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9章我亲外公外婆到底是谁?/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选时不如撞日,反正我也刚好回来了,而小叔,也快要出来了,我去看看爷爷奶奶。也没什么,而且,奶奶当初凶了我,后来又跟我和好了,倒是也挺想奶奶的。

总是在省城跟那些人尔虞我诈。我也有点厌倦了那种生活,现在回来了。能看看家里的双亲、老人,这感觉还是挺不错的。

在家里吃了饭以后,反正也还没到睡觉时间,我就跟我爸说:“我想去看看爷爷奶奶,明早一大早我就得回省城。所以没什么时间,现在去就最好了。”

我爸就愣了下,说:“这么急?那行,我陪你一起过去吧。”庄华亩号。

我就赶紧的说:“不用了,我有点悄悄话想跟爷爷奶奶说,没别的,就是想谈一下小叔的事儿,您老就别去了吧。”

我妈徐妍看着我这样子,就跟我爸说,“行了,老许,别去了,难说孩子真的和二老有点话要说呢。”

“他个小犊子,能有啥话好说的。”我爸骂道,“一回来就咒他爸不能生。能有什么好事,赶紧滚吧。”

听到我爸同意了,我如获大赦,赶紧的出去了,一路到了我爷爷奶奶那里,我敲门的时候,估计他们还有点耳背,老头老太嘛,多等会很正常。我也没啥怨言。

等他们开了门以后,发现是我,立马惊喜的大叫,“默默,你怎么来了,这么晚过来的?”

我就说,“我回家过一趟了,过来看看你们二老。”

他们就赶紧的招呼我进去坐了,因为天气比较热,但是老人家都不太爱吹电风扇,我来了,他们就赶紧的把电风扇弄过来给我吹,顺便看电视,我心里感觉暖暖的,心想他们对我可真好,就像是对自己亲生儿子一样,哎,老两口五年没得自己儿子见,真是苦了他们了。

跟他们寒暄了一阵子,就提到了我小叔,提到我小叔的时候,我看到奶奶的眼睛里都带着泪花,说,“都四年多了啊,总算是可以出来了,能出来就好,出来以后,重新做人,再也不要去打架了。”

而,爷爷则是冷冷的说了句,“他要是再打架,我宁愿打断他的一条腿,让他一辈子在家里当个瘸子!”

我听得出来,爷爷的口气不像是开玩笑,倒是我,在省城、解放还经常干仗,其实我这人就是走了狗屎运,小叔进去了,而我,却还好好的呆在这儿,老天真是不公平。其实我多想我也进去个一年半载,看看到底还有哪些兄弟对我是真心实意的,还有哪些女孩真的喜欢我,能等我那么久,那我就跟她在一起,感觉自己也跟电影里的男主角似的,喜欢幻想一些东西。不过,这些还都只是幻想而已。

聊了这些事儿以后,我就突然间跟他们提了句,知道不知道我妈是怎么死的,其实当年,我还小,我知道我妈是死了,但是,我真的没亲眼看到过她怎么死的,但是我远远地见到了她的尸体。

但是,现在,听到铜人前辈说朱雀潜能是血脉相承的,我就有点怀疑,就是我妈传给我的。所以,我就想搞清楚,我妈,到底是什么人。

我知道的只有,我妈叫付晓雪,其他的,我居然一概不知。我就跟爷爷奶奶,稍微的提了几句,问他们知道不知道我妈怎么死的啊,之类的,还有,这么多年了,我妈的娘家,怎么从来就没有出现过,就是说,我的外婆外公,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是啊,我居然傻乎乎到了这地步,我们老家的老房子那边,也有一些人,我是喊外公外婆的,就好像我喊小叔的爸妈爷爷奶奶一样,但是,我的亲外婆亲外公,我却至今没有见过。

原来,问题是出在这里,这里面,肯定有我所不知道的秘密。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我问了这话以后,爷爷奶奶居然说,“就只是普通的车祸死了,没办法,你爸赶到的时候,救不活了,我们也见过,确实是死透了,默默,你怎么突然间想起问你妈的事儿来了?”

