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5章背叛的奸细/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了拳馆以后,我就急匆匆的去找纹身男和馆主了,不过,我看到拳馆里闹哄哄的,我就知道不用找了。也能看到他俩了,因为,整个拳馆都乱成了一锅粥,不光是纹身男很气愤的在骂几个小拳士,就连馆主,都气得不行,指着几个拳师的脑门子在那骂。说,“这么多个大活人,能被你们给看没了,你们干什么吃的,干什么吃的?”

“老子要给儿子报仇,好不容易梁齐逮着许默逮着这几个人,都是花了命作为代价的,你们倒好,轻轻松松就被人把人给救走了。到底是干什么吃的?”

那几个拳师也特别的委屈,说,“馆主。不是我们拦不住那几个人,他们之中,却是有个很厉害的高手,除了您出面,我们都不是其对手,还有最主要的一点是,他们挟持了夫人和莹莹啊!”

果然我猜得不错,咱们拳馆就算再怎么人才凋零,少了馆主,也是一股不大不小的势力,仅凭几个人是没办法闯进来救人的,就算救,也不可能救那么多。顶多能带走一个鸭少,撑死天了。

但是,如果他们以人命作为要挟的话就另当别论了,更何况。还是以馆主夫人和莹莹的命作为要挟,难怪可以把人救走。

听到他们这么一说,馆主在那破口大骂,这会儿也没法说啥了,而是冷静的下来思考了下,喃喃说了句,“难道说,罗家的罗峰都出手了?不然不可能啊,除了铁血之外,罗家没几个是我对手。”

他这话我们没听懂,不过听他这么说,估计就是,罗家又派出人来了,而且,是为了鸭少,当他得知鸭少并没有断腿,只是罗家家主罗保平装的,馆主都气疯了,不过纹身男还是叫了我们几个都进去,就我们馆主、以及几个嫡系的拳师,还有夫人、莹莹,这几个和这件事相关的人,都进去了。

纹身男冷静的跟我们说,“这件事,我们没有走漏过风声,而且,我们关押他的地方,也很少有人知道,如果不是有内奸,我就不信了。就算是罗家的罗峰来了,他找不到地方,只能到处瞎转,又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鸭少救走?”

我们就在那讨论了下,馆主就说:“不可能,馆里的人,都是我信得过的,就咱们这里的几大拳师,在拳馆最困难的时候,都是跟着我出生入死的,他们何必出卖我?要出卖我,早就出卖我了,而且还可以早点加入大家族,干嘛还跟着我受这个罪?”

馆主排除了那几个精英的嫡系拳师。

最后,我提了一句,说,“会不会我们和梁齐一起带去的那些小拳士里,有叛徒?”

我说完以后,梁齐这才点点头说,“有可能,很有可能,这些人都是招来的,喜欢拳馆,想在这里继续发展拳道才留下的,不算是师傅的嫡系。”

不过莹莹倒是点了我一句,说,“许默,你带来的那个石头,他不是也加入了么,凭啥只说我们拳馆里的人?”

“不错,她的怀疑,也没有错。”我和梁齐大概的商量了下,然后跟馆主说,“这几个人的调查,就交给我们来吧,馆主,你再在道上打听一下罗家的消息,看看鸭少是不是被救走了。”

馆主就冷冷的拍了一下桌面说,“不行,这次不管找得到找不到叛徒,我都要跟罗家势不两立。”

然后,他就气呼呼的拉着夫人、莹莹走了,似乎是去安抚她俩受伤的心灵。

而我和梁齐,大概的找了个办法,和那几个精英的嫡系拳师,把我们今天带去的那几个拳师给分别审问了一遍,最后得出的结果是,他们都没有问题,也没有任何解除罗家的可能。

“那,问题就出在石头身上了?”纹身男看着我说道。

而我的脸色也是越来越难了,因为,要和石头闹翻,这是我不想看到的,他一方面是螳螂哥的人,另一方面,我和他的关系这才刚刚好,现在又要闹翻?

不过,这已经不是重点,他如果真的是叛徒,我绝对不姑息。

而经过调查以后,他确实有单独出去过,而且是挺长一段时间的,然后又回来了,就在现在,我和梁齐找他,他都不在,也不知道去哪儿了,神神秘秘的。

等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居然在后花园,在那晃悠,刚好,我们走到大门口的时候,他也走过来了,我气势汹汹的过去,拉着他说,“过来,我问你个事儿。”

他就有点奇怪了,说,“怎么了,什么事?”

我和梁齐就大概的说了下鸭少被人劫走的事儿,还问他,“这段时间去了哪里?”

问着问着,他的脸色就变了,也越发的让我感到不妙,因为他很不耐烦,还不愿告诉我们这段时间他去干嘛了,难道,真的是他。

在他不肯回答我们的问题的时候,我突然间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我早就说过了,奸细就是他,就是他把我们给卖了!”

这声音是东方莹莹的,她说,“那段时间,根本就找不到他的影子,不知道他跑哪儿去了,不是他会是谁。”

而石头,也是脸色铁青着,听到这句话以后,吼了句,“你他吗闭嘴,你再墨迹,我不管你是不是女人,看我照样打你。”

倒是纹身男冷笑一声说,“好大的威风啊,谁给你的胆子?敢威胁我的女人?”

而此时,石头都没把纹身男的话放在眼里,只是看着我说,“许默,你也相信他们说的话?认为就是我出卖的你们?”

我,脸色沉了下来,盯着石头,我一字一句的道,“石头,你是不是因为以前和我的过节,所以这会儿故意想坑我一回?没错,今天的事儿,要不是你,也抓不到鸭少和气王他们,所以,成也是你,败也是你,你就当我管不了你了,是吧?”

石头的脸色也变了,不过,他立马就笑了起来,哈哈哈的笑。

纹身男叫他闭嘴,说,“你笑个毛线啊笑,就算你有功劳,你把他们给放走了,你也是罪人,整个拳馆的罪人,我今天就要教训教训你。”

石头则是冲着他摆摆手说,“你们迷踪拳也不过如此,来吧,让我见识见识你的迷踪拳打不打的过我的螳螂拳,还有,许默,你要是想上,也来吧。”

说着,他俩就打在了以前,两个人都气呼呼的,不过,让我震惊的是,他居然能和纹身男打的旗鼓相当,都在气头上,恨不得对方被打死,所以,不可能留手的。

就在这时候,石头一个不注意,好像是莹莹故意丢了个东西过去,想要偷袭石头,石头就被纹身男一掌打在胸口上,倒退了好几步,吐了一口血,而他,则是冷冷的盯着纹身男说了句,“卑鄙!”

而他,走过我的时候,用那种不屑的眼神,看了我一眼。

我心里微微一颤,心想,会不会是我搞错了,难道不是石头?

纹身男过去,质问莹莹,“你干嘛啊,我和他公平比试,你来搀和什么,你看看,人家看不起我们迷踪拳了,不就是赖你么?”

莹莹则是叉着腰,骂他,说:“你放屁,你都打不过他了,被他压着他,你咋那么丢人呢。”

“谁,谁说我要输了,许默,你说说,我能打不过他么?”

我吼了句,“够了,别说了,咱是不是搞错了,我想,石头既然是螳螂哥放给我的,螳螂哥做事滴水不漏,应该不可能是石头背叛了我们,可是,到底是谁呢?”来贞尤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