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6章更值得怀疑的人/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另一方面,过了一夜以后,螳螂哥突然联系我了,问我,“为啥石头回来了。说不想跟着你干了,说你们不信任他。”

他还说,“许默,别的我不说,石头有一股蛮劲儿,他只要认准了的事儿,就会一条道走到黑。哪怕你是坏人,他也不会背叛你,这个我相信,但你要说是他出卖了你们,我不信。”

跟螳螂哥聊完了以后,我这才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而螳螂哥也证明了,石头出去的那段时间,是去办疯子哥交给他的任务。调查罗家的人的白道生意,绝对不是去跟罗家的人接头。

我又细细想了下,也是啊。他帮了我,又放了他们,那不是多此一举吗,如果他真要放鸭少,在对付铁血的时候他就故意放水,那我也不是铁血的对手,还怎么绑架鸭少?

我真是犯了大错误了!我怎么这么没有脑子。我就跟螳螂哥说,“石头的事儿,我可以跟他道歉,你跟他说,让他别太在意这次,确实是我们脑袋糊涂了,叛徒的事儿。肯定是另有其人。”

不过螳螂哥告诉我说,“看你办起这种事来就是没有经验,如果让你给疯子办这事儿,能被你搞的多少人没叛变都逼的叛变了。行了,这事儿就我来吧,等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带着石头一起过来,就你一个人来就行了,其他人,他不想看到,顺便我问问你这件事的细节。”

不知道为啥,一听到螳螂哥跟我说,要帮我办案,找出真正的奸细,我就心里感觉有底了,我一个人办这个事儿,确实有点迷糊,以前都是螳螂哥帮我擦屁股,现在我自己独立了,不好意思找他了,他突然说要来,我确实感觉有了主心骨。

中午的时候,我就去了,石头在他的旁边,吃着吃着,我和螳螂哥我们就喝了起来,螳螂哥还拍了下石头说,“喝一个啊,都是大老爷们的,还记仇,娘们不娘们,行了,许默这杯酒,就当是给你道歉的了,还不快接着?我告诉你,许默可是你枫少大哥承认的弟弟,以后还可能是B区某地的龙头,等他愿意入会以后,那地位可是蹭蹭的往上涨,你可不能跟他生气。”

这话一出,石头倒是乐了,说:“屁,就他这鸟样还当龙头呢。”

一听他这样说话,我就知道,不生气了,我就说,“那就石头有本事当龙头呗,我肯定是不想当了,这种江湖的恩恩怨怨,我不想干,再说了,我小叔就是因为这个进了里面蹲了五年苦窑,要我也蹲进去了,我爹妈不得干死我啊。”

气氛算是缓和了,我就把事情跟螳螂哥全都给说了,他就跟我说,“一个细节都没放过?”

我就说,“是,确实一个细节都没放过,除了之后,我去了一趟医院去看我的那个小女友,你也见过的,叫萧璐,也不陌生吧?”

他就说,“是见过,那你的事儿,也跟她说了?”

我就说哦,“这个啊,你还能怀疑萧璐么,她知道,我那个小雨姐和萱萱姐也知道,不过这三个可是我从小玩到大的,还有一个是我的女人,我不相信她们会卖了我,就算我自己卖了自己,她们也不可能卖了我。”

他就咬咬手指说,“年轻人,别这么自信,有时候,你最信任的人,可能就是出卖你的人,不过,人家不是自愿的,可能是受到胁迫也说不定。”

他这么一说,我没放心上,我说,“螳螂哥,还是从关键地方,奸细的地方来讲吧。”

我又跟他说了下拳馆的事儿,他就喃喃说了句,“罗峰?他也出手了?那这事儿,可就成了罗家公然要对付拳馆了啊,到时候,疯子免不了也得出面了,因为,这已经不是小辈之间的战斗了。”

我就问他,“螳螂哥,这个罗峰,很强吗?”

