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0章我来拳馆,都是因为我喜欢女帝!/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纹身男、刁男,都在拼命的给我使眼色,叫我走开,就算是要说,也不要现在顶撞他爹的意思吧。他爹,现在在盛怒的时候,顶撞他,实属不智。

但是。我却偏偏要这样做。因为,我要讲醒他。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馆主,你得保住你的名声,你得把这件事嫁祸给别人,这样,才能让你儿子,你最疼爱的徒弟得以脱身。”

“当然了,你可以嫁祸的人,就是我,我不是谁,我叫许默。是你儿子和你爱徒的朋友、也是好兄弟,那天的事儿,就是我揭破的,让他们和大胖子闹翻,不让他们继续错下去,所以才有今天这一幕。”

“我知道你可能会怪我。”

我看着他继续说道,“但是,如果不让他们跳出这个死循环,可能他们永远都走不出这一步。到时候,越陷越深,可就不是二十几万能解决的问题了。”

“馆主!与其让你们拳馆蒙受这个侮辱,还不如嫁祸给我这个外人,我也就算是个局外人,谁又不知道我是谁,转个身,我就跑了,那鸭少能查到谁身上去?”

纹身男就站出来说,“许默你瞎说什么呢,这事儿,可是要负责任的,你要是站出来说是你,那你以后的学业。甚至你的人生就会有污点,不行,你都说了,你是我们的兄弟,我们不能让你去承受不白之冤。”

“但是,这确实是我捅破的篓子,我来承担,也没什么的啊,是吧,刁男。”我看着他说道。

可是这时候,刁男却突然间开始讲义气了起来,说,“许默,你这是干什么,你都说了,如果不是你提早帮我们脱离大胖子的控制,我们现在还在帮他做违法的事,这是你的功劳,我们怎么可能还会没良心的让你去替我们顶罪?”

“都够了,闭嘴!!你们以为,这是在小孩子玩过家家游戏?”

就在这时候,还是馆主给力的一吼,这一吼,中气十足,似乎是夹杂着内劲在里面,我想了下,莫非馆主就是个有潜能的人?不可能啊,如果他有,那么他的爱徒纹身男怎么没有,一个有潜能的人,肯定会千方百计让自己身边的人也开发出有用的潜能,更何况,这里是拳馆,正需要能打的人来撑场面。

估计,是我的错觉吧,他这股劲儿有点像潜能而已。他吼完了以后,这才冷静的接受了纹身男的叙述,把那天我出现以后发生的事儿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说完以后,这馆主盯着我说,“不错,你算是间接帮了我儿子和梁齐,另外你好像还认识我女儿莹莹吧,说吧,你到底是想从我拳馆里得到什么,别说你什么都不想要,我不信。”

我怔住了,说实话,我是想得到潜能的开启办法以及复苏办法,因为我的潜能,铜人前辈没法帮我重新开启,没法救活我,但是他却说,世上肯定有人能帮我,所以,我迫切的想要找到办法,机缘巧合之下,我认识了拳馆里的刁男纹身男,成为他们的朋友,还和女帝和好了,但我隐藏在内心深处的秘密却是,我想知道拳馆内部的秘密,想知道究竟谁有潜能,这样,才能对潜能有更多的了解,至今为止,就我一个人有这样强大的潜能,除此之外就没有了,类似小胖那种平凡人的潜能,忽略不计,所以,我真想见见,除了我以外的任何一个潜能高手出现给我解惑。

要说我有啥目的,应该隐藏的最深的就是这个了吧,但是,我不能说,怎么办,我感觉额头都全是汗,我确实是不能说,要是说了,不管这馆主是不是潜能高手,我可能都会有危险,这可比二十万块钱的事儿危险多了。

所以,我撒了个弥天大谎,不然,说不过去啊。

我就说,“我喜欢莹莹,从解放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了,那时候,得罪了她,所以百般想要接近拳馆,还机缘巧合的认识了纹身男和刁男,想搞好关系,最终就是为了得到莹莹的爱。”

说完以后,我脸不红心不跳,我看到纹身男和刁男眼睛都张大了,嘴巴也是,都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周边的一些经常见我来拳馆的拳师,此时也是冷笑,不少都在那说,“果然是狼子野心,早就看出来了,这小子目的不纯。”

而刁男,此时也是瞪着我说,“许默,你和我们做兄弟,也是为了这个?草,你不是有女朋友吗,你,你想脚踩两条船,你吗,你不是还喜欢黄胜男吗,你这么花心…”

不过马上他就捂嘴巴了,因为,他爹在这里啊,他这么说,不是要我死吗,这傻逼,很快,馆主脸色就变了,瞪着我说,“好哇,好哇,那你这次帮我们拳馆,就是为了当我女婿吧,不过你这么花心,你觉得我能同意?”

