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6章南哥要见我/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应该是因为跟我很久没见的缘故,所以,南哥听到是我以后就立马奔了过来,甚至,到大厅的时候。我都能看到他的表情有点激动,他还是跑着过来的。

很多小弟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心想来的这是什么人居然能让南哥这么接待。

其实还是很多人不认识我。虽然我以前跟这刘子铭合作过一段时间,所以他们才会这么惊讶。

看到南哥以后,我微微感慨了一下,南哥,确实是有点老了,但是却没有以前那么劳累的样子,也没有当初跟着金野的时候那么圆滑的样子,他现在的样子,很真实,就是他自己。

我看着南哥,他也看着我,我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熊抱,然后喊了他一声。“南哥,好久不见了。”

他也对着我笑,说:“许默,好久不见。”

南哥问我,“你怎么到这儿来了,也提前打个电话通知下我。”

我就笑,说,“就是想你们了呗。特意过来了一趟。”

他就笑,说,“你在省城那边不忙吗?”

我说:“还行不是那么特别的忙,就过来了,反正是周末,没啥事儿。”

最后。我跟他说,“南哥,听说你们在这儿收复一些刘子铭残余的势力,他们不服。是吗?”

南哥听了我这么说,然后左右看了看,说,“先别说,等苏平来了以后,我们到里面去说。”

我看了看左右,估计是南哥怕有别人的眼线在大厅里吧,所以不好谈及一些比较隐秘的事情。

他特意亲自给苏平打了个电话,怕那个经理喊他,他不会搭理,他就打通了以后,就说,“快过来一趟,许默过来了。”

我听到电话里那边传来一声惊讶,然后好像是说,马上就过来。

过了不到两分钟,好像苏平是刚刚起来的,南哥这才告诉我,苏平昨天晚上守了夜场,一夜没睡,比较疲劳这会儿还没起来呢,我不由得抱歉的过去,给苏平来了个大大的熊抱,喊了声,“平哥,真是不好意思,打搅你睡觉了。”

苏平打了个哈切,打我肩膀一下说,“这是说的什么话,都是自家兄弟,走,我们有什么话,到那边去说,你来,肯定不是只是为了看我们俩吧?”

我就愣了下,说,“不愧是平哥。”

然后苏平和疯子南一左一右簇拥着我而行,很多夜总会的人都惊讶的看着这一幕,尤其是不认识我的,都在猜测我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人!

他们把我引到了一个比较隐秘的包间里面,包间的门口,守着一个服务生,疯子南招呼了他一下说,你在多叫两个人过来守着,务必不能让任何人靠近这个房间,如果有人硬要闯进来或者是送东西进来,你就叫他滚,把他赶出去。

那服务生,对着南哥毕恭毕敬的喊了句,是,南哥。

而疯子南则是朝着他点了点头,拍拍他的肩膀说,去吧,恩,机灵点。

进了包厢里以后,我就在那笑,说:“南哥,平哥,你们这搞得跟特务接头似的,搞毛啊,不就是个小小的解放县城嘛,以前刘子铭在的时候不就管理的井井有条吗,难道你们俩,还比不上他?”

我说完以后,他俩的脸色都变了,对视一眼说,“默默啊,你真是太年轻了,其实,你不知道,刘子铭他本身能力就比我们强,他自从出道以来到现在,都是以一个上位者,管理者的身份存在的,他是能做的惯的过来人,所以,他能统领好。”

“再加上他的手段、为人,卑鄙残忍,各种阴谋诡计尽出,但是我们做不到这一点,他还可以任用一些杀人犯,强-奸犯用来当自己的左膀右臂,但是,我们却不能,这就是我们的管理没有他好的原因。”

“如果我们也可以像他那么狠,那我们可以快速的掌控这个势力,我们可以对一些极端分子做一些比较极端的事情,那也就可以起到一些比较好的效果。

然后他还跟我说了一些其他的问题,例如,刘子铭倒台以后,很多人干脆就回家种田不干了,很多场子也被不属于会里的人给砸了或者吞并了,这时候,我们想收回来就很难了,还有一些场子里的老板,本来和我们是签订的七三分成的利润比,刘子铭倒台了以后,我们去收账,就成了六四,甚至有的,只给我们五五分成,这些问题,许默,你觉得你可以考虑的到?”

“你想的太简单了,解放县城虽然只是个小小的县城,但要管理起来,可不是你那什么三校的大哥那种过家家的游戏,而且,你也是甩手掌柜,让别人帮你做事,你自己也懒得去操心那些事,我没说错吧?”

听了他的话,我只是苦笑,还有点惭愧,我说,“行了,南哥,平哥,我知道你们的难处了。我来,不光是为了看看你们的,我来,也是来帮你们的,比如,刘子铭的手下的很多人都认识我,以前我和刘子铭联盟过,他们跟我较为熟悉,我来劝他们,估计会起到好的效果,而你们俩接手人,以前都是金野手下的,本来就是对头,所以估计不太好收复,他们肯定会不服,不熟悉,也有这个可能。”系估向划。

“我来只是想帮你们一把,等以后你们做起来了商业,你们都能赚大钱了,生意上也干的越来越好了,生意上的红红火火,到时候我毕业了,也可以给你们帮忙,或者,我小叔出狱了以后也不至于没个工作生活,也可以跟你们混正正当当的生意、行业,不用做偷鸡摸狗的事情。也不至于没口饭吃吧。”

我说完了这些以后,苏平愣了下,说,“许风?”

