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1章气王/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立可能是早就料到了我这口气吧,所以,很是淡然的笑了笑,说,“呵。许默,总算是憋不住了是么,来啊,你以为,我还会是以前那个秦立。任由你宰割?”

“老子现在是明白了,有资源不用,那就是傻子,还容易被自己的敌人所轻视。”

他的话,越发的让我愤怒,愤怒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他,欺我没事,但是,却屡次在回来以后欺负我身边的人,而且,还欺负萱萱,让萱萱这么难受,让萱萱妈变成这样。其实,这一切,都赖他,所以,我不会放过他。

我只是再次冷冷的道,“告诉我。你在哪儿!我现在要去打爆你的头。”

“呵。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三脚猫的功夫?”

秦立冷笑,“来吧,三里大酒店,我在这儿等着你打爆我的脑袋!”

得到了这个地点以后,我丝毫没感觉到畏惧,愤怒,缠绕着我的周边,我感觉自己有使不完的劲儿似的。那一刻我真想打爆他的脑袋。

可是,在打车过去的路上,我却是冷静下来,我要报仇,但是,我却不是莽夫,他这么自信满满的让我去,而且,还知道我有点功夫,肯定是调查过我,他就算是见我,难道会没有准备吗?

我不是白痴,自然应该想到这一点,我立马就找了个地方,买了把贴身的武器,刀。同时,我就赶往了那个大酒店。

到了那以后,服务生问我几位,我就直接说,“找人,那人叫秦立,秦先生的弟弟,认识吧?”

那服务生以为我是秦立的朋友,好像秦立应该也吩咐了,就说,“原来是秦先生的朋友,快请,快里面请。”

很客气的把我给带进去了,这时候,我接到电话了,是秦立的,他说,看到你了,右转,往大厅沙发这边看。

我愣了下,心想不是包厢么,在大厅,也好,让这么多人看看你被我打成狗的脸,也挺好的。

而,我以为他有啥准备呢,没想到,除了服务生以外,他的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个人,这人,偏着脑袋,好像是在和那边的一个小姐说话,那小姐长得不错,黑丝长腿胸也不错,笑起来很甜美,这人,和她一直说话,话语之中,还带着些许挑豆的味道。

我不由得鄙夷,莫非,秦立是变身了,想亲自跟我打?不然,这家伙是怎么回事?

不过,我还是没有放松,而是一步步走了过去,盯着秦立,秦立看到我来了以后,笑了笑说,“你来了啊,坐!”

还挺客气的,我就瞪着他,说,“不坐了,谈谈你的事吧。”

哦?秦立笑了笑,“谈,怎么谈?”

我冷冷的道,“离开萱萱,不要再缠着她,并且,跟萱萱的母亲说明一切,我今天就放过你。否则…”

“否则怎么样?”秦立饶有兴致的把玩着手里的雪茄烟,然后轻笑了下,说,“这雪茄,俄国产的,也许你这屌丝奋斗一年也就只能买这么一支,怎么?萱萱的妈的意思其实很好理解,想给自己的女儿找个好的归宿,这有什么不行的?你得理解天下父母心!”

“我去你吗的!”

我已经怒不可遏,来的时候,就已经竭力克制自己,所以,几句话不和,就要出手,而我,也看到他身边没什么人,我倒是要看看,这秦立在经过秦先生的洗礼和培养以后,究竟能厉害到什么程度,居然还敢单独跟我叫板了。

出手如风!

也许是愤怒的缘故,我觉得我现在可以打死一头牛,但是,我看着秦立的眼神,没有丝毫的畏惧,我心想,怎么回事,这家伙,难道真的很牛逼,不管了,打了再说。

但是,我没想到的是,旁边突然间刮起一阵风,一个手刀,挡住了我的去路,也拦下了我的拳头,我愣了下,这才偏过头一看,是刚刚的那个调戏美女的那个家伙。他转过头,我才惊愕,这人,不是华夏人吧,这脸蛋,虽然有点像华夏人,但又不像,有点像是,混血!对,绝对就是混血,不过,到底是和哪国混血,我就不知道了。

他,看着我笑,同时,把玩着自己手里的手套,我看到,他的手套上面磨损了很多,他的手上,也有不少老茧,我愣了,我知道我看走眼了,这家伙,是个练家子,而刚刚那一下,肯定是他出手的,而,此时,秦立已经后退了两步,坐到了刚刚那混血男子的位置上,取而代之现在和我对峙的,是混血男子。

懂了,这,就是他所仰仗的人。

我冷笑,撇了一眼秦立,道,“你就是靠着这么个外国人?好,就算我现在的实力不如以前的十分之三,我也会把他给打趴下,让你知道,你除了你哥是个人物之外,你没半点屁用!”

说着,我又再次出手,一个鞭腿朝着那人甩了过去,这一下我用了个假动作,从这家伙一出手一个手刀来看就知道,他的速度不比我慢,而,想要击败他,就要出奇制胜,而且,要快刀斩乱麻,不能拖沓,否则,鬼知道秦立这狗日的还埋伏了多少人,我来,他可没有答应我让我和一个人单挑,也许,是让我单挑一群人!

一只脚的假动作,他拦住了,不过,马上他就反应过来了,咔咔两下,拦住了我另外一只脚的侧踢,好家伙,他的速度和力量不弱啊。

因为,我的脚背踢在他的肩膀上,就好像是踢在了钢板上一样,疼!

