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3章刘子铭还有个兄弟/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这一瞬间,我怒不可遏,直接就打了个车,要往江家去,我要撕了这个江宇。他比之华少,有过之而无不及,没想到,这江宇才是导致最后我和璐璐不能在一起的心腹大患。

可是,我还没到江家,我就又冷静了下来,我喊了声,“司机师傅,往回开。”

那司机还愣了下,问我。“怎么的呢,往回开?”

我喝了句。“对,回到刚刚的地方!”

“你有病吧。”那司机骂了我一句,以为我不给钱呢,我也火了,直接丢了一百给他。骂道,“能不能让你闭嘴?”

他不说话了,把我送回去以后,我开了门就走,走到了我刚刚摔了手机的地方,捡到手机卡以后,我往医院那边赶。此时此刻,我知道冷静了,如果我这次再冲动,被抓了,连累的还是疯子哥他们,他们的人为了我的任性,死的死,伤的伤。辣子哥他们的伤势都还没好,我却又要去闯祸,那可不行。

而我也知道,萧璐现在虽然在江家别墅里出不来,但是,江宇毕竟喜欢她,不会伤害到她,但我也只能暂时的放心,自己心爱的女人被情敌锁在家里,我怎么能安心。

我回到医院以后,疯子哥他们看到我脸色十分的不好看,都问我怎么了。我告诉他们说,“没事没事。”

疯子哥不是笨蛋,他看了看我说,“是萧璐的事儿吧?”

我把事情,都告诉了疯子哥,以及在他身旁的梁齐,他们都沉默了,此时此刻,我们江枫的势力,动荡的很,如果说现在四少对谁最不利,我无疑可以说,就是江枫势力,咱们的势力是最弱的,秦家有秦天问,就算没有秦天问,也有深深地底蕴。

江家本来是三方势力夺政权,但是现在却统一了,而刘家刘子章有孙洋这个后台,市委的力量没别的说的,秦家和江家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动孙家一根汗毛的。

那现在最好欺负的,就是我们江枫势力了,可以说,罗家被灭以后,最危险的就是我们了。

可现在,屋漏又逢连夜雨,几大高手,辣子哥等人都受伤惨重,甚至还死了不少兄弟,可是,我的女人,萧璐,我最爱也是跟我最久的女朋友,又被人给泡走了,而我,却无可奈何,只因为江宇动用了他本地的势力。

这感觉是如此的蛋疼。疯子哥就在这时候,还咬了咬牙,跟我说,“许默,你的实力还可以,我觉得咱不是没有机会,我和你去一趟秦家,找一下秦天问,你和他有过一点交集,而且这次,李奎和李迅都死了,他们秦家也算是和江家有着大仇,让他们帮你一把,应该没什么问题才对。”

我愣了下,说,“这也是一个办法,那也就只能这样试试了。”

我和疯子哥准备了一下,甚至,还给秦天问带了礼物。

然而,等到我们到了秦家以后,却是根本见不到秦天问,他好像是故意躲着我们,不见客,而秦先生,这个秦家的巨擘,居然出面了。

他看到我和疯子哥的时候,就有点眼神冷冷的,同时,他的身边,还跟着秦立和气王,这意思,不言而喻。

就是秦天问自己不好意思出面,不乐意帮我,而让秦先生和秦立这样和我有仇的人出面,而这次的事儿,显然就是没戏。

我们说明了来意,秦先生跟疯子哥说了很多客套话,例如什么,“枫少青年才俊,能靠一己之力跟我们难分伯仲,实乃人才。但是,这次的事,秦老似乎是闭关了,不愿出面,死了两大高手,我们也很心痛,但现在,内忧外患,秦家上次处决了几个内奸,似乎是江家和孙家派来的奸细,恕我无能为力了,枫少,恕我直言,你好歹也是江家嫡系子孙,难道江又鹤不懂这个道理,虎毒,尚且不食子,又何况人!”

而他的身后,秦立却是骂道,“真是不要碧脸,让你交出长刘海的下落都不交,还想让我们秦家帮你抢女友真是做梦,秦老会帮你才有鬼了。害死了两大高手,还好意思来搬救兵。”

而气王在那,也是叽叽歪歪的说这些。

我开始懂秦先生的意思了,如果他不想让我们听到这些话,大可不让秦立和气王出息和我们见面,但是他们却来了,秦先生、秦老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我霍然站了起来,对着秦先生做了个揖,道,“既然秦家不愿帮忙,我也不强求,凡事,还是得靠自己,但是,还请秦家不要在我们江枫势力遭遇如此大难的时候釜底抽薪才好!告辞!”

“你什么意思?”秦立骂道,“哥,你看看他,这像是来求人的样子么,真他吗嚣张,要不是我哥拦着,我真想让人干死你的。”

疯子哥看我这样,又和秦先生说了几句客套话,秦先生也是说,“孩子们不懂事,让枫少见笑了。”

疯子哥也没说什么,就和我一起退出来了,为今之计,确实是没地儿可走,没路可寻了。

而我,却是想到了一个主意,这孙洋,不是一直以来想和我们江枫势力合作对付秦家和江家么,我急忙的联系他,可是,几个电话打下去,都是没人接,好不容易有人接了,就是刘子章的人,刘子章的人还跟我说,“许默,孙少他们确实有半个来月没来过我这里了,这里,都是我做主,但是,你也知道现在的刘家,完全没有实力可以和他们抗衡,你让我出人也没有,出高手,更没有,你叫我怎么办?”

“另外,许默,我告诉你一个消息,其实在解放县城,我有一个远房亲戚,叫刘子铭的,你应该认识吧?”

我愣了下,问他,“你什么意思?”

刘子章笑道,“你放心吧,我倒是不至于给那家伙报仇,其实很多人都以为是解放县城的现任老大弄死了刘子铭,但我们却是知道,是你和你的人,我和那家伙不怎么熟,以前关系就不好。”

我松了口气,心里刚刚绷紧了神经,吗的,刘子铭还有个兄弟,还远方的?要这家伙真是刘子铭亲兄弟就无语了,又要面对一个敌人,不过我自己也是蠢,这名字这么像,我早就该想到了。

我没说什么,挂了电话以后,我想了想,又和疯子哥说了,他这才苦笑道,“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这道理你不懂么?孙少如果看咱们现在大势,会帮咱们一起打落水狗,但咱们现在这样,他还出现干嘛,搅这个浑水,你以为他傻吗,秦老都已经坐山观虎斗了,更何况他了。”

我狠狠的给了桌面一捶,发出了砰地一声,有个护士还瞪了我一眼,不过,我没鸟他,和疯子哥说了句,“真想把这些忘恩负义的混蛋都给弄死,需要你的时候,就来找你,不需要你了,就把你一脚踢开,真他吗卑鄙小人!”

“行了,默默。”疯子哥笑道,“这样的事儿,我在省城这些年,见得多了,早就淡定的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等吧,看看这江宇,到底是想干甚么。”

我虽然担心璐璐,但是,也就只能这样了。叼共豆血。

这几天,我过的浑浑噩噩的,一方面,担心璐璐的安危,一方面,担心江宇又使出什么阴谋诡计来。疯子哥那边有消息了,说华少的势力全部都被一网打尽,柳家赶来支援的人都被杀光,华少和江家主母,以及江家势力的人,都被关进了江家大牢里面,现在的江家,是江宇和江又鹤一手把持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