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2章你成了废人!/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知道,如果这一拳没有办法奏效,那我所有的功夫都是白费,那我的牺牲也白费了,我会死。小胖也会流血而死,而冲上来救我的兄弟们。可能也会死。

到时候,我们兄弟几人,就只剩下一个外地务工的黑大个,和一个生死不明的长刘海,其他的,都挂了。

我也很想知道,如果,我比我小叔先死了。那,爷爷奶奶会不会为了我哭泣,会不会不再怪罪我害了小叔的事。

千言万语,都在这一拳之间。我那时候,脑子里空白一片,啥也没有,真的,确实是啥也没有,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抽干了自己所有的力气,所有的潜能,气血。

脑子出现真空、缺氧的状态,轻则变成白痴,植物人,重则直接休克死亡。

说真的,如果不是因为小胖中枪快死了。我不会做到这一步,但是那一刻,我已经没有了其他的选择,一股热血冲到了脑袋上,我们的年少轻狂的那些岁月,我们一起混的那些年,我们一起成长的这些日子,历历在目,我怎么舍得小胖就这么离我而去。所以,我才会做到这一步。

而我。也不知道这一拳的威力究竟有多大,只是后来才知道,刘子铭变成了白痴,是的,仅仅只是一拳,他就成了白痴,我也没想到,原因是,我打断了他拿着枪的手,粉碎性骨折,直接冲到了他的脑门上,他整个脑袋后来做的开颅手术,不然,他就是死路一条,而我,则是要犯下杀人罪。就算他是先拿着枪伤人的,我的罪行也成立,我也要负责任。不过,最后是他最惨,他就算是变成白痴,都得在监狱里呆着,因为,不光是杀了瘦猴,还有其他的人,在他倒台以后,他的那些手下倒也没让他失望,很多罪名,都让他背着,反正他都是白痴了嘛。

什么杀人埋尸荒野啊,等等一些罪名全部都他承担上了,解放的地盘,也就散了。有人倒台,自然有人兴起,有人崛起。一些以前被刘子铭打压的地下势力,一些以前王锤子、刘麻子的闲散势力,在这时候,都纷纷崛起,揭竿而起。迅速的收拢地盘,迅速的拉拢各方官,为自己以后的发展谋求道路。

那些地盘是分光了,但仇恨还没化解,怎么办呢,刘子铭的嫡系,那些原来他的亲兄弟表兄弟,立群,立威这样的,被人抓到什么不知名的地方,死的不能再死了,反正是失踪了,但大家都说,死了,肯定是死了,刘子铭做的亏心事那么多,得罪的人也那么多,昧着良心的事儿干多了,天谴还没来,现世报来了,他就惨了。

更惨的还不止这些,刘子铭有个儿子,有一个漂亮的媳妇,有两个漂亮的小妾,一个私生子。

漂亮的媳妇不用说了,死的时候衣服都没穿,不知道被什么人给那什么了,反正很惨,一些部位都被铁钉给贯穿了,可想而知这些人是有多恨刘子铭。他儿子不用说了,跟岛国人杀华夏小孩似的,一刀钉在墙上。至于两个漂亮的小妾,一个现在在发廊里带洗头妹,一个在夜总会里当头牌,都是刘子铭对头的场子里,估计也很惨吧。

别的不说,听说有人见到过当发廊妹的那个小妾,被几个彪形大汉大白天的强行按在理发台上,不光那啥,而且还逼着她骂刘子铭是狗,是一只死狗。

至于刘子铭,后来的几年里,听说他在狱中也过的不好,白痴是白痴,但基本的劳动力还是有的,据说也是被几个精装的汉子给那啥,但因为他是个白痴,也感觉不到那些什么疼痛啊之类的,这也算是他的运气。

不过后来想想,一代枭雄,整个解放县城的灵魂人物,当初的地下皇帝最后的下场是这样的,我觉着,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没有人可以屹立在某些道上永远不倒,做人,还是要像个人样,才能活的好好的。

