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2章你不许叫萧璐为璐璐!/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了找寻这件事的答案,我特意想去找一下这个刁男,但是,因为这几天是五一节期间,估计也找不着他。就等吧,一直等到收假来了以后,我又想去找。后来想起,那黄胜男还和我闹别扭呢啊,而且,她的粉丝那么多,我去艺术系的话,估计会被他们的唾沫给淹死的。怎么办呢,我得想个办法。

后来我想到办法了,就是,拿王建下手,让他去帮我找一下大眼睛,大眼睛好歹是黄胜男的最好的闺蜜,反正黄胜男这人,油盐不进,她也暂时不会恋爱,我和她也不会发生啥爱情的火花,所以,找她出来聊聊,把以前的问题给解决了。我觉得挺好的。

我就找了找王建,叫他帮忙想想办法,王建就找了大眼睛,大眼睛和我谈了下,说得找个有缘得、巧遇的机会。这样,来道歉,就好多了,如果特意去找她,估计是不行的,她不会见你的。

我想了下,就问她怎么办,她就帮我想了个主意,说:“让我去一趟艺术系,在晚上八九点的时候,她经常喜欢一个人出来逛逛。看看夜市,看看星空什么的,她觉得夜晚的星空会比较美,所以,让我那时候去偶遇,顺便带点吃的啊,好玩的啊,什么的,例如当初的孔明灯什么的。”

我想了下,就用孔明灯吧,想到这个以后,我就去买了,然后还买了小玩意儿,装扮成一个卖孔明灯的,怎么说呢,那时候,我们那里兼职卖孔明灯的、卖炒粉炒饭的,也不少,我这样,也没人觉得奇怪什么的。

去了那里以后,到了晚上八九点钟,就在那等,等啊等,总算是等来了,我就抓住了机会,在她出现的时候,想要给她推销,她发现了是我的时候,想要走,我就说,“怎么了,你不买了吗,不是很喜欢孔明灯么?”

她却说,“呵呵,看到是你,不想买了。”

我就说,“没必要这样一直生气吧,是我不对以前,我错了,陪你一起放孔明灯当做道歉,行了吧,这些,也可以送给你,跟你一起放,怎么样?”

她听到我道歉,脸色好看了点,就问我说,“真的?”

我就笑了,说:“怎么不是真的,当然是真的,放不放?”

她就说:“放。”然后,我俩就一起在那放孔明灯,在这期间,她就看我好像身上也没多少孔明灯的材料,然后偷偷的问我说,“许默啊,你是不是想追我啊,想追我就直说,我可以考虑考虑,不然,你怎么特意这样在这儿等我,假装卖这个,你看,你这些都是新的,显然不是经常来卖的。”

我被她吓死了,我就说:“你赶紧的别瞎说了,我和你能有啥,我就是来跟你道个歉,顺便有事相求的。”

她就:“喔,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和其他男的一样,爱上我了呢,哈哈。”

我说,“咋可能,我怎么可能和其他男的一样庸俗,放心吧,不会的。”

她就踹了我一脚,挺疼的,我这才有时间仔细看了看她,长长的腿,细细的腰,这不就是男人最喜欢的么,我只是觉得,我没有那个能力可以解开她不恋爱的心扉,而且,我是个有女友的人,不敢想啊,她可是系花,我怎么可能敢有想法。

然后我俩就去放孔明灯,放的时候,有几次是失败的,从高空中落下来的,有三个,她就说很笨啊,之类的,我俩就在那玩了好久,她也就原谅我了。然后大概是玩到十点左右的时候吧,她就问我了,“什么事你说吧,你不是有事求我吗,求我介绍艺术系美女给你啊,那可别想,我们艺术系肥水不流外人田,要嫁也嫁艺术男。”

我说:“不是不是,你想什么呢你,我就想跟你打听个人,艺术系的男的。”

她就张大嘴巴说:“怎么了,你喜欢男人,好哇,许默你好这口?”

我说:“你再这样我走了啊,”

她就气呼呼的说,“走就走,是你求我,不是我求你!哼。”

她就要走,我就赶紧的拉住她,说,“喂喂,姑奶奶,行了,我服了你了,就你们艺术系不是有个大哥叫刁男的吗,听说他有个大哥没有?”

她问我问这个干嘛,我就把那天晚上的事儿说了,我说:“你们艺术系你的粉丝最多,人脉最广了,帮我想个办法问问呗,行不,能查到最好了,这个刁男经常和什么人联系的最密切,尤其是带纹身的男的,就算是校外的,你也得给我查到,行不?”

