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6章我和王建发现了她/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说完以后,王建和大薛就骂他,让他别装逼了,听着恶心。

我上床睡觉的时候,内心无比的震惊同时。也在问自己。这是怎么回事,靓仔干啥要说谎啊,他和陈颖在一起了,还是怎么回事,这对得起薇薇吗,薇薇可是把第一次都给他了,还是他的正牌女友,他这样,就不怕薇薇伤心吗,但因为我们是一个寝室的兄弟,我和他,也算是半个过命的兄弟了,虽然没有小胖王安民他们那么铁。但是,也算是很铁了,不管他怎么做。我都会支持他的,但是,他这样一脚踩两船的节奏,真的好吗,我要不要提醒他不要走我的后路?

其实这期间,欢欢也无数次打我电话,发我短信,我都以一种淡然的态度回复她,怎么说呢,就是比如。她发三四个短信,我就回一个,她打三四个电话,我就回一个。就这样的,因为,一个人的心,真的是不太好两用。我的心现在都在璐璐这边,实在是分不开心,再说了,远水解不了近渴,异地恋总是会分手的,我不想让欢欢太难受,再加上期末了,快期末考了,我就以这个借口让她考试复习,让她以考上一院和我在一起为理由而努力着,而这丫头,好像也确实没有找男朋友的意思,我心里有点难受,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万一,我是说万一她哪天真的考上了一院,并且要跟我在一起,还被璐璐知道了我和她发生了那种关系,那到时候,后果就不堪设想了,璐璐,绝对是不会原谅我的!到时候,该怎么办我都不知道,不过,这东西不是演电视剧,所以,狗血的剧情不是那么容易发生的,这种事,隐藏的好,也许一辈子都不会被发现,这就是现实。

另外一方面,我这人虽然不是啥八卦的男的,但是,因为知道了靓仔和陈颖之间偷的事情,我就对着方面有点敏感,偶尔,总是会特别关注一下靓仔的动向,果然,被我发现了,这家伙,一开始和蒙古女友聊天,煲电话粥,后来挂了电话以后,又接了个电话,应该也是女生,然后,他的语气也是这般甜言蜜语,而且,是不同的口气和语气,仔细的听的话,就知道,是不同的女生,只不过其他人都在忙自己的事儿,没工夫偷听他打电话而已。

我虽然不好直接开口问他,但我还是总是旁敲侧击的问他,是跟谁打电话啊,这么久。他就狡辩说,第一个是蒙古女友,这个没问题,第二个是以前的高中同学。说到这个的时候,王建就贼兮兮的说,靓仔不是好东西,估计是想出轨了吧?

靓仔就骂他,说你瞎说啥呢,你再瞎说,我不撕烂你的嘴的。

王建就撇撇嘴,就说你来啊,你来啊。我一几把扇死你。他就做了个摔东西的动作,靓仔呢,则更是发贱,然后舔着嘴说,草泥马的,你脱了裤子啊,求你用你的那啥甩死我,你甩不死我,你就没有老二。

语言风趣幽默,把我们都给逗乐了,笑死了,大薛还插来一句,说加我一个啊,也把我扇死好了,我倒是想看看王建你的大刀,到底是有多大,哈哈。王建就骂大薛,说滚你的,你跟谁一边的啊,咱俩都是东北的,这家伙是西北的,不是一个地方的,你别胳膊肘往外拐啊。

最后聊着聊着,聊到地域黑问题上来了,最后靓仔还说什么东北西北,都是我华夏子孙,尼玛别挑拨离间的,我和大薛可都是好兄弟,平时一起吃饭一起洗澡的。

闹完了以后,我倒是没太在意这些,不过,在我去厕所上厕所,抽烟的时候,王建突然间捅了捅我的胳膊说,哎,哎,默哥,你那个大眼睛的联系方式,有不,能帮我问一个不?扔医丸划。

我打了个激灵,骂了句,你吓我一跳,走路不出声的啊,草,那啥,你喜欢她啊?

那么个泼妇你也喜欢,真是的,我前天晚上还跟她吃过饭呢。

他就惊喜的拉着我说是吗?我是这么想的吧,那黄胜男,追的人太多了,我根本就追不到啊,而且大眼睛也不差,比陈颖都好看多了,不得不说,艺术系的质量就是好,随便拿出来一个都是美女,再说了,咱们土木的,能跟艺术的有的比么?

我说而是,艺术就是艺术,女生院系跟男生院系,就是不一样,男女比例失调,质量也是失调的,我们土木这都是恐龙,吓死人了,那边呢,狼少肉多,一个渣渣男都可以泡个美人归,多爽啊。

我突然问他说,那什么,上次你不是和她聊的还行么,还要了她的电话啊,你不是有她的么?怎么还问我要?

他就说哎,你不知道,她突然间不理我了,后来,过了几天,我打电话,就换号了,接电话的不是她了,她应该是换新号了吧。

所以呢,默哥,我想求求你,反正你和黄胜男熟一点,前天还和大眼睛一起吃饭呢,要不就帮我问问吧。

我看了看他说,你真喜欢她,想泡她啊?你可得想清楚了,你不一定吃得消。他就说没事,我上手了就行,搞上了以后,还不是我说了算。

我就笑了下说你真行,到时候可别几把带到宿舍里来,吵死人了,叽叽喳喳的,烦人。

他就说行行,只要能泡到手,让我干啥都行啊,我绝对不让她踏入我们男生宿舍半步行不?只求默哥你能帮我,我肯定能水到渠成,上次我俩聊的都蛮开心的。

我心说也是,要能让王建追到她,也挺不错的,上次她还夸王建帅呢,怎么这就不联系换号了?

我就跟王建说,有可能她是手机掉水里丢了吧,逼不得已就换号了,我们大学城附近的这些移动号码,一个月不用,基本上就被其他人用了,循环利用的很快,而我们出了校园以后,到了社会上,用的一些号码,不用了以后,可能半年一年也都是空号,还没人用呢,可想而知,大学换卡的机率是有多频繁?

王建说,哎,希望吧,突然间就没音讯了,可急死我了,本来就快要上手了,这他吗,白忙活了吗,我又不记得她的宿舍楼是哪楼,也不知道她是哪个班的了,所以咯,默哥,就只有靠你了。

我就说行吧,到时候有机会,我肯定帮你这个忙,但如果因为我适得其反她不给你号码,不跟你联系,那可就不怪我了啊?

他就说没事,默哥,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也不怪你,你只要帮我要号码就行。我就答应了。

他就说哎,可怜的我啊,我和靓仔可比不上,别看我和他在寝室里斗嘴,其实我就是嫉妒他有两个女朋友。

说到这个的时候,他停顿了一下,然后看着我,我也盯着他,皱着眉头。

我俩估计是想到一块去了。我问他,那啥,你说什么,靓仔有两个女朋友?

“嗨,这个事儿吧。他揉揉脑袋,跟我一起蹲坑抽烟,然后无语的道,这也是我偶然间发现的,这货,上次不是去洗澡吗,手机来电话了,他没带过去,我就看到了他的短信提醒,虽然备注是一个字母,但我知道,肯定不是他的那个蒙古女友。她蒙古女友叫薇薇,他备注也是媳妇,所以,那个字母老是和他联系,还打电话,好几次,他还糊弄我们,说他和他的薇薇打电话,其实骗鬼呢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