解放县城并不是无主之物,也许是有人去请了苏平和南哥出山,或者是他们也一直关注着家乡的情况,没错,很多人都猜对了,他们接手了解放县城,但,不收保护费什么的,只是作为一个良心的企业家,很多东西都洗白了,白道生意,本本分分的从商,其实在解放县城来说,还是挺不错的,生意也都还好,那些兄弟们也都给面子。他们能回来,我也是挺高兴的,偶尔能去看看他们。至于金野,他们想让他出山,但是这家伙做惯了闲云野鹤,不想出来了,觉得,人活着还是这样的好,后来的几年我小叔已经出狱好几年了,也去看了下金野,这位当初的老大哥,俩人就跟兄弟似的,喝喝茶,聊聊天,金野问我小叔有没有怪过他,小叔说,“人,这一生就是这么短暂,我要是都拿来恨一个人,也未免太浪费时间了吧,其实,我能进去四年多,不到五年的时间,确实教会了我很多东西,至少让我知道,男人,该扛起一个家,该孝敬父母,不该再走那些热血沸腾的道路,就算要走,也得走的稳稳当当不留遗憾。”

金野则是哈哈大笑,说:“来,这杯茶是我托朋友从国外进口的,尝尝,不错的,有一种别样的韵味。”

……

再说说当时的我,那时候的我,一拳头把刘子铭给打废了以后,我自然而然是惨兮兮,我感觉自己都要死了的那种感觉,是真的这感觉,不吹牛B,完全好像自己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一样。

其实睡着了,和没有知觉,是完全两码子事。

睡着了,至少有人吵醒自己,就不会醒,或者做梦,就会感觉自己还在这世上有感觉。

但是,没知觉,完全就跟进了坟墓一样,感觉根本不存在自己似的。刚刚醒来的时候,我就感觉自己为什么是自己,我照镜子,就在问自己,为什么我长这样,这是我吗,我怎么记得这不是我。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种感觉,一般是经历过车祸、脑震荡、地震什么的这些事件的人,劫后余生,可以体会到,很多人恐怕体会不到那种感觉了。

就是照镜子发现自己不是自己了,陌生的!那不是穿越,是真的失去知觉很久了。

然后,就是呕吐,疯狂的呕吐,发现什么都吃不下去,什么都恶心。

我醒来以后才知道,我已经昏迷了两个礼拜了,什么概念,就是说,我两个礼拜都是靠着打营养针输液才能活下来的,甚至撒尿什么的,都是自动的,我没知觉的,就好像半个植物人的那种。

索性的是我醒过来了,我爸妈自然是不用说,伤心的半死,我妈更是伤心欲绝,小胖那边只是失血过多,后来没事了也来看我,听说他流了不少眼泪,同样眼泪没少流的,还有我的其他兄弟,麻子脸、王安民、小胡子、大头、二皮这些,听说了我的事儿也都回来了,甚至,一直没法回来的黑大个,都从百忙中回来,生怕见不到我最后一面。

我都不知道,在我昏迷的时候,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这么多人来看过我了,我都有些吃惊,另外更多的是感动。

小雨姐,萱萱姐,更是哭的不行了,好像听说萱萱姐好像是要为了我上吊,还说什么,有一件事要告诉我,生怕我真的醒不过来了,没让我知道,我就死了,她就遗憾的想上吊。

后来我醒来以后问她,她却不说了,她就说,“是璐璐的事,璐璐为了你,都哭晕过去好几回了。”

其实现在2015年网络上很多网友说自己哭晕在厕所啊什么的,这样吐槽,但真正哭晕过去的,有几个?真正哭晕过去的,真的是很少,我的璐璐和我妈是一个,一般人,哪怕是见到自己亲儿子死了,一般都不会哭晕过去,只是恸哭,可想而知,璐璐是多爱我,而我,也对她多么的愧疚。

她来见我的时候,我就紧紧地抱着她,我看到她的眼睛都黑了,很多的眼袋,我说,“你这样就不好看了啊,我就不喜欢你了,不管我醒没醒过来,你都不该这样啊,如果我不行了,你就得改嫁,找个其他好男人,例如,其实江华和江宇都不错,都是有钱的。”

她就打我,说:“非你不嫁,你别墨迹了,在说话,我就再把你打的昏迷不醒。”

我就抱着她说,“你舍得吗?”

