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0章枫少大驾光临/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馆主叹了口气说,“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我没有用,仅仅只是靠拳馆这点微薄的力量。还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报的了此仇。”

我就跟馆主说,“没事,你的决定是绝对的正确,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我疯子哥的人品、实力我都清楚,而且,对付四大势力最弱的罗家。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他就只是说,“希望如此吧。”

大概第二天的时候,我就联系上了疯子哥,疯子哥还问我,“什么事,找我这么急?”

我就把事儿给说了,他立马惊喜的道,“哦?有这样的事?”

其实疯子哥他本身也在招兵买马,一直发展势力到今天。能拉拢到迷踪拳馆这样的一个有着百年历史的势力,虽然不是很强大,但也是一股不小的势力。对疯子哥日后征战整个省城有很大的帮助。

所以,他想也不想,就说,“这还用我答应么,直接让我和他见个面吧,迷踪拳馆的馆主,以前,我还是有过一面之缘的。”

我就跟疯子哥问问他什么时候有空,我带着馆主还有梁齐一起来吧,毕竟,他们也想见识见识四少之一的枫少。

疯子哥就说,“等等明天我给你电话吧,到时候我找个布置好了的地方。给馆主和你们接风洗尘,这仪式也得弄的阵仗大一点,我得让罗家知道,拳馆是我的人。看谁还敢欺负拳馆的人!”

我大为感动不已,给疯子哥拱了拱手,说,“谢谢疯子哥大仁大义。”

他就打我一拳头,说:“你小子,怎么现在来了省城以后,也学会了油腔滑调了,行了,要让螳螂哥送你回去不?这几天,你们怕是不安全吧?”

我赶紧说了句,“不用不用,真不用,那些卑鄙的宵小之辈,我还是能对付的了的,而且,在这敏感的时期,我就不信他罗家的人敢公然对我下手。”

回去以后,馆主、梁齐就问我怎么样了,能不能行。

看他俩这紧张的样子,我就笑了,说,“干啥呢,疯子哥又不是罗家家主那种混账东西,也不是啥洪水猛兽,”

我去了以后,疯子哥就热情招待了我,然后我把咱们拳馆要和他联盟的事儿给说了以后,他立马就答应了,都没怎么犹豫。

“真的?”馆主问我。

当然是真的了。我说,“馆主,明天我们就去,疯子哥说他要安排的好一点儿,然后给我们接风洗尘,去掉污秽。”

馆主听我这么一说,立马摆手,说:“这怎么使得,枫少怎么也是四少之一,还给我们接风洗尘,简直是掉了身价了,这可使不得。”

馆主还说,“务必得请枫少来我们这儿,我们做好大餐款待枫少才是。”

我看他这样,就觉得搞笑了,后来看他一直固执的坚持,没辙了,我就晚上的时候给疯子哥的私人手机上发了个信息,让疯子哥明天带人过来吧,馆主实在是迈不开面子,一定要款待疯子哥之类的。

也不知道疯子哥收到消息了没有,晚上的时候,我和梁齐一起睡的时候,他就问了我挺多关于疯子哥的事儿,以及我和疯子哥认识的趣事儿,他就说,“你可真是运气好到爆,那时候你第一次来省城,就得罪了鸭少,你居然还能活着离开,而且还这么久,你真是运气好到爆啊。”

我就咯咯笑了几声,然后跟他说,“放心吧,纹身哥,刁男的仇,咱们迟早是要报的。”

第二天的时候,疯子哥给我来电话了,说他们会开车过来,我也跟馆主他们说好了,这一次,就像是会师一样,感觉搞得好隆重,很多人都知道了似的。整个拳馆,还放了鞭炮,然后布置的冠冕堂皇的,看着还真像那么一回事儿!

