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7章许默,好久不见了/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我一进门,没来得急反应,他们就动手了,而,他们都是我兄弟。我也不怕,看看他们玩什么名堂,所以,也没反抗。

赵盼就哼哼了,说:“怎么的。你的洗漱用品都没了,啥都没了,你刚刚搬东西,是想走是吧,不把我们当兄弟,觉得我们是贪生怕死之辈?”

靓仔说,“默哥啊,这就做的不地道了啊,都是一个寝室的兄弟,就算是有仇人上门,咱们一起扛啊。”

“默少,不带这么玩的啊。”王建点了根烟。酷酷的说道。

“是啊,默哥,大不了就是脑袋上挨一刀呗,有啥的,十八年后还是一条好汉子啊!”赵超说完以后,我们都笑了,倒是一直没说话的强子,看了看我说,“许默,你意思是,你昨天说的都是真的,这家伙,真的这么丧心病狂?”

我说是,“所以。你们考虑清楚的了,如果真的有啥生命危险,我万一照顾不周,那怎么办,你们也是有爹有娘的,也是爹娘的宝贝儿,万一出了啥事儿,而且是因为我,我这辈子,就得给你们还债了啊。”

强子则是点点头说,“那行,你搬走吧。”

“草泥马,强子。你说啥呢。靓仔指着他说。你这叛徒,早就看出来了,你就是个墙头草。”

“是啊,强子。你说的啥话,都是兄弟,死不死的,怕啥啊。”大薛说。

就在几个人纷纷指责的时候,我叫他们闭嘴,然后,让强子说话。

强子笑道,“我知道你们骂我贪生怕死,但是你们想过没有,咱们还继续和默哥一个寝室,那些来的人,肯定比钱龙、石头,要穷凶极恶的多吧,可能,咱们的命就没了,而,默哥,他要自保,肯定没问题,对吧?”

我说是。

他又说,“对啊,我们还继续缠着他,就成了他的累赘,咱们可以先让他假意搬出去,而,我们可以在他需要帮助的时候,关键的时候给他帮助,给对方致命一击,这才是对默哥的帮助,而不是跟你们这样,匹夫之勇,瞎逞兄弟义气!”

他说完以后,我拍着巴掌,说,“说的好,说的好,知我者,强子也!”

而他们,则是开始思考了,不久,那王建问我,“默哥,以你的本事,也对付不了他们?”

毕竟,王建是见过我的真是手段的,我的潜能,那时候爆发出来的惊人能力,三十几个人,哗啦啦就倒了一片。

我就苦笑了下说,“比我厉害!我说真的,我这人,不喜欢说假话,我说是比我厉害,就是比我厉害。”

王建的脸色变了,然后说,“我也同意默哥搬出去,我和强子一个意思,你们投票吧。”

“草,王建你怎么也…?”

然后,就只剩下赵盼不肯,说:“你出去就出去吧,反正,你不把我当兄弟。”

我就拉着他出去了,说:“哥,你能理解理解我行吗,大不了,有仗的时候我叫你一起打,如果你有那本事,我就让你出手,你不就是想出风头嘛,咱们之间,还逞啥兄弟义气,行了,保准有你的份儿。”池投私扛。

赵盼的力量我是知道的,我们寝室最厉害的,光是力量、速度而言,如果我有潜能他就不是我对手了,毕竟他只是普通人,确实,他的能力非凡,我有时候都想试试,他是不是有潜能,不过,我没敢,我自己都自身难保呢,还去试探别人的潜能干啥。

不过,赵盼仅仅只是速度力量厉害,真正干仗经验少,而且,也没练过啥武功,而我,则是在拳馆练了不久,以前也有铜人前辈给我的底子,他要和我对打,应该也不是我对手,但是,他已经很接近我了,所以,他才会想着帮我吧。

听了我的话,他就说,“真的?”

我说:“当然是真的,知道你干仗厉害,下次保准叫你的。”

他就说:“行,你既然信得过我把我当兄弟,你就搬出去吧,我也知道,你今天必走了,哈哈,给你送送行。”

我就说,“草,别整的我快死了似的。”

我本来想说,让他们别送我,万一被秦立的人看到了,还会惦记上他们,不过后来我想想,算了,如果秦立有心要调查,他们和我的关系,根本经不起调查,一查就能知道。

那天晚上,忙活了大半宿,我们搬完以后,一起跟着小胖他们又出去喝了半宿,那时候,我就有点警觉,生怕被秦立给埋伏,因为,经常每次都是买醉之后,或者通宵之后出来,没什么精神的时候被人给伏击,然后就是五花大绑。

所以,这次我虽然醉了,但还是跟赵盼王安民提醒了,叫他们如果有动静,早点叫醒大家,不要被埋伏了,分批回的寝室。

事实证明,我们想多了,没什么事,一觉睡到大天亮,因为都是在放假,也没什么别的事,起来就是三点一线,吃饭玩拉撒睡什么的。

直到,中午的时候,果然来事儿了,萧璐给我来电话了,我和她,不是又冷战了么,她突然间来找我,我就知道,没好事儿。

她就说,“许默,快来,萱萱姐说她看到秦立了。”

什么?我慌了,问她们在哪儿,我马上到。她就说,“恩,好,我马上找一下小雨姐,她虽然这会儿不在省城,不过应该几小时内能赶到。”

我就说了句好,就赶紧的火速往她那边赶。

她跟我约在是一家小的咖啡馆,到了那里以后,我跟服务生说我找人的,他就问我找什么人,我就说:“两个大美女,一个哭着的。”

他就说,“噢,我知道了,是你女朋友吧,被你惹哭了,你来哄她的?哎,真羡慕你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好好哄哄吧,不容易啊,对了,她闺蜜应该没男朋友吧,能不能介绍下撒?”

