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3章大一第一次记大过/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可能是根本没注意到我这里,招呼着那些教官收取胜利的果实,我看的真切,不少我们的学生都趴在地上只能求饶了,那些教官还要补上一脚。也不是很重,但就是为了侮辱我们,让我们知道,我们和他们的差距,我们打不过他们,这就是差距,让我们不要以后再装比。

所以,我不服。我从骨子里那股不服的热血涌上来了。

这一下,这一拳,可能是超出了正常范围内的一拳,我自己也感觉到奇怪来着,也许,这就是铜人前辈所说的。每个人的身体里都有一股潜力,有大有小,而我,也许就是稍微大一点潜力的那种人吧。

所以,在矮子教官露出了惊诧表情的那一刹那,他想躲,都来不及了。

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他的心口上,他飞了出去,然后,吐了口血。

队长!

原来,这矮子是个队长啊。几个教官上去扶着他,其中两个过来,对着我的脑袋就是一拳又一拳的打,然后三个教官过来群踩我,估计是看到矮子教官被我偷袭了吧。

我只能捂着脑袋,可能。我就那一拳给力,其他,就不行了,我捂着脑袋,但他们却故意的要踹爆我的脑袋似的,故意的踹我。当兵的训练有素,想踹爆你哪里,就踹爆你哪里,特别的可恶,我都快疯了,那种感觉就是想杀人。

我躺在地上哀嚎,翻滚,他们还是不放过我。

小胖他们来帮我,但还是没用,教官是什么人。都是训练有素的兵,打的过吗,更何况,站着的教官比我们站着的学生多。

后山上,漫山遍野,躺了一片。挺壮观的,如果有机会,真想拍下来,全是倒在地上惨叫的学生,笑死人了。

住手,够了!

就在那些教官要为矮子教官报仇,并且,要废了我的时候,我感觉到得救了。

得救之前,我看了眼,好像是他们武警大队的一个领导,也就是矮子教官的上司似的,上次训斥他们的也是这个人,跟学校的书记联络的,也是他。

他来了以后,身后还跟着几个学校的领导,还有一个,我看着挺熟悉的女生,但我叫不住名字来了,然后,我又再次晕过去了。

脑袋被那种军用黑胶鞋踹了十几下,谁能不晕,都会被晕死呢!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是璐璐在我的床前,眼泪汪汪的看着我,说我是不是傻了,怎么睁开眼睛了,也不说话。

我看着她就笑,说你来了啊,我做梦吗,我是不是死了。

她就骂我,然后揉了揉我的太阳穴,说你还好吗,没事吧。

就在这时候,小雨姐也进来了,萱萱姐也进来了,小雨姐皱着眉头,说怎么搞的,还跟教官打起来了,这我帮不了你啊,教官昨天就集体走了,想报仇都报不了了。

我笑笑说没关系,明年大一军训,还有机会报仇嘛。

小雨姐翻了个白眼说,你以为学校傻啊,这武警大队出了事,他还会跟这里合作么,肯定找其他家啊,就算找,也不会是今年这一批了,万一再发生暴动,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事。

跟他们聊了下,我就问我的那些兄弟们呢,我会不会给处分啊?

萧璐就瞪我,说你还知道怕啊,怕还做这种事,都说了上了大学了,就不要再打架了,为什么还要这样。

看她好像是哭了,我就叹气说我尽量,我尽量,只要别被人欺负到头上,我就不打架,行吗,我答应你。

萧璐听我这么说,就没说啥了。

过了会儿,我的那些兄弟们都来了,尤其是小胖他们,说默哥,对不起,我们没保护好你。

我看了下小胖、王安民他们,都多多少少有了伤,尤其是小胡子,还胳膊都断了,正缠着绷带、整个吊带吊在脖子上呢,看了我也觉得挺心酸的。

我就说没事儿,怎么能怪你们呢,是我决断性失误,大学第一战,就搞成这样了,哈哈。

王安民说,默默,不是这原因,主要是他们都是教官,如果只是打熊恺威啊或者其他人,不至于这么惨的,咱还是有实力的,凭借大一新来的力量,居然聚集了近百人,虽然都是乌合之众,但和大二大三的某些势力,应该都有一战之力吧?

他说的不错。

我也点点头,小雨姐他们走了以后,我的那些寝室的室友也来了,靓仔他们,都盯着小雨姐她们三个出去的方向看了,说,卧槽,卧槽,许默,你,你开玩笑吧,那三个女的,都是你女朋友还是什么人,是学姐吧?

我说是。

他就喘了口气说,幸好,我以为都是你女朋友呢,不然,我们这小心脏受不了,你要有这么三个极品大美女当老婆,我都愿意给你跪舔了。

那时候,帝吧和魔兽吧刚刚盛行,跪舔这个词语也就从那里出来的,字面意思,大家都懂,但我还是翻了个白眼,没想告诉他其中有一个是我正牌女友,怕打击到了他的自信心,还是等以后,他们都有了女朋友以后,我再介绍给他们认识璐璐吧。

不然,我怕他们现在受不了,而且,还会缠着我让璐璐介绍女朋友给他们,说什么肥水不流外人田啊,到时候,我就事儿多了,嫌烦。

因为这靓仔本身就是事儿多的人,赵盼也是一样,他也想在这边的学校再找一个,因为他正牌女友异地恋,怕受不了。

寝室里其他人也想找,但是,没他们这么饥渴而已。斤巨投弟。

他们来了以后,我看了看这些家伙,好吧,都他吗没怎么受伤,也就我们几个拼命的,才会受伤严重,那些被教官一拳下去不敢反抗的直接倒在地上的,教官没那么贱,不会痛打落水狗,一般倒下了,他就不动手了,点到为止。

这倒也符合当兵的原则,没那么狠。我也就心里没那么多愧疚感了,这些家伙,顶多就只是挨了一两下而已,我还以为他们都跟我一样惨,被击中了后脑晕过去了呢,谁知道不是这样的。

后来我知道我对面宿舍的王嘉,他也挺惨的,在我身边想帮我,被教官一下踢断了鼻梁骨,也幸好年轻,恢复的快,我出院的时候,他也好的差不多了,我还去他宿舍找了下他,他就买了瓶酒跟我喝了一杯,说,许默我和你吧,我感觉一见如故,我虽然不是啥混的,也不太能打,但我就是想跟你当兄弟。

这话真的是说到我心坎上了,我跟他说,咱们本来就已经是兄弟了啊,以后大学四年还需要彼此多多照料啊。

他说了个,当然了,当然了,妥妥的。

因为我们和教官这件事,是教官赢了,而且最后发现的事情,被校方领导发现事故现场的时候,是教官的人在殴打我们,所以,罪责都被他们承担了,我后来听说,那边,矮子教官他们都被降级了,肩膀上的星星勋章什么的被撤了,虽然我对这个概念性不强,但我觉得,这应该挺严重的,具体是降了几级,摘掉有啥影响,我不太了解。

倒也不是觉得他们活该,反正,我就觉得,自己做的事儿,自己有恶报吧,如果你能对我们学生宽容一点,别像对待狗一样调教,应该就不会有这样的下场了。

但是,我们的处罚,却也没有那么简单就扛过去了。

居然还通知了下家长,搞得我妈还问我怎么回事之类的,还说,“你能耐了,答应了不跟学生打架,但是却跟教官打架,你还想怎么样,还想跟领导打架,还想飞天了不成?”搞得我可无语了。

不过最后的下场是,都统统记大过,这么严重的事儿,刚大一军训就这么搞,以后还闹事还了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