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9章迷踪拳馆,百年传承/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大胖子,终究还是忍不住,要爆料出迷踪拳馆的丑事来,这事儿,我们在省城这边。没回拳馆的时候,就发生了,馆主东方鸿死都不承认,说自己馆里。绝对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人。

那大胖子,还把鸭少拿出来说事儿,说,“必须得给鸭少一个说法,或者,索赔二十万给鸭少和大胖子,不然,这事儿就得见报了,你这拳馆还能不能开,还是个问题!”

这事儿一下就闹出来了,我和纹身男、刁男他们还在网吧里玩的欢天喜地的呢,没想到事情发生的这么快!

就在纹身男接到电话以后,傻眼了。就说。“出事儿了,我得回去一趟拳馆。”

刁男就说,“还没打完呢,打完吧。别坑队友啊。”

纹身男骂了句草,“馆里出事儿了傻比。许默,你去不去?”

我说,“大胖子终于说出来了?”

他说:“是。”

我说,“去啊,不去,我怎么帮你们,我就不信了,这鸭少还能反了天了,草。”

我们说着就打了个车,往迷踪拳馆而去,到了那里的时候,才发现不少人围在门口看,以前这里都在招生,常年招武生。现在呢,则是不少人指指点点,指着招牌在那骂呢,说:“什么这里还教什么拳,简直是误人子弟,要不是听人说,还不知道呢,这里原来还卖那种玩意儿真是,太恶心了,我得报警!”池肝纵弟。

“对啊,我得让我儿子退掉学费,不然,万一我儿子也吸了那种东西,染上了瘾怎么办。”

“哎哎,你们说的太恐怖了,我还是不让我儿子报名了吧,其他市应该也有拳馆练拳的啊,要不是我家那死小子非要打拳,我才不让他来呢,哪知道出来这样的事儿,算了吧,还一代宗师迷踪拳馆呢,我呸!”

……

听着这些吵杂的骂声,以及围堵的门口,我意识到了不妙,纹身男也是,赶紧的剥开人群,往里面冲,一直到里面,发现有不少老武生在外面维持秩序,让人群不要进来,要关门了,那些大妈就跟菜市场似的,骂啊,说:“什么,还不让进,你们拳馆这么藏污纳垢,还不让人说?”

纹身男知道不妙了,骂了句,“死胖子,迟早会死。”

而,纹身男带着我和刁男进去的时候,发现,东方莹莹也在,坐在一边,坐在主位的是,东方鸿和他夫人,以及几个拳馆里算是拳师的高手,都在那商量,一筹莫展。

一个拳师还说,“馆主,既然这事儿不是我们做的,为啥不去跟民众们反驳啊,那鸭少的人,简直是欺人太甚了,馆主,这拳馆开设的时候,那鸭少的老爹都还没出生呢,他算个屁啊,凭什么让我们拳馆关门。”

另外一个拳师说,馆主,这事儿还得从长计议,鸭少、枫少、秦少都给我们抛过橄榄枝,我们谁也不选,哪方势力都不加入,所以,每一方都得罪了,所以才有了今天,被人围攻的场面,虽然他们不动一兵一卒,但用舆论,足够让我们拳馆找不到武生,也没法再开下去了。

馆主一拳砸在桌面上,那圆木桌子,一下就裂成了几块,说:“行了,住口吧,迷踪拳馆在建国初期,多困难的时候,就只剩下祖父和一个小武生,也没见要关过拳馆,怎么到了现在,有这么多的人,这么多口粮,难道,还怕饿死不成?我需要跟他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头低头?”

“不过今天这事儿,如果被我发现是外人想中伤我们拳馆,诬陷我们,我决不饶他,但是,如果是我们馆内人所为,我东方鸿,也绝不姑息!”

随后,东方鸿坐下,他夫人叫他消消气,不过,东方鸿倒是叹气说,“刚子这小子还没回去,我怕就怕,是他干的这蠢事儿,那可就没法反驳了啊!”

这时候,东方莹莹喊了句,“爹,我哥回来了。”

这时候,我们刚好走进了门,纹身男,刁男,以及我的出现,让大家都愣了下,尤其是我,我是外人,但是,莹莹认识我,几个拳师也认识我,也有不少人见过我,都知道我和纹身男他们走的近。

“刚子,你急匆匆跑进来像什么话,没看到我和你叔叔伯伯们在开会么,不知道出大事儿了么?还有你,梁齐,你好歹也是我们馆内年轻一辈最出色的拳师了,以后你毕业了,就可以来教一些新人打拳,当个拳师当工资了,你还这么幼稚跟着刚子乱什么乱,还有,你们带来的这个小子,到底是什么人?”

