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8章刘子铭说:黄泉路上,你们一起做伴吧/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麻子脸讲通了这些以后,我就更恨刘子铭了,恨不得把他给凌迟处死,跟着他们一起,快到那个夜总会的时候。我就给那俩兄弟打电话问他们到了没,他们说到了。我又给刘子铭打了个电话,已经快中午了,他应该是起来了才对,哪知道,接电话的,又是个女的,而且是个萝莉音,正喘息着。我有点无语了,她还问我:“是谁,找刘子铭干什么。”

我就说,“让刘子铭他吗的出来。别墨迹了,叫他接电话。”

估计看我骂人了,她就娇嗔了句,“讨厌,等铭哥哥会打死你的,你等着吧。”

然后又喘息了下,就把电话给刘子铭了,刘子铭也有点气喘,就说,“许默是吗,有什么事,这么早?”

我说,“铭哥。都这么晚了,还早吗,我这里有一个人自称大长毛的弟弟,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见见他啊,如果有的话,就见他一下吧,我把他已经带到了夜总会这里了,你来一下吧。”

“什么?大长毛?弟弟?他还有个弟弟?”

刘子铭的语气中,带着些许慌张,然后说。“默老弟,我马上就来,你等我一会儿,还有,记住了,那大长毛的弟弟说什么你都别相信他,他肯定不是大长毛的弟弟,我和大长毛最熟悉,你把他给打一顿然后捆起来,等我过来。”

我心里冷笑,不过嘴上却说,“我说嘛,大长毛都死了,他有啥亲戚的,以前我就应该见过了,怎么可能现在才来,你等着的,铭哥,马上就把他抓起来。”

他就说,“谢谢了啊,默老弟,那就等你好消息,我马上就来。”

到了夜总会门口的地方以后,这附近住了不少刘子铭的嫡系小弟,有很多,都是头头,也都是大长毛野猪那时候的一起的兄弟,他们和大长毛这些人的关系也都不错。

只要把他们都给叫起来,应该就没问题了,我估计,刘子铭半小时左右内会到,把整个大厅,所有的多媒体、闭路电视,都放上磁带,录像就行了,我事先已经把大长毛的弟弟说的话,发现的证据都录成了视频,不管别人信不信,只要放出来,肯定有人会质疑刘子铭的,到时候,我再拿出铁证来,看他死不死。

不过,在这之前,我是得闲诈他一下,把他和神户组织的关系给诈出来,再让他亲口承认一些东西。

我叫小胖他们帮我,再加上那俩兄弟,还有大长毛弟弟本人也很努力,把那视频这条街都发完了,将近两百份,夜总会的人跟我熟悉了,我来过一次,都怕我了,知道我是和铭哥称兄道弟的人,所以,我用一下闭路电视、大荧幕放映厅以及外面的霓虹灯,他们是不敢不同意的。

于是乎,一切都做好了就等放映了,到时候,我一声令下,他们放映室的人,就会放映这些东西。

没多久,果然半小时以内,刘子铭果然是来了。

来了以后就找我,问我,“大长毛的弟弟人呢?”

我当然不会把他直接带过来,我怕这家伙直接杀人了。因为,我看到刘子铭带了俩人过来,这俩人,也是黑西服装扮,看走路的架势,步履之间的浮动,我们练武的人很敏感,就知道,这俩人,是练家子,而且,实力不弱于螳螂哥的那两个兄弟。

“喔,他啊,被我打了一顿,然后带到警局去了,怎么了,铭哥,他不是个骗子吗?”

他哦了声,是吗,然后眼神闪动,说,“他说了什么没有,默老弟?”系私估巴。

我摇摇头说没说什么,但是又点点头说,“好像是说了点大长毛的死的事情,他说有疑点什么的,反正,大长毛和我关系又不怎么样,我就不关心,只是当听故事了。”

“哦?那他跟你说什么了,你告诉我一下。”

他问我。

我就说,“咦,铭哥,你脑袋上怎么都是汗啊,你不是说叫我别相信他说的话吗,怎么你想知道他编的故事吗?”

