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2章默少,你来了啊!/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只是抬眼瞪着他,问他,“你去不去叫?”

他看我一副小年轻的样子,骂了句,“草。你还拽起来了是吧,哪儿来的瘪三。趁我还没发火之前,你给我滚,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的话刚刚落音。我的脚已经踹在了他的前台柜台上面,而他的玻璃柜台,也因为这一脚,快速的破裂了开来,整张柜台,哗啦啦的裂成了好几半,他都直接吓傻了,整个夜总会金碧辉煌的,光装修费都花了近两百万,这一个玻璃柜台,都是上万,领班的班长曾经跟他说过,这柜台,就是他的命,比他的命都贵。想一想,他的月薪不过一两千块,攒够一年才够买这么一个柜台的,所以,守护这个柜台的安全,就好比守护他的命一样。

而现在,柜台被一个小年轻给一脚踩碎了,怒火一下就烧了起来,他上前,想要抓住这个小年轻,让他赔钱,可是。自己还没抓住他,就被对付,抓着衣领子,噼里啪啦的打嘴巴子。打了十几个嘴巴子,才算是停下来,只感觉,整张脸都麻了,整个人都呆滞住了。

然后,他就开始求饶,“大侠饶命,大侠饶命,别打了,别打了,我叫,我去叫还不行吗。”

我看着这家伙,一副欠扁的模样,就冷笑,“早这样不就好了么,非要我打你一顿,真是贱得慌。”

没多久,他们的经理就来了,我冷着脸,瞪着他说道,“我说过了,我要找你们的老大,刘子铭!你叫一个小喽啰出来干什么?”

那经理呵呵一笑,说,“你贵姓?”

我骂了句,“姓你吗,快叫刘子铭出来,不然我把这里砸了。”

“你敢!”

那经理冷冷的道,同时,拍拍手,从里屋,蹿出来了十几个,应该是他们场子里的打手吧,这些打手,高矮不一,胖瘦都有,分分钟就冲到了我的面前,把我给围了起来。那经理一脸横肉,此时也变得狰狞了起来,说:“小逼崽子,识相的,就把这柜台的钱和我兄弟的医药费赔出来,三万块钱,少了一分,今天你就得留下点什么在这里!”

我就笑,说:“哦?你们要我留下什么呢?”

有人就吆喝了,“留下一只手吧,”

有人则是说,“留下一条腿吧,让他一辈子都一条腿蹦着走。”

我冷冷的笑了下,同时,身子动了,几个呼吸之前,他们的人已经倒在地上了,正如他们所说,有的人捂着手嗷嗷叫,有的人捂着腿喊疼,但是,都没有一个好好的站着的了。

我没有用潜能,对付这些普通人,仅仅只是靠铜人前辈教给我的外功就足够了。

“现在,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的?”

我瞪着他们,俯视着他们,这些喽啰,都不敢说什么屁话了,而那个经理,那么胖,那么肥,比我还壮的身体,站在我面前,腿弯正在颤抖,真是搞笑死了,如果有人能在这时候拍下这一幕,真是可以在茶余饭后拿出来笑一阵子了。

那经理,如果这时候还说什么的话,那可真是傻比了,他只是颤抖着的说,“那行,我找,我找找老板的电话,马上打给他。”

我就冷着脸说,“不用了,电话给我。”

我一把抢过了他的电话,找到了上面老板的电话,我之所以让他找,主要是因为刘子铭换号了,以前他打给我的号,我打了也打不通,找不到他的人,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了。

我打过去以后,没多久,就接了,不过,不是刘子铭接的,而是一个女的接的,我听到了喘息的声音,那女的问,“谁…啊,干什么啊。”

然后气喘的可以,我骂了句,“骚x,叫刘子铭接电话,老子是许默!”

那边哎呀了声,骂道,“哪儿来的瘪三,叫什么许默的,铭铭,你管管他,什么意思这是,你要是不打死他,我就不跟你好了,哎呀!”讨序巨技。

好像是被刘子铭打开了的声音,过了下,刘子铭接了电话,喂了一声。

我问他,“是刘子铭不?”

他说,“许默?”

