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4章许默健康的回归了,璐璐哭了/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这个寻人启事,我就在想,吗的,原来我的人头值这么多钱啊,两万多块。也不知道是谁挂出来的这个寻人启事,要让我知道这是谁出的馊主意的话,看我不削死他。不过现在也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我想我的爸妈,以及我那些兄弟,还有我的女朋友们,他们肯定都急坏了。

我现在得赶快出现给他们吃一颗定心丸才是。否则的话,他们满世界找我已经够让他们操心的了,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

我直接进去了医院,直接就直奔到了我当初的病房而去,可是到了那里的时候,我发现我的病床上已经住了其他的病人,我就好奇的问旁边的护士怎么回事,那护士说这个病床的原来的病人失踪了,找不到了。所以,就转给其他的病人了,因为病床紧张也没有办法,我就有点假装生气的跟她说,“我就是那个失踪的病人,我叫许默,我想问问这个病床的床位费还在付吗?”

那个护士有点尴尬,当她看到我的时候。猛地瞪圆了眼睛说,“你就是这个病床的病人?不是失踪了吗?”

还问我,“你是不是耍我玩的?”

我就说,“哎,你们应该有我当初填写的资料照片吧,拿出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经过多方面的验证。总算是证明了我就是那个逃跑的病人,当初主治我的医生就赶紧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听说他今天还是休假来着,这么急干啥?

不过我想。可能是因为找到我有高额的奖金吧,所以他才显得格外的激动,跑了过来。

看到我说,“许默,你到底去哪儿了,真是把我给急死了。”

然后还看了看我,问我,“你身体有没有不舒服什么的?”

我说:“没有。”

他说,“哦,那好,等到时候你父母来了以后,你就告诉他们,是我在医院外面把你给找到的啊,可别说错了啊。”

我心想这个医生真是狡诈,这就想白白的拿两万块钱奖金,明明是我自己回来的好不好?

我就跟他明确的说,“不好!明明是我自己回来的,怎么是你找的我?我来医院不过就只是想来检查下自己的身体有没有毛病。”

那个主治医生的脸色有点难看,但是他也不好直接跟病人发火,毕竟,这病房里还有不少其他的病人呢。他就说,好吧。

然后还说,“那我给你的父母和亲戚朋友打电话吧,我让他们过来,”

但我不是傻子,我则是提前给我爸妈打了电话,说:“是我自己提前回来的,以免他们花那么冤枉钱。”

接到我电话的时候,我妈直接哭的不行了,说:“许默,你到底有没有良心,你既然没事了,跑到前辈那里去,你为什么不打个电话回来,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系共估划。

我说当时情况紧急,我的身体真的是没办法让我行动了,所以我不得不去我的前辈那里一趟,所以才耽搁了,我想,也就几天的时间,应该不会有啥事。

“妈,对不起,我以为可以提前回来的,请你原谅我。”

我妈就说:“行了,啥也不说了,你在医院是吗,那我和你爸马上就过来!”

另一方面,我又打电话告诉了小胖,小雨姐萱萱姐,璐璐欢欢她们,她们接了我的电话以后都非常的激动,问我:“怎么了,怎么突然消失了,知道你爸妈有多担心吗,我也都一一解释了。”

等到我爸妈来了医院以后,那个主治医生还想来黑一笔那两万块钱,哪知道,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因为他是在楼下等我爸妈的,想不通过我,就直接要钱,我爸妈就直接说了,是我自己回来的,不是你找到的。

而那个主治医生则是说,“你们的儿子本来一开始就有点神志不清,昏迷了那么久,所以他说胡话很正常,你们这些当父母的,怎么能相信他的话?”

“明明说好的,找到人就给两万块的奖金,现在却又不承认,哪有这样的?”

我妈可能心肠比较软,耳朵根也比较软,说,“要不就给他吧,反正两万块也没多少,家里现在也不缺钱了,欠债也还清了,只要默默你没事就好了。你没事比什么都强。”

可是,我却觉得不甘心,这样的人,给他一分都嫌多,我说:“不行,这样的人,哪有这样骗钱的?”

那个主治医生气的够呛,骂了句,“你们这群穷比家庭,给不起钱,就不要贴告示,不要骗人,滚出去吧,我们这医院不欢迎你们!”

