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0章省城柳家/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迅骂了句,“别多问,快点的叫梁齐一起出来。要是我先跟他们交手,动静太大被人发现可就麻烦了,万一这条街上还有别的江家的人。咱们的行动势必得失败!”

我说了句,“是!”

立马就去叫了梁齐,而这时候,那个前台的mm,刚好叫了两个来陪我们的姑娘,这俩姑娘,问我和梁齐怎么出来了,我和梁齐对视一眼,没多说。立马把她们给打晕了,放在了房间里,而同时,我俩已经到了李迅的背后,打算跟着他一起进去。豆欢鸟号。

敲门的时候,里面有人问,“谁啊?”

“送果盘来的,送的果盘!”李迅高声的喊道。

而里面传来了女人的声音。说,“怎么还送果盘了,这小李,真是能拍马屁,估计是为了小费吧。”

那女的,开门的时候,好像是旁边还站了个男的,那男的,就是魍魉之中的魍,他看到了李迅,又看到了他身后的我们,脸色立马一变,马上。他就骂了句不好,然后就往后退,可是,李迅没给他机会,过去就是捂住了他的嘴巴,对着他的小腹不停的打击,而我,则是上前,一下就打晕了那个姑娘。

梁齐也是,把果盘带进来,门关了。而他,也迅速的朝着另外一个姑娘跑了过去。那姑娘在里面和魉玩泡泡浴呢。这会儿。好像是听到什么声音,又听到砰地一声开了门,赶紧的出来,可是已经被梁齐给打晕了。而他和我,也看到了在浴缸里的魉,这魉,看到我俩的时候立马脸色大变,喝了句,“居然是你们!”

他刚要喊,而我们已经上去了,跟他颤斗在一起,我们从浴室一直打到客厅,看到客厅里的魍,在被李迅一边倒的打,不愧是李迅打起人来,一点都不含糊,而且速度非常的快,快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那魍,完全没有还手之力,最后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李迅则是眼明手快,拿起了一把刀就结果了他。

因为怕致命招数被江家的人发现是他,所以就用刀,因为,哪怕是一个普通人也可以用刀杀了他,这样就让江家没那么快查到是李迅和我们干的。

而我们,在和魉缠斗的时候,他也看到了魍已经死了,他是在困兽之斗,最后,他索性跪下来了,

“默少,放过我们吧,默少,求求你了,都是江家的势力,斗来斗去有什么意思,你是给江枫卖力,而我们是给江华,都是姓江的,为啥要这样?我答应你,从此以后我们四兄弟都退出去,再也不加入这四少的争斗中来了,求你放过我吧!”

他还给我磕头了,我嗤笑一声,过去给了他一嘴巴子说,“现在说这个倒是好听了,当时你们要杀了我的时候,怎么不说这么好听呢,那时候如果没人救我,你们就能把我给杀了吧?”

魉痛哭流涕,到了垂死阶段,他也不得不做作一下了,他说道,“那也只是奉命行事啊,没有办法,默少,是主母和江华的意思,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啊!我们如果不听命于他们,立马就会被抹杀掉,默少,我愿意以后加入你,成为你的一条狗,行不行,只求你能放过我!”

李迅把刀丢给我说道,“做的干净点,别留痕迹。”

刀,掉在梁齐的不远处,梁齐捡起来,而李迅,则是把魍的尸体往浴室一丢,再把那两个昏睡的姑娘也丢进去,一起泡在了浴缸里。

梁齐捡起来,递给了我,看到了这一幕,魉越发的抖的厉害了,求着我说,“默少,默少,我愿意什么都告诉你,你,你千万别杀我啊,你要是杀了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问他,“你知道什么,说!”

他就说,“我们是被主母从她娘家带来的,主母的娘家,也就是省城的柳家。”

我问他,“柳家是什么地方,怎么没听说过?”

这时候,一直在那忙活的李迅过来了,说,“柳家,省城四大家族之前的一个名门望族,后来落魄了,不过,这个柳家听说也是个武学世家,但是他们学的不是正统的武学,喜欢研究一些西域的鬼门道术,所以我想,这鬼魅魍魉,估计就是这个鬼门道术里出来的吧,柳家,听说早就淡出省城了,怎么,这主母居然是柳家人?”

