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3章价值一百万的药浴/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这个消息,我真的是傻眼了,其实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因为医生都说了,我能活下来。都是我的运气,我昏迷了两周,差点成了植物人、白痴。能活下来,确实是我的运气,而我也隐隐约约感觉到了,我强行的在散去了潜能以后,还利用里面最后的一丝丝力量,强行爆发出了潜能,这本来就是致命的。

虽说我也做好了准备,潜能,可能永远也用不了了,而我这个天赋异禀,也在这时候可能就完全离我而去。

但是,真正当我听到铜人前辈告诉我,我还是觉着很失望很失望。是的,以后,我可能就是个普通人,再怎么练,顶多也就是跟铜人前辈一样,外功很厉害,再也成不了潜能高手了,也就没这种能力了。

而且。我现在身体这么差,也许外功我都没法练。

我问铜人前辈,“我现在这身体,具体是怎样的,以后还能不能练功了,还有潜能。我还能否施展?”

这些,都是我想知道的未知数。

我问了问铜人前辈,他只是摇摇头,说。“许默,你这样的情况,就算是那些精通潜能修复的高手,或者本身就是潜能的大高手,都不敢说能帮你恢复,更别说我这个半路出家的和尚了。”

“你也知道,从得到方丈的手札、经书起到现在,也不过一年不到的时间,就算有人懂得让你恢复得办法,那也肯定不是我。但现在在我看来,在方丈的经书中提到,这几代的方丈总结下来的经验之谈,都是一句话,我们都还只是潜能的门外汉,只是初窥到潜能的一点点门道而已。如果有机会,你若是能遇到那样的人物,说不定,你可以恢复你体能已经残破的潜能种子,不过,在我这里,却是没有任何办法了。”

他说完以后,重重叹了口气,仿佛很是惋惜的看着我,说,“许默,原本,你这成长型的潜能,循序渐进的话,最多到你三四十岁,你的潜能我敢保证可以达到一个程度,到时候,恐怕一个省都没人是你的对手,但是现在,我看是没希望了,你,节哀吧。”

我也是叹了口气,说,“这也是无奈之举,有人拿枪指着我的脑袋,如果我不这样做的话,我就会死,我的兄弟也会死。”

“哦?在省城吗?”系共杂圾。

他问我。

我说:“不是,就在解放县城,刘子铭的手下有一把,不知道哪儿弄来的。”

铜人前辈点点头说,“也是,这东西,除了官方,一般的人很少能有,就算是一方枭雄如刘子铭这样的人物,估计整个会里也就一把两把,不会有多,不然,这世道就会乱。”

铜人前辈告诉我说,“我的身体已经损坏到一定程度了,就算是个普通的练武的人,也可以轻而易举的打败我,所以,他让我在这里呆一个礼拜,上次的药浴,他经过了改良,这会儿,已经可以恢复体能和体力,修复一些经络骨骼,但必备良药的钱,我得出给他。”

我问他要多少钱,他说:“先不说,反正也不贵,然后让我先泡。”

我想了想,也是,先恢复身体要紧,不然,我这儒弱的身子骨,就是麻子脸都能揍我,虽然潜能没了,但我不后悔,如果让我用小胖的命和潜能换,我一样会选择小胖。

铜人前辈花费了一天的功夫,弄好了三大缸药浴,说是让我先泡三天的,睡觉都得在里面睡,不然,我这破身体,真的没法恢复了,让我别浪费钱。这些东西都要出钱买的,我心想,就这几缸子药浴要的了多少钱,人家去洗脚城里泡药酒,也就千把块钱,顶多你这个贵一点我给你几万呗,能要多少钱。

开始的一缸子,里面是黑黑的,我看着有点吓人,脱了衣服踩进去,发现粘粘的,可恶心了,我不敢下去,铜人前辈说,你想不想恢复了,我还能害你不成?

我说:“前辈你当然不会害我,只是这有点太蛋疼了,里面的渣渣,就跟屎结块了似的,太恶心了,还让我在里面泡一天啊!”

