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6章秦立带来的恐惧/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了这话以后,哪怕是没酒劲儿,我现在都想过去劈了那天杀的。不过,我却是冷静了下来,这里是省城。不是解放县城,也不是我家,这里,我能仰仗的,不过就只是疯子哥而已。而,疯子哥,尚且不是他秦先生的对手,我又何足言勇?

不过,我想了下,又问他们,说,“这秦立,他没事儿了么,不是他那啥被长刘海给…难道就没事了?”

小胖笑了下说,“我哪儿知道啊,我又没当过太监。要不默哥你试试?”

我就骂他,然后王安民就要干他,说:“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玩笑是这么开的么?”

小胖就赶紧的说不敢了不敢了,别再打他脸了,他现在也得靠脸吃饭了。

我们一听,都忍不了了,就过去,把他给海K了一顿,停下来了以后,我才认真了想了想,然后说,

“莫非。这家伙已经好了?不然,他怎么会回来,那会儿,就算是个铁人,被废了,肯定也是好几个月下不了地啊”。

王安民则是开始科普了说,“古代的那些太监,净身以后,三四个月不能移动,吃饭啥的都在床,而且,活下来的几率还很小,有不少人。阉了以后就忍不了疼痛死了,或者流血过多死了。但是,那时候的医疗设施、医学技术,跟现在的没法比。所以,现在的人,哪怕就是被阉了,活下来的几率基本上是百分之九十七,基本不会死人的。”

我听了以后哦了声,说,“那应该就是他被阉了,但是,他还活着对吧,只不过伤口什么的恢复了,那他?”

小胖捂着嘴说,“那就是华夏最后一个太监呗。”

我就打了他下,说:“别笑了,严重的事儿多了,他这几天回来了,有干什么没有,难道没对你们干什么吗?”

小胖、王安民他们都摇头说:“没有,就只是看到我们以后,叫我们转告你这些威胁的话而已,没别的了。”

我想了下,说,“那可能就是,这小子就是打算回来报仇的,但是,他不急着动手,毕竟,就算是杀了咱们,也没法报仇雪恨让他恢复男儿身,可能,他想用一些残忍的手段对付咱们,你们,都得小心点,尤其,是有女朋友的,小心。”

我看了看小胡子、王安民,他俩脸色都有点难看,我就说,“别把我的话当开玩笑,这货抓不到长刘海,要拿我们撒气,让我们死,都是轻的了,如果是你们被阉了,你们会不会想杀掉所有仇人?可能,死,对咱们来说都是轻的了,他会不会,想让咱们,生不如死?”

我说完以后,他们已经面如土色了,最后,我说了句算了,回去吧,等明儿个,我们找个时间再叫上麻子脸,我们再商量商量,这事儿,必须得严肃对待,这家伙丧心病狂,肯定是什么都能做得出来的。

他们就说了句,“行。”

然后我们就回去了,我们回去的时候,我寝室的那几个,还问我怎么回事,问我,“你们怎么去聊了那么久,我们也是你兄弟啊,默哥,不能厚此薄彼啊,到底发生啥事儿了??、”

赵盼不是笨蛋,相反,他还是个很会察言观色的人,看到我们回来以后,脸色都不怎么好看,他立马察觉到了。

我就说,“回去再说,回去以后,我就告诉你们。”

到了寝室以后,他们都很好奇啊,就一直追问,问我到底是什么事,我就说了,把我们和秦立的事儿说了以后,告诫他们,千万千万不要泄露出去,而且,这件事,我告诉他们,只是为了让他们防范,因为,秦立被阉了,一个男的遭受了这样的对待,他会丧心病狂的报复,这是很正常的事,所以,我不想瞒着他们,以免他们出事,那到时候,就糟了。

我还把他们的最新的电话号码给记下来了,生怕关键时刻联系不到他们什么的,如果他们之中任何一个人因为我被害了,我会内疚一辈子的。

他们之中的靓仔,听了以后还问我,说:“默哥,你不是在跟我们开玩笑的吧,这么恐怖?”

我瞪着他喝到,“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你他吗的是不是找抽?”

看我生气了,我瞪着他们,一个个的冷哼道,“都给我机灵点,要不,我从今天开始我就换寝室,搬到外面去住,我不想害了你们,就这样,你们要面对的不是一些打架的而已,你们面对的,是一些草菅人命的畜生!懂吗?”