好吧,反正现在都被刁男给黑惨了,我不如将错就错,反正,不能把我想追查潜能高手的事情泄露出来,所以,我就咬了咬牙,继续撒谎,脸皮厚的不行,说着,“就算您不同意,我也想尽我的努力追求到莹莹!”

我说完这些的时候,我都在强忍着笑往肚子里咽,生怕自己憋不住笑出声来了,那就得穿帮了。纹身男还想说什么,我赶紧的给他使了个眼色,幸好这眨眼睛没让馆主看到。

馆主说:“你们都退下吧,他和馆主夫人商量商量怎么办这件事,还说,你们毕竟还是孩子,都是刁男的朋友,不一定要我来扛这件事,终归到底还是他自己教子无方,才酿成了这样的大错。”

大概到傍晚的时候,馆主叫我们一起吃饭,当然是带上我这个外人了,纹身男好像是已经把我给卖了,把我的底细都给说了,包括我有女朋友,在哪个系,甚至,我的师傅是个少林武僧的事儿,都给说了,擦,早知道不告诉这家伙了,不过这家伙听到馆主问我话的时候,一脸抱歉的看着我,我知道,这家伙也怕,从小就跟着师傅,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他可能已经跟刁男一样把他当成自己父亲了,所以,没什么保留的都说出来,可能才是他赤子之心的表现吧。

馆主却突然间对我热情了许多,还告诉我了一个秘密,说是,迷踪拳馆以前是出自迷踪门,而迷踪一脉传承还是少林呢,也就是说,是以前少林传下来的,少林的一个弟子带下山的一套拳法,后来过了几百年就慢慢传下来了,但是拳馆只是百年内建立起来的,跟几百年前的没多大关系,但是,按照祖宗辈分来说,迷踪拳确实是出自少林的。

后来我去查了下,还在很别说,确实如馆主所说,我真觉得自己,没文化真可怕了。迷踪拳又叫燕青拳,据史料记载,它出自少林,最早为达摩所创。相传,宋代的周侗精习此艺,其弟子林冲、卢俊义也是习练此拳的高手。还有一说是唐代少林寺僧外出至一高山,见到一种猿状动物相斗,遂得到启发,后造此拳遂名为猊猔拳。

反正,馆主就是对我特别亲切了点,另外他说,早年想去拜见下少林的一些高僧,但都没机会,前两年想去,却发现那里的武僧基本上都死的死伤的伤,剩下的都流落民间不见了,留下的,都是些不会武功的平凡的小僧人,也就是因为他们不会武功平凡,也不知道少林的一些秘密,所以,他们才能活下来。

没想到这次可以遇到民间流落的武僧,他倒是想见见。

我就说,“有机会的话,我就去一趟解放,问问铜人前辈肯不肯,肯的话,我就带他来见见您。”

馆主说:“这可使不得,少林高僧,都是我去见他的,怎么可能让他来见我,乱了辈分可不行。”

我就有点感慨了,池纵叉弟。

“我这样的小孩儿,跟铜人前辈感觉就跟平辈似的说话,他还这么拘谨,别到时候,我都成了他的前辈了,那就好玩了,到时候辈分怎么喊?”

