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7章最喜欢的对那些自认能力出众的人出手/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江家大厅堂内。

江又鹤在主位,华少、主母在副主位,一边的大柱子旁边的位置,是给叶良辰父子的,江又鹤的脸色有点阴沉。似乎是在想些什么,就在这个时候,江枫和一个亲信走了进来,对着江又鹤躬身。

“枫,有什么事吗,这么急着要见为父?”

而这个时候,旁边的主母,则是微微咋舌,“还能有什么事,小三生出来的就是喜欢捣腾。不光是自己捣腾,手下的一个个也喜欢捣腾。不知道省城是危机四伏的地方么,捣腾的自己挂了,可怪不得别人啊!”

华少不说话,而那边的叶良辰父子,只是哼了一声。并没有说别的。

“爹,我有话单独跟你说,特别急的事!”江枫不卑不亢的道,同时,脸色有点阴沉的瞪了眼主母、叶良辰父子的方向。显然,他是知道的,叶良辰父子和主母并非同一派系,但现在,似乎因为某件事而站在了统一战线上,他的心底,狠狠地抽了几下,许默,可千万不要出事才好。

“到底是什么事?”江又鹤喝到。

而他还没说完,旁边的主母。则是冷冷一笑,“怎么的,又想打什么小报告,江枫,亏你还姓江,有什么话直接说出来好了,还怕我们听到?”

江枫,却是当做没听到一般,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主位上的江又鹤,问道,“爹。你是怎么打算的?”

江又鹤却是摆摆手道,“枫儿,主母也算是你娘,这里还有鹰钩鼻叔叔,都是你的长辈,也是陪着我打天下的人,都是自己人,没什么好隐瞒的,你就说出来吧,到底什么事惹的你这么急着要见我!”

江枫的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他咬了咬牙,狠狠瞪了一眼得意洋洋的主母、华少二人,以及旁边的叶良辰父子,最后,长长的吐了口气,道,

“爹,如果真要这样的话,我说出来也可以,但得请您,主持公道了!”

“那也得看你说得是什么事儿了。”主母又是冷冷一笑,“你莫不是以为随便污蔑几个人干了什么,也得给你主持公道,真是笑话!”

江枫依然是不理会,只是淡淡的说了声,“宵小之辈,请速速闭嘴可否?”

“你!!华少和主母气得不行,但是,江又鹤拦住了他们,行了,枫儿,有什么话直接说,别磨磨蹭蹭了,我们还有其他的事儿要去办,没太多时间耽误在这儿。”

“好,那我就说了。”江枫盯着鹰钩鼻父子,还有华少母子,道,“爹,我手下有一名兄弟,名叫许默的,在对弈罗家的毁灭战之中,立下汗马功劳,还夺取到了罗峰的快拳拳谱,这人,不知道你有没有印象?”

江又鹤捋了下胡子,道,“我有印象,事后不是他的拳谱都贡献出来了么,我也看过,但我没法练这个,很多人都不能练吧,据秦天问发出的声明,似乎只有潜能高手可以练习,对吧?”

江枫点点头,说是,“有人一直觊觎这本拳谱的心法,这人是罗家的叛徒,名叫蒙奇,他先是跟秦家的人合作,现在又跟我们江家的某些人搅合在一起了,我就不说是谁了。”

他狠狠的瞪了一眼叶良辰父子,叶良辰则是有点不爽,道,“江枫你有话直说就行,良辰不介意陪你玩玩!”

“闭嘴!”鹰钩鼻老爹喊他闭嘴,说,“家主都没说话,轮得到你说什么了?”

叶良辰叹气道,“我只是叫他别欺人太甚!”

江枫则是冷笑,“又没指名点姓的说是你,你干嘛给自己扣高帽?莫非就是你和这蒙奇狼狈为奸?”

“行了,枫儿,你继续说。”

家主道。

江枫则是继续说了,他看着家主,道,

“爹,我这许默兄弟,如今生死不知,被鬼魅魍魉以及他们俩父子追杀,今天,我就是要来跟他们讨回个公道的!爹,众所周知,鬼魅魍魉是柳家的人,至于这里,谁是柳家的,就不用我说明了吧?”

“放肆!”

主母气的胸前起伏,瞪着江枫道,“又鹤,看到没,小三的儿子都已经张狂到这个地步了,你还要纵容他到什么时候?居然都污蔑到我头上来了,日后还不得骑在你头上拉屎撒尿?”

“你的行为实在欺人太甚,你若是感觉有实力跟我玩,良辰不介意奉陪到底。呵呵,我会让你明白,良辰从不说空话。”

叶良辰此时,直接就要跟江枫动手,哪知道,他老爹却是猛地把他给拉了回来,喝到,“闭嘴!!家主面前,你瞎说什么话。”

然后,还给了叶良辰一巴掌,叶良辰就不敢说什么了。

江枫据理力争,道,“怎么,不承认是么,那可以,叶良辰,你把你的身上的衣服给扒开,看看有没有打斗过的伤痕,还有你,柳家的娘们,把你的鬼魅魍魉喊出来,当面对质试试?”

