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7章四神兽之朱雀/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能让我看看他的潜能是怎样的吗?”那大高手问铜人,说,“虽然他的潜能我没法恢复,但是。潜能高手之间,是有感应的,如果他的潜能真的比梁齐的高太多太多,我可以用我体内的潜能试探试探。看看有没有希望。”

铜人前辈哀叹了下,说,“也罢,就试试吧。不过许默。你小心点。”

那大高手也说。“哈哈,放心,午夜十二点到一点之间。我是神志清楚的,这段时间,我倒是不可能会发狂,这点你就放心好了。”

他就让我过去,然后让我把衣服脱光,抱着他。我当时就想吐了,说:“干啥啊,你这样跟我背靠背不就行了,就好像电影里传内功似的,你检查检查就好了么,干啥要脱我衣服?”

我想吐了,草泥马,你是多少年没洗澡了。还要我脱光了抱着你,我又不搞基,而且,你还是个男的啊,我去,你是要坑死爹啊。

哪知道,他则是冷笑一声,说,“那随便你,你爱脱不脱,我让师兄关门了,过了时间,以后我不伺候你!你再怎么求我开门,我也不出来了。”

而铜人前辈则是骂了句,“快点,许默,干啥磨磨唧唧的,回去大不了给你泡药浴,你再墨迹我收拾你了啊。”

没办法,迫于铜人前辈的淫威,加上时间也不多了,我只能颤巍巍的脱衣,然后留下个小短裤,但我还是不敢抱着他啊,这家伙,那身上黄黄的东西是啥啊,卧槽啊。

那家伙冷笑一声,说,“赶紧过来。”

我咬着牙过去了,他一把抱住了我,而我,拼命的忍住想吐,我的胃,已经在翻滚,我快要忍不住了,这时候,铜人前辈拿了个香包给我,凑到了我的鼻子上,让我闻,我这才好受了点。

而我的身体,渐渐感受到了一股暖流,这应该就是这位大高手的潜能了吧,怎么,这股潜能还可以外放到其他人身上?我怎么不知道潜能居然还可以这么用?果然,我对潜能的了解还是太少了,而铜人前辈自己又没有潜能,自然也不能知道。

我感觉到全身的血液,好像不是我自己的似的,一股股气流,在血液里,像是泉水一样,噗噗的喷着,我瞪圆了眼,感觉,这股气流好像是到了我的五脏六腑里去了。

那大高手愣了下,说,“果然,果然,潜能都已经封存到心肝脾肺里面了,四肢这些地方,完全都感受不到,看来你真的是废了,以后想要再有潜能,真的是不可能了,除非你能遇到修复潜能的大高手,但是那样的人,一个国家都可能没有一个,你们知道,杀人容易救人难,潜能也是这样,要爆发潜能,拥有潜能都很容易,但是,要修复受损的潜能,就好像绝症一样难治。”

他一边说着,我一边想吐,我心说大爷,好了没,不行就算了,我又不是一定要潜能,就算我不要了,我也不想抱着个屎人啊,我回去以后肯定要洗十个澡,哦不,一百个澡,吗的,恶心死我了。

然而,那家伙好像是下一秒就不怎么说话了,而是屏住呼吸了一样,盯着我,而我感觉到那股气流好像是到了我的心脏附近似的,我呼吸都有点困难了,铜人前辈大喊,“你要干什么?”

“快放开他!”

“放开许默。”

可能因为他的喊声,馆主和纹身男回来了,问怎么回事,而那个家伙,则是紧紧地抱着我,越来越紧了,我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都已经开始窒息了的感觉。

“放开他!”

馆主也发现不妙了,我心想这家伙是不是要我的命啊,我想反抗,可是发现我的身体好像有点舒服,动不了了。

那大高手,则是瞪圆了眼,突然间爆发出了惊恐的声音,“不可能,不可能,这,这……”

然后狠狠的把我给推开,我和他的身体,都发出了啵的一声,然后就分开了,而他,跪倒在地上,脸色苍白,还吐了一口血,瞪着我,说,“你,你这是潜能,你这是什么潜能,这不是潜能,你的身体里那东西是什么?”