石头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我。不屑于说话了都。

而螳螂哥倒是摆摆手说,“许默不关心道上的事儿,不知道这个,没啥可笑的。”

“这个罗峰,是罗家最强的两个高手之一,一个叫罗峰,一个叫蒙奇,说不上是谁更强一点,但他们的武功路数不一样,蒙奇的你肯定熟悉,他是铁血的师傅,祖上是属于铁血门的,这个门派,只剩下他们这两个人了,其他人,死的死,散的散,就这两个成了气候,在罗家从门客做到现在的罗家家主的嫡系,确实不容易。”

“而这个罗峰,就不用我解释了,鸭少的堂兄,不是罗保平的儿子,是罗保平死去大哥的儿子,当年估计是为了争夺一本拳谱,所以都死光了,罗保平他不喜欢练武,跟儿子在省城建立并且管辖着C区,靠着自己的经商能力以及道上的身份低微,赚了不少钱,罗家家族死光了大部分人以后,这个罗峰虽然最后得到了这本拳谱,没地方去了,只能投靠自己的叔叔罗保平。”

“如果说这个罗峰都出手了,我想可能将会是罗家打算灭掉拳馆的时候了。”

我突然愣了下,“拳谱?”

我说,“迷踪拳不是拳馆么,我来这么久也没听说啥拳谱啊,啥拳谱这么神秘,那么多人争夺,还都死光了?”

螳螂哥嘿嘿一笑说,“这拳谱,恐怕整个省城的练武之人都在觊觎,听说,这拳谱叫快拳拳谱,别看名字挺逗的,但是,却是跟潜能有关的拳谱,听说,这玩意儿可以将一个没有潜能的人,激发成为一个潜能高手,而一个有潜能被废了潜能的人,也可以有破土重生的功效,你说这拳谱,神奇不神奇?”

“你在迷踪拳馆呆了这么久,应该也听说过潜能的事儿吧?”来贞阵划。

他说完以后,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我,好像他早就看穿了我有潜能的事儿似的,但他以前为啥一直装不知道,现在却一直在暗示我?

不过,我们现在讨论的不是这个,而是奸细的问题。

最后他还是跟我说,这件事,他会去帮我调查,也请我自己留意一下这件事我告诉过的那三个女人,让我去查一下有没有可能是她们说漏嘴说出去了。

跟螳螂哥分开以后,我和石头就回去了,纹身男还很气愤,我就跟他们把这件事说清楚了,说,“石头绝对不是叛徒,也没卖我们,是我搞错了,有人证也有物证。”

拿出证据了以后,他们这才相信,而纹身男则是自顾自说道,“那,到底会是谁呢,这些我们带去的人,我都轮着问了好几遍了,还把他们的父母给请来了,翻来覆去的查,也没查到到底是谁。反倒是他们,打算退出拳馆了,这件事以后,也留不住这些人了,唉,许默,你说这事儿整的。”

我当时心里就咯噔一下,想着,该不会真的是小雨姐大嘴巴,或者是她们在医院里说出去的吧。

要是这样的话,我怎么对得起被冤枉的石头,以及馆主,以及这些兄弟们啊。

种种迹象让我不得不去一趟医院了,而且,就算不是她们,我去看看璐璐的病情也还好啊,她恢复记忆了,万一还有后遗症啥的,怎么办。

所以,傍晚的时候,我就准备准备,还带了点水果吃的,我怕阿姨她们都在,万一空着手去,有点不好意思。

而我到了医院以后,却是没发现璐璐,病床没人,那时候,我刚好感到尿急,就跑到厕所里去了,因为厕所不隔音,我听到隔壁的女厕里,有个人在讲电话。

“你放了我的家人吧,我都已经按照你的所说的去做了,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家啊,求求你了,我已经帮了你们很多忙了吧,你们就不能放过我吗?她们可能已经怀疑我的真实身份了。如果哪天我露出马脚,被她们知道我不是萧璐的话,那我就死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