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7章萧璐出现/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就说也好。

我就又下去了一趟,尼玛啊,坑死爹了,又是买女生的这个,又是买女生的那个。那超市里的大妈都把我当什么了,看我的眼神都变了。

永远忘不了付款的时候,收银员MM看我的眼神。我心想,不用这样看我吧,我又不是买了去那啥,真是的,啥意思啊这是,男人买怎么了?

总算是买好了。回去给她穿上,却发现,那狗日的大妈,还在那骂欢欢,说:“她怎么这么不知道检点,和男的来开-房也就算了,还弄的这么脏叫他们怎么打扫,她们工资本来就不高,还要打扫这些,累都累死了,怪就怪你们这些贱-女的,在那骂,欢欢都被骂哭了。”

我一看这样不行啊。就气的火大了,过去就指着那大妈的脑袋就骂,还把她打扫卫生的东西一脚给踢飞了,我说:“你什么玩意儿啊,什么叫贱-女?你他吗的。还当人家的母亲呢,说话怎么这么没人情味,你是不是个人,不会说话就别他吗说,草,走,欢欢。”

我就背着她下去了,欢欢这会儿,都哭的不行了,善良的欢欢,委屈的欢欢。单纯的欢欢,哭泣的欢欢,我心疼的不行,今天我凶了她,她还被大妈给凶了,她还这样子哭的不行,把我给心疼的,我想着,这不行啊,她都这样了,不能让她回去了,得给她开个房,今晚就睡在这里,等过两天身体好了,我再把她送回去吧。

一路上,她就哭,我就说,“别哭别哭,等会儿我再给你找个房间的,这地儿太没素质了,其实也是我没想好,早早的告诉他们了,早知道,就不告诉他们了,吗的,这大妈也忒不是人了吧。”

欢欢还是在哭,我一路背着她,到了个地儿,发现那里有个宾馆,可是我的钱已经不多了,就随便开了个,然后就正当我要把她给背上去的时候,我听到一个声音传来。

“默默,是你吗?”

一个女生的声音,而这个声音,我感觉,我再熟悉不过,而且,我此刻就算是听到我爸妈的声音,也没有听到这个声音这么恐惧。系肠吉才。

我爸妈就算是抓到我和女生开个房间什么的,顶多就是把我给扒了皮打一顿,可是这女的,她不但不会跟我发火什么的,而是…

她就是萧璐。

我做梦都没想到,一直要准备四六级考试的,以及各种过级考试的璐璐,会在上课时间,出现在市中心,而且还刚好碰到我。

背着欢欢的我,而我的手上身上,还有血,她的身上,虽然换了新衣服,但也有血。

这下我怎么解释,黄河都洗不清吧?

而璐璐,则是瞪着我,眼睛里充满了不可置信,“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大眼睛刚刚告诉我,我都不相信,没想到,真的是你!”

我恍然,可能是我刚刚下去两次超市买东西,被大眼睛看到了吧,她们可能是出来逛街。

我问她,“璐璐你怎么在这儿,你不是在宿舍复习吗?”

“呵呵,我在这儿怎么了,我不在这儿又怎么了?”璐璐看着我,眼泪就掉下来了,“好哇,许默,你很好嘛,我准许她还喜欢着你,但我没说,你可以带着她,趁着我不在的时候,开!房间吧!可能,我发现这是第一次,也许,不止一次两次了吧!”

大眼睛这时候走了过来,说:“璐璐啊,认出来没有,刚刚那人,是许默……吗?”

然后她就看着我,背着欢欢,裙子上都是血。愣了。

“璐璐嫂子你别误会,我只是,我只是来找一下默哥。”

她的声音很微弱,我都只能听到一点点,璐璐估计听不到,都说来姨妈的女生,都很脆弱,璐璐估计也很脆弱,再加上上午的时候,我对她的摧残,她更加没什么力气。

我看着璐璐这样,我也挺难受的,不过,欢欢此时此刻更重要一点,万一她有个好歹,可是性命关天啊。

我说,“璐璐我没时间跟你解释那么多,欢欢现在来了姨妈,她说话都没什么力气了,你别瞎猜,回头我再跟你解释,我和她不是秘密的出来见面的,是她偶尔要来一下省城,我先把她安顿好,你别瞎想啊。”

说完以后,我就让大眼睛把萧璐带回去,我马上就把欢欢给背上楼,然后,把她给放到了床铺上,也幸好那前台的mm没看到血,不然,还不让我们开了,那欢欢怎么办,我放下以后,欢欢就问我,“默哥,你快去追她,快去,璐璐姐要误会了,我看她都哭了,快去啊。”

“不用。”我说道,“她那么大的人了,比你大了好几岁,不至于这么莽撞的,这么点事儿,她都想不清楚么,我俩在一起多少年了,四五年了,她理解我的,放心吧,没事,先养好你的身体,我去给你买个紫菜蛋汤什么的,到时候,我把饭买过来,对了,你这鞋袜什么的,脱了我给你洗洗吧,出了这样的事儿,我不照顾你,谁照顾你啊。”

她就眼睛红红的,说:“默哥,你真好。”

我说,“嗯,我不照顾你,谁照顾你啊。”

到楼下的时候,我看了看,赶紧给我每个舍友、小胖他们打了个电话,问问他们谁在市中心附近,给我送点钱过来,我这里没钱了,刚好,王安民在这附近,离这里两站公交车,过来以后,给我送了两百块,他也没带多少钱,好像也是和妹子约会呢。

我就说,“对不住啊,兄弟,我那欢欢她,那什么来了,不吃点补的不行。”

他就说:“哈哈,我理解的。”

我又说,“不会影响你泡妹子吧。”他就说,“不会不会,我那妹子人可好了,在那边呢。”

我看了下,远远地,长得还行,从远处看还行,不知道近处看如何。

我出去买饭菜,以及买药,因为欢欢说她有痛经的,我想了下就去给她买药了,至于买啥,我还没问,到了那里问医生吧,反正每个大药房都有医生的。

到了那里以后,买了药,又去饭店,买了个紫菜蛋汤,我又问他有没有鸡汤什么的,可以不可以炖一只,他们说可以,就是价格有点贵,土鸡的。我就说没问题的,他们就说三十。

是挺贵的,不过,为了欢欢,还是买了,反正回去以后就不缺钱了。

在等待饭菜的时候,我就给璐璐打电话了,不解释下不行,哪知道,不接电话,我发短信告诉她实情,当然了,我不可能说是告诉她所有,以及告诉她我和欢欢上午我摧残她的事情。所以,我只是不停的解释,但是她都没回我。我意识到有点严重了,璐璐不是个不理智的人,但是,任谁看到这一幕,看到男友和其他女的从宾馆里出来,又进了另外一个宾馆,估计也会不理智的。

我只是想着,等当面跟她解释吧,我就给大眼睛发了个短信,问她璐璐情绪怎么样,她就说,“璐璐直接自己打车回去了,不让我跟着,好像是一直在哭,你怎么了你这是,许默,我一直觉得你人不错的,王建也是这么说的,你说说,那女的是谁,你是不是背叛璐璐了?”

我就给她大概的解释了下,她就说,“是这么回事儿啊,她也认识璐璐?哎,是我多嘴了,我看到你在那买女生衣服,我以为是别人呢,哪知道有点像你,我就跟璐璐说了,怪我嘴贱吧。对不起了,我去给你解释下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