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2章救我,我是萱萱的妈/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在医院里躺了大概一周左右,铜人前辈来了一趟,给我泡了药浴,不得不说,“这玩意儿比医院里的效果好的多。”

而,纹身男也见识到了神奇,跟我说,“如果不是因为这是少林的隐秘,他还真想抢过来。哈哈。”

我就笑,说:“我都不知道,你还想知道,铜人前辈的隐私,不好说。”

他就说他懂,其实拳馆里也有自己独家的药,金疮药,跟古时候的那种金疮药不同,效果没那种好,但是,却比现在市面上的那些中西药好多了,那些大部分都是坑钱的。

而,铜人前辈在我泡药浴的时候,跟我和纹身男说。“许默这受的伤,好像是被一种气功打的,似乎没有用拳头真正接触到许默的身体,就已经造成了伤害,而且,你看。这皮肤表面都没怎么伤痕。骨头也没事,但是,却可以渗透过骨头打到里面的内脏,真是恐怖,幸好对方没下死手,不然,你就死定了。”

我吓出了冷汗,只是把这人被称呼为气王的事儿给说了一遍。然后,问纹身男在省城呆的时间这么久,有没有听说过这人什么的。

纹身男愣了下,说:“气王?这人我好像是听说过,但印象不深,师傅应该知道的更多,等我回去的时候帮你问问。”

后来,纹身男回去,没见到馆主,馆主刚好离开省城外出有点事,所以,就没问到,但是,我却跟他形容了下这家伙的功夫,我跟纹身男说,“这家伙可能比你还厉害一点,但是,如果我们俩联手,他肯定不能是我们的对手。”

我觉得,这点信心我还是有的,在我养好伤,差不多铜人说我可以活动了以后,我就筹备着,打算去跟这个气王再较量较量,而,纹身男这段时间也提升了不少,他本来就挺厉害的,我和他经常对打,一方面恢复我的身体,一方面,也让他有更好的提升,我大概的说了下他的路子,纹身男也挺聪明的,很快就找到了应对的办法,跟我商量了下,就打算对气王使用。

铜人前辈只是跟我说,“你们年轻人的事儿我不懂,但是,一切以小心为上。”

另一方面,秦立这家伙还真是不要脸,继续缠着萱萱,哪怕萱萱换了个手机号,但是,不能不给萱萱妈手机号吧,所以,萱萱妈就把她给卖了,气的她真的不打算理她妈了,而且,萱萱不可能一直不出现吧,她还要不要吃饭休息了。

不过,碍于萱萱身边的小雨姐,一直陪着她,再加上保镖什么的也挺多,秦立这家伙虽然厚脸皮缠着,但是,一直找不到机会下手,而且,他也正大光明的说了,自己以前做了错事,希望萱萱原谅。

这一点就证明,他不会再做出以前那样的事儿了,也就是坚强的事儿,不过,提起这事儿,萱萱就不想搭理他,恶心他,叫他滚。

可是这家伙真是,三顾茅庐的刘备都比不上他,他一个月二十顾茅庐。

总算是找到机会了,我和纹身男,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堵住了他,可是,不出意外的,这家伙,一个电话过去,气王就再次出现了。

气王来的时候,还叼着根雪茄,应该是秦立给他的,他盯着我俩说,“哟,找了个帮手啊,不错不错,你身体恢复了吧,看来,你还是有点门道的,不然,就那天我给你的几下子,够你趟几个月的了。”

“当然了,阿立让我别废了你们,留着你们慢慢玩。”他笑了笑,抽了一口,拿下来继续说,

“就好像一只被人折断了脚的蚂蚱,虽然断了一条腿,但还是有一条腿能蹦跶,人呢,则是留着他的命,慢慢的玩他,是吧,阿立?”

他俩,一个和一个,都这样侮辱我们,狼狈为奸,我和纹身男,自然是忍不住了。

纹身男呸了一口说,“我没听说过你这号人物的,还气王,去你吗的吧,自封的名号倒是挺唬人的,算个屁啊!”