“我的潜能,我的潜能居然被吸进去了一点,”

“你到底是什么人。师兄,这人是什么人,快杀了他。”

而铜人前辈,则是站在了我的前面,护着我,冷冷的盯着那人说,“怎么,你想害我徒弟?明明是你用潜能探测到我徒弟身体里,想害他性命,倒成了我徒弟吸你的潜能?你以为是吸星大法么,你在搞笑吗,潜能还可以吸的?编谎话不要这么编。”

“师弟,怎么了?”馆主和纹身男也吓坏了,纹身男过来问我咋了,顺便帮我穿衣服,而我,全身都滚烫滚烫的,特别的难受,感觉窒息了一样,我说,“我也喝水,好热,我要洗澡,快给我水。”

纹身男说,“好,我马上背着你去。”

而另一边,那家伙,盯着铜人前辈和馆主说,“你们走吧,这人体内的是不是潜能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体内的那东西比我的潜能更为可怕,他不是废人,也不是潜能没法再用了,只是那个东西,我真是这辈子都没见过,那到底是什么……突然之间,他瞪圆了眼,盯着铜人前辈说,你知道的是不是,这是不是变异了的潜能,难道说,不可能,不可能,这么个小地方怎么可能会有四神兽潜能,那可是整个华夏古传说才有的潜能,那种潜能血脉相承,绝对不可能流落民间,应该是我想错了,这东西,应该不是潜能,应该是别的东西吧。”

“是不是朱雀?”铜人前辈盯着那人,冷冷的道。

那人脸色,立马大变,说,“你果然知道,你果然知道,你为什么要害我,滚,都给我滚,你也给我滚,都出去,我不想死,我也不想我家祖坟十八代都被刨坟挖尸,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开始陷入了疯狂状态,而馆主,则是看了下时间,一点了,快,出去。

可是铜人前辈却没动,只是盯着他问他说,“朱雀,是不是一种潜能?我只是听到和尚好像说过这个,而和尚,好像被许默打败过,忘了告诉你,和尚,也是出自少林,是我的一个师弟,他的潜能可能没你的厉害,但比梁齐的厉害多了,他的话,应该没错吧。”

而那个人,他则是陷入癫狂,疯狂的击打石壁,四周的石壁被他打的飞沙走石,而他的身上手上都有血,可是他好像不知道疼痛似的。

“快走!”

馆主赶紧的拉了一把铜人前辈,俩人,合力把石门给关上了,废了好大的劲儿,才锁上,听着里面恐怖的击打声音以及墙壁碎裂的声音,铜人前辈终于知道了为啥要用大理石这种坚硬的石头把他困在里面了。

他俩出去以后,就直奔澡堂子去了,到了我那里以后,我已经洗完了澡,但是还是全身发烫,我的嘴唇已经开始发紫了,纹身男紧张的问铜人前辈和馆主怎么办,铜人前辈也慌了,叫他们准备东西,开始做药浴,不能回解放县城了,只能在这里做了。

做完了以后,我就在里面泡着,情绪和身体都稳定了点,铜人前辈和馆主的脸色才好看了些。而铜人前辈,则是盯着馆主问一些事情,

“馆主,你这师弟他最后说的那些话,你应该听到了吧,难道说,这世上真有那样的潜能?早先我那个叛徒和尚师弟我就听他说过,也惊叹许默的潜能,我就在怀疑了,为啥许默这个人,外功功夫都不够稳固,怎么可以驾驭的了潜能,而且,他的那潜能真的不弱。”

馆主就说,“其实我也觉得奇怪,我那师弟,以前可是迷踪拳的高手,比我还厉害好几倍,他才可以驾驭的住潜能,但是,许默的功夫好像还不如我家梁齐吧,怎么可能驾驭的了潜能呢?”

