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4章捉到秦立、鸭少、气王/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省城以后,因为璐璐的缘故,我本来就有点不爽,所以拼命的练习,希望有朝一日能跟铁血一决高下。在拳馆里呆着,训练王三少交给我的办法,让纹身男陪我练,练着练着,就这样又过了两天,纹身男被我吓到了。说。“许默,你疯了吧,你这进步神速啊,我看了都吓人,现在你就是不用潜能,跟我打,我都要费点功夫了,想当初,我打没有潜能的你,就跟打我家孩子似的。”

我就骂他,说:“你媳妇都还没出生呢,你就惦记着孩子了,你想得美,屌丝一个。还想找女朋友啊。”

他就骂我说,“就兴你找女朋友,就不兴我找啊?你骂谁屌丝呢,我告诉你,我将来的女朋友。绝壁不会比你的差。”

我就笑,说,“你说吧,就这一院,这省城,有几个能比我萧璐好看的,就算那黄胜男是一个吧,你能泡上人家黄胜男?你别逗了。”

他看我鄙视他,他就骂我说,“你滚犊子的,我喜欢的这个女的啊,虽然没她那么天仙,但也绝对不差。”

我就愣了下,走了过去。看着他说,“哦,这么说来,你现在是有喜欢的人了啊,我就跟你玩这么久,咱俩也算是铁哥们了吧,怎么的,这事儿,还瞒着哥们儿呢?”

突然间,我这么一说,他好像就有点害羞了,脸红了下,说,“你瞎说啥呢,我也就自己想想,没你想的那么严重。”

我看他这样儿,我就更来劲了,说:“怎么的,你单恋人家啊,人家知道不?”

我拉了拉他,把他拉到了厕所旁边的小胡同里,然后问他,“你说说呗,到底是谁,我认识不?”

他就唯唯诺诺的说,“认,认识。”

我就问他,草,谁啊?

他就说,唉,不好说。

我就骂他,“大老爷们的,你墨迹个什么劲,赶紧的说。”

他这才告诉我说,是小师妹!

我愣了下,问他,谁啊?那个女汉子,女帝莹莹?

他就骂我说,什么女汉子,那叫真性情,率直。

然后说了一通她的好话,把我给逗乐了,我就笑他说,“知道了知道了,没想到你纹身哥,也有这样的一面,居然还害羞,纹身哥,不说别的,武功我不如你,但是,这泡妞,我可是情圣,不说别的啊,你说我身边的那几个姐,还有喜欢过我的妞,哪个不是极品?”

说着,我就来劲了,就在这时候,一个声音冷冷的传来,大早上的,在厕所门口干啥呢,堵着门,让开。

这声音,尖锐而又清脆,一听,就知道是女生,而这女的,我一听就知道,是东方莹莹,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而我这时候看了眼纹身男,他傻眼愣在那里,我就故意逗东方莹莹说,

我说女帝啊,亏你以前叫女帝呢,你不知道有人喜欢你啊?

莹莹就骂了句,喜欢我的人多去了,不多你一个,你就想说你喜欢我呗,我呸,你不是有萧璐了么,你咋那么贱呢。

说完,就进厕所去了,而纹身男这会儿,把我给拉到一边儿,要痛揍我一顿,我求饶了半天,他才肯放过我,他指着我说,我警告你啊,我是把你当兄弟才跟你说的,你要是再挑战我的底线,当心我弄死你!

