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7章曹操是奸雄/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温泉馆这里的神户组织的势力都散了,他们选择避而不见,避开跟我们正面交锋,可能就是因为他们怕了,或者因为。不想暴露一些真实的东西吧。

可能是他们发现了螳螂哥的存在,所以怕了。也可能是他们还需要隐藏一段时间。

但不管怎么样,他们现在不敢露面,我也就只能先逼着刘子铭退位了,因为,他不肯承认瘦猴是他的人,只能用逼的了。

既然想好了这么做,说做就做,但眼下还有件事。就是,小雨姐急着要来看小叔。

晚上的时候,她给我电话了,说她已经把尾巴清扫干净。确认没有人跟踪了,她现在是乔装打扮了下出门的,而且有德叔的亲信手下开车,带她出门,开的是一辆很普通的小车,还是借来的,所以,不会有人跟踪。

我给了她地址,让她去,而我,也一起去了那个医院。

到了那里以后,小雨姐已经到了,小雨姐在外面哭。坐在外面的走廊上的凳子上哭,我说:“你咋了啊?”

她就捶我说,“你小叔都这样了,你也不跟我说,确定是日本人做的吗?”

我就冷笑说:“你到现在还维护那些日本的?那随便你啊。”

我就走进了病房,小叔看到我来了,就招招手,也没说话,就是让我过去,我过去以后。他就捶我,说:“你干什么让她来,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搞得我爸妈以为这是我新女友呢!”

我就赶紧的说,“小叔,是她硬是要来,我也没办法啊,我说漏嘴了,对不起啊。”

“行了行了,赶紧的,带走吧,别墨迹了,我看着烦,现在我偷都是疼的。”

他用沙哑的声音跟我说的,我听了都觉得心酸,出去的时候,我就跟小雨姐说,“你赶紧的走吧,我小叔本来就没好,你还这样刺激他,在医院里就别哭哭啼啼的了,影响真不好。”

她就哦了声,跟我说,“许默,你小叔真的能好吗,你没骗我吧?”

我说:“我骗你干啥,又不是啥大病,又不会死,你急什么啊,最主要的就是,你把你的那些日本的朋友,清理一下,这次他会受伤差点死,也是因为那些神户组织的日本人!”

我说完以后就走了,睡觉之前,螳螂哥告诉我说,他去了一趟省城,告诉了疯子哥一切,疯子哥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了,不过,既然喋血组织已经打算了进军省城的地下势力,那么,就不是他一个人的事了,而是四少,以及一些老牌势力的事了,所以,他只是先把自己的势力稳固好,不要受到到时候的波动。

不过总体来说,得到这个消息,我和螳螂哥还是立了大功的,疯子哥说是带了两万块钱过来奖励我和他一人一万的,螳螂哥说他不缺钱,问我要不要,我当时就笑了,说:“哪有人嫌钱多的,咱俩还是公平起见对半分吧,你就算不要,你那两个兄弟也要啊。”

他说,“那就这样办吧。”

晚上睡了一觉,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我起来的时候,螳螂哥问我今天打算怎么办,我就说,“我要去一趟刘子铭的势力那里,”

螳螂哥说:“要不要我跟着去?”

我说:“不用了吧,你那俩兄弟帮我保护着大长毛的弟弟就行,其他的,应该没人是我对手,所以不用你去了,如果疯子哥那边有需要,你就去帮他吧,喋血组织应该已经开始行动了。不过另外,螳螂哥,能帮我动用关系查一下温泉馆的神户组织势力,到底是迁移到哪儿去了么?”

他就说,“今天去查,他尽力吧,能不能查到还是个未知数。”

我谢过了他以后就起来了,梳洗了下以后,大概的锻炼了下,把自己的身体舒展开来,如果今天是一场恶斗的话,体力是大问题,潜能这东西我可以爆发出来,但是,持久性不行,顶多可以持续个两三分钟,如果瘦猴这样的高手刘子铭能有个四五个,我还可以稍微撑一下,加上两兄弟,应该可以打过,但是,如果有七八个,或者有一个黑西服那样的高手,估计我就不行了。

毕竟,他和神户组织的人合作,如果没人捧他,护着他,那么,在解放县城神户组织也是寸步难行的,换了是金野把持大权,估计神户组织的人就渗透不进来了,所以,谁能掌控地下秩序的管理权,谁就是他们扶持的对象。

