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1章默哥,照顾好我爸妈!我去了!/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对准的是大长毛的弟弟小长毛,然而,被击中的,却是我完全想不到的人,我以为会是小胖。会是王安民他们替我挡枪,也有可能是我自己中了。因为刘子铭现在最恨的人,应该就是我了,我多次破坏了他的计划,还在这关键的时刻,要把他给拉下台。

可是,被击中的,却是大屁,他的整张脸。变得扭曲了起来,他捂着自己的胸口,那里,绽放了最美的花朵。红色的花朵,鲜艳的颜色,但是,他却救了最重要的人。

“保护好,大长毛的弟弟,让刘子铭,下台!”

他挣扎着,脸色很是苍白,眼睛里,满是希望的瞪着我,而我,则是快步的跑了过去,跑到了他的面前。握住了他的手。

我说道,“我答应你,我答应你绝对会保护好他,让那个丧心病狂的畜生,死无葬身之地!”

我说完以后,他就闭上了眼睛,似乎是死的瞑目了,而我,则是恶狠狠的盯着刘子铭。

刘子铭愣了下,不过马上大笑。说,“死的好,死的好,是我的兄弟,居然还临阵倒戈,你活该!”

然后指着那些经理,以及大屁带来的人,说,“你们也是我刘子铭的人,如果不想死的话,就把他们都给我抓起来,我不想再多说了,速度!”

而他,则是拿着黑东西指着我,说:“许默,咱们这新仇旧账一起算算吧。”系杂冬号。

“许默,你后台那个枫少,不是很牛逼吗,这会儿,怎么没出现救你呢,可惜啊,等你以后,肯定会是平步青云,接手省城四少的位子,那是妥妥的,但是呢,你现在就这么挂了,以后还谈个屁平步青云啊,你说你,老老实实的认命,会怎么样呢,我和神户组织也就只是先打算把你小叔给做掉,又没打算杀了你,你怕什么呢,你非要跟我们斗,看看,他,就是下场。”

他指了指大屁,走了过去,一脚,踹在他的尸体上。眼神里,带着不屑。而他的周边,那些原本大屁的兄弟,却是不敢跟他斗,因为,他手里有黑东西,这玩意儿,不管是崩了谁都会死。谁会不珍惜生命?

“许默,你还有什么遗言,说吧,你现在什么都知道了,也算没做糊涂鬼了,准备好怎么死了没?”

我看着刘子铭,默默无语,确实,我现在所有底牌尽出,我真是没料到,他们居然有这家伙,枪,这玩意儿,是我始料未及的。而我,也没有让螳螂哥来帮我,也许,这就是命吧,现在的我,刘子铭一只手都可以把我给打败,更别说他还有枪了,我是应该死的不能再死了才对。

怎么办,怎么办!

人,都会再临死之前,想办法怎么求生,没有人会不想活着。我怎么都想不出办法来,就在这时,一个人站到了我的前面。

王安民!

“默哥,以前就一直是你站在我们前面,替我们遮风挡雨,这一次,就让我来替你遮风挡雨吧,我就不信,他可以射中我的脑袋,只要没射中脑袋,我顶多就是缺胳膊少腿,就算我真的挂了,你只要找机会,弄死他给我报仇就行。”

“我就不信,他射出了第一枪,还能马上射出第二枪不成?”

王安民的话,顿时让刘子铭微微一怔。

这个时候,小胖也站了出去,麻子脸也占了出去,麻子脸冷笑道,“默哥,安民说的不错,多少次,都是你站在最前面,今天,就让我们站在最前面吧,不就是个死吗,我们都是东北老爷们,挂了,就是脑袋上多个窟窿而已,怕啥,十八年后,还是一条好汉!”

“而且默哥,你可以在他射中我们的时候,迅速的跑到他的后面,把他给制服,再拿他的尸体来祭奠我们的亡魂就行了。”

他最后的话,让刘子铭再次顿住,对啊,他的是手枪,不是冲锋枪也不是AK47,不能连发,而且,我刚刚表现出来的速度,力量,绝对不会给他射出第二枪的机会,所以,刘子铭犹豫了。

“死胖子,小伙子,你们跟着这家伙,无非就是混口饭吃,我会给你们整个解放县城最大的权利,最多的钱财和利润!”