不过这些都是聊天的小事,但是,馆主却是下达了一个命令,这件事,大家都不要再谈了,他已经有了定夺了,但是,绝对不会把我给交出去的,一方面,我对他儿子和爱徒有情有义,一方面,我是少林高僧的弟子,绝对不能把我给卖了啊,他也不至于说是怕了鸭少,就让他们来吧,兵来将挡。

我都不知道他最后是怎么解决的,后来,听莹莹无意中透露出来的,我才知道,馆主是自己亲自掏出了二十万,据说这二十万是从祖坟里弄出来的,是祖祖辈辈用来以后迷踪拳馆迷踪门发扬光大用的,也是他爹他爷爷留给他的,没想到,被他拿出来了。

我瞬间感觉自己真不是东西,问了这事儿,纹身男知道,刁男是不知道的,怕刁男去闹事,纹身男倒是理智的,说,“师傅说了,我们的命最重要,钱都是身外之物,如果老祖宗在天有灵,知道他拿钱救了该救的人,也不会怪他的。”

另外,这迷踪拳馆一直节衣缩食,不然也不会让纹身男自己去勤工俭学了,就是为了有一天能把拳馆开大,做大,但是,现在看来这个年代渐渐地学武的人少,步行的人少,用车代步,打拳也是用拳击手套打比赛给人看,也是为了赚钱,真正为了学武,强身健体壮我中华的,华夏已经没几个这样的拳馆了,这拳馆,迟早是会传给纹身男和刁男的,所以说,这些钱,留着也是留着,他也老了,不想再守着棺材本了。

纹身男说完的时候,都眼泪都出来了,而莹莹也是,他俩是除了夫人以及几个嫡系拳师之外,唯一知道这事儿的人,祖坟都被刨了,这是多大的耻辱啊。

我气得不行,我心想,干啥给鸭少那个畜生啊,他本身赚钱就容易,二十万对他来说算个屁啊,没多久就能赚到,凭啥给他啊。

我说:“不行,我一定要想法,把馆主的钱给拿回来。”

哪知道纹身男说,“你给我停下,你还要不要我这个兄弟了?”

我愣了下,不知道他为啥生气。他就说,“馆主看中了你了,觉得你我,还有刁男,我们三个,日后肯定是可以扛起拳馆的重任的,再加上,你的师傅是少林高僧,他还要仰仗你呢,他出这么多钱,就是为了平息这件事,你现在又去,不是把师傅的苦心白费了么?听我的,是兄弟,这事儿就这么算了,报仇,十年不晚,真的。”

纹身男说,“我们现在斗不过四少的,除非,我们自己也是四少之一。许默,等吧,等咱们都毕业了再说,起码,先毕业了再说。”

我是多想告诉他,我可以找到疯子哥,四少排行第二的牛人,但是,我暂时想了下,他说的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报仇是早晚的事,鸭少不光是我要对付他,疯子哥也要对付他,如果我再冲动,到时候又要疯子哥给我擦屁股,那我就更加对不起疯子哥了,想到这个,我就听从了纹身哥的话,暂时忍忍。

不过,接下来的事儿却让我无语了,可能是馆主看中我吧,三天两头让纹身男和刁男带我去拳馆,还说让我和莹莹发展发展,我心说,莹莹比我还高两厘米呢,她穿高跟鞋我能比她矮半个头,丢人不丢人,我怎么可能和她在一起啊,我去。我一个玩笑话,搞得现在好玩了,怎么办,怎么办。

我当然是把实情告诉了纹身男和刁男,说我怎么可能会喜欢那个女汉子,我恨死她还来不及呢,但是,他俩却是捂着嘴笑,说:“谁让你自己瞎说话,找理由找借口也不是这么找的吧,哈哈,怪谁啊,自己撒的谎,跪着也要圆完。”

一方面,我要应对馆主的头疼,另一方面,女帝找我了,我知道我要死翘翘了,我真恨自己当时为啥不说跟纹身男搞基,偏要说喜欢女帝,这下怎么办,那馆主夫人,跟看女婿似的,越看越欢喜的样子,我尼玛,叫我怎么说是好。

东方莹莹,哦对,也是女帝,那天,她来找我的时候,约我的是咖啡馆,这死丫头,故意穿的高跟鞋,比我都高一个头,完全就是模特身材,然后戴了副太阳眼镜,走过来的时候,还特意藐视了下我的身高,然后,猛地把太阳眼镜摘下来,猛地拍在咖啡桌子上,瞪着我说,“许默,你几个意思,说你是来拳馆,就是为了追我?你是不是想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