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8章萧璐你到底在哪儿?/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璐璐,好像是情况稍微了好了点,医生说,她现在是没什么问题了,知道这消息以后。我才算是松了口气,紧绷着的神经,也算是放松了,而我,也好奇璐璐找我是什么事。

我心里还挺惊慌的,她是不是要跟我分手。因为我害的她这样了,只要和我在一起,当我女朋友,可能,她随时都要面临这样危险的境地,因为,我的仇人特别的多。

我进去的时候,还有点战战兢兢的,她现在是躺着的,看到我来了以后,用眼神示意我过去。我有点怕,她就用沙哑的声音说,“你快过来吧,我不想多说话,胸口疼。”

我有点心疼的过去,拉着她的手。跪坐在她的旁边,问她,“你好点了没,璐璐,都赖我,要不是我,可能你也不会出事,你说说,你怎么这么傻。”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眼圈都红了,因为,她始终是为了我才中枪的,那一瞬间。我做了个决定,我跟她说,“璐璐,你找我啥事啊,如果你是要跟我分手的话,我很乐意,真的,我觉得,我身边现在是一群亡命之徒。我也是,我现在还有很多仇没报,很多仇人没对付,所以,我没办法给你安定的生活,要是不行的话,咱俩就散了吧。”

我没想到,璐璐听到我的话,愣了,然后惊讶的看着我,最后流眼泪,我问她,“怎么了你,哭什么呀。”

她就说,“你怎么这样啊,默默,我都没放弃你,你就想着放弃我了,你,你太让我失望了。”

然后就在那哭,我愣了,说,“你叫我进来,不是要跟我分手啊?”

“那,那是因为什么事啊,那你说呗。”

我有点好奇了,她叫我进来到底是啥事啊,搞得这么严肃的样子,我以为真的是要分手呢,原来不是,我心情好了点,不过,既然不是分手,那是什么事?

这时候,璐璐跟我说了,“我的事,能不能帮我瞒着我妈,不要告诉她,好吗?”

我这才傻眼了,我说,“就这个事儿啊?”

她就白我一眼说,“对啊,不然你以为什么事呢,我受伤这么重,差点没命,你觉得,如果我妈知道了以后,还会让我们俩在一起吗?”

我这才恍然大悟,然后惊喜的亲了她的手一口,说,“哈哈,璐璐,我太爱你了,你说的太好了,是我想多了,我真是个大傻瓜。”

哪知道她却说,“哼,你不是想跟我分手的吗,那就分呗,谁怕谁啊。我还不稀罕跟你在一起呢。”

我看她这样,就知道她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就问她疼不疼,枪口到底是射哪儿了,不会真的是胸吧,那时候我就有点邪恶的想法,璐璐的那啥比较大,会不会是被炸爆了啊。

不过,她立马骂我了,说:“你那鬼脑子想什么东西呢,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射偏了,没什么大问题!医生说恢复一段时间就能好,不过,在这之前得住院两个礼拜,我就在想,这两个礼拜,咱们怎么瞒过去,我妈肯定会来找我的啊,你说说,怎么办?”

我就想了个办法说,“要不这样,你就把卓小雨姐和萱萱姐给搬出来不就行了么,说是和她俩合租,然后一起学习,准备下学期冲击六级考试,你不是六级还差几分就要过了么,我想,你妈肯定会理解你的,也就两个礼拜而已。放心吧,这点借口我们俩还是能扯出来的,等会儿小雨姐她们来了以后,咱们就串供,别被你妈给问出来,这不就得了么。”

听了我的话,萧璐这才心情稍微好了点。

一两天倒是好瞒着,时间久了,估计就麻烦了,所以,在这期间,我和南哥,平哥他们,火速的找寻神户组织以及刘峰、赵明飞他们的下落,这些人,一定要血债血偿。

如果是以前,我还没想过要杀了他们,但是,他们自四年前开始,就和我是死敌,害了我小叔坐牢了不说,现在,还差点害死了我的女人,再加上,以前还差点害死过我多次,要不是我福大命大,这会儿已经变成了一缕阴魂了。所以,这次之后,我只要再见到他们,就是不死不休。

不过,我问了南哥,为啥他们连枪都可以随便带在身上,招摇过市,南哥说,这里可不比省城,其实,县城比省城更好带枪,为啥,因为治安不好,没人管啊,而且,这里也没有什么出入境记录,小地方嘛,人家能来经商、投资,我们巴不得外地人来这里发展,促进这里的经济,但是,省城不一样,省城已经很发达了,所以,这些安全方面做的比较足。

