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0章证据在此,你有何话可说?/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一切都没有大屁和刘子铭想的那么简单,就好像世界上的一切事物的运转一样,并不是说你死了,世界就不会转了。

同理可证。并不是说他手里有枪,我就一定会死。

看到枪口对着我。固然害怕,但我更多的是需要冷静,我的潜能刚刚释放完毕,此刻的我,就是刘子铭本人过来干我,我都不是他的对手,但他们不知道,他们只知道我刚刚表现出来的能力太过逆天。所以都很害怕我,所以都不敢过来,那枪口,一直对准我。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开枪啊!”刘子铭喝到,“还犹豫什么呢。你不开,我来!给我!”

我知道这时候,如果让他拿到了枪,那我肯定就死定了,所以,我早就已经提前行动了,而,小胖王安民他们也按照我的办法,通知给了放映室。这时候,应该大荧幕、大放映厅、以及各种霓虹灯工具,还有整个夜总会的音乐,都变成了大长毛弟弟搜出的那些证据的视频。以及跟大家的倾诉出刘子铭的丧心病狂!系私欢弟。

“各位解放县城地下势力的兄弟们,我是大长毛的弟弟小长毛,我来告诉大家一件惊天秘密,那就是,刘子铭,你们的头儿,是个伪君子,他就是害死我哥的凶手!”

整个夜总会里,响彻了这个声音,还有他的图像。视频,同一时间,在大荧幕上出现,不少公主小姐,都惊呆了,看着大荧幕。这夜总会比较大,有一个大厅里的大荧幕,给那些没进包厢消费的人在外面观赏的,可以说,只要你能进这个夜总会,就算你不消费,在外面的沙发上坐着,躺着看一晚上大荧幕上的电影都没人管你。

所以,大家闲暇的时候,都会来这里看一眼,看看上面的动态、公告,等等。可以说,很多人一进这个夜总会就是看这个大荧幕,豪华,金碧辉煌的,看着特别的给劲儿。

可是现在这一刻,却响起了这样突兀的声音,用来吐槽他们的大哥大,这位大哥大当然就是这个夜总会的主人,也是解放县城的地下皇帝刘子铭。

接下来,大长毛的弟弟小长毛,则是列出了一系列的证据,每句话都掷地有声,说进了人们的心里去了。

刚刚还和那些夜总会里的人要大战一场的麻子脸和他的兄弟们,这会儿,都愣住了,那些夜总会里的人,都在看着大荧幕,然后听着那小长毛说着说着就哭起来的凄厉的声音。

刘子铭的罪行,刘子铭的各种阴谋诡计,不单单用在敌人身上,也用在自己兄弟身上。

可以同甘苦,却不能共富贵,这就是他刘子铭的做人准则,这就是他的为人。

我,则是笑嘻嘻的看着这一切,那黑洞洞的枪口对着我,我也不怕了,因为,枪,不在刘子铭手上,而在这个昔日大长毛的兄弟大屁的手上。

轮到刘子铭紧张了。

“快,谁开的,谁他吗的开的,关了,给我关了!”

“这是谁在放,放映室的人,我全部都要开除!以后逐出解放县城,让他没有立足之地!”

“快关了,没听到我说的话了吗?”

刘子铭这才知道后果,惊慌失措,眼神里,满是恐惧,他快步的跑到那边,把经理的领子给拉了起来,同时,用手狠狠的扇他的嘴巴子,“叫去你把这些东西关了,谁让你放的,谁让你准许他们进去的,啊?”

那经理被打的有点害怕,说不是我啊,不是我,是您的尊贵的朋友,那位默少,不是我们啊,他让放,我们的人,知道是您的朋友,不敢不从啊。

刘子铭这才瞪大了眼睛,知道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滋味,是何等的难受,他继续发狂,找人去关掉,叫经理快点去关掉。

同时,他快步跑到了大屁的面前,想要一把抢过手枪来,可是,大屁的身子,却微微一偏,闪开了他,不让他抢手枪。

“怎么,大屁,你想造反?”

刘子铭瞪着他,“我是你大哥,你想造反?我叫你把他给毙了,难道你没听到我说的话?这黑东西,还是我给你的吧!你可是我现在目前最信任的人!咱们一起打的天下,你忘了吗,这整个解放县城,有三分之一是你的,城南那边,不是交给你守了么?”

“铭哥,大长毛和野猪,才是你当初最信任的手下吧,他们才是你的兄弟,比亲兄弟还亲,为你挡了多少刀,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做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事,你还是个人吗,要不是大长毛和野猪,你还能坐到这个位子上,你还能有今天这富贵荣华?”