赵盼他们都不说话了,都被我吓到了,我想了下,还是搬寝室吧,从这里搬出去,大不了我这几天就先去小胖他们寝室得了。

第二天,我趁着他们还在睡觉,我就出门了,然后,白天一整天都是跟着小胖他们一起吃饭的,东西也懒得拿了,就拿了个洗漱用品,被子也不用了,反正快夏天了,挺热的。

而小胖他们,在下午的时候,和我一起去了一趟麻子脸那边,找了下他,说了情况以后,麻子脸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他倒是问我,“我倒是不担心这个,你们有长刘海的消息么,都一年了。”

我们都摇头说没有,麻子脸叹气说,“我这里也没有,你们说,其实,我也想过这个事实,人家都说,失踪一年,就判为已死,其实这也不是没道理的,你们说是不是,长刘海已经……”

他还没说完,我已经打断了他,说:“闭嘴,长刘海吉人自有天相,绝对不会出事的,你瞎说什么呢,他肯定在其他省市,过的幸福的生活,混的很好,又有钱,比咱们这些屌丝强多了。”

我说完以后,王安民也苦笑,说:“是啊,都瞎猜什么呢,难说长刘海乐不思蜀了,对吧,再说了,长刘海也不敢联系咱们啊,就算他混的再好,再有钱,在他没有绝对的能力可以跟秦家对抗之前,他是不会露面的,如果是你们,你们也不会露面吧?”

不得不说,王安民的一番话,让我们的心里都有了安慰,确实啊,长刘海确实是可能混的一般,不敢出面,确实,这边秦先生发动了可能所有能发动的力量、关系去找长刘海,就是为了报仇啊,这才刚刚过去一年,哪怕他就是坐航天飞机,也不可能现在就混的比秦先生牛逼吧,想想这个,就觉得安慰了点。

“不过,说到底,咱们怎么办?”

小胖问我们。

麻子脸的意思是,“不用怕他,他要敢惹咱们,叫他来,他现在兄弟也还不少,如果秦立敢动手什么的,他的人可以抗衡,叫我们不用担心,至于秦先生会不会帮忙,这就要看疯子哥的意思了。”

我说,“那应该没事,疯子哥和秦先生,应该是置身事外这件事,毕竟,凶手是长刘海,不是我,但是,他可能会为难萱萱姐,毕竟,萱萱姐是当事人,而我,只是一个后来者。”

麻子脸脸色有点难看。

我就突然间灵机一动,告诉了他们我现在和迷踪拳馆的关系,迷踪拳馆在省城也算是数一数二的武馆,而且,传承百年,也算是历史悠久了,不少人听到了这名字都会给面子的。

他们问我怎么结识到他们的,我就大概的把我和铜人前辈、馆主之间发生的事儿说了一下,当然了,潜能是当然不能说的,以免招来杀身之祸。

说完以后,小胖就兴奋了,说:“那怕个毛啊,他秦立就算是三头六臂,也比不上一个拳馆里的那些练家子吧,再加上,默哥你现在这么牛逼了,还怕他?我估摸着,就算是秦先生派和尚来,也不用怕他了吧,而他现在已经把和尚给赶走了,他还有什么招?”

我说,“不要掉以轻心,他秦先生的门客何止一个区区和尚啊,肯定有更厉害的,难说,比螳螂哥都厉害的都有,你别看拳馆好像是传承百年了,但唯一厉害的,可能就只有那个馆主,其他,就我认识的那个纹身男,他连螳螂哥都打不过,估计也不会是红发哥他们的对手,而秦先生的综合实力本来就比疯子哥强,以此来看,秦先生那边比螳螂哥厉害的高手应该不少,所以,就算我有拳馆作为后台,估计都不一定能罩得住。不过,聊胜于无,看看秦立怎么打算的。”

最后小胖估计是听烦了,说:“吗的,怕什么啊,都是一个脑袋两个胳膊的,大不了就是死呗,吗的,死了我也得咬他一嘴肉下来,不让他好过!”

有了小胖的话,我们紧张的气氛也算是松散下来了,一起去喝了个咖啡,吃了个饭,大概的商量了下,就是,小心小心再小心,现在,我们处于被动,看他怎么打算的,但咱们,毕竟是不想惹事生非的。

做好了这个打算以后,我们就散了,不过,晚上我回去收拾东西的时候,却发现我寝室里不对劲了,这些家伙把我给绑起来,然后,对着我审问说,“默哥,你把不把我们当兄弟?”池投长划。

我就愣了说:“你们干嘛,当兄弟把我绑起来干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