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2章为了黄胜男学姐/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天周末,也确实见到了麻子脸,这货,真的帅了好多啊,他脸上的麻子。其实很多都不是麻子,而是一种叫青春痘的东西,所以,他现在都消除了好多,只有那些真正的麻子,还在上面残留着,但就算是如此,麻子脸也不是当年的那个麻子脸了。

他真的帅了很多,火红色的头发跟红发哥似的,虽然我们学校也不少人染发,但我还真的没想过去染发,他看到我以后,立马喜笑颜开,说默哥,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哈哈。

麻子脸给我们介绍了他带来的几个兄弟,都是他的铁子,那几个铁子估计是听说了我们一院没几个混的好的,还跟麻子脸说:“麻子哥,这位真是你大哥,在一院念书?不是吧我听说,那边也就只有钱龙、刁男、胡烈那几个牛逼的扛把子啊。没听说过有一个叫什么许默的啊,麻子哥,你不会是搞错了吧。”

这一下,把我的脸都给丢尽了,我感觉都不好意思坐在这里,哪知道小胖就不爽了就要发火,麻子脸就赶紧的压制住了他们,说你们知道什么,这位是我以前在解放的大哥许默,我那批十四院的兄弟都认识他,你不信问问文子。

他们就问旁边的一个书生气息重的家伙。那家伙就一直盯着我说,“没错,是默哥,当初的三校联盟老大,整个解放县城的传奇人物,是挺厉害的。”

听了这话以后,麻子脸就戳了戳那几个铁子,说怎么样,阿蒙阿鲁,你们有眼不识泰山吧,以后再别犯这样的错误了啊,默哥就是我的哥,那也就是你们的大大哥,有什么不服的,你们先找我。

我赶紧就赔笑。说:“麻子,算了,我也没说啥啊,大家都是兄弟不知者无罪嘛。”

其实我也知道,确实是我自己混得不好,名声不响,没人服我,正常,这里不比解放县城。这里是省城,整个省所有精英的聚集地。而麻子脸,真的是混之中的王者,居然能在这些精英之中脱颖而出,我真的感觉没脸了。

倒是麻子脸说,让我别介意他兄弟说的话,我是他大哥,就是一辈子的大哥,别瞎想了。

我得到了麻子脸的邀请,邀请我去十四院那边玩,我们都去了,去了以后,他在那边已经是大一那一片的大哥了,大二大三的扛把子也跟他关系很好,我和小胖他们都嫉妒的很,我本来不好意思说什么,小胖就把我们的事儿给说了。

麻子脸脸色就变了,就埋怨我不够兄弟,说他肯定派人来帮我们干钱龙他们的。还说,“默哥,你等着,你们受到的欺负,我会让他们连本带利的还回来的,你放心!”

我整的有点无语了,自从去过十四院以后,我就知道,真的,麻子脸才是真的适合混,而我,则只不过是靠女人,靠着一腔热血才勉强混起来的小痞子而已,有点匹夫之勇,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后来,麻子脸真的说到做到了,在一个周一的上课期间,麻子脸浩浩荡荡带了五六十人来帮我的忙,还给我发信息,说默哥,找到钱龙了的话,记得喊我,我在校门口的小饭馆吃着饭呢,你来不来?

我吓了一跳,真的,我一开始以为他忙的不可开交是开玩笑的呢,现在才知道,他不是跟我开玩笑呢,他是玩真的。

我被他吓到了,我说,“死麻子,你要来,你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

他就说:“上次不是吃饭的时候说了吗?”

我了个无语,那不过是酒前酒后,我以为是说说而已的啊,哪知道,他还真的来了,这还真的算的上是雷厉风行啊。不过,他既然来了,我就不能让钱龙失望不是?

我们也有线人,找了个时间点,在他们上报告厅上课的时候,我们就埋伏在外面,因为是晚上21点多了,天黑请闭眼,月黑风高夜,谁也不知道啊,我们就大喊了一声,一波人就冲上去了。

这家伙,没个防备,就几个人在身边,熊恺威还大叫了声,说:“谁敢动我龙哥,我废了他。”

可是没人鸟他,就有五六个上去围着他了。很快,我们五六十人把他们围起来了,但却不打,就只是围着,我要让钱龙知道,什么叫实力,他有的,我也可以有,就算我是请的外援,但是,麻子脸是我兄弟,也算是我自己的人。

“钱龙,好久不见。”我走了出来,定定的看着他,冷冷的道。

钱龙看到这阵势,眉头皱了起来,当看到是我,还有我宿舍的人的时候,他也愣了下,不过,老大就是老大,终究不会那么慌张,不然,也当不成老大了。

他看着我,冷笑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躲在女生裤缝儿里的一个宿舍啊,啧啧啧,这宿舍躲不下去了,来这儿干啥呢?”

熊恺威也被吓到了,不过听到龙哥这么说,估计是觉得龙哥有后手,能镇住我们,而且,这是在他的地盘范围之内,想必龙哥可以有办法叫到人吧,围着他们的人虽然多,但如果龙哥登高一呼,土木的大部分人都会来帮忙,到时候,就可以反扑,所以这会儿,没必要装孙子。

他这么一说,王建就不爽了,气得不行了,就要上去干他,却被我给拦住了。我笑着看着钱龙,说:“龙哥,我只是想跟你谈谈,并不是要把你怎么样,想必你是误会了吧?”他节农亡。

钱龙的脸色稍微好看了点,然后哦了一声,说:“是吗,你想跟我谈什么?”

我从女人那里丢的人,自然要从女人那里找回来场子。

我看着他,然后,手里把玩着一把手柄,这手柄在他看来应该是我用来装比的武器,而我,此时把玩着,在手上转了个圈儿,指着他说,“龙哥,你说我们宿舍是藏在女人裤缝里的男人,这话,我觉得有点不妥,我想请你收回去。”

哦?钱龙哈哈一笑,把额前的金色刘海给甩了下,自认为很酷炫似的,笑了下道,“我当是什么事呢,原来是有关你们龙嫂子黄胜男的事儿啊,那天,你不是打了熊恺威的人,我要教训你们,是你们嫂子黄胜男把你们给救了,而你们,也因为她没被打,这难道不是躲在女人裤缝里的男人么,我难道说错了?”

“草泥马,你想怎么样,有种的单练!”靓仔忍无可忍了,对待这样的羞辱,他多想打他,可是,现在剑拔弩张,缺的只是一个动手的借口,借口还没成立,怎么打还不知道。

“等等,龙哥,你所说的龙嫂到底是谁,我不知道。这一点你说错了,黄胜男,可不是你女朋友哦,据我所知,她应该是艺术系的系花,而且,拒绝了你多次,是你总是一厢情愿的认为她是你的女人,而她也一直单身,就这样被你的风言风语影响了,说到底,龙哥,你这不是女人裤缝里的男人,而是女人屁里的男人啊。”

“你说什么呢!”

我刚说完,就有钱龙那边的人发怒了,不过碍于我们人多,他们不敢说什么。

“还有,龙哥您是组织部的高官,我想,我们宿舍里的人,很多人都被扣了五十分,扣了学分,这事儿,您是不是也帮兄弟们解决一下?如若不行的话,今天谈不拢,估计我这些兄弟就不会乐意了啊,而且,你也看到了。这些兄弟,有些人不是我们学校的,如果动起手来,那你们可就遭殃了,也告不到他们,他们打完了就跑,你上哪找人去啊,就是告到一院领导书记那里去,也威胁不到我呀,是不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