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洗干净脖子等着/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告诉了我地址,我就火速往那里赶了,毕竟这事儿可大可小,万一要是死了人,那就不是小事了。我在路上也跟赵妃儿把这事儿给说清楚了,我说,“妃儿姐,这事儿吧。如果没死人,本身也属于我们的管辖范围内,平哥他们估计能帮忙搞定,多花点儿钱的事儿。但是,如果真的这人抢救无效死了,那真的不好意思,这阵子还真是玄乎。官方那边也比较敏感,不会让我们保释的。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我说完了以后,赵妃儿就吓得要哭了,说,“许默。你无论如何都得帮我救救我弟弟,我就这么一个弟弟,如果他真的坐牢了,那我也不用活了。”

我看她哭的肝肠寸断的啊,我就后悔告诉她实情了,就跟她说叫她:“放心,我能保证千方百计的帮他找关系你放心。”

她就说:“谢谢你了许默,你的大恩大德,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

我就说:“不用了,你要记得,这些都是我欠你的。”

到了事发地点的时候,那里乱哄哄的,我问了下在那里的兄弟具体的情况,了然以后。就直奔了那个医院而去。

可能是赵妃儿的弟弟命好,所以这人还真的救回来了,没死,但是,我一到医院,那病人,也就是被赵妃儿弟弟捅伤了的人的家属,立马把我们给围起来了。

说,“你就是他姐姐吧,你是他什么人,看来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赔钱,五十万,不二价,我们儿子的性命要紧,这一刀把胃都给捅穿了,差点死人,就算现在保住命了,以后留下后遗症什么的,可是一辈子的事儿,五十万,不多,跟人的一辈子比起来,真的不多。”

听了这样荒唐的话,然后他们还把我和赵妃儿围起来,无理取闹的说着什么,我就更无语了,想打人的心都有了。

而他们之中,好像也有混的,而且,恰恰还是我们解放县城混的,但是不认识我,估计人家就只是听过我的名字,但真正解放县城地下势力的人见过我的,还真没多少个。那混的,带了个大金条子,大快快的走了过来,很屌的那种,还推了我一把,指着我说,“就是你是他亲戚是吧,你呢,你是他姐是吧?”

赵妃儿说是,而我,则是瞪着他,叫他放尊重点。他就说,“哟呵,你小逼样的还屌起来了,告诉你,就看你这狗态度,五十五万,不二价,你要是不给,我不单单要报警,还要带人堵你家祖坟去。”

我一听,真的是吓尿了,好厉害,居然有人还想堵我家祖坟去。还是苏平和疯子南及时赶到了,看到这一幕,都赶紧的说误会误会,而那个大金条子,看到了苏平的时候,喊了句,“平哥,怎么是你?然后再看到南哥的时候,就愣了,南哥!”

解放县城现在的情况是,南哥做主,毕竟,按资历和辈分,也轮不到苏平上啊,而苏平现在的位子,也已经很高了,苏平和南哥都是兄弟,其实他也不在意这些。但是外人看来,就是南哥比苏平分量大的多。

所以那人看到苏平来,愣了,看到南哥来,就直接傻眼了,不少人,好像也认识南哥,南哥怎么说也是老牌的人物了,金野在的时候,他在解放县城的名声就是响当当的。

南哥和苏平冲着他点点头,无论他俩认识不认识大金条子,但只要他是混的,好歹人家喊了你,你得给个面子点点头吧。

可是,他俩来了以后,径直朝着我走来,喊了声,“许默,怎么样了,怎么这么多人?”

我就说,“啊哈,你们来的正好,这些人要堵着我要钱,还要去堵我家祖坟呢。”

我说完以后,带着笑容,盯着大金条子和其他的那几个嚣张的家伙。在看到我和南哥都能平等交谈的时候,这些人就在猜我的身份了,也为自己刚刚的莽撞而觉得后悔。那大金条子,更是傻眼了,瞪了眼我说,“你,你是许默?当初金野大哥和刘子铭争夺地下皇帝的时候,就是你和那个和尚大战的三百回合,名声震惊整个解放县城的那个许默?”

我就冷笑了下说,“震惊倒是不至于,反正跟和尚打的人,确实是我,我倒是想看看,谁想挖我祖坟。”

那大金条子,立马吓尿了,赶紧的躬身,给我道歉,还给赵妃儿道歉,还跟南哥解释说自己是有眼无珠,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了。

还说自己是XX街道的谁谁,其实我根本不认识,倒是苏平愣了下,说,“是我管辖的街道啊。

大金条子猛点头说,是啊,平哥,我还见过你呢。”

好吧,这事儿说开了,就好了,白白的装了个比,而,赵妃儿也傻眼了,刚刚还剑拔弩张的各位,此刻都成了拍马屁专业户了,好像,此刻在里面躺着的人不是他的人似的。

不过也确实,不是他的什么人,而是他的亲戚,所谓亲戚,就是能装逼的时候来一下,其实也没多深厚的血缘关系和友情。

可是,让我发现这些事儿还没完的是,一个大老娘们走了出来,这老娘们,叼了根烟,拽兮兮的,穿着那种喇叭裤,大概三十出头的样子,应该是认识大金条子,她走出来的时候,一把抓住了大金条子的头发说,“去你吗的,被捅的又不是你表弟,老娘让你来帮忙看看,你就来这里巴结人说好话的?”

她来了以后,我看到大金条子旁边的几个混的,都露出了皱眉的眼神,估计,这家伙也不是善茬,这人,到底是谁,就在我猜测的时候,这娘们,kua的一声走到了苏平的面前,说,“平哥是吧,认得老娘不?”

