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8章鸭少真的那么牛逼吗/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显然是摇头想说不行的,但是,纹身哥的力度我是知道的,我没有潜能,都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这个死胖子,打他就跟玩似的。

但是,经过一番威逼利诱,再加上。强逼,他为了使自己免受皮肉之苦,只能这样了,咬着牙说:“两万就两万,你们会后悔的,鸭少,不会放过你们的。”

我拍拍他的脸蛋说,“你觉得,我会怕鸭少那个犊子吗?”

他就盯着我问我,“你是谁,从一开始你的出现,我就觉得不正常,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要对付我。总得让我知道你是什么人吧?”

我感觉自己还没到现身的时候。疯子哥也告诉我让我低调,我也还没打算加入疯子哥的会,所以,我暂时不暴露自己。我只是告诉他说,我是个无名小卒。

我们离开的时候,本来我是让纹身哥两万都别给他,但是纹身哥说,“做事留一线的好,别做的太绝了,不然,到时候都没法说。”

给他两万,也算是偿还了以前他在我们身上吃下的不少回扣,那些都是我们的血汗钱啊。

拿着这批货,当然是他们去卖了,卖给一些各大夜总会什么的,他们需要一些纯度不高的货来撑场面,糊弄那些不懂货的新手,或者是纯粹为了装比而吸的装比分子。

但这些。都有一些风险的,很多人,批量的买,都不会要纯度低的烂货的,谁也不喜欢便宜货啊,所以说,这些垃圾货,他们每次卖不但风险大,而且利润低,完全是被大胖子这狗日的当枪使,所以,我带着他们脱离了大胖子,他们倒是该感谢我。

不过,纹身男说,“如果真的是让这家伙告诉了馆主,我得做好准备了,有可能,我就要离开迷踪拳馆了,到时候,刁男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千万别说你也有份,明白么,就说全是我的主意。”

刁男一下子气哭了,说:“不行,是兄弟就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能让你一个担当。”

纹身男说,“干嘛,非要跟我抢,你傻吗,是不是想被你爸打死,我又不算什么,我又不是师傅的儿子,逐出门墙就逐出门墙,没什么的,你是他儿子,你没法被逐出门墙,只能是丢了拳馆的脸,明白不?”

我就跟刁男说,“你得听纹身男的,不然,这事儿无解了都。”

哪知道刁男就骂我,说:“我出的馊主意,不然,再卖几次,那大胖子就会放过我们了。”

我就冷笑说,“你还真是不食人间烟火,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那大胖子能那么简单放过你们么,傻比。”

他还想跟我争执,纹身男告诉他说,“许默说的不错,如果这次还让他得逞,还会有下一次,下下次,下下下次,永无止境,其实,以前我就看出来了,但一直因为缺钱,再加上这玩意儿虽然危险,但来钱快,所以我们需要,但现在,我们赚的也差不多了,也不是那么紧巴巴的了,是时候退出了。”

纹身男直了直身板,说道,“反正都已经这样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招拆招吧。”

最后的这批货,我也偶尔帮了下忙,看看他们卖出去的辛苦,很多夜总会的老板不要,就只能变成散货,一个个的卖出去,很多人懂行,当然不会要这种伪劣产品,所以,这批货能销售出去,真的很麻烦。是我,我都喜欢卖纯度高的,因为懂行的,能保守秘密的人比较多,而且,纯度高的,买家都是大款,可以大批大量的买,可能十万的货一朝一夕就卖完了,但是这些垃圾货,真是要靠时间堆出来的,可想而知,这狗日的大胖子,真是腹黑啊。

可想而知这鸭少,跟疯子哥他们不同,同为省城四少,做人的差距太大,疯子哥就刚正不阿,不肯做这些下三滥的事。但是鸭少,确实不停的发展下线,卖这些伪劣产品,来提升自己的财富值,简直是无耻。

货是都卖出去了,钱也到手了,但,纹身哥不敢花啊,暂时也不怎么缺钱,他就说,还不知道这大胖子啥时候会告诉馆主,或者,大肆宣扬,到时候,这些钱也好堵住一些人的嘴,不能让我迷踪拳馆的名誉扫地。

另外,如果这家伙告诉了鸭少,让鸭少出马镇压我们,到时候,就有一场好战了。所以,时刻都不能掉以轻心。

纹身哥这么紧张,那刁男倒是,没心没肺的,一直在那说,“什么狗屁鸭少,我就跟许默学习,谁也不怕,天王老子来了,照样一巴掌削死!”

