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4章赵明飞要被放出来了/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璐璐都这样做了,我还有啥理由不相信她,可能是我自己太精神敏感了吧,我就跟她说,“其实你不用这样的。璐璐,我相信你。”

她就说,“你笑的太假了,其实心里早就乐开花了吧。我能把他拉黑。不过,我和他终究是部门里有来往,到底是会碰上的,所以说。拉黑了也没啥用。你确定不会继续吃醋?”

我就摇摇头说:“不会啦,我总不能让你退部吧,好不容易进去了这么久。而且,加入组织部好像是可以旷课多少节还不扣学分,还有学分可以加的,对吧?”

她就叫我嘘了一声,说:“小声点,被人听到不好。”

因为学校组织部就那么一个,大一到大四的人都在里面,很容易被隔墙有耳,其实这些都是潜规则了,加入一些学校的部门,帮学校做事,组织一些活动,平时累了点。但偶尔可以偷偷懒不去上课。

那天晚上我送璐璐回去的时候,璐璐跟我说,“要不咱们就恢复以前那样吧,你平时都来找我吃饭,好歹,咱俩也是情侣关系,不能搞得跟陌生人一样了。”

我一下惊喜的大叫,说:“真的吗?”

其实却是挺开心的,能恢复和璐璐的关系,以情侣的关系在大学校园里逛、玩、吃、乐。

她就说,“当然是真的了,我今天也想了下,你看到我和萧玄坐在一起的时候那种眼神,还有,我看到你和陈丽燕一起进来的时候,我也感觉到心里不舒服,我就确定了,我还是爱着你的,默默。”

她说完以后,就说,“好啦,晚上可以打打电话给我,我先上去了。”

我就说了个哦,然后就开开心心的回去了,回寝室的时候,我寝室里的人看我这么开心,都问我怎么了,我就说:“没什么没什么。”

王建就说:“你就贱吧,我看估计是又走桃花运了。”

我听了他这么说,心想,陈丽燕那个算不算桃花运,我就问他们,“到底一个女生突然间抓你那里这是什么意思?”王建就说,“萧璐抓你吗,那就是想要了,哈哈哈,哈哈。”

我就过去揍他,倒是靓仔说,“行了,别闹了,如果不是璐璐的话,估计那女的,要么就是骚,要么就是欠干。”

我有点无语,晚上的时候和璐璐打了电话,煲电话粥,我寝室里的人也听到了,就知道我和璐璐又恢复了以前的关系,赵超等我打完电话以后,就埋怨我说,“默哥,完了完了,就剩我一个没女朋友了,以前还有你陪我的。”

我就说,“没事,哥有空帮你介绍,行了吧。”

他就说,“好咧好咧,让嫂子给我介绍几个,估计也不能比嫂子差多少吧,比如她寝室的。”池斤豆号。

提到萧璐寝室的,我就想起了那几个女的,很无语,我就说:“算了吧,那些家伙都是外貌协会的,肯定看不上你,还是找点其他系的吧,不如让王建给你介绍介绍,他和大眼睛不是如火如荼了么。”

赵超就过去缠着王建,让王建介绍,王建就说,“滚,我不介,我自己和大眼睛还没确定好关系呢,万一因为你把我给甩了怎么办?”

跟他们闹了闹,我大概就有点困,想睡了,拿着手机也不知道干啥,就看了看小电影什么的,想着周末估计可以跟璐璐去外面整个旅馆休息休息什么的,突然间来了条短信,问我:“睡了没有。”

我就有点无语了,这谁啊,就没理,后来她说她是陈丽燕,我就来了精神,问她干啥。

她就说,“今天那个啥,对不起啊。”

我就以为她估计是害怕我把她和那个男的接吻的事儿说出去,我就说,“放心吧,我肯定不说。”

她就说,“我也不怕你说,你说了,我就把今天你和我发生的事儿告诉萧璐。”

我一看,就给她发,问她什么意思,她就说了,“我今天不是摸了鸟吗,这事儿要告诉萧璐了,看你怎么办。”

我一下气得不行了,骂她贱,她就说,“你才贱呢,嘴放干净点,好了不跟你聊了,能不能好好的聊天了。”

我就说,“滚吧,骚-货。”

就把她给打发了,我心想,就这样,还不骚吗,又给萧玄戴绿帽子,还来勾搭我,我简直是无语了。

其实,我后来的几年里想了想陈丽燕这个人,其实我这人也不帅,也没啥人格魅力,为啥她会来勾搭我呢,后来我才发现,就比如,A有一个女友很漂亮,就是璐璐这种级别的。但是A长得特别一般,但是就因为他有个漂亮女友,所以人家看他都会看着看着就觉得,这人还不错,越看越帅。

其实我就是这样的,狗屎运嘛,当初璐璐长得也就一般,还没夏梦好看呢,那时候我就和她处了,现在咧,她长得这么极品了,我就感觉当初的决定太对了,捡到宝了。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我和璐璐算是温情了好一阵子,而我和刁男、纹身男,还有拳馆里的关系也还不错,不过,当女帝提及她那个被干掉的叔叔王锤子的时候,有点哀伤,我就问她怪不怪我,而且,她这个叔叔,到底和馆主有没有关系。