我翻了个白眼,说,“哭的那个不是我女友,她闺蜜才是我女友,怎么介绍给你。”

他一脸窘迫,这里的服务生,跟我们差不多大,长得也挺帅的,至少比我帅,我现在,是越来越丑了,年龄越大,越丑,确实是这样。我挺自卑的,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我到了包厢里以后,看到,璐璐正在安慰着萱萱,我就问她,“萱萱姐怎么了,怎么了这是,看到秦立那家伙了,他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萧璐苦笑着说,“正是因为什么也没做。”

我说,“那他说什么了,威胁你了?”

萱萱估计是吓坏了,就在那哭,不说话,萧璐也是摇头说,“既没说话,也没做什么,也没打萱萱,就是,时不时出现在她面前,萱萱跟我说,她去吃饭的时候,以为自己看花眼了,看到了一次秦立,然后,她吃完饭的时候,果然碰到他了,她又是以为自己看花眼了,那时候,她就吓坏了,然后她回寝室之前,又碰到了一次,在打开水的那里,他就站在那里直勾勾盯着萱萱姐笑,然后刚刚,又看到了他在校医院的对面看着她冷笑,她就直接崩溃了,她这才确定,那是真的秦立,因为,她看到秦立和其他人说话了。”

我一拳头打在沙发上,骂了句,“该死的畜生。”

我就知道,这狗日的不会这么容易放过我们的,但是,他不打,也不骂我们,就只是,一直跟着萱萱,打击她的精神,让她崩溃,好哇,好哇,这报复的手段还真是高明。

至少,萱萱是他爱过的人,让他打骂萱萱,他可能也是舍不得的吧。

不对,他既然能这么吓唬萱萱,证明,他杀了萱萱都有可能,再加上他叫小胖给我带的话,叫我们洗干净脖子等着。

那些武侠剧里的报仇桥段,不就是叫仇人洗干净脖子么,他,要杀了我和萱萱报仇?

“很有可能,这家伙是疯的!”

他什么东西做不出来,但是,这话,我不敢跟萱萱和璐璐说,怕她们太害怕,她们就只是女生而已,不应该让她们承受这样的恐惧。

我又跟璐璐说,“你也小心点,难说,他也会这样对付你。”

萧璐说,“你秀逗吧,我能怕他?切,垃圾一个。”

我听到萧璐这么说,笑了下,说:“对,就是别怕他,你越怕他,他越是来劲,这里这么多地方都是公众场合,还有门卫和保安,他不敢公然动手的,而且,就算他要报仇,冤有头债有主,找的也是我,跟你们这些女的没关系。”

萧璐问我,“那你,他找过你没有?”

我说:“没有,不过,我今天就要去找他了!”

“什么?你去找他干嘛?”

一个女声传来,小雨姐,一身红衣的走了进来,她就像是火红色的不知火舞一样,漂亮,性感,妖娆,好像是刚刚骑了摩托车过来,戴着墨镜,拉风的很,小雨姐就是小雨姐,洒脱,不羁。

她来了以后,我们把这事儿给说了,她瞪圆了眼说,“有这样的事儿?那我想想办法吧,让德叔派几个高手过来,每天二十四小时跟着璐璐和萱萱吧,这样就会好点,你呢,许默,你要不要保镖?”

我骂了句,“我自己就是个保镖,我还需要吗,真是的,丢人不丢人。”

小雨姐说,“你别瞎闹腾,这次,他来者不善,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我说我知道。我就只是说,“小雨姐,她俩就拜托你照顾了,我的事儿,我会亲自找他解决的,放心。”

卓小雨鄙视的看了我一眼,“整的好像我和萧璐、萱萱没关系似的,她俩也是我最好的姐妹好不好,傻缺。”

跟萧璐交代了不少事儿以后,她就叫我小心,还说:“不行的话,你和小胖就回解放躲一阵子吧,反正也还有十天才考试,你们到时候再回来不就行了么?”

我就说,“躲的了一时,躲不了一世,我得去见他,这事儿,必须得问问他,他到底想怎么样!”

打定了主意,我那天晚上睡的饱饱的,养精蓄锐,然后,就打听了下他的院系,寝室,然后,就去找他了。

到了他的寝室附近,我就去找他的寝室里的人,问他在不在,那人说,他去找找看,让我等会儿。

哪知道,我还在等那人给我消息呢,身后,就有人传来了阴测测的笑,

“许默,好久不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