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9章秦立的手段/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愣了下,问他是谁,他就跟我详细的说了下,说,“如果这个名字没有重名的话。那就应该是王雨桐,会计系的系花,特好看的一个妹子,平时挺冷冰冰的,一般人不会搭理啊。怎么会故意跟你搭讪还介绍自己,你想多了吧。”

他说完以后,我就闷头睡了,不去理他,因为,我在想另外一件事,那就是,秦立跟我说的事儿,他不是跟我说,找我做个交易么,那个交易不就是给我送个系花么,虽然那系花的名字我没注意听。也没记住,但是,好像就是会计系啊。

会不会是同一个人?

如果不是的话,哪有这么开放的女的,再说了,我可没想过我会有这么大的魅力能够让一个系花都对我青睐有加,也没想过我的长相可以让系花对我主动搭讪的地步。

那我就基本百分百肯定了,这王雨桐,就是秦立派来的。可是我想了,奇怪就奇怪在这里了,王雨桐,看着挺清纯的,一介系花,怎么可能会因为他的几句话就答应了来跟我处对象。甚至,就跟秦立所说,居然还是个黄花闺女,而且,还可以把第一次给我!哪有这样的事!

肯定是骗我的。

第二天,果然如我所料,这女的,又他吗的来了,而且,还是在我去厕所的路上,我心想不至于这么开放啊,厕所也跟着来,是不是还要帮我小解一下啊?

不过。在我出厕所的时候,终究是没法避开她了,好歹,她一介系花。长得这么水灵的一个妹子站在那喊我,旁边不少男同胞看着我呢,用眼神极其羡慕的眼神看着我,我不能不理人家吧,那成什么人了。

“许默,怎么样,又见面了哦。我是王雨桐,还记得不,昨天一起吃饭的那个。”

我心里嘟囔了,啥时候一起吃饭了,食堂碰上了也叫一起吃饭,而且,我啥时候说过我叫许默了,装一下也不带装的,直接就喊我名字了啊,这也太没有演员的专业素养了吧。

倒是她,就说,“哎呀,你还站着干嘛呢,这里是厕所,难闻不难闻,走了!”

然后拉着我啊,主动拉着我的手,一路,往树林那边的小山坡跑去,我脸红扑扑的啊,怎么说呢,明知道她是秦立的人,但是,她好歹是个系花啊,能当上系花的能是凡物么,她拉着我一路小跑,拉着我的手,我能不动恻隐之心么。

不过,我还是压制住了自己的那股心思,想着秦立的恶心,我恢复了常态。

我就说,“行行行,停下吧,干啥呢这是,咱俩认识嘛?”

她就说,“咱俩怎么不认识了,你是许默对吧,我是王雨桐,昨天不是认识了么?”

我好无语啊,我就说,“好吧,那就当是我认识你了吧,你想干嘛呗?”

她下一句话直接瞎了我的狗眼了,都不带酝酿一下的。

“我做你女朋友吧,我喜欢你,许默,从看到你昨天第一眼开始,我就喜欢上你了,怎么样,做我男朋友吧。”

她期待似的看着我,而我的身后几个屌丝男,本来是打算晒太阳的,这会儿都吓尿了,想看看我长得多帅来着,看到我这样子,都露出了惊讶、诧异的眼神。

更让他们惊讶的是我下一句,我说了句,不要!

她愣了,我就说,“不要!”

她又问我,“为啥啊,我不漂亮吗,你不喜欢我吗?”

“我有女朋友了,再说了,你是啥目的我能不知道吗,咱别装了行不行”。

我转身,就要走,而她,则是拉着我的胳膊说:“你能别走吗,就算你不喜欢我,你也得给我一个不喜欢我的理由啊,求你了。”

我他吗无语啊,她眼泪汪汪的额,旁边的人,还以为我欺负她了呢,是啊,我拒绝了一个系花的求爱,可不是欺负她咋的,其他围观的人估计得气死,心想我这是什么人呢,拒绝一个这么漂亮得妹子得求爱,其他人,估计眼巴巴都来不及呢,还真有个二货过来了,拉着王雨桐就说,“我接受你,我比他帅多了,怎么样?”

王雨桐突然间变脸,一巴掌甩了过去,说:“滚你吗的,我喜欢的不是你”。

我已经走了,自然没看到她的这一幕,而我,则是直接用电话给秦立拨了过去,虽然我没存他的电话,但是,他前几天打过我电话来着,有通话记录,我就打了,接的正是他,他好像是还没起床,所以,嗯哼了几声,我就开始骂了,

“秦立你是不是有病,这么一个大美女,你自己享用不就行了么,要是以前,你有这么大美女的妹子,干啥找萱萱,干啥缠着她啊,你自己享用不就完了么,萱萱又不是啥天仙,你非要缠着人家,真是有病,现在还叫她来耍我,你到底要干嘛?”