梁齐还开心的大笑,和莹莹一起玩了起来,还说,还记得当初小时候,每逢过年放炮仗,然后他们就捡地上的一些没烧过的炮仗,拿去点,有的塞到抓住的青蛙、老鼠的屁-眼里,然后把人家小动物给炸的粉身碎骨。

听他们说的挺搞笑的,而我,倒是想起了以前小时候的趣事,也是放炮仗的,我们那会儿,把炮仗放到女生的口袋里,然后女生被炸得大腿那一块全都受伤了,我爸把我打了个半死。

聊着聊着,东西差不多布置完了,而,馆主夫人,还亲自下厨,不少大厨也来了,做了那是满满的一大桌子的菜,看的我都食指大动,可想吃了。

没多久,疯子哥来了,我靠,这阵势,搞得真跟黑手-党来了似的,一辆辆黑轿车,往这里开,其实能进拳馆的没几个,也就疯子哥、红发哥、辣子哥、狗哥这些高层,其他的小弟,是不被允许进来的。

但是,一排排的黑西服大汉,站在外面,守着车,那阵仗,不少人都往拳馆的门口看,都不敢靠近,看着挺像卫兵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

疯子哥进来以后,我就迎上去迎接,我喊了句,“疯子哥,狗哥、辣子哥、红发哥。”

红发哥也没驳我面子,对着我点点头说,“你还不错嘛,能拉拢到迷踪拳馆。”

我也只是苦笑说运气好。然后就没说别的。

倒是辣子哥,摸了摸我的脑袋,问我现在过的如何。狗哥也是,给我几句安慰,就没说啥了。

而这时候,馆主,馆主夫人以及几个拳馆里的知名拳师都出来了,穿的正装,正正经经的,过来迎接疯子哥进来。

馆主则是做了个拱手的姿势,说,“枫少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疯子哥则是摆摆手说,“馆主这说的哪里话,要按年龄来算,我还得叫您一声叔,听说馆主姓东方,既然咱们以后要通力合作,不如,我就叫您东方叔吧?”

馆主立马摆摆手,脸色变了,说,“这,这可使不得,枫少您可是举足轻重的大人物,我这拳馆早已没落可当不起这叔字。”

倒是疯子哥哎呀了一声,说,“好了好了,咱们就别拘泥于小节了,都进去吧,我这弟弟估计是饿坏了,没看到他这双眼睛盯着里面的美味佳肴一直看着么,看来,我这弟弟在你们拳馆里吃喝的都不错啊。”

倒是梁齐听到疯子哥这么说,看着疯子哥挺亲民的,则是哈哈一笑说,“是啊,枫少,许默在我们拳馆经常蹭饭,还不给钱,我们拳馆的伙食挺好的呢,您看,他这不比刚来省城的时候多了不少肉了么?”

疯子哥听了以后,愣了下,不过马上哈哈大笑,说,“是啊,我倒是没怎么注意,我这弟弟,确实是又胖了点儿,要像你狗哥看齐,是不?”

这么乍眼一看,还真是,我胖了不少,而且丑了不少,没有高中那会儿长得玉树临风了,也难怪失忆了的璐璐不愿意要我,现在的我,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同时有几个女生跟我表白的帅哥了。

我就给了梁齐一拳,让他别墨迹的,而馆主,则是瞪了一眼梁齐,估计是怪他在疯子哥面前乱说话吧,而,馆主和馆主夫人则是已经把疯子哥、辣子哥、狗哥、红发哥给请了进去,一起坐下,几个知名拳师,加上这些人,坐成了一圈儿了,就没我们这些小辈的份儿了,我们就在外面的小桌子上吃饭。

我和梁齐在外面吃的时候,里面时不时传来爽朗的笑声,估计是谈的挺好的,而我,则是很不爽的在外面吃着牛肉这些,说道,“这功劳最大的是我,让我吃这些,里面的那些好酒好菜,就没我的份儿,真是无语。”

梁齐就骂我说,“这不是有吗,就从里面挑来的饭菜,有的吃你还挑,挑你妹哦,不吃滚犊子的。”

我就瞪了他一眼说,你打的过我么,打不过就别逼逼了。

他就让我别用潜能的,他可以完虐我。

而就在这时候,疯子哥传来声音,说,“哈哈,许默脾气有见长啊,这就要跟师兄动手么?”

“师兄?”我愣了下,疯子哥怎么会说这个。

红发哥就说,“你小子,总算是比以前有点出息了,还能在拳馆学拳,不错不错,你在这里好好学,争取以后能给你疯子哥分担一些压力,懂了没?”