我说:“是我。”

他就哎呀了声,说:“老弟,你回来了啊,也不说一声,我好去给你接风洗尘啊,好歹,我也是你老哥,你等着,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心里冷笑,草泥马,老子回来了你能不知道吗,谁过年不回老家过年啊,我还在省城过年啊,神经病!装什么装呢。

我就说,“我在你的夜总会门口呢,来一下吧,你的这些小弟,随从,经理,服务员什么的,不听话,我帮你教训了一下他们,他们还敢反抗。”

“什么?反抗?”

刘子铭惊呼,“这些兔崽子,居然敢跟默老弟你反抗,他们难道不知道,默老弟对我解放县城的江山,立下汗马功劳,他们算个屁啊,你等我!”

我就笑了笑,说好。

我就看看,等他来了以后,他是怎么打算的。

内心的冷笑,看着这些瘪三,他们看我跟刘子铭说话,都如此拽兮兮的,就把我跟太上皇一样供着,而那个经理,则是点头哈腰的走到了我的面前,问我,“那什么,许默少爷,请到里面坐,我们这不是不知道你是老板的朋友嘛,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要跟一家人闹嘛,真是对不起,也希望许默大少爷不要在老板面前说我们的坏话啊,谢谢了,不然,我们的下场,可是很惨的。”

我就笑了笑,拍拍他的脸说,“这倒是没问题,不过呢,你赶紧的走远一点我看到你的脸,我就想吐。”

那经理脸色有点难看,不过,还是堆出笑容,说,“那等会儿我找个好看的过来陪陪许默少爷你吧。”

我心里笑了下说这个可以有。

突然间,我想起了,这里当初的头牌赵妃儿,她现在怎么样了?等这里的事情完了以后,我得找个机会找找她,看她回来了没有,因为我,她被和尚那种人给强了,这都是我的过错,我得补偿她很多东西,但是她这样走了,我就觉得特别的遗憾。

过了会儿,来了个妹子,长得很高挑,脸蛋也很清纯,我一下就看着觉得不错,那经理跟我说,这是他们这里的头牌,青青小姐。

我愣了下,问他,“那当初的头牌,赵妃儿,你认识吗,她现在有没有联系这里过?”

那经理揉揉鼻子说,“那不好意思啊,默少,我是这里刚来的经理,以前的经理应该知道,我不知道啊,要不我给你个电话?”

我叹了口气,说:“算了吧,你先走吧。”

我不能忘了今天来的目的,我坐在沙发上,点着烟,瞅着,对面,那个头牌青青,为我倒酒,说,“默少,你喝杯酒吧!”

我就笑了下说,“当然得喝,美女得酒,不喝白不喝。”

她就咯咯一笑,挺美的,就跟当初我见到赵妃儿一样,你说这样的风尘女子,都能长得这么出类拔萃,随便找个老实男人嫁了不就行了吗,为什么要做这样的行当呢,在这里,能有几个人跟赵妃儿一样守得住卖艺不卖-身的口碑,而赵妃儿虽然守住了,但最后的下场却是便宜了一个狗和尚,她算是最惨的了,每每想到这个,我就心痛不已。

“默少怎么了吗,是酒不好喝吗?”

我说不是,我只是看着她说,“你为什么要干这一行,你这么漂亮,干别的不行吗?”

她就愣了下,似乎没想到我问这个,她就只是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也没办法。”

我叹气,有那么多的无奈那么多的没办法,人生最无可奈何的事情,就是如此,最悲哀的事情,也是无可奈何,我又能帮的了几个。

想到这里,我就没再看她了,而是看向了门口,刘子铭来了,他比以前老成了点,带了个墨镜,身边有两个保镖,但不是瘦猴,这两个保镖挺精神的。

刘子铭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皮鞋锃亮,脑袋上的啫喱水也打了不少,额头也露出来了,就跟赌神高进似的,油亮油亮的走出来,帅气的很,再加上刘子铭本来就不老。

他走了过来,“哟,老弟,许默,你来了,你这也不早点跟我说一声!”

他过来,一把抱住了我,就像是抱着一个老朋友似的,而我,也没法拒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