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0章我来跟你谈谈,我是默哥/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估计是看出来了,靓仔要和她分手,这薇薇也一直在骂,把靓仔的罪行给骂出来,所以那俩女的也听懂了点。就是靓仔出轨了嘛。还被抓-奸在床,能不气愤吗,于是乎不就有了这一幕么,靓仔倒也不怕,就也是同样的恶狠狠的盯着她们,目送着她们走了。

她们走了以后,靓仔就骂,“瞅她俩那贱样吧,她宿舍的,都没有好东西,这俩货,也骚,赵超,你要就介绍给你。你也可以干。”

“行了,二逼!”王建骂了句,“你自己都自身难保泥菩萨过江呢,你自己说说吧,装个逼,弄成这样了,搞毛线呢这是?”

靓仔喘了口气,然后坐下来了,点了根烟。慢慢的吸,然后说,“我他吗哪儿知道,这死娘们居然会突然过来,想不到啊想不到。”

“够了吧。”我盯着他道,“这事儿,我们也不是第一次劝你了,说肯定有一天会被发现,纸里包不住火的。你不信,现在好了吧?”

他抓抓头发说,“好了好了,默哥,我知道错了,都给大家添麻烦了,不过,反正我和她是不可能和好了,我就和陈颖过也行,没什么的,你们以为这薇薇是啥好东西啊,她个吗的,有个蒙古的老乡会,每周如果有活动,她都会第一个跑去,跟一个老乡见了面以后。比我帅,天天去,她个吗的,她也不是啥好货色,就算第一次交给我了又咋样。”

他说的其实也有可能是真的,俩人都有错,不过就是,这事儿,到底怎么个解决法,如果那薇薇,就是一直不肯善罢甘休,告到我们土木系怎么办,那可是两个系之间的战斗,她好像是那什么传媒系的吧,宿舍楼靠我们比较远,所以靓仔才会放心的和陈颖在宿舍里干,哪知道那薇薇千里迢迢的从宿舍赶过来找他,这是从未有过的。也就是这样就出事儿了。

看着他的事儿,我想着,若是有一天,我和欢欢的事也东窗事发,会不会也这样?但我和欢欢是逼不得已的啊,这点,萱萱姐可以给我作证,相信璐璐,也不是薇薇这样的泼妇,肯定不至于闹成这样的,我俩的感情,不可能那么脆弱。

过了几天,这薇薇果然是要找回场子来,不会这么善罢甘休,还来找靓仔要个说法,靓仔说,“这事儿他自己出面就行了,哥几个就不用去了,给大家添麻烦了,”

我们就说:“麻烦个屁,都是兄弟,行了,要是有事儿,打电话叫我们。”

然后靓仔就去了,回来的时候,靓仔好像是身上受了伤,好像是被打了,问他怎么回事,他就骂上了,说:“这骚比,果然是跟那老乡干上了啊,吗的,我就知道,他俩有一腿,这才几天啊,就和那男的干上了,长得高了不起啊,吗的,还叫他打我,草他吗的,哥几个,这家伙不用你们出手,我自己对付他。”

我们还以为他是被一群人打的呢,哪知道,就是那薇薇的老乡一个人,也行,情敌之间,一对一的单挑,挺好的,我们也懒得插手,如果插手,靓仔说不定还不高兴呢,懒得触他的眉头了,他最近总不顺,老不爽的了,就不说他什么了。

不过,经过了这次以后,他也就学会了吃一堑长一智了吧,以后不会再整这样的事儿了吧,就算是整,也不会装比了。

倒是赵超,看了这一幕幕以后,就说:“好可怕啊,我想想,我还是喜欢我的波多野去吧,硬盘里的女神,又乖又听话,什么都听我的。”

我们就在那笑,说:“行啊,那你就一辈子活在硬盘里女神的阴影之下吧,哈哈。”

不过,赵超这样的人,也挺好的,至少不用烦恼,做一辈子的屌丝,却也还不错,以后的以后,我倒是挺羡慕他们这样的,因为,女人太多,红颜太多,也是一种烦恼。

靓仔后来也是去了,不过,结果是下场更惨,被打进医院了,我们去医务室看的他,我们去的时候,还是那个女医生,不得不说,那个穿黑丝的女医生,长得确实不错,比我也大不了几岁,挺好看的,对于那些喜欢护士、医生制服装的人来说,肯定特别喜欢她这样的御姐类型,但是,我不太喜欢护士医生的,总感觉一股药水味,看着就难受。

黑丝女医生问我们:“他怎么了,又打架了是不?”

我无语了,说:“怎么叫又,我们又没打过架!”