红发哥每次说话都是阴阳怪气,而且不喜欢我,但这次却是说的我的好话我有点莫名其妙,不过还是给他回了个,“好,我会努力的,红发哥。”

这时候,馆主他们也出来了,说,“那既然枫少已经决定了,那就这么定吧,一切都由枫少来决定,那就先不直接对该死的鸭少动手,让许默他们这些小辈出面。”来岛呆弟。

疯子哥就说,“放心,就算是小辈,我也会派出比较精锐、强势的人帮许默、梁齐,所以,你放心,这个仇不是不报,而是时间未到。”

馆主就说,“理解理解,四少协约,枫少您也不敢违抗,否则,其他三少的群起而攻之,谁也受不了。”

馆主最后让我送送疯子哥,不过,这倒是不用他说,我也会去送的。

到了外面的时候,狗哥和辣子哥就夸我干得好,还说,“这拳馆吧,以前我们四少势力都看中了,但是,这馆主就是个老顽固,想保持中立谁也不沾,他也的确聪明,不过,现在他是到了这步田地,自然也是没办法了,再借着许默这条桥梁,顺理成章跟我们合作。”

“不过,许默倒是运气好,如果这次没有许默,我估计,他可能会和江华、或者秦少合作吧?反正只要是能灭了罗家的,他这被仇恨冲昏头脑的,自然会不择手段。”

他们夸了我一会儿我倒是没啥感觉,我就只是说,“其实,这事儿跟我也脱不了干系,要不是我惹了鸭少、秦立,他儿子也不会死,所以,这事儿我也得担点责任,这也是我应该做的啊。”

疯子哥点点头说我做的很好,这样,也为他分担了不少压力,你红发哥对你加入会里,也没什么意见了。

红发在那捶了一下疯子哥说,“喂,疯子,可别瞎说,我啥时候不让许默进来会里了?”

最后,疯子哥跟我说了句,“这次,我会让螳螂在暗中协助你,当然了,螳螂手底下也有不少小孩了,和你一般大的,可能你也认识,好像也是一院的。”

我赶紧的说,“不用了吧,疯子哥,您不是说,不能和罗家全面开战吗,只能我们小辈之间的恩怨自己解决么,怎么现在又派出螳螂哥,如果派了,那岂不是公然说明你和罗家开战了,那不是违反了四少协约吗?”

疯子哥笑了下说,“所以说,我只是让螳螂哥在背后保护你,也没让他出手杀人啊,而且,就算是要和罗家全面开战,也是迟早的事儿,今天我进拳馆这么张扬,而东方鸿也造势造的这么大,不就是为了让罗保平知道我和他已经联盟了,迟早,我和罗家是有一战的,早、或者晚也没什么区别。”

另外就是,四少之间的协定,可能这几年就会被打破,秦先生和我那个便宜爹便宜弟弟江华,估计会有所动作,你没发现他们大肆的在招揽门客么?

我点头说:“我还真是发现了,确实如此。”

疯子哥点头说道,“对,所以,实力最弱的罗保平,肯定是先别灭掉的,只不过,谁先动这个手,就得看天意了。”

我不太懂,就只是跟疯子哥保证,“我不会放过罗家、也不会放过鸭少的。”

回去以后,馆主他们挺高兴的,还谢了谢我,让我吃了不少好东西,还说,“许默啊,这次要不是你,我们拳馆估计真的要被罗家给灭了,我早就说过,你是我们拳馆的福星,不光是因为你有潜能!”

第二天的时候,螳螂哥联系我了,他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我上厕所都能碰到他突然间钻出个头来,我又想起以前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就住山上,跟野人一样,不吃饭吃树皮都行,这样的人,如果要暗杀谁,谁真的是没法睡觉了。

我就跟他说,“螳螂哥,这见面的方式,是不是太独特了点。”

螳螂哥没理我,只是说,“拉完了出来,找你有事。”

而,我出来的时候,再看到他的时候,他就跟我说,“我给你介绍一个人。”

而我,看到他的身边的那个人的时候,我愣住了,吗的,怎么是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