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1章期末考,寒假,回家!/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跟菡姐好好的畅聊了一番,当然了,只能是用电话聊,聊的我可失望了,其实我觉得自己也是有点贱。要我说,我可能有点点恋姐情节。所以,菡姐找了男人了,可能以后还会和这个男人结婚什么的,毕竟,她都已经这么大年纪了,也不年轻了,她也说,急着想把自己嫁出去,我还跟她说,别急着嫁出去呗,等等我。她就说你个小兔崽子还对你姐姐有想法啊,是不是找揍呢。

我就赶紧的说不是,菡姐,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等我和我女友要结婚的时候,咱们一起呗,到时候一起还可以凑一桌麻将,多喜庆,你现在就这么急着,多单调多不好啊,你还跑外省去了。

她就说哎。你这孩子,你倒是想的美。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这个愿望,我这近期和你姐夫也没有那么快打算结婚什么的,还得奋斗个几年,所以嘛,咱们还是有机会可以一起走红地毯的啦。说完以后,我们又随便聊了下。讨吗私才。

她还说,她拿毕业证的时候可能会回来,本来她是不打算回来的。但因为有我这个弟弟在这里,并且,她也想看看自己的母校,所以,就一起过来,看看我再看看学校,再拿毕业证。我心里挺高兴的,她能为了我做到这一点,已经很不容易了。

我就谢过了她以后。聊的差不多了,她那边好像是要忙,就挂了电话。我挂了电话以后就心里想着,也许有一天,等我们大四的时候,我和璐璐是不是也会这么忙,为了生活而奔波,为了找工作而奋斗,可能到了那一天,就是忙忙忙个不停,也许干啥都没时间了,没有现在这么自由自在,我就想着,还是把握好现在吧。

可能是因为菡姐的事儿吧,我一直都没啥精神,没精打采的,再加上这段时间璐璐也不陪我了,我就和寝室里的他们经常去上网,因为我寝室里的都是二本本科的,他们也要学习,不想跟我经常去。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去找小胖王安民他们,他们都是专科生,压力不大,也都是混日子的,我发现,我这人吧,总喜欢跟差生混在一起,我就觉得,我跟那些好学生,例如田亮亮、包问这样的,我和他们就没有多少共同语言,也许,我自己就是个差生吧。

和他们厮混了一阵子,差不多就到了期末考了,期末考的时候,我因为也没怎么学,就抄的赵超、赵盼他们的,他们也都乐意给我抄,都是一个寝室的兄弟,他们还能看着我挂科不成?所以,我也就稳妥的可以过了,考完以后,过了两天就放假了。

璐璐说她还要在省城照顾下她爸,她妈,我也顺便去看了下,因为没有了以前那么重的压力,我家里也算是有点钱了,现在的现状是,我虽然没有江家那么有钱,那么土豪,但是,我却比璐璐她家有钱,所以我带了不少有分量的东西去看她爸妈。

她妈看到以后,就喜笑颜开,不得不说,上了年龄的人,就是喜欢狗眼看人低,但也没办法,我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她是璐璐的母亲。而她爸,则还是那个状态,倒是那个江宇,好像是恢复了不少,这段时间,虽然璐璐在上大学,但是这小子,断断续续的来找过璐璐几次,还拉着璐璐的手,咋说呢,我也有点不开心的额,但是,璐璐跟我生气,说这人智商就几岁,你和几岁的小孩子吃醋,你有没有脑子?本来我是很生气的,但是那天晚上她陪我了,把我伺候的舒服了,我就没啥说的了,毕竟,男人到了这个年龄段,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没办法的。

她陪她妈,而我呢,我则是直接回的老家,我也想我爸妈了,回去以后,我才发现形势一片大好,没以前那么惨了,我爸,算是把所有的债务都给清空了,我妈呢,则是自己家开了个小卖铺,因为搬家了嘛,搬到了一家小学的隔壁,但我们家没有租房子做小卖铺,而是直接用的自己家的房子,有人买东西,就从楼下喊一声,阿姨,买东西。

我妈就把东西从一个篮子上面拉下去,然后对方再把钱给放在篮子上,我妈再拉上来就行了,以此,倒是赚了不少钱,有时候我就问我妈,这样做的话,有些小孩不是不给钱么?

她说那倒是不会,你爸那么熊狠狠的一个人,哪个小学生敢不给钱啊,再说了,有些孩子穷,没给钱,下次也会想办法补上的,再说了,就那么一块钱两块钱的辣条,没给就没给吧,就当攒个人品,为默默你在外面积攒一点福气,不也是挺好的嘛。

听了她这么说,我都感动的不行了,一下子就抱住了她,喊了一声妈,我妈就骂我,说我这么大了还撒娇呢,我说,我就是再大,你也是我妈啊。后来我爸回来了,就骂我,说我咋这么没出息呢,才出去多久啊,还跟我说,估计还有个半年或者几个月,我小叔就能出来了,我听了这消息以后,就问了句,真的?

我爸说打我,说你这臭小子,你是不是忘了自己姓什么了,连你小叔坐了几年的牢你都忘了么,你小子的,这次寒假回来,你小叔得好好收拾你的。

我就哈哈笑说,没事儿,小叔能回来,再怎么收拾我,我都乐意,我真是差点忙了,该打,该打。

说着,我就自己给自己几个嘴巴子,当然了,没打那么疼,就随便打打的。

因为我回来了,所以我就和小胖、麻子脸他们也都见面了,还一起去了一趟母校,解放高中去看看,都在感慨啊,吗的,我们走的时候,啥都没建好,现在呢,图书馆,新厕所,什么都有了,我们以前天天去厕所里抽烟,可臭了那个烂厕所,可现在的厕所别提多好了,都是白瓷砖的,看着可带劲儿了,就跟宾馆里的墙面似的。到了那里的时候,我还碰到了我以前的老师聊了下,问问我们现在的情况,都说,叫我们好好念,以后争取能给母校争光,我们就笑,尤其是我,我说就我们这样的,还能给母校争啥光啊,不抹黑就不错了,大家大学里都是混日子,能不挂科就行了。

我老师则是说,你想错了,许默,其实大学,你挂科什么的,都不要紧,关键,你要找到自己应该做什么的专业,比如,你喜欢园林设计,以后就帮人家设计院子,这就是你的专业,而你的其他科目,就是全部都挂科了,那又怎么样呢,无所谓啊。头一次听说这样的理论,真是长了见识了,小胖他们还说听懂了,说,老师说的就是对,他们就是这么想的,所以挂科啥的,都不怕。我们就都笑了。

出校门的时候,还碰到了以前的老门卫,还有那个年轻的门卫,以前还帮我们抵抗过大长毛的攻击的那几个,救过我们的,算是人不错的,我们买了烟,一人发了他们一盒,他们看到是我们以后,都说,许默,在哪儿混呢?

他们以为我混的呢,我就说没混了,好好在省城念书呢,成绩不错了,还是个二本呢。他们就说,你快拉倒吧,就你还念书呢,不惹事儿不错了,说说,你是记大过了,还是留校察看啊?

吗的,还真被他给猜中了,我就说了,他们就笑了,说看看,没说错你吧,你个小犊子,就不是个能安静的角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