我看他真的生气了,我就笑,说行了,行了,我不逗你了,也不会跟她说的,你就放心吧。真是,真成,居然能喜欢她这样的极品,哦对,她也是个极品,哈哈,祝你幸福。

和纹身男闹归闹,我俩功夫没落下,而我也练得算是不错了,而刁男,这家伙也想练,他的功夫底子算是比我好吧,但是这家伙仗着自己是馆主的儿子,肯定是得到亲传的,所以他不担心,也就不努力,就算他不努力,也能比其他的人强,因为很多不是嫡系的弟子,再怎么努力,也就只能得到几个拳师的指点,而得不到他这个馆主一代宗师的指点,自然进步没那么快了。

他跟我们练的时候,还和我对打了,然后看着我说,许默,你肯定用了潜能了,我不信,你怎么可能打的过我,你以前打不过我的啊。

我就哈哈笑,说天才就是这样的。

而纹身男则是敲他的脑袋,说你小子,不努力,许默多努力,他现在就算是不靠潜能,我对付他都费劲了,更何况他开了潜能我就打不过他了。

刁男就说他不服,他不服,他一定要努力,至少不能让我赶超他赶超的这么狠,让他没面子。

我就笑,说那你就努力呗。

而另一方面,秦立这家伙一直都是很皮的货色,为啥,因为他不报仇,不看着我们死的很难看,他就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哪怕那天他绑架萧璐失败,但他还是不会放过我们。

再加上,跟他一起的那个二逼人物鸭少,更是个事儿逼,不整我们一顿就是不罢休的,而我又担心璐璐,所以时不时的去看看璐璐,和小雨姐他们见面,我不可能一直躲在拳馆里不出去吧。

所以,这就导致了我在外面会和鸭少、秦立的人碰面,反正,秦先生和罗家家主,觉得这都是小孩子打闹,懒得管,而,拳馆的馆主也是这意思,大人不出面,小孩子斗一斗,倒也不会伤了和气,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但是,因为我和纹身男的实力的提升,而那铁血,虽然厉害,但是,那只是他的防御很厉害,他的横练功夫厉害,但如果我和纹身男想跑,他们却拦不住。

我们和他们,又打了几次遭遇战,要么就是我和纹身男在路上,遭到了他们的伏击,和气王、铁血对打,我们被打跑,但他们也受了不少伤。

要么就是他们在游玩的路上,我们去伏击,或者有时候铁血不在,我和纹身男俩人就虐气王,气王会被我们给气死,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赢,甚至,有一次鸭少、秦立、气王都在,唯独铁血家里有事儿就没出来,他们三个,就被我和纹身男打败了,绑起来。

当时,纹身男问我,怎么对付他们?

我就想了个主意说,要不这样吧,咱们叫上一大群的女生,然后,跟着我上山。

我们租了一辆金龙客车,带着了这三四个家伙,还有秦立他们的几个人,就一起开到了山上,秦立和鸭少骂我们,说,我警告你许默,你别动我们,不然,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真的,别把我的话当开玩笑。

可是纹身男却不鸟他,倒是刁男这家伙,是个好事儿的主,因为他们被绑着,动弹不得,所以,他就去调侃他们,然后,还时不时的用脚踹他们。

那鸭少盯着刁男说,你他吗的,你再踹一脚试试,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刁男说,哟呵,阶下之囚,还挺牛逼哈,行,那我就踹了,你怎么着?

说着,踹了一脚,那鸭少,气得不行,说你有种的,你再踹试试,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哦,啧啧。刁男笑道,好啊,我这又踹了,你又能怎么着?

那鸭少,气疯了,鼓着腮帮子,瞪着鱼眼睛,大吼,说许默,草泥马的,管管你的人,疯子么,我告诉你许默,你别后悔,这狗日的,我会让他死!

呀,好大的威风啊!庄序边弟。

刁男就笑道,得把你得嘴给塞起来。

然后,这家伙太恶心人了,还把自己得臭袜子给脱下来了,说,鸭少啊,你很牛啊,我这臭袜子一个礼拜没洗了,反正你嘴巴脏,我就堵起来呗。

鸭少瞪圆了眼说,你,你!千万不要!不然我真的会杀了你的。

就在最后一瞬间,我叫住了刁男说,够了,做事留一线,随便拿个破布塞住就行了。

而纹身男也是,叫嚷着,让刁男别闹了。

刁男这才失望的把袜子重新穿回去,看着鸭少说,真可惜,两位大佬保你,可以啊,不过你记住了,别再挑衅我!

