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9章我的真正后台叫江枫/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发人送黑发人,东方兄,真的是对不住了,犬子,确实做的过了。但,如果今天我的人不在,我儿,是不是也要被你给杀了?”

罗保平的眼睛里带着寒光,盯着东方鸿,道。

东方鸿毫不畏惧的盯着他,而罗保平则是笑了。说,“东方兄,别紧张,咱们也算是老朋友了,这次的事儿,小辈之间。我没想到会闹的这么大,这样吧,你把你手底下那个叫许默的小伙子交出来,我让他们把气王交给你处置,一命抵一命,怎么样?另外,再加上十五万的补偿费,否则的话,也就别无他法了。东方兄,那是我儿子。我不可能让他给你抵命,对吧,而且,听我儿说了,在这之前,你儿和这个叫许默的,对他进行了惨无人道的侮辱,有这事儿吧?”

而东方鸿当然是没把我交出去,他不同意。然后罗保平就说了另外一个解决方法,他出四十五万,算是补偿,然后气王和许默不用交换。东方鸿算是默认了这个解决办法,不然,能怎么办,把拳馆给拼光么。这又不是抗日,需要把拳馆的所有人的性命都搭进去吗,那没必要,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东方鸿把这事儿讲完以后,我直接也给他跪下了,说,“馆主,何必呢,我一个外人的性命,值得你这么给我担待,把气王给灭了,有什么的,而且,我可以跑啊。”来每东亡。

东方鸿则是笑了笑,说,“你小子,你的能力我能不清楚吗,你也学了我拳馆的东西,算是我半个徒弟吧,而且,你师傅铜人,也是我朋友,我把你交出去,就为了给我自己报仇,那是不是太不是人了?起来吧,别跪着了,地上凉,这事儿啊,也只能怪刚儿命不好。”

而在他说完这些以后,我就已经暗暗发誓,馆主,也算是我半个师傅之类的好人了,而我的命运,也紧紧地和拳馆联系在一起了。

在晚上的时候,我就跟馆主吐露了一个事实。

我先是跟纹身男说了这事儿,他还有点不信,我说,“你放心吧,我去和馆主把这事儿说清楚。”

晚上,我和梁齐,一起去找的馆主,馆主看到我俩,他在后院乘凉,他原本的打算是,晚上见一见三少,想要他出马,不然,拳馆就真的被人欺负死了,哪怕三少发狂发飙控制不住乱杀人,他也不想拳馆一直受这样的窝囊气,这个仇,一定得报,但,不是现在。

找到他的时候,他看到我俩,问我,“你俩干啥呢,赶紧去睡吧,明天,还得给你们师弟出殡呢,还有许多事要忙!”

而梁齐,则是有点颤抖,因为,我跟他说的这件事,非同小可,我都一直瞒着他们所有人。

梁齐则是告诉馆主说,“爹,许默有话要说,也许,可以改变我们的命运也说不定。”

馆主这时候愣了,说怎么了?

然后,他的脸色突变,瞪着我说,难道说,“你的潜能有进展了?果然,三少说的没错是么,你的潜能如果提升到极限,那可是整个国家顶尖的存在,什么狗屁罗家、秦家,在你眼里,啥也不是。”

但我,却摇摇头说,“不是这事儿,馆主,这东西提升哪有那么容易。”

而他,听了我的话以后,则是失望的摇摇头说,“也是,你说的对,是我异想天开了,这东西,要是真那么容易,那世上的大高手多了去了,我师弟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要一飞冲天,早就能了,何必躲在这里挣扎。”

“那,到底是什么事?”

“你们一直,也许都在猜我的底细吧,其实,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我的身世,我妈的娘家那边,我找不到外公外婆,没法查。但我现在,你们也知道我有个师傅叫铜人,然后,我有潜能,但,我的秘密,远远不止这些,现在,我就要告诉你们一切。”

我就盯着他,一字一顿的说道,“我的后台,真正的后台,我的大哥,名字叫江枫。”

馆主,愣了下,似乎没反应过来,然后问我,“江枫是谁?



不过,马上他的脸色就变了,瞪着我,冷冷的道,“江枫?你是说江枫?四少之一的江枫,疯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的本名就叫江枫,而他,就是省城四少之一,比罗家的排名还要靠前,罗家的实力那么强大,可是,他却比他更为强大,只因为他的背后,有江家。”

他若有所思的道,“其实,我觉得,虽然排名上,秦家的秦先生是四少之首,但是,若论整体实力,可能江家在秦家之上,只不过因为,江家的儿子们都不给力,只能靠家主江又鹤撑着,而这个江枫是后起之秀,近几年来才崛起的,而且,这个江枫,以前都没听过他,怎么江又鹤又冒出来个这么牛的儿子。”

“而身为省城四少的二少,也是江家的,名叫江华,但却不注重在道上,他专门做白道生意的,很少插足地下势力,所以,关于他的争斗很少,但是,这不能让人小看他。”

“而江家就占了四少之二,可想而知江家的实力。”

他说完这些以后,盯着我问道,“我说的没错吧,你说的江枫,是不是那个疯子?据说他手下大将无数,做起事来,不拘泥于小节,所以才能异军突起成为四少之一。”

我点点头,说:“对,就是他。但是,馆主,我要纠正你一个问题,那就是,江枫,也就是疯子哥,他能成为四少,能崛起的这么快,并不是因为他是江又鹤的儿子,也不是因为他靠着江家做后台,而是靠着他自己的打拼,自己的实力。”

哦?馆主说,“这话怎么说?”