知道了这些情况以后,并没有消减我们找寻神户组织下落的决心。

所谓,功夫不负有心人,苏平有天来找我,告诉我说,找到地方了。

因为,整个解放县城的地下势力已经全部放出去找了,只要有点风吹草动,或者听到有人说日语,有人说外国话,那么,留下的线索很容易被人留意到。

就连神户组织自己也没想到,我居然可以这样大规模大范围的找寻他们,只为了一个女孩儿的受伤,就算是当初我自己被刺杀,我也没有这么愤怒过。

只是因为,那人是我爱的女人,萧璐!

苏平找到的地方,是个电子游戏厅,那里比较小,任谁也不会想到,鼎鼎大名的神户组织,居然会在这么个小学生聚集的地方,因为,不少小孩儿都在那打电子游戏,而且,这里的治安很好,不会发生啥抢劫的事故,所以,也没多少人注意到这里。但是,却是有人听到这里有人说日语,才引起了怀疑。

我们带了大概一百多人去,把那里团团围住,围了个水泄不通,就是一只乌鸦也没办法飞出去,当我们冲进去的时候,那些小孩儿都赶紧的跑,我们也没伤害他们,倒是抓住了一个问他,“这里管事儿的人去哪儿了,老板呢?”

里面也有几个华夏的打工仔,还有一个前台mm,专门给人售游戏币的,一块钱四个,也不贵,那前台mm长得还不错,不过,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这mm居然替他们的老板隐瞒,不过,当苏平威胁了几句说,“你要是不说,就让你一个人陪我的五十个兄弟今天晚上!你懂得。”

立马,那mm吓哭了,说,“我说,我说,老板是日本人,我也学了点日语,所以才在这里干的,这里工资高,而且日本人比较好客,也比较公平,所以才想着我们走了以后,她还可以继续在这里干。”

就在我们审问这个mm的时候,我们的人已经冲到了后台去了,而,有人喊道,“大哥,有人跑了,从房顶上!”

这时候,我立马蹿了出去,而他们的人,则是把后门,后院都给团团围住,算是抓住了几个不会武功的,不过也是岛国的人。

但是我知道,他们的精锐,都是会武功的高手,所以,抓住了那几个高手才是真的。

我蹿出去的同时,眼睛不停的往外面扫描,果然,被我发现了两个在房顶上飞奔的,我朝着一个看起来功夫高一点的家伙追去,那家伙速度还可以,不过,对我来说,却是慢了不少,我跑到上面的时候,不少人在下面看,还尖叫,说,“看啊,黄飞鸿,飞檐走壁啊,快拍下来,好精彩啊。”

而我,却是没时间理会这些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

那人还挺聪明的,知道逃不了了,在拐角处,甩了一把飞刀过来,差点戳中我,不过,我是谁,我是不会让他这个小鬼子给戳中的,所以,我躲过了,这家伙还挺圆滑的,躲到了下面的女厕所里去了,而偏偏狗血的是,里面有个大妈在上厕所,这混账东西,还绑架大妈威胁我。

笑话,我又不是电视剧里的救国救民的英雄,大妈的死活关我鸟事。

我就说,“你要杀就杀啊,反正,你也是死定了,趁早束手就缚,我放你一马。”

那大妈吓哭了,说:“救命啊小伙子,小英雄。”

我不理她,其实,如果大妈真的命悬一线,我肯定会救,但是,这是我的计策,我恰恰装作根本不在乎大妈性命,所以,那小鬼子就害怕了。

没几下,就被我收拾了,而大妈,吓得尿裤子了,我给她丢了几十块钱,让她打车去医院看看,是不是吓坏了,而我,则是拎着已经没反抗能力的小鬼子,一路往那个游戏厅而去。

到了那里以后,南哥一清点,抓住了四个小鬼子,有一个有点功夫的,其他都是没功夫的,还有一个就是我抓住的这个功夫高强的,南哥说,“他都不是这个小鬼子的对手。”

我掂量了下,估计这小鬼子就跟以前的黑西服差不多,挺厉害的,但对现在的我来说,闭着眼睛都能打的过他。

因为,我成长了嘛。

而接下来,就是找了个地方审讯,审讯的地方,是南哥和平哥他们平时开会的地方,那里,很隐秘,很少人知道,也有隔音的效果,所以不怕被人偷听什么的,而我们一路上把他们押解过来,也没碰到什么可疑的人。

