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6章一刀两断,恩断义绝?/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听了小叔的话,虽然是醉话,但是我笑了,我说,“那你白天装什么呢。哈哈,装的你不在乎的样子。”

“不过,小叔,都过去这么久了,你还想着她呢?”

我说完以后,小叔就给了我一拳。说:“你个瘪犊子你懂什么。我想她个毛线的想,睡了。”

然后,他就要抬脚往我床铺上来,我就说:“哎哎哎,这是我的床,你的床在那边。”庄序乐技。

他就说,“怎么了,我就要跟你睡,以前,不是没睡过你”。

我了个去,他这么说,叫我怎么跟我以后的媳妇解释,我都被他给睡过了,好无语啊。

我跟他闹了会儿。他也没跟我再说王语音的事儿,我再跟他问,他就装哑巴,装聋子,而他。也算是有点困了,迷迷糊糊说了句,“明儿个,去找一下疯子南和苏平吧。”

我想了下,点点头说行。

我想想也是,今天,人家来接咱们出来,咱们一顿饭都没请他们吃,但是,没办法啊,爷爷奶奶在,咱们的老顽固,老家规都在,乡里乡亲的都是这规矩。而且,爷爷奶奶最讨厌的就是混的,打仗的,小叔不就是因为这个进去的么,所以,如果爷爷奶奶知道我现在就是个打仗份子,估计他俩得掐死我,然后让我远离小叔。

不过,我倒是没想过让小叔再加入我在省城的战斗,而我,也打算暂时先瞒着小叔,毕竟,他现在要过正常人的生活,不想混,也不会再回去念书了。

第二天早早的,就去找了下南哥和平哥,聚了下,小小的喝了顿酒,因为等会儿还得回家吃饭呢,不然,爷爷奶奶会打人的。

而,爷爷奶奶晚上也哭了,因为小叔回来了,唯一的儿子,抱着他哭了,我看了也觉得挺心酸的,所以,就算我们做样子,也不能在他们面前让他们看到我们和南哥还在联系。

南哥看到我俩来了以后,就想着招待我们去最好的酒吧玩玩,反正这会儿没人,我们自己开业,喝点,吃点。但是小叔不让,说算了吧,就这样,低调点好。

但是苏平,在喝酒的时候,问小叔,说,风哥,你这刚刚出来,有想过以后干啥么,兄弟们还等着你回来呢,我们这儿有个差事,挺简单的,也不用打架什么的,绝对安全,而且还挣得多,保证二老放心,风哥,你看看行不行?

他给小叔介绍的是个金店的库房管理,金店外面挺危险的,有抢劫或者是有干仗的都是外面的保安的问题,但他,没什么问题,就管理下出入库,然后收收钱就行了,挺简单的。

但是小叔却摇摇头说,你拉倒吧,阿平,你那还不是混的,万一人家跑到里面来抢,我不得帮忙么,那我不就成了吃干饭的么。

你们都别劝我了,我自有打算。

小叔说道,然后,他就吃了几粒花生米。说,

其实我在里面的这几年,我有想过东山再起,因为来钱快,也好给我爸妈养老,你看看我爸妈,头发都白了一圈儿了,都是我这个不孝子整的,也因为这个,我不想再混了,就想踏踏实实找个安静的工作过日子。

可是我也想过了。

许风说,这解放的各行各业,都和道上的人多少扯得上点儿关系,而且,你们现在势力这么大,我估计在这里打个工,都得碰上你们的关系网,这样,你们也不方便,我想了下,去外地,最好是去京城、深圳等地方,闯一闯,做点生意,大城市,机会多,发财的机遇也大,而且,那地方靠实力,不仅仅靠运气,外地人也多。

“我在里面有认识的狱友,就是莞圳一带,说那边,黑的挺好的,有是有,但是不会故意为难外地人,那边,外地人的那个老板的特别多,只要是肯努力有机会,一夜暴富的,也是特别多的,莞圳一带、京城一带、沿海一带,都是淘金的地方,等以后,我闯出了一番名堂,默默,你们也可以跟着我混,我也可以带着你们啊,对吧,而且,我现在二十四五不到,还年轻,可以混,我在那边稳定了,就把我爸妈接过去,也算是忘记这里的一切伤心的事情,让我爸妈开开心心的,算是尽孝心吧。”