我就说,“这事儿,我暂时不能说,毕竟,这是疯子哥的私人秘密,他可能不喜欢别人谈论这个吧,我这样说,应该也不太好,所以我还是不说了吧,但是,我只是想告诉你,江家的几个儿子,并没有外人想的那么和谐。”

馆主笑了笑说,“这个,我想的到,二少都是江家的少爷,江又鹤支持谁,手心手背都是肉,我也能想到了,不过……”

他的脸色黯淡了下去,“真羡慕啊,两个儿子,都是人中之龙,虽然他还有儿子,听说是个白痴,但是,至少人家还有那么多儿子,哪像我这样的……”

“您还有儿子,就是我,您还有女儿,就是莹莹!”

梁齐斩钉截铁的道,“爹,你再这么说,我就不高兴了啊。”

馆主愣了下,不过马上哈哈大笑,说:“好吧,好吧,我知道了,失去了个儿子,又得到个儿子,我东方鸿这一生,不亏,不亏!不过,咱们现在是说许默的事儿,许默,你继续说,既然你有这么强大的后台,你想跟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呢,想让我投奔他,以他为后台,来对付罗家?”

梁齐估计也是这想法,所以,满怀期待的看着我。

而我,则是摇摇头,我说道,“你们可能不知道吧,疯子哥手下有几大高手,都是他的兄弟,亲如兄弟的那种,就好像我和纹身哥这样的关系,很铁,可以为对方去死的那种。”

“而,承蒙疯子哥看得起,他收了我为第五个兄弟,我就是他的五弟,这件事,也请馆主和纹身哥给我保密,不然,将会陷我和疯子哥于不义的。”

馆主就摆摆手,说:“你放心吧,这件事,我就烂在肚子里,天知地知,你知,他知,再无第四人知。”

我这才放心的点头说,“馆主,既然是这样,你也应该懂了,我可以跟疯子哥说,让他和我们联盟,我想,他肯定乐意的,既然我们和枫少联盟了,我想,罗家、秦家,再怎么样,也不敢再来对付我们了吧,而我们,也可以借助枫少的势力,跟罗家,讨回公道!”

我又重申了一遍,说,“馆主,这就只是联盟,没别的意思,真的,也不是把我们拳馆要吞并了的意思,而且,这件事我一直隐瞒,也是为了我的安全着想,毕竟,人心险恶不得不防,现在我知道了馆主和梁齐都是真心待我好,这件事我才说出来,而我一直不敢跟疯子哥求帮助,只是因为他的会里,有不少人反对我成为枫少的兄弟,看不起我,我也没办法求他帮我做什么事,所以,我只能独自面对很多事情。”

梁齐这时候也是点头说,“是啊,默默面临生死大难,都是只能靠自己,确实没去请江枫帮忙。”

馆主就说,“我没说不相信你,这事儿,容我考虑考虑,还有,我还得跟其他的拳师商量商量,这个,似乎可行,我想了下,四少都拉拢过我,这个江枫,我和他也有一面之缘,感觉他太年轻了,居然能占据一方势力,真的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如果可以的话,我还真想和他联盟,那,你们先回去吧,今晚,我得等下三少,和他说说这事儿。”

我和梁齐就告别了馆主,回去的时候,梁齐就兴奋的问我很多关于疯子哥的事儿,我就说了个大概,也不能全说,毕竟,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最后,我拗不过他,就劝说了,他就说,“啧啧,许默,你的人生真精彩,经历了这么多轰轰烈类的事情,谈过这么多可歌可泣的爱情,哪像我们,天天缩在小拳馆里,打打拳,暗恋一下小师妹,就这么简单的日子。”

我就打他,说:“你也可以啊,你在这儿酸溜溜的什么。”

第二天,馆主告诉我们说,他和三少谈过了,王三少说,不得已的情况下,可以请他出山,哪怕他疯了,也得把拳馆保住,不能让外人欺负,而王三少也缅怀师侄死了的事情,让馆主节哀。

另一方面,到中午的时候,馆主跟我说,“许默啊,你有联系江枫的联系方式么?”

我的心头一喜,问他,“馆主你是答应联盟合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