铜人前辈说,“你爱泡不泡,成了废人是你的事。”

我有点无奈,最后只能捏着鼻子泡下去了。

我想起了寻秦记里的嫪毐,为了学到左手剑法在屎尿里泡了一天还不让吃东西,那比我这痛苦多了,而且,我还不是屎。只是一些类似于屎的东西罢了。

忍着无奈,先吃饱了饭,不得不说铜人前辈虽然是和尚,但是做的素斋挺好吃的,比吃肉还好吃,用的多的那东西叫素鸡,就是面筋,吃起来跟肉似的,可好玩了。

吃饱饭了以后就去泡,泡了一天一夜,我睡着的时候差点没淹死,直接沉进去了,我因为睡觉会翻身,所以,喝了不少那玩意儿进去,恶心死我了,吐了不少出来,第二天学乖了,泡的时候,用绳子吊上了房梁,绑住了我的两只胳膊,这才没掉下去,不然又要喝药浴,太恶心了。

直到第三天,我身体确实恢复了不少,我自己都能跳能蹦了,回想我刚逃出医院的时候,走路都要一拐一拐的,不然,呼吸都疼,但现在,我感觉心脏没那么脆弱了,心肝脾肺肾也没那么难受了,泡完药浴出来以后,焕然一新的那种感觉,特别的爽,跟复活了一样。

第三天的时候,铜人前辈不见了,一整天都不见人,留了个字条,说:“是自己上山去采药去了,让我别急,晚上回来给我弄。”

我心想,也不用这么辛苦啊,我可以帮你一起去采药啊,还用这么麻烦你老人家一个么?

等到他回来的时候,我看到他好像受了点伤,我连忙的上去问他怎么了,有没有什么大碍,铜人前辈说没有什么大事,叫我准备准备帮他的忙就可以制造药浴了,我看他这个样子,就知道他已经很疲倦了,我有点心理负担,我跟他说,“没事,你可以慢慢的来,不着急,我大不了可以多请几天假!”

他就说,“不行,你这个药浴一定得接连七天泡完,而且,一定要及时,不能拖延时间,否则的话,不单单对你的身体的恢复有影响,对你的以后身体的各项机能也会有阻碍,你想让自己变废掉吗?”

听了铜人前辈的话以后,我立马不敢再逼逼什么了,他指挥着我帮他的忙,把那些药帮他碾碎、磨匀等等,一些药物我都叫不出名字来,我问的时候,他也懒得告诉我什么,只是指挥着我做这个那个,一直忙到天黑的时候才算是弄完,我俩饭都没吃,他就开始帮我弄药浴弄好了一盆以后,又弄一盆,一直弄了两大桶,他才说,“你先泡进去,等一下晚饭我给你送进来,不能浪费了时间,现在已经浪费了白天的大部分时间了,而剩下的三天时间的药浴的材料,我都已经准备好了,你过去泡就是了。”

看他这么紧张的样子,说的这么严重,我当然不废话了,直接就去泡了,因为我如果再跟他墨迹再多,那他已经疲累的身体将会更加吃不消,我泡进去以后,发现这药浴比前面三天舒服多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先苦后甜?

等到他把饭菜送过来以后,我看到他的疲倦的双眼,我说:“铜人前辈,你赶紧的去休息吧,剩下的药浴你明天来弄吧。”

他说:“不行,还剩下最后一天的药浴,也是最难弄的,如果不提前配好,让他中和里面的药性的话,对你的身体以后的恢复也会产生障碍,这最后一天的药浴也是最为关键的一天。”

好吧,听他这么说,我也没啥好劝他的,不过我的内心深处,却是深深地感动,铜人和我非亲非故,虽然我帮他把和尚给抓住了,并且答应他让他先处置和尚,但是也仅仅只是这么一点点恩情而已,凭什么值得他这样对我,可是后来等我泡完了七天的药浴以后,我就不这么想了,接连三天都在铜人前辈这里度过,我的身体也越来越好了,我感觉我现在可以单手打死一只老虎。

虽然还没有恢复到以前的全盛状态,但我感觉我现在已经差不多了,直到第七天的时候,铜人前辈问我现在怎么样了。我说:“感觉非常的不错,多谢铜人前辈能这样帮我,你的大恩大德我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

他就笑了一下,说:“你不用报答我,你只要给钱给我就是了。”

我看到他的邪笑,觉得他怎么有点像是奸商。

我愣了下,说:“行,到时候我一定多给你几万块钱,只要我能有的,我一定大部分都给你。”

他就说,“停停停,什么几万块钱?”