苏平愣了下,“哪儿能不认识,青年路的王姐嘛,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那王姐呵呵一笑说,“我不来都不行,我这表弟被人捅了,听说肠子都出来了,差点没命我不得来,那我还配当姐么?平哥啊,不是我说你,早先还是你说会公平对待我们所有人,你会比刘子铭干的好,才让我们跟着你的,你和南哥也允诺了我们所有人,而且还说能带着我们赚钱,赚得比刘子铭给我们的多,分成比他要的少。我们才说试试,这才几天啊,这捅人的,是许默的什么人?小舅子?许默我知道,传奇色彩挺重的一个人吧,但是,平哥,我得跟你说道说道。

无论做啥,得讲个公平性,这今天被捅的不是你许默的人,而是你许默的人捅的人,就因为你许默的人捅了人,就可以知法犯法,没事儿了?”

“要我说,一百万,不二价,爱出不出,不出,我带着我的人都退会!”

这老娘们不出口则已,一出口惊人,我们都傻眼了,尤其是苏平、南哥,脸色越发的难看,苏平压低了声音跟我说,这老娘们挺厉害的啊,刘子铭倒台,不少地方都亏钱,但还是有很多地方还在盈利,例如青年路那条街,就是这母老虎管的,而且,能说服她并入我们,可是费了我们不少口舌的。这下麻烦了。

我也脸色变了,本来,如果只是个普通人,我也不介意做个坏人,仗势欺人一下子,也没办法,张口五十万,谁拿得出来,而且,显然是漫天要价,但现在,这母老虎一口价百万,还得必须拿出来,不然,不光是青年路了,其他街道的人,估计也会退会,到时候,南哥和平哥辛苦了几个月恢复的好好的解放县城,就得回到解放前了。

这女的就是,张口闭口,我们仗势欺人,最后没辙了,只能和这女的和谈,也不说赔款百万的事儿,南哥和平哥说私人出资二十万,多的也没有了,再要多,就退出来威胁也没用了,另外,让赵妃儿的弟弟去道歉,给母老虎道歉,给大金条子以及被捅的那人的家人道歉。池以岁扛。

就这些了,前面二十万虽然有些亏欠南哥他们,但终究可以做到,可是后面那一条,我觉得有点难度,我就问赵妃儿怎么想的,赵妃儿也看到了我们的辛苦,就感动的眼泪都出来了,说:“许默,我这辈子也谢不完你们的恩情啊,我知道,我马上就让这小畜生道歉,他不道歉,就别当我弟弟了。”

果然,赵妃儿去找他弟弟,是遇到了一些阻力,不过,最后苏平去找了一趟她弟弟,做了一些思想工作,据说是威逼的,让他不得不去做,教训了他一顿,他才听话的,对于他身上的伤,赵妃儿虽然心疼,但也没话说,惹出的麻烦,没死人,算不错的了,而且,对方也不告他故意伤人罪,如果告了,他估计得真的进监狱里呆段时间的。

这事儿解决了以后,我就去找了下苏平和南哥,给他们道了歉,还说这都是因为我而起的,要不是我护着赵妃儿,也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苏平说没事,许默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别客气了,这说的啥话,当初要不是赵妃儿,估计咱的人都被和尚杀光了吧,她也算是付出了最宝贵的东西了,这点赔偿,不算什么。

我离开解放的时候,赵妃儿来找我,拿了三万多给我,我就说不用,她硬要塞给我,还说,“你要不拿,我就去卖,然后赚钱还你,你拿了,我才心安一点,虽然不多,我知道苏平不会要,我就给你了,反正,他是看你的面子。”

我走的时候,她突然间跟我说,“许默,其实,够了,你对我的好,我知道,你想补偿当初的那些,这次,我就放你离开,你也不用一直觉得亏欠我一辈子什么的,这次你帮了我算是最后一次吧,我弟弟也没事了,以后,你就不用觉得亏欠我了,也不用特殊照顾我,该怎么样就是怎么样,如何?”

我就说,“不用啊,妃儿姐,没事的,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应该做的。你付出的,远比我付出的多的多。”

她就说,“哎呀,不答应,我就不让你走了,反正,我就要你承认,我不欠你,你也不欠我什么,行不行,不行不让你走了。”

最后,我无奈,只能说答应了,其实我也搞不懂她这是啥心态,让我觉得欠她的,不是更好吗,为啥,她会非要让我觉得不欠她的?

以后的以后,我才懂得,原来,这样的女的,特别的自强,自立,不想靠别人生活,就想靠自己,而且,她觉得她又不是我的什么人,也不是亲戚,凭啥让我这么老帮她,我才发现,她就是这么好强的一个人。

这边的事儿解决以后,我就回了省城,到了省城以后,和小胖他们海吃了一顿,还有我寝室的那些兄弟,以及黄胜男她们,大眼睛也来了,大眼睛和王建俩人见面挺尴尬的,不过,最后他俩算是一笑泯恩仇,但是,却没有再在一起了,只是说,保留以前的美好回忆,可能,错过的就再也不能回去了。感觉这句话跟电视剧里的恋爱剧似的,别有一番诗意。

而,喝完吃完以后,小胖王安民小胡子,拉着我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小胖说有事儿告诉我,还说让王安民说,王安民说,“谁说不是一样啊,你说吧。”

小胡子就说,“行了,都别磨蹭了,我说吧,秦立,回来了,这小逼崽子,他念的大二,明年是大三,比我们大一级。前两天在学校里看到他了,这小子,还让我们转告你,默哥。”

我心里一咯噔,我就说我最近怎么心里砰砰跳,原来是真的要出事儿了,这家伙,怎么回来了,他不是成了太监了么。

我就问他们,“别墨迹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他怎么说的?”

小胡子点点头说,“那我就说了,他就说,默哥,让你和萱萱姐,洗干净脖子等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