话不多说,没几下,我们交上手了,有了纹身男的帮忙,他的力量、速度都在我之上,而我,大病初愈,自然没以前那么快了,都是靠纹身男,但是,打着打着,纹身男也知道不好了,眼神都不好了,估计是也怕被这家伙打的五脏六腑都烂掉什么的。

所以,跟我做了个眼神,就赶紧的让我跑,他断后,而,那狗日的气王,似乎是不收拾我们一下就不爽似的,硬是拉着纹身男,不让他跑,非要把他的一个胳膊给打折了,才让我们跑的,不过,倒是没有上次我那么惨,只是骨折了个胳膊,一两个月就能完全好,但是,这一次,我和纹身男都心情沉重。

我、纹身男、刁男,找了个酒吧狠狠的喝了一顿,特别的无语,疯狂的喝,就感觉很无奈,我和纹身男联手,基本上很少有人能扛得住,就算是螳螂哥,可能也没法扛得住我俩吧,毕竟,纹身男确实够给力,可是这气王,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厉害。

纹身男真的是不行了,忍不住,就去查这人的资料,大概的查了一些,但是,却不完全,就只知道这家伙是中俄混血,从小力大无穷,学的似乎也不是华夏的功夫,好像是类似于外国的那种气功。

后来他问了问馆主,馆主才脸色大变的告诉他说,“这人,真的很强,当年在省城待过,已经名震整个省城了,很多人都很忌惮他,他是跟着秦先生的,就因为秦先生本身就是秦家嫡系,而且是家主接班人,再加上秦先生像气王、和尚这样的门客众多,甚至,可能有潜能高手也在他们秦家,所以,他才能称得上是四少之首。才能把疯子哥压了一头。”

想想也是,疯子哥本身就是个高手,再加上辣子哥、红发哥、狗哥,螳螂哥,这哪个不是好手啊,一刀都能把王锤子给劈了的牛人。

说明这秦先生,气王这样的高手,他不一定只有这一个。难说,还有更多,我不得不心惊,自己真实捅了马蜂窝,为啥会跟秦立过不去,但是我想想,吗的,是他惹我的好吗,是他缠着萱萱的好吗,是他把长刘海逼的走投无路生死不知的好吗。

纹身男觉得不行,很想让馆主出手,我们也觉得,馆主出手,估计可以对付的了气王,但是馆主不管小孩子感情之间争风吃醋的事儿,还说:“如果他们管了这事儿,那么,就跟秦先生交恶了,所以,除非气王危及到我们性命,拳馆可以出手。”

没辙,为了不波及到拳馆,我和纹身男刁男只能自己想办法。而且,拳馆上次已经得罪了鸭少,再得罪秦先生,恐怕百年的基业都得搬离省城了,到时候,就呆不下去了。

想到这个,纹身男也就不说啥了,比起报仇什么的,拳馆上上下下那么多人的生活都被破坏,自己怎么能那么自私,我想了想,还是得靠自己。如果我去找疯子哥让螳螂哥出手,螳螂在省城也有不少人认识,他出手,自然秦先生那边知道了,到时候,引起了二少之斗,先违反了四少协定的疯子哥,肯定成为众矢之的。

所以,这办法也行不通。

而,纹身男在养伤的这段时间,秦立这家伙也没闲着,又是经常去找萱萱,所谓先搞定丈母娘,果然他这手段是对的,哄得她妈真的是开心了,已经把他当成准女婿了。

而萱萱,就直接不回家,也不出面了,和卓小雨去旅游了,可能是一周内可以回来吧,散散心什么的,为了这样的老妈,视财如命的老妈,她也是没办法,但这样的爹妈,她有啥选择的机会?

但是,秦立这狗日的憋不住啊,没见到萱萱,就跟疯了似的,我接到了好多威胁电话,他还说要叫气王来干掉我几个兄弟之中的一个,叫我叫出萱萱来,不然,就别怪他不客气了。庄农庄技。

我骂了句草我说,“我哪儿知道她去哪儿了,你问我,我问谁去,别老拿气王说事儿,有种的,你自己跟我打。”

他就呵呵笑,说:“行了,别墨迹这么多,今晚,我就要看到萱萱的人,我知道,你有办法找到她的,如果我看不到她,阿姨的性命,我可就没法担保了啊。”

说着,他估计是让萱萱妈说话,我听到了她求救的声音,“救我,许默,我是萱萱妈,救我,这人,他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