他说完这一切的时候,我们都沉默了,喝着酒,倒是苏平举杯说,“那也行吧,风哥,人各有志,我们也不勉强,但你,一直都是我们的风哥,你去吧,发了财,别忘了小弟我们。”

小叔就笑了,哈哈大笑,狠狠拍了下苏平的肩膀说,“好好干,你现在都是整个解放举足轻重的人物了,跺一脚,解放的那些混子都不敢放半个屁,你可不是我的小弟,被人听到,我可要挨打的,哈哈。”

“哈哈。”

我们也都笑,倒是疯子南盯着小叔说,“许风,刘子铭死了,金野大哥,想见见你,你见,还是不见?”

我愣了下,说,“他要见我小叔干啥,不见,不见。南哥,不是早说了么,别和他走的太近,他上次不也是说了,不出山和你们抢地盘儿了么,怎么,现在又蠢蠢欲动了?”

南哥摆摆手说,“你别激动,许默,没你想的那么严重。”

然后,他看着许风说,“当年让你顶冤狱一年,金哥本来就想找你谈谈的,但一直都没机会,碍于当初是老大的面子,也一直都欠着你们叔侄俩的,这个结,是该你去解掉了,不然,我怕金哥一直心里藏着个梗,难受。”

我就不爽了,说,“他难受是他的事,做了亏心事,当初还不帮我小叔,不然,我小叔也可以少做几年牢啊。”

而小叔则是叫我闭嘴说,“许默,别说了!”

而他,则是低头,喝了几句酒,最后说道,“当初的事,我都忘记了,等以后的吧,等我成功了,我再去见见他,其实,我早就不恨他了,要怪,只能怪当初自己太年轻,太容易相信别人了吧。”

南哥看了看他,说,“许风,你!唉,也好吧。”

不过,南哥看着我的时候,说,“许风,你可是不知道,你这个侄子,却是要比你有出息的多。”

小叔大概是知道我以前是三校老大,后来,在解放也混的还行,但不知道我的潜能,也没看过我使出来过,所以,不知道我近期的这些举动,以及刘子铭死了的这些事件归结到我身上。

如果他知道我有潜能的话,估计会被吓死,而,如果他又知道了我和拳馆,以及我在省城发生的事儿,估计他会跌破眼镜,就是南哥和平哥也不知道,只是略有耳闻,毕竟,在省城,他们也有认识的人,或者那些进货的人经常往省城跑,进出货物,对省城的一些事儿也有一定的了解。

小叔听他这么说,就笑了,摸了摸我的脑袋说,“默默当然有出息,他可是高材生,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要是能走上仕途,当个大官儿什么的,可比咱们这些邪门歪道好太多了。”

哈哈哈。

我们就又都一起笑了起来。

喝了酒,吃了点东西以后,也聊了一阵子,就回去吃中饭了,但我们没想到的是,我们在中饭的桌子上,看到了我不想看到的人,但是小叔,我不知道他想不想看到。

因为,这人,是王语音。而外面,停着辆豪车,那豪车的车屁股上坐了个男的,那男的,一直瞩目我和许风走近许家。

爷爷奶奶忙前忙后,招呼着王语音,看来,爷爷奶奶也认识她?而且,还挺熟的样子。你奶奶还亲切的叫她,“小音啊。没吃就在这里吃吧。”

倒是王语音说,“不用了吧,趁着许风还没回来,这东西,你就交给他吧,我先走了啊。”

倒是爷爷抽了口烟说,“等他回来,你亲自交给他吧,不然,这东西我们给他,他会生气的。”

王语音说,“不会的,你们交给他就是了,我先走了。”

这时候,一个声音冷声道,“都不想看见我,为什么要来,这些东西,你拿来干什么?都丢垃圾桶里,不就好了吗?”

小叔冷着脸,把那一袋子东西,往垃圾堆里扔,而我看到了里面的东西。

小雪人的布偶、小玩偶、小笛子、日记本、心形手链等等,这些,应该都是小叔和王语音共同回忆的东西吧,她拿来这些东西的意思是,要和小叔彻底一刀两断?

这才刚出来不到两天,就急着送东西过来,只为了晚上能做个好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