“我是叶良辰,我凭什么把衣服拔下来给你看,你又不是妹子!”叶良辰冷笑,“我再说一遍,你别逼我动手!”

而那主母,则是冷笑,说,“江枫,鬼魅魍魉刚好回我娘家去给我办事去了,一周以后回来,怎么,你这是故意污蔑我是不是,又鹤,这样的叛逆,你还留着干什么,直接把他打成宇儿那样的白痴不就行了?”

江枫却是不加理会他们,再次拱了拱手跟江又鹤道,“爹,看到没有,恼羞成怒了这些人,我想,事实在您心中已经明了,您要是还认枫儿的话,就请还枫儿一个公道吧!”叼团巨技。

“呵呵,公道,良辰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公道,你可以把所有认识的人全部叫出来,良辰不介意陪你们玩玩,若我赢了,你给我乖乖滚出江家!”

叶良辰继续在那逼逼,而江枫,却是不理不顾,只是盯着江又鹤。

江又鹤的眉头,狠狠的拧了起来,成了一根麻绳似的,估计他也没想到,今天会这么麻烦,本来他以为,可能江枫也就只是揭露一点点,这件事他也有耳闻,本来他可以把鬼魅魍魉之中的一个揪出来,给江枫处置,然后主母再找借口,把魅的尸体拿出来,以此避过江枫的责问,可是,却是没想到,江枫直接把主母和叶良辰父子给告了,这叫他怎么办。

如果帮江枫,势必会让江家的根基动荡,江家,是少不了叶良辰父子和柳家的帮忙的,而江枫,却是自己自成一派,枫少的势力,完全不听从自己的指挥,这样相比之下,似乎他得作出决定了。

而就算他帮江枫,江枫也不一定会让那些他的势力投奔自己江家,给自己江家效力,所以,今天的事,他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枫儿,这件事是不是你的误查,据我所知,鬼魅魍魉死的死,失踪的失踪,不知道被什么人给杀光了,而在现场,我是找到了秦家的李迅,这件事,虽然还没有确凿的证据,但应该就是秦天问秦家指使的,他想要动摇我们江家的根基,这个仇,不报不行的。枫儿,是你误会了主母和鹰钩鼻叔叔吧?”

江又鹤的眼神闪烁,说道。

而鹰钩鼻这会儿也是笑道,“枫儿,虽然你不像是华少爷、宇儿少爷那样从小是我看着长大的,但是,你也是家主的骨肉,血脉相承,而我,在江家也算是三代为主管,怎么可能会害你?再说了,许默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一个小角色,值得我们动用那么大的势力去对付他?”

主母冷笑,“还跟他啰嗦什么,这样的叛逆,直接杀了了事。”

“行了!”江又鹤道,“枫儿的把子兄弟失踪,他心里也着急,可以理解,以后这样的事儿,你就和鹰钩鼻叔叔多商量商量吧,好了,今天我还没去看宇儿,你们继续在这儿商量吧。”

江又鹤抬腿,就有人在后面跟着,是一个驼着背的老头,驼爷!他居然跟在江又鹤的身边。

“爹!!”

江枫的心里,满是失望,没想到据理力争,居然是这样的结果,而他也明白,爹的心里肯定是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的,作为江家的家主,他如果连这些都看不懂,那他就不配当家主了。

但是,他这样做,是为了……对,为了不得罪这两方势力,他们才是江家的顶梁柱,而自己,不过是小三的儿子。他的心里,满是苦涩,许默生死不明,他却讨不到个说法。

“枫儿,鹰钩鼻叔叔不会害你的,你具体说说,你那个小兄弟,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失踪的,被谁掳走了么?”

鹰钩鼻一副好人脸,而叶良辰则是冷笑,不说话。

江枫已经愤怒的不行了,嘶吼了声,“滚!”

“放肆!”主母喝到,“你鹰钩鼻叔叔好歹是你的长辈,从你进来这里开始,对我们两个长辈处处不尊敬,还诬陷长辈,我看是你,要查一下吧,或者,这许默就是被你自己害死的,故意想要诬陷我们,这个罪名,江枫,你担当的起么?”

华少喝到,“出来吧!暗组!”

随后,他拍了拍巴掌。

嗖嗖嗖,几声一排黑衣人就此出现,如果仔细的看的话,这些人,似乎都有一点鬼魅魍魉的气质。鹰钩鼻微微皱眉道,“不错,家主的暗组都给了华少爷,看来,咱们是不是赌对了?”

叶良辰大手一挥,“爹,我出手了。”

“江枫,你大逆不道,虽然你是江家的血脉,今天还定不了你的罪,但是,今天你必定得留在这里,接受调查,哪里,都不要想去了。”

而这时,江枫的脸色微微眯了起来,他的身边那个亲信,也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周围的暗组人员,以及叶良辰(小鹰钩鼻)、老鹰钩鼻。面对这么多人,江枫,并没有胆怯,他只是冷冷的道,那么,你们就是试试看好了!

“呵呵,良辰最喜欢的对那些自认能力出众的人出手,主母,让我先上!”

叶良辰双手成鹰爪状,朝着江枫的面门奔袭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