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8章小叔的喉骨破碎/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疯子哥平时是不接电话的,但是,这次居然接了,本来我每次都是该凌晨给他打电话他才会接的,接通以后我喊了声疯子哥。那边,则是传来了尖酸刻薄的声音。是红发哥的,说:“哟,我当是谁呢,又是你个脸皮厚的,又要求你疯子哥办啥事儿了,说出来我听听,要是能行,就不用麻烦他了,我来给你解决就成!”

我不想和他多说啥,就只是问了句,“疯子哥在吗,”

他说:“不在,”讨节欢亡。

我就直接给挂了,这货就给我打电话,打了好几个,我最后还是接了。他就说,“呵呵。你倒是挺有脾气的,行吧,说说你是啥事儿,可别到时候又秋后告状,我可吃不消你这小人。”

我没好气的说了句:“不用,”就挂了电话。

吗的,心情特别不爽,不过还好,疯子哥没多会儿就自己打电话过来了,问我怎么这是,又和红发哥闹矛盾了?

我说疯子哥,“不是我和他闹,是他老不放过我。我有啥办法,我还叫他一声红发哥,我只是想找你有点事儿,又不是啥大事儿。”

他就呵呵笑。说:“行了,都是自己人,干嘛呢这是,说吧,到底是因为啥找我?”

我就把我的情况给说了,还有我希望的事儿给说了,疯子哥沉吟了下,说,“这样啊,这个倒是不难,你要不要螳螂过去帮你,我怕你应付不了,解放那边还有神户组织的势力,我怀疑可能是神户组织的人想对付你。”

“哦?不是吧,那就是神户组织和刘子铭联手了?他们要对付谁?对付我这个小角色,我觉得不可能。”

我笑了下说,“疯子哥算了吧,螳螂哥上次就帮过我了,他帮了我次数够多了,不能老让他帮忙吧,不然,我想他心底里也不高兴吧。”

疯子哥叫我别想太多,不管是螳螂还是红发,都是我哥哥,都是我们这个会里的自己人,叫我别有芥蒂之心,我想了想觉得也是,难说红发哥只是嘴巴厉害,但从未想过害我,而螳螂哥当初不帮我,也只是因为疯子哥和会里的命令而已,我不该有那些不必要的想法来影响兄弟之间的感情。

挂了电话以后,我心想既然疯子哥答应我了,他是一言九鼎的人物,不可能说是不帮我查到,解放县城很小,小到要查一个人的所有底细基本没多大问题。

回到病房外的时候,爷爷奶奶,我爸妈还在那焦急的等待,其实,小叔并没有什么问题,就是那里的骨头出问题了,如果不做手术,可能说话有点模糊不清,生命危险倒是不会有,但是,如今做个手术,估计就有生命危险了,所以他们才这样的着急。我则是过去看着爷爷奶奶,直接就给他们跪下了,说,“爷爷奶奶,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带着小叔去灯市里玩,也不会这样了,我爸打了我,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一下难受,感觉酸水倒出来了,眼睛红红的,但因为走廊里有护士,还有其他人,我不好意思哭出来,太丢人了,而且,我也这么大了,还哭,真的是不行了。

我爸就冷着脸问我干啥呢,我妈过来拉我起来,说:“别丢人了,你在这跪着,那你小叔也好不了啊,没啥帮助,让你爷爷奶奶好好休息下。”

我爷爷倒是还好,就过来了,要把我给扶起来,倒是我奶奶,不搭理我,还让爷爷也不搭理我,还说,“你是想让儿子死是吧,还搭理他,他是一次害咱家小风了吗?”

这话一出,我爸脸色也难看了,说:“妈,也不用这么说吧,许默也不是故意的,就算是上次的事儿,许默也还小,捅人什么的完全跟他没关系啊。”

“你还有脸说?你家里负债累累的时候是谁家帮你的?不是你家默默,我家小风能坐五年的牢?”

奶奶则是直接过去,扇了我爸一巴掌,然后被我爷爷给拉走了,说:“你干什么呢这是,”

然后给我爸说,“你带着许默先下去吧,这里有我们就行了,小风肯定没事,放心。”

然后看着奶奶说:“你这老婆子,你是脑子烧糊涂了是不,这跟默默有啥关系,你不是老喜欢默默了么,你这是做什么?”

我爸,和我就黑着脸下去了,而我妈,则是在上面照顾着爷爷奶奶,还有即将出手术室的小叔,我心里难受的不行,原来,爷爷奶奶心里还是有所芥蒂的,不管怎么样,小叔许风也是他们的亲生儿子,坐那么久的监牢,谁乐意啊?