然后我点头。

他说,“草,你不说,我还忘了,他还有几年出来?我都已经很久没去看他了。”

他说完以后我就笑了,指着他说:“你真是不够义气,他不是还有几年,是只有半年左右就要出来了,没多久,现在估计还有四五个月吧。”

苏平就说,“呀,就快出来了啊,那行,过几天我去看看他。”

疯子南就哈哈大笑说,“太好了,有人跟我们帮忙了,到时候让他给我们看看生意上的事儿,我知道,许默你肯定也不想让你小叔再走以前的老路吧?”

我点点头说是,南哥说,“我们也不打算走刘子铭和金野的老路了,从今以后我们都管理好自己的事业,发展生意才是真的,从商为主,收保护费什么的,都渐渐地淡却掉,一起发展实力,不至于像你说的没有一口饭吃!”

“放心吧,默默,你的小叔,也是我的兄弟。”南哥笑道。

听到南哥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就说,“那就多谢南哥了。”

南哥就打我一拳说,“都是兄弟,说的这是什么话,要不是你救了我们俩,要不是你把刘子铭给干趴下了,他能倒台吗,要不是刘子铭倒台的话,哈哈,我们俩能有现在这样的地位?”

他又拍了拍身边软软的沙发,说,“能有这样好的沙发坐?”

他又指了指桌上的水果拼盘和酒水,说,“能有这样的好吃的?”

我就笑了,说:“不至于吧,就算不混,我也可以给你们买这么大的果盘吃啊,这也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吧?”

倒是苏平笑了笑说,“等风哥出来吧,我的位子,就是风哥的位置,我还欠他很多呢,许默你觉得,我会让风哥过苦日子吗,风哥进去那么久,不都是为了你和我对付赵明飞吗?”

说到赵明飞的时候,我不由得心沉了下去,我说,“平哥,你如果有机会,有任脉的话,你帮忙查一下,他还有几年的刑期,我记得,他应该还有二十几年的才对,但是我听我小叔说,他在里面听说,赵明飞就快要放出来了,这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是谁从中作梗?”

听了我的话以后,苏平猛的坐了起来,说,“怎么可能,还有这种事?”

南哥倒是笑了,说:“这个倒是简单,这人脉,以前金野大哥那里就有,我也熟悉过,我可以去联系一下帮你们查查。”

跟他们谈完了出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到了吃中午饭的时间,他们就请我去了他们场子里最大最豪华的大酒店去吃的饭,吃完了以后,那老板,还不收我们的钱,那一桌子起码破千。

可是,他却不收钱,我当时心想他俩混的真好。但是,南哥却说,“记我账上吧。”

那老板却硬是说,“我请你们吃吧,南哥。”

然后还一直在那推搡,南哥最后拗不过他说,“行了,那就记一半到我的账上吧,总不能让你亏本吧?多多少少让你保本吧,不能每次都不出钱吧?”

那老板才答应。

我们走的时候,我就问南哥和平哥,说:“我们吃饭怎么这样啊,怎么人家都请客了,还记账一半,这有啥的。”

倒是平哥笑着说,“许默啊,你还真是不谙世事,不知道这里面的道道。”

“南哥刚刚不是跟你说了吗,有一些店主,老板就不跟我们七三分,而是跟我们五五分,这个老板就是其中之一,如果我们每次吃饭在他店里都是不给钱,让他请客,到时候他跟我们要求五五分,到时候吃人的嘴软,我们就没办法去跟他据理力争,你说到时候,是五五分成赚钱多,还是我们吃他几顿饭赚得多?”

听了他的话以后我才醒悟,这才感慨人心险恶啊,这老板,刚刚还笑呵呵的,我还挺喜欢他的服务态度的,没想到,一肚子的坏水,打这样的主意。

跟刘子铭的时候,就可以分那么多,到了南哥他们这里,却降了两成。南哥刚刚接手这势力,还要养那么多的人,看来,这势力也不是那么好经营的啊。也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

看来,刘子铭还真的是个人才,能一个人将这些管理的井井有条,就是野心太大了点,做人还太丧心病狂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下场吧,灭亡之道。

就好像当初牛逼哄哄的秦国扫了六国统一天下以后,却只是持续了十几年的统治,暴政之后又是暴政,到秦二世就灭亡了。

所以说,领导者,一开始也要得民心才行,像南哥和平哥这样的,只要他们做起来了,他们一定会成为一个好的领导者,不会像刘子铭这样的昙花一现,只是管理了一两年就倒台了。

他们肯定可以长久性的管理好整个解放县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