他盯着他们仨,喝到,“你们可知道,就这一个夜总会,一晚上的收入,就是一万多,你们可以一天挣两三万,钱,多到你们祖辈三四代都用不完!”

“你们只需要滚开,让我崩死许默,那么,这些钱都是你们的,怎么样?”

他的话一出,不光是我,就连那些刘子铭的小弟,大屁的小弟,也都愣住了,他们每个月就拿那么一两千块的保护费的钱,这些,就已经很多了,他们万万没想到,他们的老板,居然可以赚这么多的钱,比他们多出十倍百倍。

这利润,不管是给谁,都是一个巨大的诱-惑。

但是,我相信我的兄弟们。小胖他狠狠的哈了一口气,一口浓痰,狠狠的吐在地上,他骂道,“刘子铭,你当我们都是你这样的视财如命,连兄弟都不要的狗奴才?你这种守财奴,不配拥有兄弟,连自己的兄弟都害,也枉为人!”

“是啊,刘子铭,你就算是给我们金山银山,也比不上默哥给我们的狗窝强,傻比。”

麻子脸也狠狠吐了一口唾沫。

他们的话一说出来,那些,大屁的兄弟,都愣了,他们之中,很多人都是二十多岁的人了,也有三十的了,看着这些年轻的,才十八九岁的小伙子,居然能比我们看得透,他们不由得感觉到惭愧,都微微低下了头。

刘子铭的脸色,在这一刻,越来越难看,他瞪着小胖他们,冷笑道,“行,行,既然你们要找死,那我就随了你们的意思,许默,你要动手,尽管的来,我就不信射不中你,我就是射不中你,我也要把你的兄弟们都毙了,让你痛苦一辈子,哈哈,哈哈,我就豁出去了!”

他这么一说,我立马不敢动了,吗的,他要这么搞,迟早是发现我是没法动弹的身子,因为动用了潜能有点过度的缘故,所以,我现在恨不得有一张床在我的面前,我狠狠睡上一觉,我站着说话,都有点勉强了,但是,我必须装下去,不然,他就会肆意的枪杀任何人。

这是我不想看到的。

我在想办法,我在拼命的想办法,任何办法都想过了,但是,都没有用,怎么办,难道,我的兄弟们,至少会死一两个在这里吗,那样,我真的是会痛苦一辈子的,我怎么对得起他们。

我喊了句,“你们,都给我闪开吧!我不用你们帮我拦着枪口,他的枪,崩不中我的,放心,我有这个信心。”

小胖他们愣了,说:“你干啥啊默哥,我们是心甘情愿的,就是死,也是心甘情愿的,只求,你日后能替我照顾好我爸妈!”

我骂了句,“闭嘴,说的什么傻话!都给我滚开!”

他们却说都不滚,就在这时候,一个人站了出来,“我来吧,至少,我还有躲闪的力气,我们练武的人,跟他们普通人不一样,哪怕是射中了一些部位,也不会致命,至少活下来的机会,大一些。”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人,正是螳螂哥留给我的那俩兄弟之中的一个,他此时大义凛然的站了出来,说道,你们都还小,没必要让你们去送死,而且,我活下来的机会更大。

那俩兄弟之中的另外一个,则是也跑了过去,站在了我们的前面,他对着我说,“尽快联系毒螳螂,一切就都能解决了,他虽然能杀了你我,但,他肯定是逃不了庙的。”

刘子铭的脸色变了,他慌慌张张的瞪着那俩兄弟,喝到,“闪开,不走开,我立马开枪了,我不废话了啊。”

那俩兄弟,不理他,还是站在那,冷冷的盯着他的手指,只要他的枪口对着一个方向,他们,可以瞬间以最快的速度移动,虽然没有螳螂哥那么快,但,比小胖他们活下来的机会要大。他说的的确是没错。

而我,则是打算尽快联系螳螂哥,我拿出了手机。

“放下手机!”刘子铭慌了,大吼道,“许默,你放下。”

我没理他,枪声,再次响起了。那俩兄弟之中的一个,腿部中弹,捂着腿,倒在地上,腿上开满了鲜血和花朵,他咬着牙,惨哼了一声,而我已经给螳螂哥发去了短信,告诉他快点来一趟解放县城,性命攸关的大事,有人动了枪了。

发完了以后,我就盯着场里,此时,场面已经完全混乱了,不管是敌是友,都乱跑,那些夜总会里的公主、经理、服务生,以及大屁带来的不少兄弟,也都迅速的跑,生怕殃及到的是自己,谁会想死呢?