魉颤抖的道,说:“是的,主母不但是我们柳家的人,而且还是柳家的唯一的女儿,当初江又鹤想要把持江家政权的时候,还是借助了柳家的势力,不然,他还真斗不过当初的江才鹤。”

李迅说,“这个我也听说过,二十多年前吧,江家家主有三个儿子,江又鹤江才鹤还有一个小的,好像是叫江无缺吧。江又鹤和江才鹤争夺江家政权,头破血流的,最后是江又鹤杀了江才鹤赢了,而身为小弟的江无缺心中失望,才远走他乡离开了这是非地,让大哥江又鹤当了现在江家的掌权人,而江又鹤当初用的手段也是极其不光彩的,借助了多方势力,想必,这柳家,也就是主母的一家,就是其中之一吧。”

我冷笑一声,“难怪能他吗的当上主母,原来是可以互相利用啊,果然是狼狈为奸,怪不得疯子哥的母亲是那样的凄惨下场!”

我为疯子哥的母亲感到不值,对着这魉就又问了句说,“你就知道这些?这些对我来说没什么用,如果你不能提供其他有价值的情报,你就可以去死了。”

我要挥动刀了,而李迅也叫我快点,“马上要离开了,不然,万一外面有人报警,那就完蛋了。”

我点点头说知道了,这魉,则是大惊失色,立马从怀里掏出了一本书,说,“这,这是我们鬼蜮之门的鬼术之书,也是我们四兄弟练得,我还可以带你去柳家,也就是主母的娘家,求求你,不要杀了我!”

我愣了下,心想,这倒是有所突破啊,如果到时候江华和疯子哥争夺的时候,我可以拿江华母亲的娘家作为要挟,先端了他们柳家,倒也不是不可以。

我看了下李迅,他对我点头说,“一切都是你做主吧。”

我就点点头,把魉给打晕了以后,收起了那鬼术之书,迅速的把现场的一些痕迹给擦掉,离开了现场。

到了外面的时候,梁齐就问窝打算怎么办,我说,“把这家伙押到拳馆里,就关在王三少原来的那个地方,连王三少这种潜能高手都挣脱不了,想必,他也没法逃出来吧,而且,倒是咱们打断他的手筋脚筋,估计就没法逃出去了。”

梁齐就说,“还是你有办法,估计你是想把江华的后路都给切断吧?”

而这时候,我看了看李迅,把那本鬼术之书给递给了他说,“这东西,你看到了,要不要交给秦老手上看一下,影印一份给我?”

李迅扫了一眼,嗤笑道,“你觉得,秦老会看得上这样的东西么?连快拳拳谱,他都直接丢给我们了,这些鬼蜮的破烂鸡肋书,他能看得上,练这种东西的人,不是早死就是早夭的人,而且都是心术不正,很影响练武之人的情绪、心境。这东西,我劝你还是不要看的好。”

我心底咯噔了一下,说了句,“也是,还是迅哥你想的周到,那这东西我就先收着了,以免落到其他人的手里,这人,我先收押了,到时候能逼问出什么来,我都会告诉秦老和你的。”

他说,“不妨,我还住在拳馆里,到时候咱们一起审问不就行了?”

我心里骂了句草,你他吗还住呢,真是无语,我想干点儿私事都不行了。

而他住在这儿,估计,孙家和江家的人看到了,多半就以为我和秦家的人合作了,那可就有点糟糕。不过,暂时孙家人还没找我,我就懒得去多想了,而江家,我已经和他们势不两立了,而且,我让江家秦家的人互相斗,这不也正和孙洋的意思么?

晚上,把这魉给挑断了手脚筋,丢进了那石室里以后,我和梁齐就去睡了,睡前练了下那快拳拳谱,快睡的时候,梁齐就问我,“咱们要不要看看那鬼术之书,我挺好奇的,瞅瞅这四个家伙到底是练的什么鬼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