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3章曼陀罗花/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时候的萱萱妈才算是正常,我是多么想直接喷她一句,说:“你活该,你不是喜欢这个女婿么,你不是说这秦立是好男人么。还让萱萱接受他,现在好了吧,人家露出本来面目了,你就顶不住了,连你丈母娘的命。他都要索要,只为了逼出你女儿来。你还有什么话可说的。”

现在知道什么叫瞎了狗眼了吧。

我还多说了几句,说:“你不是看不起我们这样的泥腿子吗,你这金龟婿怎么会要了你的命呢,阿姨你这说的哪里的话。”

我寒碜了她几句,她这才知道怕了。说,“许默啊,是阿姨眼瞎,是阿姨认错人了,我知道,你是喜欢萱萱的,对吧,只要你能来救阿姨,我就做主,让萱萱跟你处!”

我气得不行了,就说,“萱萱姐不是样品,也不是礼物,不是让你这样随便送来送去的,她是个人。她有自己选择的权利,你身为一个母亲,不但不为女儿着想,反而就知道向钱看,你还配当一个母亲吗!”

我说了挺多的,让她自惭形秽,她这才哭着跟我道歉啊什么的,整的我有点得劲儿了,我就想去救她了。但是,秦立这货应该是等不及了,在电话里骂了句,草泥马的,许默,快点的来,把萱萱给我带过来,不然,明天的这个时候,你就给她收尸吧。

然后好像是打了一下阿姨,骂了句,“你这死老妈子,墨迹起来没完了。”

电话挂了以后,我心里虽然有点爽阿姨跟我求饶、道歉的事,但是,这人,还是得救,起码,是萱萱的妈,就算璐璐的父母当初再怎么对我不好,那也是璐璐的父母,这是没法选择的。而,萱萱这里也是一样,我得尽快想想办法。

我找到了纹身男,我俩思索了挺久,依旧没办法,他手都还没好,他是主要的战斗力,而我,就是配合他的,怎么打的过气王?

为了节约时间,第二天一早我就去了一趟解放县城,找到了铜人前辈,想让他出山帮我一起,我们仨个出手,应该可以镇住气王。但是铜人前辈告诉我说,“没事,你去找一下拳馆那个大高手王三少,他应该有办法的。”

我就疑惑的问了下,“是让他出山帮我吗?”庄双吗巴。

铜人前辈说,“你去了以后,你就会有办法了,别急,我这把老骨头,你还想让我连进棺材的资格都没有了啊,你这小子真没良心。”

我心想,说来说去你是怕死,还是不敢去啊,不过这话我没敢在嘴上说,怕他骂我,而且,他也算是我的半个师傅,尊师重道还是得要的。

他既然这么跟我说,那么就说明去找一下这个大高手,应该能得到答案吧,这时候我才知道,这家伙叫王三少,不知道为啥,听到这名字,我眼皮老是跳,我心想这可能是我最近有点敏感的缘故吧,也就没多在意什么的。

回了省城以后,纹身男问我怎么样的情况,我就把事情给说了,还是得请他通报一下馆主,馆主倒是没拒绝,直接就说答应了,不过,他却是说,见面可以,请他出山帮我们出手,别说他不同意,就算他同意,王三少也不肯出来,他都多少年没跟外人动过手了,而且,如果他一出山,势必整个拳馆引起波澜,那还不如馆主亲自出手帮我们呢,所以,基本请他出山不可能。

我心里想骂人了,他又不行,铜人前辈到底是几个意思。

不过,见了这王三少以后,我果然是找到了答案,我把具体的来意都说清楚了,而,纹身男也帮我说话,馆主也是,所以,王三少虽然不能出山帮忙,但是,他也在想办法。

他瞪着我,突然间说道,“这样看来,就只有一个办法了。”

我们都问他,“什么办法?”

他就一字一句的说道,“激活潜能!”

说实话,这四个字,对别人陌生,对我很熟悉,而且,我觉得这四个字对我来说就是天方夜谭,上次也说了,有潜能的高手不一定能帮你修复、激活、升级潜能,就好像古时候的郎中一样,郎中虽然多,但是能跟华佗一样敢用麻沸散把人肚子给刨开治病的,世上也就他一个。所以,潜能高手虽多,能让潜能高手恢复激活升级潜能的,可能世界上也就那么一两个,可能还没有。

所以,他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不光是我,纹身男和馆主都惊呆了,说你上次不是说你不行吗,这你完全做不到啊。

他就说,“我是做不到,但是,利用外力却可以做到,而且,这对本身的伤害也大,你现在走到这一步也没办法,一方面,置之死地而后生,这样,难说还能真正把你封闭起来的潜能给激活,哪怕是受损的潜能,也比你现在潜能都使不出来的好吧?