“啊?哦哦,是啊,我是这么想的,既然这家伙这么能编,听听故事也不错。”

刘子铭坐下以后,那两个黑西服二号,在他的一左一右,而我的身边是小胖王安民他们,那两兄弟我派到外面去守着大长毛弟弟了,只要我给小胖他们发指令,让他们发信息给那俩兄弟,他俩就会带人进来。

只要我给王安民发指令,放映室的人就会乖乖放映,也算是借了刘子铭的势吧。不过也是他自作孽不可活罢了。

我看着刘子铭这样,我就笑说,“铭哥,你既然这么喜欢听故事,那听我讲一讲一个故事怎么样?

他就说哦,愿闻其详,你说吧。”

他就坐下,点了根雪茄,给我一根,我说我抽不惯这个,小胖就给了我一根立群,屌丝烟。

点上以后我就说了,“铭哥,我跟你讲个故事,有个人,以前在解放念书,解放有体院部和高中部,这人呢,是唯一一个统一了体院和高中部的大哥,也是唯一一个走上了解放县城地下势力的人,而且混的很不错,风生水起,一步登天,平步青云,这些话就是为了形容这个人的,他成绩不怎么地,就是混的好。但是,这人混得好,有原因啊,他有一群忠实于他的手下,他的铁兄弟,有不少。”

“但是,等他混得好以后,就跟赵匡胤一样,杯酒释兵权,得到了天下,就不能共富贵,只能同甘苦,你说,这样的大哥,要了干什么。人家赵匡胤只是要了兵权,可是这位大哥,却是要了人家的地盘,也要了人家的命。”

我说完以后,就直勾勾的盯着刘子铭,刘子铭的额头上都是汗,而这时候,他就笑,说:“这人是谁啊,解放高中?不可能吧,默老弟你说什么呢?”

我就说,“只是一个故事而已,铭哥你不用这么紧张,我今天来虽然没抓到那个大长毛的弟弟,但是,我有件事想问问你,这瘦猴,真的不是你指使的来刺杀我和我小叔么,如果你如实回答我,我想,我还可以网开一面考虑考虑不把这个故事告诉别人。”

刘子铭的脸色变了,他终于脸色变了,笑不出来了,瞪着我问,“许默,你什么意思?”

他站起来的同时,他旁边的那两个黑西服二号保镖,黑亮的皮鞋,也动了一下,似乎是准备随时动手的样子。

“铭哥,我没什么意思,我真是想让你交出瘦猴来,我和你,不想闹翻脸,咱们的关系,没必要闹的那么僵,你说是不是?”

我盯着刘子铭,“瘦猴是你的人,从一开始就是,你说他走了,无论如何,我是都不信的,只要你交出来,我就走,顺便,把大长毛的弟弟给带走,但是,如果你不交,那么对不起,大长毛弟弟说的故事,我会告诉所有解放县城地下势力的人,让他们知道,他们的老大是个无情无义,背信弃义,卖友求荣的人,我看他们还会不会为你卖命。”

“许默!!”

他一巴掌拍在桌面上,“你想威胁我?”

我呵呵一笑,“那就看铭哥你会不会做人了,你交出瘦猴,你的恶行也不管我的事,反正我又不混解放县城,但你不交,那么,呵呵。”

我这是在逼他,只要他交出来了,就是承认了是他找人杀我和小叔,那么,我就直接有借口和他闹翻脸,但他如果一直隐忍,我还真拿他没办法。

“好,好,好,许默,你够狠,你比你小叔厉害。”

他大喊了三声,然后贴着我的耳朵说,“瘦猴现在真不在我这里,但是,我可以交给你。”

我盯着他冷冷的道,“那你就是承认了,我和小叔是你要暗杀的了,你说说,为什么要杀我和我小叔,你背信弃义到一定程度了吧,还是丧心病狂觉得我会抢你的权利?”

