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4章悬崖峭壁!/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这么多人的惊愕眼光下,她拉开了蒙着脸的面纱,露出了那张姣好的容颜,确实,比我还年轻。那些秦老的嫡系高手,不由得啧啧出声。

“跪下!!否则,我就把他给扔下去!”

秦老威胁道。而女前辈,看着我这边,我只能冲着她摇头,她为了我,都已经露出了真面目了,她救了我一次,这次又要救我第二次。我看到她,好像要跪下去救我的样子。难道说。她是我的亲人?

是我娘家的人,或者,是我外公家里的亲人,所以,才会为了我,多次来救我?

我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但是我知道,她肯定是慕容家族的人,她使用的是朱雀潜能,就算是我的亲人。

此时此刻。我已经感动的不行了,我只能冲着她摇摇头,用口型说道,我宁愿死,也不愿你跪下帮我,而且,你跪下了,这老狗也不会放过我的。

然而,我的话就算她懂,她好像也要照做了。

秦天问瞪着她,而周围的几个大高手,也将她给围了起来,秦天问一个人她对付不了,再加上这么多人,更加对付不了。我承认,我害了她,我只希望她快走,她是我外公那边的人,好歹也是我的亲人,我只希望我死了以后外公那边能照顾我爸妈,别让他们被秦家江家这样的人给迫害就行了。

我只想大声的嘶喊,让她别跪下,一跪,瞬间就会被秦天问的人给制服,就没有机会逃跑了。

可是,我眼睁睁的看着她就那么跪了下去,我已经快要崩溃了,然而。我看到她的膝盖,还没落地,而她的人,已经蹿了出去,她的周边,似乎有一只庞大的朱雀在闪耀着光芒。

她的目标是救我,而不是攻击秦天问。

抓着我的那个秦家高手,此时此刻吓坏了,一下子就把我给丢下了,而他,也被女前辈一脚给踹下去了,她也抓到了我,我只能两只手抱着她,感受着她的身体的温暖,感受着丰满的她。我发现她比之璐璐的身材丝毫不差,尤其是两团那啥。可是,现在不是心猿意马的时候,她好歹也是我的女前辈,而且,现在我们的危机十分的严峻。叼节在划。

“呵呵,知道你有这一招,但是,那又怎么样呢,你救了他了,你们能走么?”

秦天问和周围的人,一步步的走了过来,把我们给围困在这里,他笑道,“除非,你后退一步,跳下去,那我没辙,除此之外,你想逃走,还想带着他逃走,那是在做梦,可惜的是,你没有带其他朱雀潜能的高手来,只要再来一个你这样的,我今天就交代在这儿了,老天,也算是对我不薄吧,哈哈。”

女前辈没说话,只是盯着我道,“敢不敢跳下去?”

我愣了下,没想到她的眼神里会露出这样的疯狂,可是,我和她不是情侣,也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而且,她算是我的女前辈,救我两次,现在这是干嘛,殉情吗?搞笑呢。

不过我还是点点头。

她问我,“你怕不怕?”

我说,“不怕。”我又怕她听不见我的话,我摇摇头,用口型说不怕。

她盯着秦天问喝到,“你等着吧,做鬼,我们都不会放过你的,你想得到我们体内的朱雀潜能气血,做梦去吧。”

说着,她就已经一只手拦腰抱起我,带着我一起翱翔在天空之上,掉下去的那瞬间,我惨叫了一声,但是,没发出什么声音,我已经没力气了,而她则是尖叫了声音,声音嘹亮而又清脆,像是百灵鸟一样。

“不!!”

秦天问大吼了声,“你们,疯了吗?”

他想救,却已经来不及了,女前辈是什么人,潜能中层高手,速度那么快,他们就是想要拦着,也是没办法了。

秦天问看着悬崖底下,深不见底的悬崖,一望无垠的崇山,叹了口气。

而他的身后,一个高手走了上前问道,“秦老,要查查下面是什么地方吗,难说可以找到他们的尸体。”

秦天问愣了下,疑惑的看着他,他则是说道,“秦老,您不是要吸食他们的潜能么,尸体不是一样可以吸食?”