我又问他们,“我的亲外公外婆哪儿去了,他们在哪儿之类的话,”

爷爷奶奶就开始支支吾吾,故意打马虎眼,说:“你爸本来就比较暴力,还娶了个新的女人,你外公外婆如果知道,肯定打断你爸的腿,所以,你爸和你家已经很久没和他们联系了,你也不要去联系,除非,你想要徐妍和你爸分开。”

听了这话以后,我就想起来了,当初我爸把徐妍带回来的时候,我还挺反对的,而且一直恨我爸,恨了好一两年,后来徐妍真情感动了我,我才接受了她的。

所以,我外婆外公那边怎么回事儿我就不清楚了。

我就老想知道我妈的娘家到底在哪儿,爷爷奶奶就死都不说,最后还说,“你想知道,问你爸吧,他要是乐意告诉你,你就可以知道,如果他不愿说,我们也不敢说,这件事,如果我们跟你说了,可能你爸都会跟我们老两口翻脸。”

我离开爷爷奶奶家回去的时候,路上就心情挺沉重的,我觉得,我爸是肯定不会告诉我的,而且,徐妍在家,这会儿也不好问。

回去以后,徐妍就给我煮了饺子吃,吃着饺子感觉挺幸福的,不过,我还是想我妈,亲妈,不知道她在地底下过的好不好,等我妈睡了以后,我爸也睡了,我没机会,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趁着徐妍去做早点的时候,我就问了我爸,“我妈的娘家在哪儿,能告诉我吗?”

我爸就说,“你自己问你妈啊,等她做完了饭的。”

我就压低了声音说,“不是这个妈,我是说,我亲妈的娘家,我亲外婆亲外公,我还没见过他们呢。”

然后我爸的脸色就变了,狠狠给了我一耳刮子,说:“你这瘪犊子从昨天回来就神神秘秘的,你到底在外面听了啥风言风语的了,我告诉你,这问题,你永远别想知道答案。”

我就不爽了,跟我爸顶了几句嘴,说:“我一定要知道这件事的秘密,你们到底想隐藏什么,纸是包不住火的!总有一天,我会知道的!”

我妈出来的时候,就问:“怎么了,怎么了,儿子难得回来一趟,你就这么骂他啊,干什么呢?”

我爸就气呼呼的,早点也没吃,就出去了,我吃早点的时候,徐妍就细心的问我怎么了如何了之类的,以及我和我爸到底争吵什么,我不想说,因为我怕我说了我想找我外婆的事情,她会伤心,我不想让我现在这个妈知道我在找我以前的妈的底细。

就跟她说:“你别管了,对不起,我不能让你知道。”

找不到答案,我爸、爷爷奶奶都不肯松口,我也就只能先回省城了,那边,还挺迫在眉睫的,我一定要让萱萱摆脱渣男秦立的魔爪,不让她继续被他威胁着。

而,我到了省城的时候,刚好去了一趟拳馆,也刚好被我赶上了,碰上了那鬼脚六来踢馆。

当时他还看到了我,看到了纹身男,就说,“你俩果然在这里,看来,我没冤枉你们拳馆。”

而馆主,则是出来,迎接鬼脚六,像是老朋友一样,给他端茶上水,还一起品了品酒,仿佛,上次劫走秦立,打的梁齐肋骨断了两根的,不是他,是别人似的。

而,品完了茶、酒以后,鬼脚六还跟馆主做了个揖,说,“多谢招待,这些年,你对茶、酒方面的造诣倒是越来越深了,就是不知道,功夫有没有落下。”

馆主就笑,说,“我倒是没有落下,不知道六哥你有没有领悟到第七脚?”

鬼脚六神秘的笑了笑,说,“这是我个人的秘密,自然不能告诉你,我今天来,你肯定也想报仇吧,我把你的爱徒打成这样,还给秦先生效力,你我,势必会有一战,还不如我送上门来,跟你比一比的好。”

“咱俩都是老交情了,点到为止,可否?”

