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3章相濡以沫,才是夫妻/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完以后,我就拉着萧璐就要走,萧璐还想解释什么,则是被我强行的拉着,往她宿舍那边走。她同时喊了句,“学长,我先走了。对不起啊。”

那萧玄说:“哦没事没事。你去吧。”

同时,他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拉着璐璐往她宿舍楼那边走的时候,她狠狠甩开了我的手,问我,“你干嘛啊,你这么用力拖我走。我好累,脚疼,手疼,你疯了吧。”

我就有点生气了,问她,“你干嘛啊,跟他在一起,我还想问问你呢,你怎么回事,和他这么晚了,我早就说过了,不要和他有啥瓜葛,他不是啥好人。你这段时间都不跟我见面。说要冷静冷静,难道,就是为了和他见面?”

我气的有点说不出话来了,但还是说了不好。

她就也生气了,说。“怎么着?我和学长,就只是讨论下我们下个月表演节目的事情,以及部门里的事情,没你想的那么龌龊,倒是你咧,你和黄胜男在一起,还去放孔明灯了,你不知道放孔明灯代表的是啥吗,一起放孔明灯,是有多暧昧,你还好意思说我?”

我俩。就为了这事儿,吵了半天,最后,我跟她说,“别吵了,行了,我都说了,我只是有事找她,陪着她去放了下孔明灯,完全没别的,你也认识她,也跟她挺熟,至于吃她的醋么。好了,我不追究这个事儿了,咱俩,也该解除冷战了吧,都这么久了,你还不肯原谅我么?”

她就不说话,过了会儿,快到她宿舍的时候,她说,“这几天她还需要平静平静,就今天咱俩这么吵,你觉得,我俩还能见面吗,既然咱们都有错,就再冷静冷静吧。”

我突然间看着她,然后搂着她的肩膀说,“你不会为了萧玄那孙子,把我甩了吧,咱们四五年的感情,不可能吧?”

她就愣了下,然后说,“你想什么呢,他是什么人我清楚,我和他绝对不会有啥,你放心好了,再说了,我压根没打算和你分手,你瞎想什么呢,咱俩当初的约定是什么,你说说,你是不是忘了?”

我赶紧的说,“是一辈子在一起,再也不会分开了,不管发生什么事。”

她就说:“对啊,你既然记得,为什么这么不坚定,好了,乖,以后别瞎想了,其实相处久了,就跟夫妻一样,没有不吵架的夫妻,只有相濡以沫、相互理解的过日子,懂么?”

我说,“行了,我懂得也不比你少,说教就不用了,我跟你解释清楚了,你也和我解释清楚了,这误会就解开了,以后不许和他在外面了,大晚上的,挺危险的。”

她就说:“哦,那你也别和黄胜男大晚上出去了,大晚上的,你这人挺危险的。”

说完就咯咯笑,我就打她一下,说:“你说啥呢,人黄胜男脸上写的是男人止步,我能和她有什么,你也是瞎说。”

晚上回去的时候,我还和璐璐通了电话,人逢喜事精神爽嘛,宿舍的人都听到了,说:“你和璐璐和好了啊,恭喜恭喜,得请客吃饭啊,我说一定一定。”

然后赵超就说,“就剩他一个苦逼没脱单了,叫我们帮忙介绍什么的,后来,靓仔说给他介绍,就给他介绍了,但是,他太胆小,没怎么成。”

黄胜男还和我通了电话,问我和璐璐怎么样了,我说你晚上怎么回去的,她说是萧玄送她回去的。我说,“那小子,没占你便宜吧?”

她说,“怎么能,我和他都是上过台表演的,算是都认识,不至于,你别瞎想了,你俩和好了就行,行了,你的事儿我会记在心上帮你的,就这样,睡了啊。”

我就说:“好,谢谢系花。”系医肝圾。

她就骂我说:“再这样说,我就跟你绝交。”

过了一段日子,纹身男也一直没出现,黄胜男也没给我消息什么的,我就回去了一趟省城,去见了下铜人前辈,告诉了他这个事情,他就紧张的问我,“是谁,什么人,用的什么招数?如果是能知道他的武功路数,我大概能知道什么人,能知道潜能的人,真的不多。”

我说:“他的功夫也不是特别好,估计还没螳螂哥厉害,但是他知道潜能。”铜人前辈说,“那估计是有潜能的人的后人,或者,知道潜能的人的厉害的人的后人。”

我说:“那我现在危险吗,需要特意找出这个人来灭掉不?”