而,小胖王安民麻子脸他们也不是傻子,都迅速的跑,有人中弹了,自然要赶紧的跑,麻子脸更是为难,还要招呼着他带来的兄弟们跑,不然,他们要是出事了,他也得自责。场面一片混乱。

刘子铭大声的喝到,“都他吗的给我停下,谁再跑,我崩死谁!”

他跟傻比似的,到处放枪,有人中弹了,我看了下,居然是小胖,我慌了,赶紧的想要过去,哪知道,我自己行动都有点困难,快到他旁边的时候,刘子铭的枪口,已经对准了我的脑袋了,他喝到,“许默,你给我站住,你的人也给我停下,不然,我就真的扣动扳机了,此刻的我,你应该可以相信,我随时敢开枪吧?”

小胖的后腰那里中弹了,此刻,正在不停的流血,我吓得不行,如果再这样下去,小胖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啊。小胖,可是自我很早以来,就一直跟着我的兄弟,如果问我最亲的小弟是谁,那肯定就是小胖,别无他人了。

“你崩死我可以,你能不能,先把他送去医院,如果他有事,我不会放过你的。”

我冷冷的喝到。

“你自己都要挂了,你还怎么个不放过我法?我倒是要看看,你现在在我的枪口下,随时会挂掉,你还凭什么大放厥词?”

刘子铭哈哈一笑,“貌似瘦猴有件事说对了,你的速度,力量,似乎是吃了一种什么兴奋剂是吧,现在,你比常人都不如,你还怎么跟我斗?”

说完一脚,踹在我后背,我整个人狗吃屎趴在地上,我真的是毫无反抗之力。他,则是抓起了我的头发,抽我一嘴巴子,然后指着我说,“你,快抽自己的嘴巴,不然,我就马上崩了他。”

他指着小胖的脑袋,却不让我把小胖送去医院,再继续下去,他肯定活不了了。我心急如焚,怒喝道,“你能不能把他送医院先?”

他说,“你先抽自己十二个巴掌再说。”

我看着他,冷冷的笑了下,说好!

然后,我就自己抽了自己十二个巴掌,很狠,我怕他觉得不狠,我嘴角都出血了,他看着就笑,笑的很张狂,然后说,“你现在的样子像什么你知道吗,像一头蠢猪,一头正在向我求饶的蠢猪,对了,你还没给我下跪呢,你试试吧,下跪看看,我估计会答应你把他先送去医院。”

我愣了,冷冷的盯着他,问,“我已经扇了十二个巴掌,怎么你不送他去医院?就算你此刻已经不是人了,但你好歹是一方枭雄,说话不算数,算怎么回事?”

哦?刘子铭哈哈一笑,说,“我啥时候答应你了?哦,你是说扇嘴巴子的事情啊,我只不过是叫你扇自己,没说你扇了以后我就会答应你啊,你脑子坏掉了吧?”

我整个人,盛怒不已,我瞪着他,喝到,“你他吗的说话不算话?”

他狠狠的一下,用枪,砸在我的脑袋上,都流血了,可是,他依旧不放过我,他骂了句,“你他吗的还敢对我凶?我他吗哪儿说过答应你了?行了,看你可怜,你给我磕头下跪,我就让他先去医院,反正,留着他一头烂猪,也没什么用!”

我此刻已经愤怒到了一定的境界,我知道,他又是在耍我,他就算是放了小胖,也不会让人送他去医院。我狠狠的咬着嘴皮,咬破了血,我脑袋上的血都流到嘴里了,咸咸的,我瞪着他,我感觉此时此刻,我应该拼着老命在爆发一次,我知道,强行施展出潜能,可能我会死,但是,眼下这样的情况,没有人能救我们了。

我发现我的眼睛里流泪了,我眼睛里的泪,好像不是白色的,而是红色的。我捏紧了自己的拳头,感觉,从心脏深处,喷出了一股我最原始的力量,可是,我的心脏和整个身体,好像要爆裂开来一样,疼痛不堪!

这一股力量,凝聚成了一拳,就是这一拳,我赌在这一拳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