“许默,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吧,你今天想怎么样。刘子铭瞪着我,他说,我是解放县城的地下皇帝,我不能容忍有人骑在我头上拉屎撒尿,你的大哥枫少不给我面子,我也没有办法,不除掉你和你小叔,我在这里,永无宁日,你和你小叔一死,枫少不至于会来解放这么个破地方,所以,我就想当一个土皇帝而已,就这样,你也不满足我,我只能下次杀手。”

“但是,我有这想法,我却不敢付诸行动,因为,枫少有人在你身边,所以,你也明白,神户组织的人,帮了我的忙,帮我查出了你的身边暂时没有枫少的人,所以……”

我盯着他冷冷的道,“所以你就下手了,你可知道,如果不是我,我小叔就死了?”

他就冷哼了声,不说话。

我冷冷的又说,“你可知道,我小叔对我来说,就是第二生命,只要有人威胁到他的生命,就是威胁到我的生命,我会让他死的很难看。”

我没想到,刘子铭居然直接承认了,不狡辩,直接承认了,这让我的计划打乱了,早知道要和他一下就撕破脸,我就让螳螂哥来了,这两个黑西服,我实在没有把握啊。一个倒是没问题,两个,有难度,而且难度很大。

我赶紧的叫王安民发信息让那两个兄弟过来,给我多一点的胜算。

刘子铭冷冷的道,“那又怎么样,威胁到我的地位的人,都要死。”

“呵呵,你就不怕,大长毛和野猪是你弄死的事实暴露出去,你这地下皇帝也坐不安稳,到时候,可就要易主了啊。我盯着他冷笑。”

“呵呵,你觉得,有人会相信你吗?”

他哦了一声,说,“对了,你说话,好像是有点人会信,为了防止这件事透露出去,今天,你就不用出去了,你的这些小兄弟跟你陪葬,你不觉得很抱歉吗,本来,这些事儿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的。”

啧啧,许默,你今天真是做错了一件事啊,居然敢这样来,你要是叫上枫少的人,也许我还怕一点,“但是现在,你什么都知道了,我和神户组织合作,我要杀了你的事,还有,大长毛和野猪的事,那么,我就不能留你了啊。”

“你要杀我?在这里?”我瞪着他问道。

“当然了,不可以吗,难道,有人会报警吗?”

他笑了,说:“你太天真了吧,这里是我的地盘,你屡次来这里,还想大摇大摆的走,也想的太好了,今天,这里就是你的埋骨之地。”

他冷冷的一喝,那两个黑西服,直接动了,一脚踩在我面前的玻璃桌子上,哗啦啦,碎了,全都碎了,这些玻璃桌子,应该都是硬玻璃做的,居然用脚,那么轻而易举的踢碎,虽然我也能做到,但,那是在开启潜能的情况下,这俩人,果然是高手,刘子铭,果然做事密不透风。

“好,你早就想杀我了吧,不然,为啥带着人来。”

我看着他问道。

他就说,“你说大长毛弟弟的时候,还有你的口气语气,我就猜到了,你小子,不是来跟我说着玩的,你是来逼供的,没错吧,既然如此,我就都告诉你,然后,把你给干掉,也省的藏头露尾了,组织上的人告诉我,那个毒螳螂,似乎昨晚上回省城了啊,哈哈,许默,你还有什么本事,使出来吧。”

“我没什么本事。”我盯着他,我突然想起,我把瘦猴打趴下,瘦猴居然没告诉他我是个高手的事实,难道,瘦猴想让他死?

我突然间问他,

“刘子铭,既然你要杀我,能不能让我死个痛快,你,是不是捅了我女友夏梦和我的凶手,你嫁祸给秦先生、金野和和尚,其实幕后凶手就是你!没错吧?”

哦?他咦了一声,说:“你小子,不错啊!居然能知道这个事,不错不错!你说对了,反正你也要死了,你就死个明白吧,确实就是我,那时候为了对付你,对付大长毛这些白眼狼,真是让我煞费苦心啊,现在好了,你们都要去了,黄泉路上,一起做伴吧,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