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4章秦立的决定/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纹身男却是说,“铜人前辈,这可是您让许默找的三少师叔啊,而且。三少师叔,可是和您是朋友,他怎么可能会害许默,你,在迷踪拳馆内。你可别乱说!”

而馆主,也是脸色剧变。瞪着眼睛看着铜人前辈,似乎也很是不满的样子,肯定了,谁能乐意自己的拳馆被人家说,而且。自己的师弟,唯一的潜能大高手被人误解,他怎么会乐意?

馆主冷声道,“前辈,我虽然敬重你是前辈,可你不能乱说话诽谤我师弟,而且,我师弟也有言在先,跟许默说过了,这花吃了,有任何副作用和反效果,他也不付任何责任,而且,看这样子,确实是有反作用效果。难道,这就可以诽谤我师弟了?不信,你问问你家许默,看他是不是答应的好好的。”

可是,铜人前辈却是不管不顾,直接冷冷的道,“走,去见王三少,当面问问不就清楚了么?再怎么样。潜能大高手会把干瘪了的曼陀罗花看成狗尾巴草,那也是一件奇闻了。”

当面对质就对质,反正,真金不怕火炼,馆主好像挺有信心似的,他们仨人就去了那个封闭的门那里,和铜人前辈相交很久,馆主也不相信他会突然间性情大变和自己闹翻,所以,他很想把这件事给整清楚,不能和少林高僧交恶。

所以,到了那里以后,开开门,就问他师弟这是怎么回事,可是,让他震惊的一幕发生了,他师弟,也就是王三少,冷冷的瞪着铜人前辈,说,“你来了,你既然都来了,那么,许默应该是已经死了吧。”

这话一出,铜人前辈好像是知道了似的,在那冷笑,而,纹身男和馆主则是脸色大变,馆主问他,“师弟,你,你瞎说什么呢,什么许默死了?”

而纹身男则是瞪着眼睛看着他说,“师叔,难道,真的是你?”

狐狸尾巴都懒得隐藏,直接露出来了么。铜人前辈冷笑,“孽畜,纳命来吧。我倒是想试试,你这封闭了十几年的废人潜能高手,到底有什么厉害之处!”

可是,馆主却是一个闪身到了他的前面,拦住了他说,“前辈,你等他说完行吗,如果,他说的都属实,我会给您一个交代的,我东方鸿虽然不是啥公正严明的包青天,但这样的事情,秉公处理,我还是能做到的,哪怕是我师弟,也是一样。”

哦?铜人前辈眉头一挑,说:“行,那我等你,你们听听他怎么说的吧。”

馆主,一步步走到了王三少的面前,盯着他问道,“师弟,你刚刚瞎说什么,再给你一次机会,说实话!”

实话?王三少冷笑,“我哥都死了,实话还有啥好说的,要不是大侄女莹莹从这里过的时候提到了,我还不知道这事儿,还有,莹莹因为我哥王锤子死了以后还和许默交朋友,所以有点内疚,把这事儿都跟她的好姐妹说了,被我给听到了。”

“一命偿一命,许默害死我哥,我杀了他,也没什么不好。”

如果我在这里的话,我肯定会大吃一惊,没想到,王锤子居然还有个弟弟,还是个潜能大高手,并且想要了我的命。

而铜人前辈则是冷冷的道,“这还有什么说的,那王锤子死有余辜,你自己问问你那侄女吧,而且,这事儿我略有耳闻,听许默说过,杀死他的,不是许默,而是其他的人。”

“正因为是这样,所以,我没打算杀你,只是把许默给杀了,仅此而已。”

王三少冷冷的盯着铜人,道,“我还把你当朋友,所以,我不想动手杀你,你走吧。”

铜人前辈则是再次盯着他说,“好,好,谁死还说不定呢。”

“够了!!”

纹身男、馆主大声的喝到,同时,馆主喊了句,“你真是糊涂,糊涂啊!你那哥哥,在解放县城那么个小地方,作恶多端,被大人物给就地斩杀,和许默没多大关系,相反,许默差点被他给害死,这事儿,你知道不知道?你问问你的侄女莹莹吧,你不要因为几句流言蜚语,就听信片面之词,不信,你让我把莹莹给叫出来?”

“你以为,你哥是好人?”

“他那样的人,在解放县城,就算不是大人物杀的,也会被刘子铭给杀了,解放那边的事儿,我大概清楚一点。”

说完这些以后,王三少不敢相信说:“我不信,我哥是坏人?不是许默杀的,也是因为许默而死吧,要不是他去帮莹莹教训许默,也就不会死了”。

呵呵。馆主骂他,“那当年,因为你死了的人,还少吗,是不是那些人的亲人,家人,都可以来找你的事,说不是你杀的,也可以把罪名按到你头上呢?”

王三少的整个身子,猛地一顿。

就在这时候,纹身男,把莹莹给带来了,莹莹几乎是流着泪,把一切说出来以后,王三少这才一下跪在地上,捂着脑袋痛苦的嚎叫,说,“我,我杀了人了,我错杀了好人了。”

铜人前辈这才冷笑,手里,拿出了一个武器,看来,他是有所准备来的,他就说,“既然你已经认罪,那就该伏法了吧,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而,馆主则是拦住了他说到,“前辈,没必要吧,许默不是经过你的药浴,快要好了吗,三少也只是不知者,我代他受过吧。”

突然间,馆主,则是直接跪了下来,对着铜人前辈,而,纹身男、莹莹以及三少,都大喊。

“师傅。”

“爹!”

“师兄!”

这一幕,可能会传为佳话,但是,这件事我从头到尾都不知道,因为,铜人前辈拿回来了,真正的曼陀罗花,而且,还是两株,并且,帮我熬成汤匙,给我服下。

服下的一瞬间,我感觉全身的血液都澎湃了起来,我就问铜人前辈,说真的是王三少搞错了,所以拿错了花给我,害的我那样吗,这人怎么这样啊,也不知道注意点,我的命都因为他的马虎差点挂了。

铜人前辈和纹身男只是苦笑了下,没让我知道这事儿。

而,这天晚上我去赴约,也就晚了一点点时间,导致,秦立这傻缺,在那骂骂咧咧的,还发了照片威胁我,一张,是萱萱妈给他跪下的照片,一张,是他逼着萱萱妈录音的照片,让她女儿萱萱妥协的照片。

果然,这家伙,总算是暴露出了自己的本性,他装好女婿,终究是没装成功。庄双沟才。

我赶到的时候,萱萱的妈,却是在那感动的不行,流着泪啊,几乎是要跪着过来,我赶紧的说,“阿姨,你先坐着,别动。”

而,秦立,则是笑了笑,说,“又是你们俩啊,你这一只手断了,是不是另外一只手,另外三条腿也要试试?”

他瞪了下我旁边的纹身男,纹身男则是不理会,直接摆出了架势,而我,则是盯着那缓缓打了个哈切,走出来的气王,他伸了个懒腰,问道,

阿立啊,“至于吗,这么两个废物,你打搅我睡觉,昨晚上我找了两个小姐,累了半夜,这会儿没啥力气啊。”

秦立就笑,说:“再怎么样,这两个废物也花不了你多少时间吧,晚上,再做个保健调养调养,我请客,怎么样?”

说到这里,那气王,则是两眼一亮,说:“当真?”

秦立说,“当然。”

气王又说,“丽华大酒店?”

秦立说,“随便!”

气王就哈哈大笑说,“果然不愧是秦少的弟弟,你说话做事都有他的风格了,好,我就勉为其难,再打断他一只手,看他以后还敢不敢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