馆主自然连连点头的答应。

一场巅峰之战就这样开始了,我也是第一次见到馆主出手,见到真正的迷踪拳法。

似影、似幻的拳法,跟魔幻似的,看的让人眼花缭乱,而那家伙的腿,也确实厉害,在空中连续踢出六脚,还身形不乱,能跟馆主打的平手,但是,看起来馆主占据了上风。

馆主的拳,时而快时而慢,但都能恰到好处的击打在对方的腿脚上,用心观察的话,会发现,馆主的拳头上已经淤青累累了,而那鬼脚六虽然穿着鞋子,估计受伤也不轻,腿上脚上估计也有挺大的损伤。

一直进行到一个多小时,起码打了五六十个回合,我才明白电视剧电影里的那些并非无稽之谈,什么三百回合,估计也就两三小时的功夫,因为动作快,拳法快,来回交替也就很快。

我们拳馆的人都出来看了,梁齐问我,“觉得谁更有胜算。”

我就说,“看这情形,肯定是馆主。”

梁齐说,“是啊,师傅确实占据上风,但是,这家伙的六脚,你没发现他只用了几次么,另外,他们俩人都有绝招还没出,正是等待对方竭力的时候,爆发一击击溃对方。他们俩人,估计有十年没动手了,这次一动手,就打这么久,感觉就跟老朋友交战似的。”

我就笑,说:“你不恨他啊,把你打成这样了。”

梁齐说,“这有啥,各为其主,如果哪天我要去援救你,碰上了他,我肯定也要踢断了他两根肋骨的。”

我哈哈笑了下,而这时候,场中已经发生了变化,馆主好像是使出了迷踪拳的最高奥义,我听到几个拳师都在那惊呼,而梁齐,也屏住呼吸,在那仔细的看,不肯错过最精彩的一幕。

我看到他脸上带着兴奋,因为,我也挺兴奋的,鬼脚六,坚持不住了。

那拳头,好像是分成了十六个拳头,又转化为三十二个,对着鬼脚六打了过去,除非他跑,他回头,否则,这一圈儿地方,没有他可以躲得。

可是,就在那一瞬间,他飞了起来,对着馆主,踹出了六脚,这六脚,接住了大部分的拳势,但是却阻挡不了最后的几拳,高手之间,几招分胜负,所以,如果他接不下,就只能逃,不然,这几拳就够他躺医院一阵子的了。

但是,这样的大高手,如果逃,那是多丢人的一件事。

所以,他不逃,而是迎了上去,这六脚以后,我发现,这货还没掉下去,而是,踹出了第七脚。

我看到馆主惊恐的大吼一声,“第七脚!”

然后馆主就飞了出去,口吐鲜血,而鬼脚六,也伤的不轻,脸色苍白,但是,他至少还站在那里,而馆主,却只能在几个拳师的搀扶下,一路送到了医护人员的那里。

馆主夫人,以及一两个比较资深的拳师,就跟鬼脚六拱了拱手,说,“不愧是六爷,居然真的经过了十年,第七脚领悟了,没想到,这第七脚的威力居然这么大,但是想必,对你身体的负荷也很大吧?”

那鬼脚六,咳嗽了几声,也出了血,苦笑的看着馆主夫人说,“夫人果然慧眼如炬,你说的没错我现在也是强弩之末了,他只要再能坚持打出一拳,哪怕就只是小小的一拳,我也势必站不住了,这次,也算是我小胜了一筹,运气好罢了,算不得真的。”

然后,他看了看我,看了看梁齐,说,“两位小友,对不住了,上次的事,各为其主,如果我不救秦立,就算不得秦家的门客了,我来省城吃香喝辣都是秦家给的,我和秦家的天问老弟也算是交情不浅,所以,这次来,算是给馆主和两位小友一个交代,你们看,这样可好?”

他突然间出手,对着自己的胸口,来了一下,瞬间,他又口吐了一口鲜血,终于坚持不住了,倒了下去。

而馆主夫人赶紧的叫了几个拳师,把他给抬走了。

我和梁齐,俩人都愣住了,梁齐倒是竖起大拇指说,“果然不愧是宗师,恩怨分明,是非也分明。”

我呢,则是诡异的笑了下,说,“分明个屁,活该,自己一掌刮死自己,才叫好呢,那就少了个劲敌了。”

梁齐、刁男,则是鄙视的瞪了我一眼。

等到馆主和鬼脚六都醒来了以后,鬼脚六和馆主,俩人沐浴更衣,还吃了点东西,顺便叫上我们所有人,一起聚会聚餐了一下,鬼脚六突然间看着我和梁齐说,“你们两位小友,还是不要和秦家斗了吧,真正的潜能高手,秦天问,想必你们馆主也有所耳闻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