她就说,“我以为是什么事儿呢,这事儿啊,你交给大眼睛办不就好了吗,她找人的本事比我厉害。”

我说,“知道她比你厉害,但是,她的人气没你旺啊,你一呼百应,说句话,比什么都强,有万千粉丝为了你而着魔呢,放心啦没事的,不会有危险。”

“帮帮忙啦。”

她就说:“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看在你一晚上陪了我开心的份儿上,我尽力吧。”

我就说,“嘿嘿,系花就是系花,心地善良人貌美,没的说。”

她就说,“行了啊,别嘴贫,我就最讨厌你这套虚假的话了。”

回去的时候,我就跟她说,我送你回去吧,她就说,“恩,不然,这么黑,你让我一个人回去啊,虽然是学校里,但是,这地方听说有蛇。”

一般的大学校区都往郊区放了,所以很多地方都是没开始建设的,有蛇很正常。

然而,在送她回去的时候,我做梦也没想到,会碰到她。

不光是我没想到,黄胜男也没想到,我俩回去的时候,路过一个宿舍楼,那宿舍楼因为还没熄灯嘛,楼道旁边还有声控灯,有一对男女,在那一步步的走着,走着,并排走着的,朝着我们走了过来,他们是过来,我们是过去,刚好是迎面走来的。

但是,我没怎么注意啊,因为我注意力都在黄胜男身上,我在尽力的让她高兴,开心,争取她能为我的事情多操心,多费点功夫,早日找到那个纹身男,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圣,怎么会知道潜能的事,另外,我的潜能是否真的不能用了,改日还得找找铜人前辈,看下是不是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就算没有了,我也得以后多去他那里练练,争取外功功夫能像螳螂哥那样厉害,那也比潜能高手差不了多少了。

我就跟黄胜男说说笑笑,黄胜男就愣了愣,说,“怎么是她啊。她怎么在这。”

我就说,“谁啊,你认识的么?”

我这才抬头,然后我也和黄胜男一样,愣住了。

因为,这人,是萧璐,对,是萧璐,而她身边的男的,不是别人,正是萧玄。

她俩,一个帅,一个靓,都是极品,美到了极致,帅成了标杆,我看到好像楼上都有人在看他俩,果然,他俩在一起,特别的般配,好像是他和陈丽燕似的,模范夫妻似的,而,和我在一起的照片我也看过,根本不配,我不帅,配不上璐璐。

可是,她和我在一起不是因为我帅不帅,而且,她也完全就不喜欢萧玄。

但是,眼前的这一切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我感觉内心深处,一块大石头在狠狠的撞击着我的心弦,特别的疼,特别的疼,好像马上就要断了一样的心弦,崩得紧紧的,内心的绞痛,不知道怎么用言语来表达。

她,不和我聊天,不理我这么久,和我冷战,需要时间冷静,也需要和彼此分开一段时间,难道,她就为了和萧玄在一起?

我仿佛喉咙哽住了似的,说不出话来。

因为迎面走来嘛,我们四个人刚好是斜对面,好像他们是发现了我们停住了的样子,就抬头,他俩也是有说有笑的,抬头看到我俩的时候,也是愣住了。

我看到,他们的表情,顺便变了,一下就不笑了。而我,则是紧紧地盯着璐璐的眼睛,看着她。

“璐璐,你怎么在这儿啊,这位是萧玄吧,我见过,土木舞台就是你撑起来的吧,不错不错,这是在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萧玄愣了,然后说,“啊,啊哈,我俩啊,我俩就聊一下社团里的事情,大学嘛,我们又是一个部门的,所以有点事情要交代下,是不是璐璐?”

他说完的时候,萧璐也是尴尬的笑了下,很勉强的样子,说,“是啊,你们,你们怎么在一起啊?”

而,我这才反应过来,我和黄胜男在一起啊,刚刚从小树林那边过来,我来才是最可疑的啊,黄胜男说,“哦,我俩啊,去卖孔明灯了,你看,剩下的材料都在这儿呢,没卖完的,我俩就自己放了,都是穷人嘛,勤工俭学,很正常啊。”

她的理由很充分,我正为找理由而担心呢,而我,同时是愤怒,这狗日的萧玄,居然也叫璐璐,他吗的,他凭什么?

我则是盯着萧玄,说:“你是璐璐什么人,你凭什么叫她璐璐,你是她男朋友吗,我才是,以后,不经过别人的同意,不许这么叫,懂么?”系医肝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