就在这时候,小雨姐她们进来了,小雨姐的家庭,毕竟也是解放县城有头有脸有地位的家庭,也在一些高层上说的上话的,比较有威慑力的,所以她也就只是打了个电话给德叔,叫德叔联系一下这个医院的院长,处理一下这个事儿,应该没什么问题。

这话估计是被那个主治医生听到了,他就呵呵一笑,说:“牛逼啊,打个电话就想唬住我了,当我是吓大的啊,赶紧的滚出去,别让我看到你们,我也认识不少人呢!”

麻子脸王安民他们看到这样的痞子医生,就想动手了,哪知道小雨姐则是拦住他们,说不用,等会儿的,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目中无人的下场。

就在这时候,医院的院方,没多久就来了电话,好像是打给了这个主治医生,这医生脸色一下就变了,看着小雨姐的脸色都难看了起来,似乎没想到这么有头有脸的人物,居然会为了两万块钱搞得这样兴师动众,至于吗?

没多久,来了那个医生科室里的科长,把他给领走了,在走廊的时候,我听到那个科长在教训这个主治医生,问他:“怎么可以这样贪财骗病人的钱,有没有医德,有没有读过做医生最基本的准侧?”

这些话,也都被我的病房里的其他病人给听到了,那些人就在那感慨,“唉,现在的医生啊,真是鸟大了什么林子都有!收病人的红包也就算了,居然还用这样的骗钱办法来骗钱,他们是有多缺钱啊?”

但是,我爸妈以及我那些亲戚朋友,关心的都不是这个,两万块钱算什么,我的健康才是最重要的,我妈就左看右看,还说让我再检查一下,我当然是积极配合检查了,检查完了以后的效果,让他们大跌眼镜。

换了一个医生,因为是小雨姐的面子,所以直接换了个科长来给我检查,检查好了以后,各项指标都完全正常,而且还比以前的身体更加好更加棒,更加健康了!

他惊讶的看着我,还捏了捏我身体的各个部位,问我吃了什么没有,我当然说没有了。他就说,“这可是医学界的一大奇迹啊!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恢复的植物人,世界少见啊。”

他这么一说,我妈立马就不乐意了,说:“我儿子才不是什么植物人!”

看到我妈妈不高兴,那科长好像都有点忌惮我们背后的势力,因为我们的后台好像很硬,不然怎么会有院长打电话过来要处理这个主治医生呢,所以连忙过来跟我妈解释很多,叫她不要误会,他不是说我们是植物人,整的他走了以后,我们都笑了,心想这科长也真是太紧张了吧,居然还求着我妈。

不过那些都不重要,现在最重要的是,我的身体居然奇迹般的好了,他们都很奇怪,但是听到我说我去找过一趟铜人前辈以后,小胖他们都不觉得奇怪了,我妈还大概的问了下铜人前辈的事儿,我说,我也不方便都透露,人家是隐士高人,也不用去拜访他什么的了,我妈就只能作罢。

我看了看小胖,我还问小胖,“你伤势好了点没有?”

小胖顿时眼睛就红了,说,“默哥,真是太谢谢你了,你真的是我的亲哥,你是我小胖这辈子最好的亲兄弟,我妈虽然说话不怎么中听,也希望阿姨和你们不要介意,但是默哥你救了我的命,这是真的。”

麻子脸,王安民,也都过来了,搂着我说,“默哥,你是我们这辈子最好的兄弟最好的大哥,这话不矫情!”

而我,则是苦笑,推开他们,说:“你们都他吗别给我扣高帽子了,在那个关键的时刻,如果不是你们挺身而出,我估计我早就死了。”

听了这些话以后,我爸妈就有点脸色变了,我这才忘了他们还在,这都说漏嘴了,他们就问我们出了什么事情。

因为我和刘子铭决战的事儿,也没几个人知道,警方那边估计也没说,这是耻辱,有啥好说的,应该是秘密的处理了,因为我也没杀人,一个人都没杀,杀人的是瘦猴刘子铭大屁他们,跟我没关系,所以,我没任何事儿。而我晕过去以后,听说是螳螂哥的那两个兄弟把残局给收拾了一下,然后把我们给送到医院里来了,之后,麻子脸他们就叫了我们的父母过来,我爸妈那时候担心我的安危,也没来得急问原因。而那俩兄弟也很早就离开了。

所以,我们和解放县城地下皇帝刘子铭决战的事儿,还没有人知道,至少我爸妈是不知道的,但是我们现在提到这件事情,我妈就开始疑惑了,打破砂锅问到底,不知道就不行。问我们:“到底是什么事?”