大概吃了早点以后,我就给那两个兄弟打电话,同时,叫他们提醒大长毛的弟弟带好所有的证据,我们打算要出发了。

另一方面,我找上了小胖他们,毕竟,他们和刘子铭打过的交道也不少,麻子脸因为也回来了,所以也叫上了他。

他看到我的时候,感慨的抱了我一下眼睛有点红,说:“默哥,你瘦了。”

我看了看他的肚子说,“你小子,你胖了啊。哈哈。”

不过,王安民却说,“我们都没有小胖那么胖,可惜,咱们兄弟之间,少了黑大个,也少了长刘海,不然,我们又齐聚一堂了,说实话,毕业这一年,默哥我倒是能经常见,我们都是一个学校的,就是麻子,你小子啊,可想死我们了。”

麻子脸也说,“我又何尝不是想你们,我一个人学校里混,现在是风生水起的,比以前好多了,感觉,比高中容易的多,我现在怎么说也是大一的大哥了,还有那些大二大三的,也都挺给我面子的,不像以前,老是被欺负,其实,还是看运气。”

他这么说我不高兴了,我就说,“意思就是说,跟着我的,肯定要被欺负咯,你看小胖和王安民,在我们学校,老是挨打,可是你呢,不在我们学校,所以混的很好。”

麻子脸一听,就哈哈笑,说:“默哥,你总结的好到位。”

我就过去打他了,他就说,“我错了,默哥,我错了错了。”

“今天找你们来,电话里,我也说了,是去找刘子铭,讨回公道吧。”系私共划。

我就把大概的事情给说了,麻子脸的脸色变了,说:“你意思是说,当初捅你和夏梦的,并不是和尚的人,也不是金野的人,也不是秦先生秦立的人,是么?”

我说,“是,也就是说,咱们都想错了,没想到,咱们的盟友,那么早就希望咱们死啊,不过我倒是想知道,我死了,对刘子铭有啥好处啊,当初,如果不是我,他能坐上这个位子么?”

麻子脸利用了他的分析的大脑,说:“你让我想一下,这事儿有点意思。”

不到几分钟时间,我们刚好也在坐车,也在等他想,小胖就叫他:“赶紧的想,别卖关子了。”

最后,麻子脸告诉我说,“默哥,我想到了。”

我问他,“是什么?”

他就说,“默哥,你想啊,你的背后是谁?”

小胖说:“你废话吗,是疯子哥啊。”

麻子脸又问,“咱们当时和和尚的仇恨大一点,还是刘子铭和和尚的仇恨大一点?”

小胖又骂,“你煞笔啊,当然是我们了,和尚听命于秦先生,而秦立被我们打了啊,秦先生要报仇就派了和尚来。”

麻子脸说,“对了,就是这样,我们,背后有疯子哥,而和尚背后有秦先生,这是四少的争斗,而我们插在中间,两头都是因为默哥你,如果你死了,死于非命,不管是谁杀的,只要查不出是他刘子铭杀的,那么,你死了,和尚就撤了,疯子哥也不管这里了,那么,最重的受益者,是谁?”

我打了个激灵,“是刘子铭和金野啊,那最后,还不是他俩斗,等于没了和尚和我而已,他也捞不到好处啊。”

“呵呵,默哥你忘了吗?”麻子脸笑道,“他刘子铭背后有个神户组织,有四少插手,喋血组织当然不希望暴露身份,所以,就让神户组织的人不要插手这件事,那么,刘子铭就只能靠自己,再依附你来对付金野和和尚,如果你死了,疯子哥和秦先生都不管了,四少不插手了,那么,神户组织可以理所当然的站出来,帮刘子铭打天下,干掉金野,那就更容易了,难道不是么?”

他这么一说,我们都恍然大悟,卧槽,原来还有这样的说法啊。我们怎么就没想到呢,原来捅死我有这么大的好处啊,难怪了。而为什么一开始是捅夏梦,就是想让我在夏梦死了以后发疯去跟和尚拼命,去跟金野和秦先生拼命,不管最后谁死谁伤,他刘子铭都是坐山看好戏的。

“好一招渔翁得利啊!厉害,厉害!”

这刘子铭的阴险之处,果然是比金野更胜一筹,难怪疯子哥走的时候告诉我,这刘子铭更厉害一点,果然啊,当初有刘麻子和王锤子牵制,所以,他才不敢轻举妄动的灭掉金野,现在他俩没了,灭金野就是时间问题,别看金野也有大将之风,但是,他充其量就只是个枭雄,而不是奸雄。为什么曹操可以赢,而孙权赢不了,就这么个道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