“所以我奇怪归奇怪,更多的还是不怎么相信他能有潜能,不过今天,我师弟失控,我倒是真有点相信他的话了,他虽然最后失控了,但是他失控之前说的最后一番话,我觉得应该是真的,不过这些话我们都得烂在肚子里,不然,你我、甚至身边的人都有危险。”

我就问铜人前辈那家伙最后说啥了,他也不理我,只是盯着我说,“你以后要么就别念着什么潜能了,这东西可能不适合你,你就和你梁齐大哥好好练拳得了,这可能更安全一点。”

然后他看着馆主说,“你师弟天纵之才,都怕得罪这奇怪潜能的幕后主人,都到了株连九族的地步,这潜能的拥有者,到底是什么人,我希望是他看错了吧,不然,还真的可能会连累到许默的祖宗十八代。”

我有点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俩,他俩又不肯告诉我到底是啥,我和纹身男听的糊里糊涂的。

一直到三天后,我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我感觉有点奇怪的是,我身体里好像是有一股气息,有点熟悉,但是又有点陌生的,好像就是那个大高手潜进来的那股潜能气体,不知道是啥玩意儿,我跟铜人说了,铜人说:“他也不知道,只是叫我以后别想潜能这件事了。”

但是,事情还没完,大概一周后,馆主兴冲冲的找到我们,还跟铜人前辈问好,客气到了一定的境界,还想说认我当干儿子,还问我觉得他家里莹莹漂亮不,漂亮就许配给我。我心说怎么了,我到底是啥香馍馍,值得他这样对我?

不过,他却是说了一件事,他又去问过了他的师弟了,他师弟说,“如果让梁齐跟着我,说不定以后有百分之八九十的希望可以让他的潜能升级,因为我的潜能可能是华夏最为顶尖的几种潜能之一,虽然只是可能,但不排除这种可能,如果他们赌对了,可能日后就可以把拳馆发扬光大,他也想过了,如果赌不对,全部人的性命都赔上,也值了,毕竟,拳馆到了今天,也落寞到这地步了,迷踪拳,要是发扬不了,他也对不起列祖列宗。”

还跟铜人前辈说,“前辈,我知道这有风险,但是,还请您答应,你们少林,如果能借助许默这杆旗再度崛起,难道这不是一件好事吗,难道前辈你不希望再看到少林香火旺盛的一天吗,难道你不想看到少林这武学圣地再度受到万人瞻仰的一天吗?”

估计是他说动了铜人前辈了,铜人前辈就答应了,不过,他还是说,“许默暂时还不是我徒弟,得他答应才行,而且,他得那潜能现在还用不了,能否恢复,还是个迷。更或者,他的那个所谓的朱雀潜能,也许只是个错误的变异而已,或许是和尚和你师弟都看错了也说不定。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赌错了。”

馆主就说,“我都这么大年岁了,赌错了就赌错了,只希望梁齐和刚儿能把我拳馆发扬光大,这就是我毕生的愿望了,唉。”池扔尤弟。

说到这里的时候,梁齐都眼睛红了,说:“师傅,我肯定努力之类的。”

反正师徒俩说了很多,我看着也挺感动的,就说,“馆主前辈,我一定尽力,如果我的潜能真的有那么牛,我肯定能帮的就帮,如果没有,我也尽力恢复我的潜能,但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我和我的兄弟女人家人朋友不受欺负,希望大家都幸福快乐的生活,我的愿望就这么小,我也没想过赚多少钱发大财,也没想过我的武功能天下无敌,我就这么点小愿望。还有,馆主,我有喜欢的人了,莹莹,能不能别和我定亲什么的?”

说道最后的时候,纹身男他们都破涕为笑,纹身男骂我说,“去你的吧,还没我师妹高,你愿意,我还不乐意呢,我师妹想嫁,多少人排着队,轮不到你。”

那馆主也笑了,说:“既然许默小哥不乐意,可能是我家莹莹没有女人味吧,不过如果许默小哥以后有想法了,倒是可以跟我说说,我能做到的,就只有这些了。”

铜人前辈,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也是说,“我也只是希望平平淡淡过一生,但许默的一生好像注定不平凡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