队的时候不要喧哗。

他说的其实挺有理的,毕竟确实不能说话,然后王建就嘟囔了句什么,那教官估计是听到了,我们的心都悬在嗓子眼,我也是希望他不要跟教官发生啥冲突,不然,这第二次冲突可能是致命的,难说就是会被开除的啊。

我也生怕这教官一个不爽,把他给打了。

但是,让我害怕的一幕没有发生,但是另一幕发生了。教官让王建,说你脑袋歪了,放正来,哪有你这么站队的。

王建就直了直脑袋,说放了正了。

教官说,不行,还是歪的,你会不会,你是不是故意的?

王建就无语了,说挺直的啊,哪儿歪了?

最后接连三次了,我都觉得,这教官是不是故意的了,很快就要引起公愤的时候,教官说算了,你这脑袋估计是天生的,也不能怪你,然后就往前面去了,让大家列队。

王建就听出来了,这是侮辱,他们那些官兵,都不能打人,估计是跟校方的人联系过了,他们动手打学生,他们也要受处分的,所以,这教官聪明的选择了不动手,但是,他可以用这种方法折磨我们啊。

果然,这王建就被他折磨了。

小燕学姐过来的时候,王建和我们几个就跟她说了这事儿,说这教官如果再这样,我们要打他了,打死他个傻比。斤匠宏扛。

靓仔就说,算了,我早就说过,他们就是一丘之貉,一个狼窝里出来的狗崽子,都一个德行。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声音变得很大,那边喝水的几个教官,在那聊天,估计是也听到了靓仔的话,往这边瞅了几眼,然后皱起了眉头,小燕学姐就骂他,说你是不是虎?还想着闹事儿呢?

靓仔就说,怕事儿不是我们东北人的性格,怕个毛,然后就说不怕之类的。

一直到训练结束,那教官也没表现出啥异样,直到我们在食堂里吃完饭的时候,那时候天黑的比较晚,但到了七八点也黑了,训练到六点多,吃个饭就天黑了,感觉很累啊。

从食堂出来的时候,碰到了几个人,穿着便装的人,不像是我们学校里的学生,我们一看,愣了,是白天教我们的教官,指了指我说,你们几个,跟我过来一趟。

我看了看他们身后,正好是那天被我们打的最惨的那个矮子教官,还有旁边的几个动手的教官,但后来都没带排了,估计是不被允许带学生了吧。他们怎么来了?

一瞬间,我的脑袋里就想着跑,不跑没办法,我们就这几个人,完全不够看的,人家两三个就能捏死我们,身手,不是一个级别的。

但是,很快我听到靓仔的话了,说怎么的,在操场上打不过我们,想来阴我们是么,看看这是谁的地盘,这是我们一院,我们学校,我们三万人的大学校,三万人,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你们几个兵蛋子给淹死咯,你还在那屌,屌什么屌啊?来啊,干我啊。

靓仔的彪悍,我听了想笑,不过他说的确实有理啊,我们这是在学校,不是在别的地方,我们只要登高一呼,不少人会帮我们的,而且,他们这些教官在学校里打人,就不怕负责人把我们给灭了,给他们部队的处分么?

我看到他们的脸色,顿时变了下,那个矮子教官走了过来,狞笑着看着我们,最后指了指我说,是你把我放倒的,对吧?

我说是。我也鼓足了勇气,跟靓仔学的,不怕他们。我也昂起脑袋,说,怎么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