而且,小叔也确实是因为我才坐的牢,这点毋庸置疑,倒是小叔每次都提醒我,让我别说出去,怕别人责怪我,可我还是忍不住说了,爷爷奶奶表面上不生气,看来,这是积压了多少年的怨气啊,其实,我没当父母我不明白,以后我当了父母以后才明白,哪怕是亲生兄弟,把我儿子,女儿给弄受伤了,我嘴上不说什么,我心里也是气得要命的,更别说,自己的儿子坐牢五年了,那心,是滴了多少的血才能咽得下这口气啊!

所以,当时的我,没法理解这个,觉得我们两家是亲的不能再亲的亲人了。

我和我爸下去以后,我爸也有点郁闷,不说话,就点烟,当时还递给我一根,我愣了下,他就说,“你不抽?”然后斜眼看着我说,“你装什么呢,每次看你回来都是一股的烟味,你妈也跟我说了,小兔崽子,才多大就开始学抽烟了,不知道对身体不好么?”

我就哈哈笑,说:“我妈还是把我给卖了啊。”

最后我俩都沉默了,倒是他先开口的,问我,“你俩昨晚上就在灯市里玩玩,没惹事儿?”

我说:“爸,你这都是问我第十遍了,我俩就是去看看灯市,应该是有人故意针对我小叔,爸,其实我问过那个对付我们的人了,好像是知道小叔这两天出来,等我去查一查到底是谁要对付我小叔,我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我爸就盯着我,然后给了我脑袋上一下子,说:“你闭嘴,你还在念大学呢,就净想着这个事儿,你也想进里面蹲个几年玩玩?觉得有意思?你是想让你妈伤心死,还是想让她跟我离了?”

我就愣了下,说:“爸你瞎说啥呢。”

哪知道我爸却是直接摇头说:“我没瞎说,以前吧,她跟我,估计是有点想要我家里的钱,但后来家里负债累累,你也看到了,她不是为了我家的钱来的,再经过你的这么多事儿,她说她已经把你当自己儿子了,再加上她现在和我,还没怀上孩子,如果你真的也进去个四五年,你老爹我脾气跟我又不好,我估计她不能跟我过了。”

听了我爸的话,我愣了,没想到,我在徐妍心中是这样的重要了,我还关系着我爸的终生幸福了啊,我就跟我爸说,“那你可得巴结好我,要以后你打光棍了,可不能赖我。”

他就捶我,说:“你个小比崽子,有段时间没给你松松骨了是吧?”

最后,我爷俩看着远方,一边吸烟一边默默无语,最后我爸则是说了句,希望小风没事吧。

过了大概一两个小时,差不多晚上十二点左右,医院里都没啥人了,护士才推开门告诉我们说是没事了,就是要休养,暂时这段时间不能说话,也别让他吃固态的食物,尽量都吃稀饭,辛辣的东西也不能吃,也不要剧烈运动,避免出汗过多把那里的伤口又给弄开了。

听了这些以后,爷爷奶奶,和我妈,都说好好好,然后说谢谢护士,谢谢医生,辛苦了,他们就没说什么,直接打了个哈切就走了,毕竟给小叔做了这么久的手术,他们也怪累的。

爷爷奶奶几乎是一夜没睡,一直在照顾小叔,希望他别出事,另外就是,他这个状态,只能跟监狱那边申请在外面就医了,没法进去了,这事儿,要我爸去办,我爸虽然和奶奶吵了架,但公事就是公事,不好混为一谈。那天晚上,我爸就打了几个电话,连夜起草了一些申请的书面文案,算是草稿吧,万一还要修改的话,到时候也好有借鉴的,不至于手忙脚乱。

我爸大概是八点的时候就直接去了警局,我没去,因为我要等疯子哥的电话,疯子哥一整天都没消息,我也得有耐心等着,毕竟,这种事儿不是那么容易办到的,他也需要时间,也可能一两天都没消息,我得耐心等,我爸中午的时候带回来消息,跟我爷爷奶奶说了一通,说一开始监狱方面是不同意的,要爷爷奶奶去,装装可怜,不然的话,我爸去是没什么用的,其实这些地方,也看人情。

爷爷奶奶为了儿子,自然是连哭带闹的,总算是把这个申请下来了,说是两周内回去,不管治好没有,算是法外开恩了。

这算是个好消息,第二天,疯子哥给我带来了消息,总算是来消息了,到底是谁在幕后指使,总算是可以知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