我和铜人前辈也算是聊了很久,这东西,我有一点,但是不多,而且,是干的。那就是,曼陀罗花,我这里有一株,却只是干瘪了的,药效肯定不如新鲜的和刚采的,但是,死马也能当活马医了。就好像当初,许默,据说你的潜能用罂粟花也出现过异常。

很久之前就有这个传说,但是,他也没亲身试验过,所以,这次给我这一株曼陀罗花,也是赌赌运气,如果真的出现什么反作用效果,让我们不要怪罪他。

听了这话以后,我立马就拱手说,“不会的前辈,既然有这样的机会,我就愿意试试,哪怕是跟罂粟花一样出现了副作用,我自然也不会怪罪前辈的。”

说完以后,我就和纹身男他们点点头,而馆主,也是愣了下,不过也点头,之后,那王三少叫我们出去,他过了没多久,就拿出来了一株干瘪了的,可是,这味道挺重的啊,想想,那地方他拉屎拉尿的地方,存放了这么个东西,味道能有多好闻?那才有鬼了。

我强忍着恶心,把熬出来的汤汁给喝了,时间,还有不到六个小时就是我和秦立约定的时间了,秦立还时不时给我发短信,说:“怎么样,帮手找到了没有,萱萱找到了没有,要是还不来,大刑伺候!”

我不知道他会对阿姨用什么大刑,我就只是发短信骂他不要脸之类的,拖延时间,同一方面,我给小雨姐打了电话,让她把这事儿先瞒着萱萱,万不得已,再带着萱萱过去,不过,带过去,可能萱萱就是没法自由活动了,有气王在,德叔的那些保镖,完全就是不够看的,所以,到时候秦立要怎么对付萱萱就怎么对付萱萱,所以,不到最后一刻,万不能动用最后这一步。

而另一方面,我的身体里,也确实出现情况了,我越发的感觉,这花确实有点门道,我好像身体有使不完的劲儿。

我就跟纹身男说,“咱们出发吧,我感觉,潜能应该可以使出来了。”

纹身男就有点不放心,就说,“要不跟我试试吧,咱俩试试,然后,再去。如果你连我都干不过,那估计去了也没用。”

我想了下,反正都在省城,去狗日的秦立那里也要不了半小时的功夫,“时间还早,试试就试试。”

我对着纹身男发动了自己的潜能,确实,有点感觉了,但是,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样,我也没多想,可能这就是恢复之前的征兆吧。

但是,打着打着,纹身男就问我怎么了,说,“你这比以前还弱了啊,你这怎么回事,许默,许默!”

他看着我倒了下去,我自己也没想到,赶紧的,送到了拳馆馆主那里,他,也算是半个医生,能帮我看看怎么回事,他帮我把了把脉,最后,突然间跟我们说,“许默,他全身的静脉紊乱,这,这怎么回事?”

我说,“以前我也是这样,潜能暴动的时候就是这样,乱七八糟的,可能还会危及性命,其实潜能这东西很危险的,控制不好就会爆体而亡。”

不过,馆主却是说,“不对,你这不对,赶紧的让你师傅来一趟。”

他说完以后,我这才发现,我的身体,动不了了,而且,就连平时的移动都成问题,就好像一个正常人感冒发烧以后,走路天旋地转,好像天是在移动,楼房在晃动一样,就那种恐怖的感觉,而我,比正常人的还要恐怖,好像周围的房屋都正在经历七级大地震似的,晃动个不停,我的脑袋,疼的不行。

赶紧的联系了铜人前辈,幸好班车挺快的,不到一小时,他就到了,然后赶紧的检查我这情况,最后,他慌乱了,说:“赶紧的,准备一锅开水!”

忙活了半小时以后,我泡上了药浴,而他,则是瞪着纹身男和馆主问他们,“许默吃了什么东西,你们给他吃了什么?是要害死他吗?”

看到铜人前辈生气,他俩都莫名其妙,就把事儿给说了,铜人前辈一拍桌面,冷冷的道,“这他吗哪儿是曼陀罗花,这是狗尾巴草!!你们眼瞎还是我眼瞎,换了个模子,说是干了的曼陀罗花,你们就信啊,王三少,肯定是王三少要害许默,他,他到底是什么人,快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