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2章夏梦和我绝交/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最后选择了妥协,这帅哥陈,真是孬的不行,我就搞不懂了,夏梦怎么会选个这样的。就为了养眼,觉得帅?

那个被我强行打开视频的妹子,还用qq聊天。问帅哥陈怎么回事,怎么变成这样了,我呢,则是在她面前,让帅哥陈丢人的不行,那妹子吓坏了,觉得受不了帅哥陈这猪一张的脸,就关了视频了,而帅哥陈,则是把脸都丢到家了。

他哭号着,求我放过他来着,我抓住他的头发,问他跟不跟夏梦分手。

他说,“跟跟跟,许老大,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回去一定跟这个贱人分手,哦不。跟您的前女友分手,我用词不当了,你别打我了。”

我哈哈一笑,又问他答应了波波的,出钱不出钱,他又赶紧的说,“出,一定出,我说话算话,那点钱对我家来说又不算啥。”

我就挺好奇的,问他家是干啥的,他就说了,原来他家是隔壁市的一个富甲一方的土豪。不过就只是有钱而已,也没啥大权力,所以听他这么说,我倒是放心了点,如果都跟秦先生似的,又有钱又有势力,随时都可以派个和尚那样的人物来做掉我,那我就危险了。

这次算是把他给解决了。我也就放心了,替夏梦解决了个渣男,同时也要告诉她让她找个好男人,别找个这样的只能看的花瓶没个鸟用。另一方面,在我出去的时候,我带着波波一起走的,一方面,我是起了爱才之心,在我身边也没个同龄人高手帮我,总是去找螳螂哥什么的,有代沟不说,还有很多顾忌,但如果我自己收了个兄弟也是跟我差不多的好手,以后办事什么的,就不会那么难办了。

另一方面,我得帮他守着,他母亲得事儿,万一那货说话不算话,我也可以帮他的忙,把那家伙再给教训一顿,看他还敢不敢食言。

波波出来的时候,问我是不是叫许默,我说是。他就问我,“我看你还比我大一点,我十八岁刚好,我叫你许大哥吧,这次多谢你了,要我妈能好起来,我就万分感谢你了,其实那陈哥也就是把我当狗一样看待而已,其他的倒是没什么。”

我就说,“嗯,没事,以后你就叫我默哥吧,他们也是这么叫我的,我有一帮兄弟,你要不要加入我们?你还在念书不?”

他说他早就没念了,以后倒是可以跟着我,不过前提是他妈好完全了,反正他家为了他妈的事已经变卖了家里的所有财产,连住的地方都没了,他也是,跟着帅哥陈有一顿没一顿的,偶尔还不吃饭,所以也没个住的地方。

我就说好,他妈的事儿,我可以帮他关注着,让他自己也关注着,如果那帅哥陈敢反悔,随时找我,我可以让他后悔。

不过我好奇的问他,“那你爸呢?”

说到这个的时候他就目光里露出了恨意,说,“他爸是在他妈住院以后就跑了,这几年里,他妈换了不少医院,都没治好,这次是关键了,要么就是治好,要么,就是归西。所以这时候,他迫切的需要钱,需要帅哥陈的帮忙。”

我说我懂了,“这事儿,你就放心吧。”

而同时,我找了个机会,也去看了下他妈,确实挺严重的,不过帅哥陈,也许是迫于我的压力吧,还真的把钱都给出了,但没出那么多,说他家里虽然有钱,但给的零花钱确实没那么多了,其他剩下的三四万块,让我自己想办法,我倒是以前会里还有不少钱,再加上疯子哥给我的奖励,也有不少钱,就都拿出来了,给了波波的妈妈治疗。

手术的治疗算是挺成功的,但可能是因为天不遂人愿吧,子欲养而亲不待,他妈刚刚出院没几天,他因为去医院里把剩下的钱给补回来,医保的钱,结果他妈在外面散步的时候,被车给撞死了。

这次是真的死了,完全没的救活的余地,他嚎啕大哭了三天左右,没吃啥东西,最后被我给带进了医院,他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默哥,以后一辈子,我都跟着你了,没了母亲,我也没了牵挂。”

我说:“说啥呢,你爸虽然走了,但你还有个爸。”

他就说:“他没爸,以后就算找到了他爸,或者他飞黄腾达了,他也不会认他这个爸,就只认我这个哥。”

我就让他:“别这么悲天悯人了,你妈出事儿确实不怪你,这车祸哪能说得清是谁能决定的了的。”

不过那车祸倒是给他赔了二十多万,但是有啥用的,他妈都不在了,这些钱他也没动,他就直接去把那个撞了他妈的人的一条腿给打断了,直接把腿给带回来了,他这个情况是特别严重的故意伤害罪,但我又加了几万块,凑足了三十万,一起给那家人送去,而且那家人,看在波波死了母亲的份儿上,腿断了,就把这事儿给两清了,当然了,三十万他家也收了。但波波,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似的。

有人可能觉得太傻,拿着二十万多,多好啊,以后的日子衣食无忧,甚至直接买个房子,以后再也不用过苦日子了,但我觉着,波波不是那样的人,他这些年活着就是为了他妈,他能那样积极向上的活着,也是因为他有个妈,但现在他妈没了。

那段日子他挺堕落的,我给了他一万多块钱让他在那边散心,他喜欢玩游戏,也经常泡网吧,偶尔我就陪陪他,他也会到我们省城来,后来直接就在我们省城租了个房子住下了,在外面玩了两个月多,钱花得差不多了,就找了个网管的工作,说是,“默哥,以后你来上网,拿我的管理员账户上,不用钱!”

说这话的时候,笑呵呵的,露出了一排整齐的牙齿,我感觉,他现在才有点像是我弟弟的样子,像是复活了的样子,像是忘却了母亲离去的伤痛的样子。但我知道,在他内心深处肯定还在缅怀他的母亲,只不过,人还得活着,日子还得继续下去,他,还要报恩。

再说帅哥陈的事儿,帅哥陈确实出了钱给波波的母亲,不过是我逼的,所以他也算是恼羞成怒吧,气坏了,我还把他的名誉给搞臭了,为啥?因为和他视频的那个妹子,算是个大喇叭,谁都能说的。

我还让他和夏梦分手,他不但没做到,反而,在夏梦面前把我给骂了一通,说了一通我的坏话,还把那天发生的事儿颠倒是非,说我骂夏梦是个贱人,所以,他才气不过,才来省城要教训我的。但是,却被我联合波波给打了一顿,打成了他那样子。

他回去以后,还拍了照,还找了夏梦出来,跟夏梦把这事儿给说了,还让她看自己的脸、身上的多处伤痕,把我给狠狠数落了一顿,就是为了让夏梦恨死我。

在我心情很好的上个网,登个qq以后,发现我已经被夏梦给骂臭了,夏梦骂我怎么是这样的人,还说,“我怎么就以前瞎了眼喜欢你这样的人啊,我找个男朋友碍着你什么事儿了你说说,你非要打他,我知道你是暴-力分子,以前在学校你就是这样的德行,到现在也还一直没改,你到底是想怎么样吧你就?”

“你和我分手,还不让我找寻自己的快乐了,还不让我找男朋友了,这是什么道理?”

我赶紧的说,“不是啊,他是个渣男,花心的很,qq上不少和他暧昧的女的,你被给骗了,他身边的这个波波,可以给我作证,确实他是个花心男,真的。你跟他分了吧,别相信他。”系池介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