机智的我,只好找一个借口,我说:“我们因为放假,所以就出去旅游打算玩个几天,穷山恶水的地方,碰到了个土匪抢劫的,都是拿着刀的人物,小胖当时就被捅了一刀流血过多,后面我差点命丧黄泉了,他们就过来救我,所以我才能活下来,但是后来他们有枪,土匪居然有枪,我只能在最后关头拼了老命的救下了他们所有人,而我自己也晕眩了过去,也差点变成植物人。”

我妈就看着我的眼神是惋惜,估计是想说我怎么不知道躲后面一点,让他们先上,不过碍于我兄弟们都在,她不好意思说出口,哪有父母不自私自己的孩子的,我妈则是哭了,还骂,说:“解放县城这治安也太不好了,不就只是去旅个游而已,怎么会遇到土匪,你们是去哪儿旅游了?”

我们就随便胡扯了一个附近的山头,说我们是去爬山旅游了,我爸妈也就半信半疑的信了,不过,这件事,骗不了小雨姐,等到我爸妈走了以后,小雨姐就问我,“到底怎么回事,我已经听说了,解放县城地下势力易主的事情,现在当家的,好像不是刘子铭了吧,而是疯子南,我没说错吧?”

还问我,“你别说,这跟你无关?”

我就苦笑,说,“还真是什么都骗不了你啊,小雨姐!确实是这样的。”

而在旁边的璐璐,也听到了,狠狠的捶我,说:“许默,你不是答应过我不混了吗,为什么还会出现这样的事儿,你到底要我担心你多少次你才肯甘心,你是不是要比我爸先走?你才肯甘心?”

说着说着就哭了,我挺难受的,抱着她,指着小胖他们说,“你问他们,我是不混了,但是,我以前的仇人不会因为我没混就放过我啊,刘子铭,他以前跟我合作过,现在,我仅仅只是放假回来了,所以,他担心我来抢他的地位,就想下手干掉我,他要干掉我,我不可能说任由他宰杀,不反抗吧?”

璐璐就说,“反正,你每次都有那么多的借口,你要非要混,我们也拦不住你,你要非要混,我也拦不住你,但是我告诉你许默,你如果出了什么事,那我怎么办,你有为我想过吗?”

“还有,萱萱姐小雨姐这么多年一直照顾你我,你啥时候报答他们?”

小雨姐还真会蹬鼻子上脸,说:“是啊,怎么报答我俩?”

听了他们的话,我有点无言以对,沉默了一会儿以后,我说:“放心吧,我肯定会报答你们的,要不,这次我已经康复了,就请你们去吃大餐吧,另外,去看看南哥他们接手解放县城以后,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吧!”

小雨姐撇撇嘴说,“我不太想去,这些地下势力,我不太喜欢,接触上了,就甩不开了,没意思,你请我们去个简单点儿的地方吃饭吧。”

我想了想,说:“也行,那就一切从简。小雨姐,你来挑个安静的地方,咱们去吃吧。”

小雨姐说行,还说,“你可准备得大出血了啊。”

说到大出血,我想起来,我还得借钱啊,我们几个打车去的,打算去小雨姐上次带我们去的酒家吃饭,但是半路上,我却问小雨姐,“那个啥,你有钱不,姐?”

她就问我咋了,“又要借钱?”

我就无语,我说,“我以前跟你借过钱么?怎么‘又’了?”

她就说:“好好好,那,你要借多少?”

“五十万有吗?”我问她。

她坐在副驾驶位上,开车的是德叔,德叔差点没一口气呛死,而她,则是从副驾驶伸出大长腿,往我身上踹,骂了句,“你找死啊!五十万,你当我开银行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