而接下来,越打越心惊,我发现,这人的底蕴好深,我如果不使出全力,可能还不是他的对手,我有点心慌了,如果不早点解决战斗,秦立跑了,或者,他找其他人来,怎么办。

“呵呵,小兔崽子,我气王虽然刚回国,但你这样的货色,我还不看在眼里,敢跟秦哥的弟弟作对,你真是想死了。”

说着,眼色微微一冷,同时,他的全身开始变招了,我这才大惊,刚刚,他的那些动作,只不过是在招架我的招数,而,他现在,也就是此刻,才真正开始进攻。

他站起了身,同时,一个闪身,鞭腿,简单的一个动作,我居然没闪过去,而且,我发现,他的腿,明明没有踹到我,而我的小腹甚至整个身子就好像被真的踹到一样,疼的肝胆俱裂。

我倒飞了出去,倒在了茶几的旁边,而,我的嘴角,也是吐出了一口血,我没想到,秦立还是借助了他哥的势力,我才明白他的那句话,有资源不利用是啥意思,是我太傻,以为他还是以前只会靠自己耍点小聪明的秦立,他,确实是变了。

我捂着小腹,我知道,我现在,哪怕是自保都有困难,更别说面对这个叫气王的家伙狂风暴雨的进攻,我感觉,身子就像是被打散了一样。

突然间,秦立喊了句,“停手!”

那气王呵呵一笑,说,“阿立,不废了这家伙?”

“不用,我自有主张,气王你先去桑拿吧,账都算我哥头上,那几家随便你去挑。”

那气王,微微挑起眉头,说:“哦?那行。”他松了松骨头,然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说,“行了,运动一下,再找个娘们松松骨,舒服!那我走了,阿立。”

秦立倒也没继续叫人打我,我只是捂着胸口,半站起来,看着他,“你为什么不让他继续打。”

“因为你是废物,我不想再欺辱一个废物,反正,萱萱是我的,你和长刘海一样,都是废物,只能跑,只能逃,我回来,我要报仇,但我就是不杀了你们,也不把你们打废,我就让你们看看,什么叫有钱人,什么叫有权人,什么叫有力量的人,呵呵,完全,不是你这样的弱者能想象得到的。”

我告诉你许默。他昂起头,我能看到他下巴和鼻孔里的毛,他现在要多叼有多叼。

“我不干掉你,不是因为你有多厉害,而是,因为我不想干掉你,我要侮辱你,侮辱到你自己羞愧的滚出省城。”

“因为,这地方,不适合你这种乡巴佬,呵呵。哈哈。”

然后,他大笑着走了出去,点上了自己的那根雪茄。

而我,在他的身后,疯狂的大吼,“草泥马,你有种的你就回头,你杀了我啊,你有种的你就杀了我,你要是不杀了我,我迟早,让你和你哥,在省城混不下去!”

他好像没听到我的话似的,走了出去,而其他人,像是看疯子一样,看我,一个服务生走了过来,就是引荐我进来的那个服务生,他对我,说了个请字,然后说,“先生,您出去吧,不然,我们要叫保安了,这里,不欢迎衣衫不整还乱咆哮的。”

我瞪着这服务生,骂了句,“去你吗的,信不信我抽死你。”

“你这破酒店,迟早倒闭,吗的!狗眼看人低。”

然后,我就出去了,我的身上受的伤确实挺重的,但是,我受到的侮辱,比这更重,我的想心里的伤,比这更痛。

我浑浑噩噩的上了车,才感觉到自己伤的有多重,我跌跌撞撞的回到了住处,第一时间我想联系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纹身男,因为,我知道,此时此刻,只有他能帮我,而且,纹身男见多识广,应该能知道这个气王是什么人物吧,其实我也想找疯子哥问问,但是我觉得,纹身男也迷踪拳馆能呆在省城这么久,他们,应该知道的东西更多吧。疯子哥来省城才多少年,不到十年而已。庄农冬扛。

纹身男接到我的电话,就速速敢来,看到我的情况以后骂了句,“你傻比啊,不知道去医院啊,你这一身的内伤,再不去医院,再不调理,你这心肝脾胃都废掉了,你这到底是和谁打的啊,我去。”

刁男也挺紧张的,骂了句,“这许默,得罪谁了啊,我日啊,纹身哥,咱得帮他报仇。”

“报毛线,保住人要紧,他本来武功底子就弱,这里再废了,以后就不能练武了,本来潜能就没了。”

他紧张的抱着我,上了出租车,我也才知道,自己伤的有多重,而我心里也渐渐沉了下去,这个叫气王的家伙,短短的两分钟内,对我居然能造成这么大的伤害,他真的有这么厉害?

到了医院以后,那医生还惊骇,说:“肋骨都断了,这是干啥了,发生车祸了么,腹腔胸腔差点没被震裂。”

然后赶紧叫我住院治疗,而我,却是不担心这些,我只是听到自己伤的这么重,越发的感觉这个气王很厉害,那么,我报仇的机会,干掉秦立的机会,岂不是越发的没有了。

那么,我怎么让萱萱摆脱他的魔爪,而且,秦立这家伙不干掉我们任何人,就是要侮辱我们,打击我们的信心,让我们滚出省城,其实,这报复手段,比杀了我们更痛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