另外就是,欢欢,带着小胖妞来看我了,欢欢也是哭的快晕了,听璐璐说,这丫头喜欢我到一定境界了,每天都要送东西来,煲的汤什么的,就等我醒来呢,看我每次都没醒,她就等一天,直到下午医院下班了,她才出去的,而那些汤,她也就只能倒掉或者给别人喝,这样,一直持续了两周多,直到我醒来的时候,她居然没来了。

后来才知道,她这些天每天都没睡好觉,那天,直接晕过去了,劳累过度的,后来输液以后就好了,来了以后,我看着她,她看着我,我就说,“你过来吧,知道你想我了,傻子”。

当时璐璐不在,她就抱我,我也抱着她,她亲我一口,我看她可怜,也就亲她一口,后来璐璐来了,我就不敢跟她亲了,生怕被璐璐看到,知道,那我就完蛋了。

她就说,“默哥,你能好就行,其他啥我都不求了。”

我问她,“你怎么还没找男朋友,我就是等着你找男朋友呢,我还想亲眼把你嫁出去呢,作为你哥哥,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我说到这里,她应该也懂我意思了,我和璐璐,估计是分不开的了,她就摇头,然后鼓着眼睛,含着泪水看着璐璐,又看看我,就跑了,后来,她也没来过医院了。

倒是小胖妞,责怪小胖不理她,自从到了省城以后,就一直没联系她了,其实我知道的,小胖看不上她了,省城那么多的大美女,能看上她个小胖子吗,而且还这么矮肥,身材也不怎么好,凭啥看上她啊!

不过小胖没敢说,他身体还没恢复,万一小胖妞发飙,他可是知道后果的,那他这恢复没好的身体,估计得残。

至于小胖得父母,亲戚,都来了,本来是想责怪我的,骂我的,看到我伤的比她家儿子重,也没多说什么了,倒是我妈,去给人家家的妈,道歉啊,买礼物啊,熬鸡汤啊什么的,小胖都不好意思喝,说:“阿姨,你别这样了,不然,默哥会骂死我的。”

倒是她妈觉得没啥,说是应该的什么的。

我舍不得我妈受委屈,就让她别去了,都是自家兄弟,没什么的。

小叔好像还亲自在狱中给我打电话了,问我:“怎么回事,怎么会和刘子铭斗上了,幸好你没事,不然,小叔会怪自己一辈子的。”

说到小叔,我倒是要说说那天的事情,就是那天,我和刘子铭对峙,刘子铭要毙了我们的时候,小叔医院遭到突袭了,是神户组织的人,幸好我螳螂哥机智,在那里停留了半天,就是那半天运气好,救了我小叔,也就是因为这个事儿,我打算和神户组织不死不休,等我好了以后,留美子那里我得多去几趟,就算是逼问,我也得问出点什么来。系杂叼技。

小叔两周左右就回狱中了,所以给我打电话问我好了没有,还偷偷告诉我说,“他那天都流眼泪了。”

吗的,我坚强的无敌威猛的小叔居然会流眼泪,我就骂他没出息,说:“他还是我小叔呢,叔侄辈分的,你跟我说这个?”

小叔也骂我,说:“你既然知道我丢人,就他吗别老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知道吗?”

我就答应了他,说:“以后会照顾好自己,让他在里面也好好照顾自己。”

不过,他倒是告诉我,刘子铭很惨,但是他也告诉了我另外一件消息说,“赵明飞在里面经常接见一些不认识的人,好像,还不是华夏人,貌似是日本人的样子。还有,听说他可能会提前出狱。”

听了这消息,我虽然有点无语,但却也没那么紧张,我身体都这样了,医生说我不知道何时能恢复,能醒过来,都是医学界的奇迹,还说我体内不知道怎么了,一片紊乱,还说,居然有人能自己把自己的体内的五脏六腑给弄的紊乱不堪,居然还没死!真是奇怪了。

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潜能这东西的神奇,肯定是这东西搞的鬼。

出院的时候,还在放假,我是提前跑的,我叫小胖他们帮我瞒着,我得去一趟铜人前辈那里,我得搞搞清楚我这潜能怎么回事,我最后那天用极限的力量爆发出来的潜能,是不是把我的心脏给弄废了,导致我现在不光是走路说话心脏会有点颤抖和疼,就连猛烈的呼吸,都疼,感觉随时都要掉出来似的,尤其是咳嗽,我最怕咳嗽了,一咳嗽,就疼的要命。

那天,我直接打了个车,到了铜人前辈那里,他见到我,让我躺下,帮我检查检查,然后给我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废了!潜能,这东西,估计要永远离你而去了!”

我傻眼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