他就说:“你等会儿,我还没睡醒,中午我再给你电话吧,咱俩详谈。”

我骂了句,“等你吗!”

然后我就挂了,不过,中午的时候,我还是接到了他的电话,我心想这狗日的,到底是要干啥,烦不烦啊,跟个苍蝇似的,老缠着我,我接了以后,就没好气的喂了一声。

他就说,“怎么样,那妹子好看不,你满意不满意,满意的话,今晚就让你享受享受,她肯定不反抗,你放心,她绝对是个处,如果不是,你过来砍我的。”

我就骂他,说:“你有病吧,我都哥你说了,这么好的妹子,你自己不享受,干啥找萱萱,哦对了,你是已经没那啥了是吧,所以,享受不了了,哦,理解理解,哈哈。”

他就骂我说,“你说话放尊重点,老子去国外治疗过了,好了,懂么,要不是老子好了,老子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做了你们,行了,我也不跟你墨迹,这女的,你满意不满意,不满意也没用,我就用她,换长刘海的地址,你说也得说,不说也得说。”

我去你吗的,你有种的自己来啊。我骂道,“有种不靠你哥,你自己来跟我们干啊,草,你不就是靠着个牛逼的哥么,贱兮兮的。”

他就笑了,说,“谁让你没哥呢,哦对,谁让你那个什么小叔捅了人自身难保还在里面呢吧,哈哈。”

闭嘴!我问道,“说吧,我不接受这个妹子,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这件事两清。”

“而且,你都已经好了,不是太监了,我挺为你高兴的,这么说来,你也没损失什么,但是,长刘海却是生死不知,萱萱姐被你吓得多少天睡不着觉,你如果非要这样咄咄相逼,也别怪我们报警当年的事了!”

报警?他就笑,“你报啊,看看在省城,你报警有没有用。”

然后,他又笑,说,“别怪我没给你机会,我就,再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这件事,你做到了,我同样放过你们所有人,放过萱萱,放过长刘海,怎么样?”

我就问他,“你又要怎么样?”

“你,自尽吧!”他冷冷的道。

我没听清楚,又问了一遍,他又给我说了一遍,我才怒不可遏的骂道,“去你吗的,你全家都死光了,我都还没死呢,跟你多说话,真是白费功夫。”

我打算挂电话的时候,听到他来了句,“行,你油盐不进,给过你们机会了,你自己不知道抓住机会,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草泥马,你要敢对我身边的人下手,就算是秦先生保着你,我也要废了你!”

他就阴阴的笑说,“你猜我敢不敢?”

电话,就通到这里了,而我,也知道了这件事的严重性,这家伙果然是疯了的,一直在隐忍,一直在耍我们玩,我没陪他玩,他就要开大招了。

我给小胖王安民他们都提了个醒,再加上小雨姐萱萱、萧璐她们也是,都说了这事儿以后,小雨姐就说,放心,我这里安排的妥当的,德叔的保镖你知道的,手底下都有点真功夫,不会出啥事儿的。

我这才放心,同时,我还监视着秦立的住的地方。

可是,过了几天,萱萱姐还是见到他了,把萱萱姐给吓坏了,他跟萱萱姐说,“萱萱,你欠我的,该还了吧。”

萱萱说:“我不欠你,倒是你,你现在没事了,你对我的所作所为,你怎么还?”

他还恬不知耻的说,“萱萱,到现在我还是喜欢着你,你要是不嫌弃,咱俩就好吧,咱俩好了,那长刘海的事儿,我也就不计较了,许默,我也可以放过他。”

萱萱当然是没答应,他就指了指萱萱说,你别后悔,长刘海的账,要你来补偿,而且,我知道你家在解放的哪儿,我可以找到你妈,呵呵。

然后就走了,她害怕的要命,让卓小雨以及我帮忙,保护她妈,让秦立这牲口没办法做出禽兽的事情,卓小雨说,“你放心,这事儿我来搞定,我找德叔再找几个保镖过去,也不要多少钱,你放心好了,别哭。”

萱萱,这才稳定了下来,我更加生气了,去找秦立,可是,我找不到这家伙,他不在住处,也打不通他的电话,我就发短信骂他,骂死他个臭傻逼,可事,他却一直不理我,或者,他换号了,或者,他根本不屑于我的这些骂人的话,所以根本不搭理我。

可事,我没想到,也根本没法相信的事情,最后居然发生了。池讽贞亡。

这秦立,还是去找到了她妈,而且,发生了匪夷所思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