我愣了下,问他,“这些药浴你不是说要钱吗,我就多给你一点好了,这些天你这么累还要照顾我,实在是太感谢你了。多给你点钱也没什么吧。”

哪知道他却冷笑道,“你也想的太简单了吧,几万块钱,就只是零头而已。”

“本来这七大锅药浴我就是收你一百万也不算多,你的话,因为以前也帮过我忙,我们俩也很熟悉,以后也会长期的来我这里泡药浴、合作什么的,而且你也算是我半个朋友半个徒弟吧,我就把我的人工费给免掉,但是这些药材的费用你得全部都给我,就算你五十万好了。”

“算是给你打了五折,算照顾你了吧?”

他说完这些话的时候,我直接没倒在地上吐血而死,五十万,就这么七锅液体,还是给我的折扣价,如果是别人的话,还要一百万?我真的是傻眼了,这七锅东西是金子吗?

看到我这幅表情,他冷笑着看着我说,“你别不信,在市面上买的那些药都是经过加工的,就那些西药,用在你身体上,别说恢复了,反而还会加重你的病情,但我这是直接采来的野生的中草药,恢复起来是他们的好几倍吧,你自己也能感觉的到吧?”

“你这七天,胜过你在医院里呆一年吧?”

他的话让我微微有点心理平衡了,他的话的确是没错的,如果我在医院里打一年的吊针,输液一年,可能也没有这一天里恢复的好,也没有这些药效好,更何况,这些药也没有副作用。

如果去医院的话,很可能会有巨大的副作用。

确实,如果对一个千万富翁的话,这七锅药浴别说一百万,就是两百万,甚至是一千万也可以出,因为人命是无价的,健康是无价之宝,但是,对我这个穷人来说,我能出十万已经是我所有的家底,再加上从其他人那里拼拼凑凑借来的。

可是铜人前辈要五十万,我也是无语了。

他看着我说,“怎么,你不是说你很有钱吗?我不要人工费,这些草药的钱以及制作这些药浴的成本费你得给我吧,”

他这么一说,我只能窘迫得摸摸鼻子,我苦笑的说,“铜人前辈,咱都这么熟了,你也说了,我是你亦师亦友的关系,你跟我谈钱,这不是伤感情嘛?”

铜人前辈骂了我一句,“别说这个,就是亲兄弟也得明算账,以前的那些药浴,我就不收你的钱了,这次收你,真不多,制造这些药浴,起码耗费了我几年的寿命,可累死我了。我知道你现在可能没这么多钱,但是,以后你必须得给我还清。”

我说,“万一我还不清呢,我现在还在念书,就算我出来工作了,也不一定能还清啊,换不清怎么办?”

他就哈哈笑说,“还不清?那你就卖身为奴,给我打工吧,以后,你就跟着我上山采药,帮我做事,来还债,也是可以的。知道你平时没什么时间,但你以后的暑假寒假你都来我这里,我都包了你了,给你包吃住,但我一分钱都不给你,就当你还债的,怎么样?”

听了他的话,我真是苦笑加上晕死了,搞了半天,这七天的药浴,就把我以后的寒假暑假以及所有的休息时间都给占用了,还变成了他的奴隶,这怎么是好?我觉得,我还是多跟疯子哥接几个高额的任务做一下,估计能早点还清钱,不然卖-身为奴,可是真不好。

而,另一方面我也知道了,和铜人前辈相处的久了,这家伙,也挺腹黑的,虽然年纪大了,但还能耍我玩,老顽童一个。

第八天,我回到医院的时候,好家伙,那里乱套了,那里挂了个我的头像的贴图,“寻人启事,许默,解放县城人士,在医院里走丢,有知情人士找到,可以获得高额奖金,最高达两万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