他说,“那不行,知道潜能的人的后头,就有人像我这样,有后台,或者是一脉相承的历史比较悠久的势力,所以,单单只是杀一个人是没用的,而且杀了人,可能还会打草惊蛇,让人更加确定你有潜能。”

“而你现在,那人也试过你了,你没有潜能,所以你现在应该是完全没问题,安全的。”

听了他的话,我放心了点,说:“是吗,那太好了。不过,铜人前辈,我就想问问,我是不是真的没法使用潜能了?”

他说,“哎,你这个,我早就说过了,不一定,但现在来说是肯定使用不出来的,因为你的身体已经完全没有潜能的根苗存在了,我也发现不出来,你也激发不了,那次你已经把你的身体彻底废掉了,如果不是我的那些药浴,可能现代医学,你一两年才能勉强恢复正常人的体能,别说现在这样能打能跳了,还提什么潜能。”

“我也说过了,也许有这治疗你的,把你潜能再度激发出来的人在这世上,但是,这人绝对不是我,而且,就算是有这样的人,你觉得,他为啥要给你激发潜能,也许是想利用你,也许是想控制你,所以说,我觉得这辈子,你算是可以铁了心别指望自己再有潜能了,如果想学的话,可以来我这里,我每天教你一些外功,到时候也能练的像我这样,至少,可以在解放县城打遍天下无敌手。”

我听了他的话,也算是明白了,自己的潜能,还是没法激发出来了,看来真的是废了,外功就外功吧,反正,我也不是啥超人,也不想拯救世界。

从他那里回到省城以后,我又沉浸了一些天,因为铜人前辈给了我一套视频,就是他的一些练功技巧,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什么武功秘籍没啥意思了,都是武功视频了,我跟着学的时候,室友他们也想学,我还打电话问了铜人前辈,他说没事,反正,这些其他人也会,都是些基本功,基本功扎实了,一些动作做到极致,才是真正的高手,而他们都是娇生惯养的,做不到的。

例如什么飞起来双脚开一字马,这高难度,就站在地上一字马都很难,别说飞起来了,这些,就算是看到了,他们也学不到。还有例如后空翻再借着墙壁的力道借力用力,反弹回去踹对方,这招连续的动作,估计他们也就学学后空翻,而且还跟猴子似的,动作歪歪扭扭,没法做到铜人前辈那样,钢炼有度。

所以,难怪他不怕人学,就怕人学不会,而我,被药浴淬炼过身体,也是和铜人前辈练过最久的人,而我的战斗经验也不错。练起来比他们强一点。

而且,我发现了一个事实,我以前有潜能,如果配合这些外功,将力量发挥到极致,那真的是很厉害,我激发潜能的时候,无非就是力气特别大,体力特别强,速度特别快而已,充其量就是一个莽夫,而一些招数,外功套路,我还很稚嫩,就是说,我以前那些潜能,放我身上,就好像一个婴儿拥有了神力,最多只能搬起一棵树。

但是,如果放在螳螂哥他们身上,就好像一个成年人拥有的神力,可以搬起一座森林。

虽然这打比方有点太夸张了,但是,确实是这个道理,我也明白了,为啥我开了潜能也是打不过螳螂哥的道理了。

我心想我也不争啥武林高手,没潜能就没潜能吧,铜人前辈说,塞翁失马,我这也未必不是好事,至少我没了潜能,不会有一些高人注意到我,我也就不会出事。

这段时间练得身体好了点以后,心情也好多了,璐璐也算是和我解开心结了,乐意和我在一起玩了,但她还是没啥时间。

另一方面,黄胜男那边有消息了,说是:“刁男出现在系里了,而且,她好像也见到了一个纹身的汉子,听刁男还叫他哥。”

有了这消息以后,我立马就问她在哪儿,她说,“刚刚他们要出校门去溜冰场吧,你快去吧。”

我就说:“谢谢了。”

我想着,这纹身男和刁男应该是还不知道我注意到他们了,我跟踪,应该能没啥事,我这轻手轻脚的功夫,练的还可以了。

在校门口蹲点了好久,我看到他们了,同时,他们好像是也看到我了,而我,则是假装路过没看到他们,他们好像是注意了我一下,说了几句话,就走了,往那边的溜冰场而去,也就是那次我和刁男发生口角的那个溜冰场。

我就跟了上去,一直等到了天黑,我都没吃饭,他们才从溜冰场出来,这期间,我一直在对面的一个小书店里假装看书呢,可累死我了。他们出来以后,就拦了一辆车,直奔市中心,而我,也拦了辆出租,跟了上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