说到这个的时候,就拍着我肩膀说,“许默啊,那时候你能把大胖子给弄的那个憋屈样,我就觉得搞笑,佩服佩服。”

纹身哥则是打他说,“你个臭小子,你能比的上许默么,人许默有后台,你有吗?”

说完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然后,苦笑的看了我一眼,我就跟他俩说,“纹身哥,刁男,你俩也算是这段时间和我熟悉了,就算不是亲兄弟,也算是好兄弟,好朋友了吧,我也不瞒着你们,我确实是没啥后台,屌丝一个,顶多认识一个会武功的前辈,他教过我一点拳脚,另外,我是解放县城来的,不然也不能认识莹莹啊,对不对,我说的这些,都是实话,大实话。”

纹身男说,“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有,我也有,我也有不能说的东西,你应该也有,不过,这不影响我们的感情。另外就是,你这会武功的前辈,能不能问下是何方神圣,这应该不会不好说吧?”

我就说,“这个倒是好说,少林寺出来的,叫铜人前辈,其他的后台,倒是没有,只不过认识一些道上的大哥,这也不算啥后台不后台的了。”

倒是那刁男说,“哎呀少林啊,好厉害,好厉害,那你不是少林俗家弟子了么,难怪打的过我,但你怎么还是打不过我纹身哥,说明啊,这少林,也不过如此。”

我听他埋汰少林,我也懒得说啥,因为我骨子里也不是很佩服少林,只是觉得这个圣地,还不错,但是,自从听铜人前辈说那些方丈为老不尊,居然想干那种事,所以,我就觉得,少林也不是那么干净的地方,但是,什么地方都是三七开吧,这三分污点,七分优点,少林,七分还是个好的武学圣地,就那么三分藏污纳垢,也没什么,不影响大部分的人膜拜少林武学。

但是,他说武学不过如此,我就不乐意了,我就说,“我这就只是个外门外门的外门弟子,哦不,连弟子都算不上,铜人前辈总共就指点了我那么十几天,每次都是我有空才去他那里的,而且,他还不算是方丈那种级别的高手,只是十八铜人之一而已,不是最厉害的,就有这样厉害了,我不觉得少林是你口中那么不中用。”

倒是纹身男在那骂了句,“刁男不得无礼,瞎说什么呢,少林这个武学圣地,都不知道传承了多少年了,从古代就开始有了,一直到现在都还有,传言天下武学都是出自少林的,可能我们迷踪拳都是源自少林也说不定,你再乱说我打你了啊。”池肝纵才。

刁男就说,“行了,我听不懂,真墨迹,反正我不管,那大胖子如果敢去我拳馆里闹,我让我爹干死他,还有那鸭少,一个个的算什么东西,不就是混的么。”

我说:“你这话说错了,你爹,可能单挑,不管是大胖子还是鸭少,就是十个鸭少都不是你爹的对手,鸭少这人我见过,很废柴的,也是最废柴的四少,他连我都打不过,别说你爹了,但是,你爹,你家是开拳馆的,不是闹事的,如果闹事,他鸭少的背后有官,有商,两大势力,有钱有权,能压死你们家,你知道不,这也是为啥纹身哥不敢惹事儿的原因,要论拳脚功夫,估计整个省城也没多少个打的过你爹的,毕竟是一代拳馆里的馆主。”

“而且,这省城四少,不是评论能打就能当上四少的,而是综合实力,财力、势力、手下的人多不多,能掌控的经济是多少,等等,加在一起综合而成,省城的四个年轻的后辈最有前途的四个,被评为省城四少。”

我说完以后,那刁男啧啧舌,不说话了,纹身男说,“没想到你对省城四少了解的不少啊,对了,你刚刚说你对上过鸭少?难怪你在大胖子那里不怕鸭少呢,他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我愣了下说:“你们难道还没见过他?”

纹身男苦笑说,“人家好歹是C区老大,谁能想见就见啊?”

我就心里无语了,说我第一次来省城就能遇到,还对上了,差点打的死去活来的,怎么我运气就这么背。

我大概的说了下鸭少,就说他,“色,废。两个字,就能够形容他了。”

他们都感慨我的奇遇,还想见见鸭少呢,还说我真是福大命大,居然能躲过鸭少的追杀。

我就在想,他们在开玩笑吧,那么菜逼的鸭少,至于怕他吗。

可是我没想过的是,我当初遇到的鸭少,那是两年前的鸭少,那时候我还在解放念书,而现在,我都在省城了,两年过去,人家也会成长,人家毕竟是四少之一,渐渐地变得狠了起来,也是很正常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