她就说没有,那个王锤子不过就只是馆主去解放的时候,结交的一个兄弟,但后来知道他是道上的,馆主本来就不喜欢道上的人,所以就渐渐地淡却了这层关系。但是想起这个人,女帝还是有些哀伤的,还说,这些其实不怪我,就赖刘子铭啊,金野这些道上的喜欢争地盘,其实,这些人都是刀头舔血、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过日子的,所以,就算没有当初我的那件事,他估计也不一定能活着。这也是馆主为啥不肯加入四少任何一方势力的原因。

而这段时间,我也经常试探纹身男的口风,他就是不肯说什么潜能的事情,就跟上次一样,我总是说难道拳馆里没有人会内功吗什么的,问多了,他就不高兴,还问我是不是铜人前辈叫我问的。

可能,他觉得我和铜人前辈也想打探他们拳馆的虚实吧。

既然他们不想说,而馆主也想知道铜人前辈关于少林经书的事,我们双方就这样僵持着,当然了,我们还是朋友,就算没办法告诉对方自己的秘密,也不妨碍当朋友。

而我经常出入拳馆,后门的那个小院子旁边的一个小石门里面到底有什么,我每次路过都想看看,都想接近,但是,都没有机会接近。

久而久之,我也就只能作罢了,毕竟,人家拳馆有人家的秘密,我们是朋友,但还没到推心置腹的地步,所以,馆主不告诉我和铜人前辈也是应该的,防人之心不可无嘛。

另一方面,解放县城那边,南哥说他找的那个高层告诉他了,那赵明飞,好像是最多还有两年就能出来了。但是为什么会提前那么多年释放,就没说,说是他也查不到,权限不够。

另外就是,好像是对外宣称是赵明飞在狱中表现良好,然后提前释放什么的。

我听了这消息以后,破骂了一顿,说:“怎么可能呢,好像是二十五年吧,怎么可能那么快就放出来了,那我小叔怎么办,我小叔坐了五年就是五年,才少了半年多,凭什么啊。”

我说到这个的时候,我都快哭了,苏平说,“默默你别着急,我们肯定是尽量找关系让你小叔出来,应该是可以提早出来的。但是,赵明飞那个,据说是省城那边有关系出面,有巨头出面,应该是让赵明飞做什么任务,才破例放出来的,具体的我们查不到,那高层说,如果我们还要查的话,可能他的职都要被撤了,叫我们别再瞎找麻烦了。”

苏平说,“默默,我也知道你的心情,风哥也是我的哥,对吧,我听了这消息以后,我也不爽啊,所以他不让查,我就多方打听,我就不信找不到一点漏洞,果然,让我找到了一点点漏洞。”

我就问他,“什么漏洞?”

他就说,“在监狱长的往来信件、物品里,有一些收货单、物品开的发票不是中文,而是日文!”

听了这话以后,我就立马骂了句,“神户组织的人!”

苏平说,“恩,应该是。”

得到这消息以后,我震惊了,估计是省城那边,喋血组织的人也出动了,不然,没有人有那么大的能量的,就算再怎么表现良好,也不能少坐二十年牢啊。但如果,喋血组织和华夏的某些官方人员是合作关系,或者,他们的势力已经渗透进去了,那么,这件事就容易多了。

我就在想,这赵明飞,到底还有什么值得利用的?

另外,听说刘峰早就放出来了,具体现在在哪儿,还不知道。

不过,我不怕他们,哪怕他们都放出来了,我和小叔,也不再怕他们,我能把他们送进去一次,就能把他们送进去第二次。

我捏紧了拳头,恨恨的想着。

不过南哥和平哥叫我放心,解放县城的势力稳定的差不多了,很多人都不混了,所以,他们恢复的只能达到刘子铭当初全盛时期百分之四十的利润收成。

还是比不上刘子铭金野他们,为此,南哥还去请教了金野,还想让他出山,但是金野给的答案是一样的,不想出山,但是给南哥出谋划策了一些,让南哥更好管理解放县城。

而且,解放县城地下势力都归南哥平哥管,那么,刘峰和赵明飞就算是出来了,也翻不起什么大浪来,除非,他依附神户组织,这个神秘的岛国组织,到底是想干些什么,都已经被我们发现了,还想着在解放县城捞出什么好处来?

而,面对着这些重重即将到来的压力,我也迫切的想要打开拳馆深处那小门里的秘密,也迫切的想要知道谁才是潜能高手,希望他能对我指点迷津让我再塑潜能,但是,我怎么都没法从那几个拳师、甚至馆主身上发现任何潜能的波动。

也可能,潜能似乎都要怒了以后才可以发动,或者是自己、亲人受到生命危险以后才可以发动,那我,该怎么找到呢?

有一天,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就直接了当的问纹身男了,毕竟,我和他已经熟到了兄弟相称的地步了。

“纹身哥,我和你也算是相处了这么久的兄弟了,有件事,我一直想问问你。我记得上次你把我打趴下的时候,好像是说我是有什么潜能来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