解放县城人才虽然不多,但是,懂日语的人,却是不少,这里的高材生也不少啊,都是去外地念书,或者去一院的,多得是,在09、10这几年出来的高材生,全国没有一千万也有几百万了吧,所以,会点简单的日语,就一个考试不及格的,都会,在解放县城的地下势力里找个这样的人,很容易,有些夜总会的小姐都是大专毕业,会几句日语呢。

经过审讯,有三个家伙交代了,他们啥也不知道,就在这里和华夏人联络,然后再跟神户组织喋血组织的人接头,接手任务,不过任务是什么,他们就不知道了,再怎么问,怎么打,这三个家伙都不知道。

而这三个家伙,恰恰就是不会武功的,那么,一切就肯定藏在这个会武功的高手身上了。

我和南哥平哥三个人,带着那个会日语的,亲自审问他,那家伙一直不肯说啥话,用那个翻译的话来说,就是,“和你们这些华夏人有什么好说的,要杀要剐随便你们。”

南哥就笑了,说,“行,还挺硬气的,一直想试试满清十大酷刑,你想试试不?”

平哥说,“想试试,不过,这玩意儿用在自己同胞身上,不太好,用你这小鬼子身上,倒是挺好用的了。”

说着,还真的用了,用那些电烙铁,烫在这家伙身上,还用那种打针的针管,注水,往他身上打,这家伙,还真是扛不住了,而我,看着这些逼供的东西,真是醉了,原来,解放县城的地下势力逼供,就是用这些玩意儿啊。挺搞笑的,虽然很幼稚,但是还挺有用。

这家伙,交代了一点点,就是,他们和这里的一些制度的华夏人联络,这才是他们继续留在解放县城的理由。

我这才恍然大悟,我还以为是我自己有这么大的面子,让他们留下呢,原来,他们另有所图啊。

不过,当我问到,赵明飞他们的藏身处,以及神户组织他们最后剩下的联络点和秘密基地的时候,这家伙,突然间蹿起来,我们都吓坏了,万万没想到,一直没力气反抗的他,居然能挣脱铁链,然后,用铁链锁住了南哥的脖子想要逃走。

幸好我当时眼明手快,不然,南哥就有生命危险了。

这家伙被我最后击打在地上,打晕了,想等他醒过来以后再继续审问,哪知道,平哥突然间叫我们说,“你们看,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低头,把他扶起来,看到那小鬼子,他七孔流血,血液都是青色的。

“毒!这家伙牙齿缝里有毒药!自杀了!”

南哥这才大叫,然后,我们俩赶紧的把他弄到了厕所里,想要用水冲掉他的毒药,让他活下来,可是,已经晚了。

而,南哥则是心有余悸的道,“这家伙,看来早就可以吞毒自杀了,但一直迟迟没有自杀,估计是想逃跑,看到逃不掉,可能就孤注一掷想要弄死我们一个回本,最后,为了保住秘密,他居然吞毒自杀,这些小鬼子,比起抗战期间的鬼子,有过之而无不及啊,真心不能小看他们。”

我点头说,“是啊,有时候,他们比我们国人都要可怕的多。”

这件事风波过去以后,我们还想去查赵明飞、刘峰以及神户组织的下落,却没有半点音讯了,整整一个夏天,他们都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但是,我知道,他们没那么容易走掉的。他们还要联系这里的制毒的华夏人。

不过,我和神户组织、刘峰、赵明飞他们,原本,只是深仇大恨,我把他们送进监狱,就好像他们害了我小叔一样,我也要让他们坐牢,被法律制裁,这就是我当初报仇的最终目的。但是,自从这件事以后,我下了决心,不交给警方,也要直接干掉他们,我以后对他们,绝对不会手软,也不会做事留一线了,因为,跟他们已经是不死不休的不共戴天之仇了。庄吗助号。

另一方面,璐璐的伤势好了一些,但是,还是继续在医院里住着,而她妈,也渐渐地开始怀疑了,逼着让她回家,想看看她,还问她,“你到底是在哪儿,是不是天天跟那个叫许默的厮混着不想回来了,我告诉你,如果你不来见我,还非要和他在一起,我就不要你这个女儿了!我就不认你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