这下,鸭少和秦立他们都不敢说啥了,倒是气王,在那看着我们说,许默,你要带我们去哪儿,别闹的太过分了啊。

我就来气了,过去就是一脚把他给踹翻了,说,别闹的过分?老子女朋友被你们绑架,人是放回来了,但是,现在他吗的失忆了,连我叫什么都不知道,你说叫我别闹了,你们这一天天的,不是骚扰我,就是骚扰我女朋友,你们是不是闲的蛋疼?还叫我别闹的太过分了,我他吗的今天就让你们看看,什么叫过分!停车!

差不多到了,我就叫他们下车,然后压着他们上了山,因为在那一瞬间,我想起了一件事,就是当年,小雨姐和璐璐她们对我做的事,所以,我也想重现当年的一幕,希望璐璐能想起点什么来。

所以,璐璐、小雨姐,萱萱姐,以及不少女生,都是她们的朋友,带来的,反正都二十来岁了,就算是见到了什么不该见到的,估计也不会觉得有啥奇怪的。

而小雨姐,萱萱姐,璐璐她们来了以后,都奇怪的问我怎么回事,而璐璐,还说,你们怎么老缠着我啊,我知道,可能我失忆之前是你们的好朋友,但,能不能让我适应一下啊,我现在适应不过来。

倒是小雨姐扶着她的胳膊说,璐璐,你看清楚了啊,许默是想还原当初你和她初遇的那一幕,当年,你们俩闹矛盾,才有的这样的缘分啊,现在想想,当初的那一幕幕距离现在,都过去五年了吧,这时间过的真快,希望,你能想起来什么吧。

而那些女生,也很奇怪,叽叽喳喳的,询问者小雨姐她们今天这事干啥,而我们,则是把秦立、鸭少、气王他们都给绑起来,然后,把让他们猜拳决定由谁来接受惩罚,他们三个猜拳,最后,居然鸭少输了,他脸色铁青,看着秦立说,要不你来吧,老秦。

秦立说,别别,我还是等会儿吧,您先,难说就是玩玩的,放心吧鸭少,你大人有大福,肯定不能有事儿。

接下来的一幕,就让人惊心动魄了,有人,就是刁男上去,把鸭少的裤子给拔下来了,然后,很多人都尖叫啊,有的捂住眼睛。

鸭少,瞪着刁男,死死的道,“你死定了,你死定了,我一定要杀了你,杀了你,许默,我也要杀了你。”

“行了,给他穿上吧。”我这时候,走到了璐璐的面前,小雨姐他们也在那笑,问她,想起来了没有?

虽然我觉得有点丢人,当年我就是这样被侮辱的,但是,为了能让璐璐想起一切,我做这些,又算的了什么呢?

所以,我觉得并没有什么丢人的,既惩治了敌人,又可以让璐璐想起点什么。

而璐璐,好像是脑袋疼,说我有点脑袋疼,然后捂着脑袋说,我想不起来,我不知道,我好像见过这一幕,但是又好像没见过,怎么办,怎么办!啊!!

她又惨叫,尖叫了起来,脸色苍白,我们看着觉得有点吓人,又担心璐璐的安危,就赶紧的下了山,开车到医院里去,顺便把秦立他们给放了,跟他们说,“让他们滚,以后想报仇的,尽管可以来。”

但是秦立没说什吗,鸭少则是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我们,指了指我,刁男,纹身男以及拳馆的几个人,说,“等着吧,我要让你们全都死光光!”

他的声音,让几个女生有点不寒而栗,而纹身男则是骂,说你吓唬谁呢,法治社会,你能杀谁啊,杀人不得偿命啊,傻逼。

就这话,让他没什么说的了,把他的话都给憋回去了。

但是,后来我没想到的是,他的话居然成了现实,我们之中有的人,被他给残忍的害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