女医生就盯着我说,“我记得你啊,你不是那个猥亵男吗,上次在医务室门口差点挨打的那个,搞得那么多人围在这里水泄不通的那个始作俑者吧?”

我他吗无语了,这从何说起啊,我说:“老师,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啊!我可真不是猥亵人家,我是救了她的救命恩人,如果你再乱说,我可以告你诽谤,我还可以叫那黄胜男本人来给我澄清啊!”扔投沟号。

那女医生就咯咯笑,笑的时候,黑丝脚在那乱抖,看的我有点无语,心惊肉跳的,那个年代,我说过了,黑丝刚刚开始流行,所以,很多男的都喜欢吧,我一开始倒是不怎么喜欢,因为有点洁癖的感觉,不喜欢黑漆漆的东西,后来大三以后,倒是开始喜欢,相信百分之七八十的男的,最后都喜欢女人穿这玩意儿吧?

然后女医生说,“行了,逗你玩的,不过那天想揍你的人还挺多,你怎么跑掉的,我们都觉得挺奇怪的,你一转眼就没影了。你会隐身术啊?”

我心里冷汗,吗呀,我都很隐秘了好吗,怎么还被人给发现了,草的,确实是挺无语的了。

然后我们就问了问靓仔的事儿,这货是,脑袋被打了,但没被开瓢,这还好,还有就是全身多处软组织受伤,他吗的,我们听了以后气得不行了,王建就问靓仔咋回事儿弄的?

靓仔就说,“那孙子,近战打不过我,他们的人就上来了,一起围殴老子,我还以为他们会一个一个的呢,真他吗卑鄙,我告诉你,如果不是他们那么多人,我能打趴下好几个的,跟着默哥学了这么久,还能怕他们么?”

我摆摆手说:“行了行了,不用给我扣高帽子,你打算怎么做吧,集体群架是不可能的了,这玩意儿学校一直盯着,万一出事儿,谁也讨不了好。”

靓仔说:“不能,我自己和王建、大薛去就行了,够解决他们的了,这贱人,还踹了我一脚,我得让她死的很难看,吗的。”

我听了他说的话,问了问他们几个人围殴他的,哪知道他说,大概八九个吧,要不是这么多,五六个他都可以应付。

他吗的,靓仔已经开始学会故意吹嘘、吹牛逼上瘾了,这玩意真的会上瘾,跟吸罂粟花似的。

我想了下,他们三个人去,估计也不能是他们的对手,另外,那些人,都是传媒系的,人家聚在一起,就他们仨去,太吃亏了,如果造成两个系大战,那铁定要开除几个打头份子的,到时候,越打人越多了就,我就跟他们说,“行了,我去就行了,薇薇电话我也有,我去跟她说说,如果不行,她们要动手,我也可以制止住。”

哪知道赵盼还想拦着我,说:“默哥你一个人去行吗,你身手再好也不行啊,还能一挑十吗?”

可是,大薛、王建这两个,亲眼见过我打趴下钱龙三十几个人的,就不这么认为了,他俩,都用一种鄙视的眼神看着赵盼,赵盼说,“你们这么看我干吗,我又不是傻逼,真是的。”

他俩就一起笑,说:“我们看你就像是个煞笔,真的。”

三人就厮打在一起,闹疯了,黑丝女医生就过来骂,说:“怎么的怎么的,要造反出去,滚出去。”

她发火了,那黑丝一抖一抖的,看的我们心惊肉跳的,王建还说:“这老师挺有味道的,如果能那什么一下就好了,哈哈。”

傍晚的时候,我给薇薇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是默哥,她就说哦,“默哥啊,咋了?”

我就说,“见个面吧,有事儿跟你谈,我怎么也是靓仔寝室的寝室长,也是他大哥,这事儿我跟你谈谈。”

哪知道她也有点不高兴了,说:“怎么了,他就这么没出息,还要你出面帮他,他自己要跟聋子他们干仗的,怪的了谁?”

我就说,“没事儿,我就和你谈谈就行。”

碍于我的面子,薇薇就说,“谈就谈呗,默哥你请喝茶啊。”

我就说:“行,我请。”

哪知道,我去了喝茶那里的时候,发现,这薇薇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带了十几个人,都是传媒系的,其中有一个我见过,应该就是靓仔所说的,她的老乡,绯闻姘头,绰号聋子的家伙。

这是干啥,给我,下马威么?

不过,我却是一点都不怕,钱龙那么大阵势我都不怕,怕这么十几个瘪三?那不可能,我微微一笑,淡定的坐下了。

“点了茶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