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5章放过赵明飞/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这条短信以后,我吓了一跳,同时也不敢轻举妄动的给她回短信打电话,万一她跟她哥在一块儿呢咋办,万一被赵明飞知道了我俩在一起的事儿怎么办?

我就在那等啊等。不过我想了下,欢欢给我的备注,肯定不是许默,所以,我就发了个试探性的短信过去,说是本人吗?

就跟当初玩qq似的,总是有人问对方qq是不是本人,很多人都是让别人挂qq的。

那边没回我,一直到第二天早上,那边给我回了句,你是谁?

我立马就警觉了,这估计就是赵明飞吧,我就没理会。

哪知道。到了中午的时候,这狗日的,直接打过来了,我还以为是欢欢呢,哪知道接起来一听,是个阴冷的男人的声音,我一听,就知道这肯定是赵明飞,这时候我才知道我对他的仇恨没有因为他妹妹的缘故而消减,我小叔因为他们这些狗日的坐了这么多年的牢,我和他,也斗了这么久,他还差点害死我的命,我怎么会对他有啥好脾气?

他就问我。你到底是谁?跟我妹妹是什么关系?

他的声音很冰凉,带着质问的口气,我也很不爽,假装不认识他,我说你他吗谁啊,你哪位啊,你拿着欢欢的手机干什么,赶紧的给她,不然我干死你。

那边好像也很生气,就骂我,我俩就对骂了起来,最后他好像是笑了,我说怎么了,疯了么。被我气疯了?疯了就会神经病院去,别在这儿祸害人民。

那边就笑,说小逼崽子,要换了以前,我能干死你的,但现在,呵呵。

然后他问我,你是干什么的,怎么和我妹妹认识的。你俩是处对象呢吧?看你的手机提示。是省城的人吧,家里有钱不,还看上我妹妹,你是个穷比,我是不会让你和我妹妹在一起的。

我就故意说我家里很穷,气死他,他被我气得够呛,然后问我,你在哪儿呢,要不见个面吧,你不是很牛逼吗,我等你来干我的,我给你这个机会。

然后我说行啊,我俩就约了个时间地点,我此时激动万分,怎么说呢,这机会我等了多久了,我要干死这赵明飞的,哪怕是打不死他,打的他半死,让他跪下,我也感觉解恨一点啊。

既然都约好时间地点了,我就得找人了,到时候,让他知道是我偶遇到他的,不能让他知道我和欢欢的事儿,然后,再狠狠的打他一顿,那得多解恨啊。

我还打算晚上找小胖他们合计合计,等周末带一波人过去教训赵明飞。他们还问我,怎么,赵明飞放出来了?这么快?他不是被判了那么多年的吗怎么回事?

我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等我有机会的话,问问赵明欢的。

事实证明,晚上,赵明欢就联系我了,问我,许默,你是不是和我哥通电话了,他是不是找你了,你们怎么回事,还约好了地方打是么,你们这是要气死我。

我说,欢欢,这是我和你哥的私人恩怨,跟你没关系的,你放心,我肯定还会对你好的,你和他不一样,知道吗,你是你,他是他,他要弄我,我不能让他瞧不起啊。

那他还不知道你是许默吧?欢欢问我。

我说,那肯定不知道。

她就说,哦,那你不能让他知道,还有,我求你了,你就算是为了我,也别跟我我哥打了好吗,我哥他不是放出来了,而是暂时出来放风一个月,仅此而已,我求你了,如果你非要打他的话,我就和你分手,让你安安心心的和你的璐璐过吧,我不会打搅你们了,这样,行吗?

我被她说的心里一颤,我没想到,她哥在她心目中还是那么重要,哪怕是知道了她哥不是个好人以后,也是这么重要么,我的心里很疼,我挂了电话以后,想了一小时以后,我给她发短信说我答应你了,不跟你哥打了,你放心吧,我只是很失望,在你心目中,我还没有你哥重要,仅此而已。

她给我回信息让我别多想,改天来省城找我玩,找璐璐姐玩,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儿。

但是,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欢欢又打来了电话,我接了以后,却发现不是她的声音,估计他也知道了欢欢阻止我俩约架的,然后电话的话语里,就带着嘲讽,带着威胁,说,你的声音很像我一个很讨厌的人的声音,希望你人长得跟他不一样吧,不过,你得对我妹好,让我知道你对她不好,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我现在刚从局子里出来,你懂我意思吧?

我就冷笑,我说,你是蹲班房吧?就是坐牢的人呗,是不是?

我听到他的声音变了,说,你怎么知道的,你怎么知道的?欢欢告诉你的?斤他向技。

我冷笑,说你别冤枉欢欢了,赵明飞,你的事情,在解放中学知道的人真不少,在其他学校知道的人也不少,我能知道,也很正常,你该庆幸,我没有因为你的事情而对欢欢不好,倒是你这个做哥哥的,有没有替妹妹着想过,我可以告诉你,我会对她好,而且比你对她更好,但你,至少得有做好一个哥哥该有得责任心。

他就骂我,说你他吗的凭什么教训我,是不是想找干?

而我直接骂了句傻比,挂了电话,很解气。但也很憋屈,我明明可以趁着这次机会把他狠狠打一顿,但是,我却没有,怎么说呢,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就因为有了欢欢,所以我才不能打他,就因为我对不起欢欢,所以我才只能对不起小叔,我没法对赵明飞做到百分百的打击报复了,只因为,我对不起欢欢。

所以,这一切牵制着我,不让我去打他。

过了大概一个礼拜多,她给我来电话了,说她哥回去了,还说她哥是表现好,难说可以提前三四年出来也不是不一定。还跟我说,谢谢你,许默,谢谢,你居然能为了我做到这一点,许默,证明我没有爱错人。

我苦笑,说,我还巴不得你真的爱错了人呢。

其实,我心里很苦,想为小叔报仇,但却没有办法,而我和欢欢的孽缘,却还在继续,无法自拔。

另一方面,提前出狱的事儿,想到这个,我想起小叔了,小叔是不是快要出来了,我就在一个周末回去了一趟,问了问爷爷奶奶,他们说是,还有半年多,也就是说,我大二上学期,小叔就能回来了。

知道这消息以后,我真的挺兴奋的,其实我小叔年龄也不大,比我大一点点,就算出来了,也就二十五六,有什么大不了的呢,还是年轻的帅小伙,而且,现在改革开放前一百年阶段已经实行了六七十年了,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也不存在什么出狱了的找工作很难之类的。

反正小叔只要能出来,一切都好说。

另一方面,熊恺威的事儿,本来我是计划好了,打算报复他的,但因为一直没什么时间,而且也找不到机会,所以就一直没能实现,但是,我不找人家,不代表人家不来找我啊。

十月份国庆刚刚过去,回来上课的时候,有几个晚上我们几个在外面喝酒,上网,泡吧,在大学里,我们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真正的体会到了什么叫自由。

以前很少去的KTV酒吧什么的,但现在都能去了,而且,我们是常客。

所以在一起,我们集体都喝醉了的情况下,被人给拦住了。拦住我们的人,把持着我的肩膀,狠狠的扣着,说,你们几个,都暂时别走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