“铭哥,做人,不能这样!”

他的黑洞洞的枪口,对准的是刘子铭,而不是我了。

“大屁,你相信他的话,你相信这些人?这人,是大长毛的弟弟,你相信吗,大长毛什么时候有弟弟了?我怎么不知道?这些人都是许默请来的,都是许默作假的视频,这样的视频和录像、音频,我可以做出几百套来,你不信我,你信他?”

刘子铭失望的大叫,疯狂的大吼,此时此刻,他已经癫狂了,我也能想象他此刻的心情,确实,到了这一步,谁都没法淡定下来,眼看着要把我干掉,却出了这样的事儿,还有可能他的势力即将土崩瓦解,他的所有努力,可能在这一夕,全部毁灭。

大屁苦笑了下,“是或者不是,叫人出来,不就好了吗,许默,你应该有人证吧?视频里已经讲述的很清楚了,但,我还是想看看,这大长毛的弟弟本人。”

刘子铭瞪着他,“大屁,你,你!”

他狠狠的退后了几步,吐出了一口鲜血,眼神之中的失望,绝望,全都表现在脸上,这个年轻的,今天的,解放县城的地下皇帝,怎么也想不到,会有今天吧。

我说,“可以,但你得保证他得安全,大长毛的死就是他设计的,他已经死得够可怜的了,我不想他的弟弟还死于非命。”

大屁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脑袋,说:“你放心吧,除非我脑袋被枪子崩了,否则,他不会有事。”

然后,他吼了句,“这里有人敢动大长毛的弟弟一根汗毛,我就要他的脑袋出了窟窿,我说到做到,不然,我就不叫大屁!”

大屁,在刘子铭的势力里算是中规中矩的一个,不争地盘,也不跟立群争,也没有大长毛和野猪那么锋芒毕露,所以,刘子铭留下他,没干掉他。所以,他在会里,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几代元老,从刘子铭发迹起一直到现在,他都在,这样的资历没人敢不服。

而场中的很多人,都是刘子铭的手下的一些头头,这些头头都是我让人通知到的,来了以后,只要这消息他们知道了,那么,就代表城南城北城东城西,所有的刘子铭的会里的人大部分都会知道,所以,今天刘子铭的罪名如果成立,那么,他的地位可能会被罢免,他,也可能会死。

我点点头,瘦猴挂了,两个黑西服半死不惨,还有那个瘦猴带来的人,也是重伤,依旧不敢动弹,所以,这里能威胁到我的,基本没人,除了大屁的枪子儿,所以,我很放心的赌一把。

我也想过那种情况,如果,大屁掌权,他废了刘子铭,那么,为了避免放虎归山,也把我干掉,那这股地下势力,就归他管,一手遮天。但我在赌,赌他的义气,和做人基本的原则和血性。

大长毛的弟弟,来了,小长毛的一出场,多少人就认出来了,他就是大长毛的弟弟,到了场中间以后,大屁问他,“你就是大长毛的弟弟?”

大长毛弟弟小长毛看了眼刘子铭,很畏惧的缩了一下,然后说,“我就是大长毛的弟弟,他,就是害死我哥的元凶,大家视频也看过了,原因我也说过了,大家,为什么还不动手,将他伏法!”

哈哈,哈哈。刘子铭大笑了起来,说,“你这小屁孩,有啥证据证明你是大长毛的弟弟,我和他相处了七八年,我都不知道他还有个弟弟,你哪儿冒出来的?”

大长毛的弟弟冷笑,“我是他认的弟弟,这些年,救的,却不是他的亲弟弟,但是,我只要能证明是你害死的他们,就可以了。这些,就是证据。铁证如山,刘子铭,你还有什么话说?”

他的东西摆了出来,那些证据,真品,大屁就要走过去拿着看,说,“我来看看,就知道真假了。”

然而,这一切,都被刘子铭看在眼里,我看到他的眼睛,变得恐惧,他的脸色,变得狰狞。

他整个人,疯狂了起来,突然间,他一把出手,抢过了大屁手里的枪!这一下,所有的人都惊呆了,我突然间想起,这刘子铭,在以前就是个打架高手,他不单单是个领导者,也是个好手啊!我怎么就忘了呢,单凭打架而言,他也许都不比小叔差!

“别动,大屁,别动,许默,还有你这个什么,大长毛的弟弟,我暂且不管你是谁的弟弟,我就知道,你污蔑我,我就让你死。”

说着,他冷笑一声,枪声响起,一声惨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