不过,马上东方鸿的脸色就变了,他发现梁齐的脸色不好看,倒是刁男,愣了下说,“爹,我们回来有话要说。”

他的脸色有点不好说出口的样子,而梁齐的脸色是骗不了人的,东方鸿的心里越发的感觉到了不妙。

“到底是什么事,你说,梁齐!还有这个小子,到底是什么人!”

东方莹莹说,“这小子是我认识的,以前在解放认识的,叫许默,是我朋友,爸,你别为难他了。”

“没轮到你说话。”

东方鸿喝了句。他夫人就搂着莹莹说,“你别吼女儿,干什么呢这是。”

莹莹眼睛里带着点恨意,就恨恨的哼了声,走了。

梁齐,我没想到纹身男有这样文静的名字,搞笑死了,我笑了下,不过,纹身男笑不出来,他盯着东方鸿,盯着东方鸿的夫人,然后看了看众位师兄弟,突然之间,对着东方鸿跪了下来。

马上,不光是东方鸿,就是他夫人,以及各位拳师,都脸色大变。

而刁男,也知道不妙,赶紧的跪下,我心想不关我事,我懒得跪了,找了个位置坐下了,刚好是莹莹走的位置,我得看看好戏。

梁齐,也就是纹身男,则是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说完以后,眼泪都掉下来了,刁男,则是大声的哭喊,说:“不关纹身哥的事情,都是我的主意,我缺钱花了,大部分都是花的纹身哥的钱。”

而场中,已经没多少声音了,大家都鸦雀无声,听着纹身男说完,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东方鸿,气的牙痒痒,手指的关节,都拧的咯吱作响,他都想掐死这两个该死的家伙。没想到还真是逆子做出来的事,万万没想到的是,居然,还有这个梁齐。

他的得意门生,最得意的年轻一辈的弟子,被自己封为最有希望超越祖父的迷踪拳拳法的继承者。

可是,却干出这样的大逆不道的事情来,这简直,株连九族也不为过。

东方鸿的夫人先哭了出来,说,“齐儿,你,你怎么跟着刚儿乱来啊,这,这样的事情,做了这么久了,你们居然一直瞒着,缺钱,缺钱也不是让你们这么赚的啊,你看看这怎么办,这怎么办,你爹,你师傅一世英名,就被你们两个家伙毁了。”

其他的拳师,也是微微叹息。

东方鸿气的不行,一脚,直接踹在梁齐的肚子上,梁齐整个人倒飞了出去,撞到了旁边的柱子上,口吐鲜血,然后,依然爬起来,吐着血,继续跪着。

“爹,是我错了我错了!是我拉着纹身哥跟我一起的,都是我的主意,别打他了,别打他了。”

又是一嘴巴子,直接把刁男给甩到了旁边的地上,东方鸿的夫人吓了一跳,赶紧的过去扶起来,两颗牙掉了下来,说,“哎呀,死老头,你打什么,叫儿子怎么办,没牙了,怎么吃饭,怎么吃饭,哇!”

然后就大哭了起来。东方鸿哼了声,“没打死你这个逆子算不错的了,还吃饭,以后吃屎吧,我吃屎都能教出几个好徒弟好儿子来,怎么带出了你们两个逆子逆徒!”

接着,纹身男就跪下磕头,求师傅原谅,另外,还说,“师傅,虽然这事已经到了这地步,但,这次是最好的结局了,如果不这样退出,他和刁男永远都别想摆脱鸭少的控制,还得继续帮他们卖毒,到时候,可就不是这样的后果了,现在悬崖勒马,还是可以的,为今之计,就是打死不承认,如果他们要曝光,我们也把鸭少的事情曝光,让他也没法在省城混下去。”

他这个办法,还是我告诉他的,鸭少也有不少势力,如果让大部分攀附他的势力知道他卖伪劣的毒,到时候,那些势力都会瞧不起他,他的地位就会不稳,让其他四少有可乘之机,他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区区拳馆的十几二十万元而耽误了大事。

他说完以后,果然,东方鸿的脸色好看了点,那些拳师也说,“这办法好,还说,的确如此,如果少爷和梁齐没有这么做,他们可能真的越陷越深,到时候可就不是二十万能解决的问题了。”

但是东方鸿却是骂了句,“糊涂!他那狗屁四少的名声,比的上我一代宗师迷踪拳馆的名声,我百年的名声,被你们两个逆子逆徒给败坏了,你还有脸说?”

说着,东方鸿快步闪身到了梁齐的身边,又是一脚,想来也是,那刁男是他儿子,舍不得打,当然就打纹身男了。

可是,这一脚,却被我给挡住了,因为,他这一脚料定了纹身男不敢躲,所以,也不是杀招,是以,我才可以拦着。

“你,是谁?滚开!”

东方鸿充满杀意的眼神,盯着我,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