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8章潜能激发出来/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瞪圆了眼,说,“真的有这种情况?”

我说:“是,不但有,我还晕眩了一周。去医院输了营养液,不然,我就直接饿死了!”

他整个人猛地坐了起来,“什么?”

然后,又缓缓的坐了下去,好像是在想些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想,反正,他就是不说话,只是盯着我的身体看,最后,他告诉我说,“你脱了衣服,脱光。”

我当时就吓坏了,骂了句。又来?

他就说,“你不想死,就给我脱!”

如果他是个女人的话,我会以为她要占我便宜,和我做一些羞羞的事,但是,他是男人啊,而且。他还是个和尚,铜人前辈。

这是要干嘛,玻璃男吗?

我不这么认为!

他重新泡了一锅的开水,然后,让我下去泡。

我骂了句,“曹,你这是要烤猪吗,我不想死啊。”

他就说,“你不想以后都晕过去的话,你就给我泡,泡干净来。上次给你泡的,让你吸收了很多的那个药浴里,其中有一种成分,我加了进去,我一开始以为是让身体偶尔可以麻痹,避免太疲劳,但后来我错了,这东西。叫罂粟花。而这个药浴,说来惭愧。”

“这东西,许默,我说给你听,希望你不要传出去,以免毁了我少林的声誉。”

我听到罂粟花我就愣了,这玩意儿,不就是制毒的吗,卧槽,感情,那些医生没说谎啊,那他吗的,我泡了那么久的药浴,就是用罂粟花弄的,我日,我说怎么的呢,我能晕过去一个礼拜的,这他吗一大锅的罂粟花,不得弄死我啊,我就说我怎么老是昏昏沉沉的,麻痹,如果不是他现在要救我,我真怀疑他是和没死的和尚一起联合起来害我的。

我就有点生气的跟他说,“那你怎么拿我的身体做实验?差点没害死我!”

他就对我拱了拱手,还给我道歉,还说,“他回到少林以后,让和尚去给死去的方丈赔罪,所以才拿到了方丈的东西,以及一些少林秘密的不外传经书,这些经书里就有这种泡药浴的办法,以及潜能的一些说明。”

“他只是明白了其一,而不明白其二,所以,他只是帮我试试,而我又迫切的想要开发出自己的潜能,所以,他帮我,也是我自愿的。而他现在才算是明白这个经书里泡药浴和潜能的奥义所在。”

“原来,少林方丈,这个最神秘的和尚,也是有自己的隐秘的,就是,他虽然不吸食鸦-片那种东西,但是,他经常喜欢泡药浴,当初的少林,武学的圣地,武林的至尊,这话不是空谈的,而作为少林的方丈,更是压力巨大,所以,这东西是为了给他自己放松的,他还在经书里发现,少林的方丈,其实也向往女人,所以这玩意儿,可以让他进入幻想,极大的趋势他自己进入他的理想的女人的环境中,以此来发泄他作为方丈的压力。

再加上,这东西,对潜能确实有一定的激发作用,只不过,要适量,太过量的话,就会导致晕眩,跟现代人吸食过多的毒一样,会死,会骨瘦如柴,会上瘾,所以,历代方丈对这个不传之秘都是守口如瓶,只有每一代的方丈自己才知晓这种事情。

所以,在铜人前辈看了经书,知道了这事儿以后也不可思议,但还是相信了上面所说。”

我听了以后,震惊如此,妈呀,原来少林方丈也不是好玩意儿,也会想女人,但是,他很高明,他不会自己找女人让天下人嗤笑,他是要进入幻境,进入自己制造的幻境里面,活在虚幻之中放松自己,以此缓解压力。

其实,作为21世纪的新青年,我倒是能理解这个方丈的,所以,我没笑话他,只是觉得很吃惊而已。

我跟铜人前辈说,“抱歉了,前辈,是我错怪了你了,我觉得方丈这么做,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前辈,我就是想知道,为啥我泡了这个药浴,没法再爆发出我的潜能了?”

其实,他不说我也已经知道了我为啥会晕眩过去了,吸这个罂粟,就会跟那些行尸走肉一样,更何况,我是泡药浴从皮肤渗透进去,难怪我会突然晕眩了,没死,都是好的,但是,为何我的潜能却爆发不出来,照理经文上也说了,方丈大师也发现了这东西可以激发出潜能来,为何到了我这里就不行了?

他就说,“你先别说话,你先泡,把大部分的罂粟成分泡出来,你放心,你的身体现在可以接受这么烫的水,再说了,如果不用这么烫的水泡,那些东西也渗透不出来,久而久之留在你身体里,是有好处的。”

我听了他的话,果断的下去了,感觉有六七十度,我皮都烫破了的那种感觉,虽然没有一百度的开水,但我感觉我撑不下去了,可是铜人前辈却死死的按住我,我疯狂的大叫,让他放我出去,可是,他却不管不问,一直到我烫的全身都发麻,没力气,血红血红色,都能看到肉了,他才放开我。

而我,却突然感觉到身上没什么感觉了,我越来越心慌,是不是我都被烫的不行了,没知觉了,神经都被烫坏了啊。

可是,等铜人前辈拿出了一瓶药,帮我一点点的擦,我才发现我慢慢的恢复了触觉,总算是活过来了,我还问他,“这是什么药,前辈?”

他摇摇头,好像是不想告诉我的样子,我也懒得问了,估计又是那什么方丈留给他的吧,这么神神秘秘的,他们少林的秘密,不想告诉我太多吧,这已经是够丢人的秘密了,都告诉我了,其他秘密估计就不想说了吧。

我也懒得知道了,我出来以后,问他我是不是好了,他就说,“好了,放心吧,基本上没问题了,恢复以前那样了。”

我直接傻眼了,问他啥意思,跟以前那么菜了,我的身体,力量,速度,都……?

我动了动,发现果然是,比以前弱多了,这药浴还真是神奇啊。那我以后又是个菜了?

他就苦笑了下,说:“只能这样了,罂粟这东西,真是不该给你泡,不过,你放心,你的那个所谓的潜能,我看了看,应该能施展出来,而且可以比以前更轻松了一些,不信,你试试!”

刚说完,他就朝着我冲了过来,一拳,打在我的脸上,他的速度很快,是的,自从他被和尚打断腿以后,我发现他是真的第一次这么快,而且,他的移动速度,也不跟他的跛脚成正比,难道,真的是因为那些方丈留给他的经书和不传之秘让他变厉害了?

我问他,“前辈,你干什么?”

他就呵呵一笑,说,“我在逼你!”

又是一巴掌一巴掌的,我完全不是他的对手,突然,他把我的裤衩给扒了,然后,狠狠的一甩,摔倒了墙外面的街道上。

我吓坏了,捂着羞人的地方,看到街道上的人在尖叫,而我也顾不上被摔的疼痛,气得不行了,骂了句,“这老不死的,干什么呢这是?”

等我回去的时候,他呵呵一笑,说:“你还回来干什么?”他狂有弟。

又是一脚,把我踹出去了,然后,又把我给扔到街道上,同样,把我的遮羞布给扯了。

被两个女的看到了,骂我是变态,我真是气坏了。

第三次,依然是这样,我瞪着铜人前辈说,“你别逼我,你再逼我,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你这为老不尊的老家伙。”

他嘿嘿一笑说怎么了,“许默,你的女友,那个叫什么赵明欢的,身材还挺不错的,老朽,还真想尝试一番,想必,滋味不错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