秦天问怒了,直接一巴掌过去,那人,瞬间被扇的脑袋和脖子分了家,

“你他吗疯了吧,连尸体我也吸,你把我当吸血鬼,还是把我当僵尸了?没点脑子,你还要脑子在脖子上顶着干嘛?”

其他的人,立马不敢多说什么了,此时此刻的秦天问愤怒的不行,他的体内静脉紊乱,潜能的气血紊乱,如果被其他省市的潜能高手得知趁虚而入的话,他秦家肯定危机万分。所以,任何事情都会激怒他,让他愤怒的不行,而刚刚那个高手也算是触了霉头了,真是倒霉就这么死了。

……

江家内堂。

“搞什么?”江宇的脸色深沉,喝到,“许默被谁救走了,给我查,难道不是秦家的人吗?”

在台下的鹰钩鼻和驼爷,俩人苦笑道,“秦天问的狡猾您又不是不知道,就算是他秦家的人,但是,那些人都已经死了,尸体全都送到我们江家来了,许默下落不明,被那些人挟持走了,这样推脱的一干二净,咱们,也是没有任何办法的。”

小鹰钩鼻冷笑道,“我去干掉秦天问!”

老鹰钩鼻骂道,“胡闹,你的本事就算是练十年也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这次咱们江家没理由去找麻烦!”

“那就这么算了?吗的,许默,我早说了,直接杀了,直接杀了,你们不听,非要说什么朱雀潜能好好利用,这下好了,放虎归山,他逃到什么地方去了?如果真的有一个潜在深山老林里的朱雀家族,那我们江家,也就只有等死了!”

江宇颓丧的骂了句,狠狠的坐下。

“这个倒是不用急。”老鹰钩鼻道,“这朱雀家族的慕容家族,早就陨落了,就算是有一些分支没死绝的,也都躲在深山老林里,如果他们想要与世人争夺权力,他们早就出来了,而不用等到现在,再说了,如果慕容家族敢出现,恐怕不用我们出手,只要直接通报京都那边的大家族,有比我们更想他们死绝的人会前仆后继,不用我们担心!”

江又鹤道,“说的不错,宇儿,也不用那么颓丧,至少这许默的爱人萧璐不已经是你的了么,你现在,可以大大方方的举办婚礼,而他许默,却只能躲在暗处流泪哭泣,这难道不是很爽?还有,这次攻打咱们南门的,有江枫的人还有一些其他依附他的小势力,这次,借着这个借口,咱们可以把江枫势力的人一网打尽!”

“好,爹说的好!”

江宇的眼睛亮了起来,喝到,“太好了!不过爹,我有件事想问问你,如果真的把江枫势力一网打尽了,这江枫,是除,是留?您一直不愿意让我处置华少母子,就是念在血缘关系上,但我知道,一旦他们逃出去了,肯定会成为我的灾难,而这江枫,如若不杀,留着也是祸害,势必会东山再起,这个……?”

江又鹤的脸色变了,道,“宇儿,这些年,爹对你不薄吧?对你,算是最好的吧?”

江宇道,“没错,爹对我最好,要不是您把您的情人国际杀手组织的女护士给我当保镖,我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好,既然爹您这么说,到时候我就绕了江枫一命,跟江华一样,一并打入死牢里,永远都不让他出来了,这,已经是我最大限度的容忍了。”

江又鹤苦笑了下,说,“就这么办吧,宇儿!”

……

另一方面,江枫势力已经是耗费了百分之六七十的人力物力,基本上倾尽了全力来营救许默,可是,最后得到的却是秦家秦天问的一句,被秦家窜逃的门客带走了,他们也知道了许默的潜能,想要逼问出一些东西,不过,现在许默没见着尸体,应该是还活着,只要还活着,就还有希望。

秦天问是这么安慰江枫的,还说,“枫少,不用急,这是我的过失,我必定让我的人,以及秦先生的人都去找,就算是把整个省城翻个底儿朝天,也得把许默给找出来!你看行不行?”

江枫还能说啥,只能回去。

……

江枫势力的总舵夜总会,红发阴着脸,喝到,“又是为了一个许默,疯子,你就表个态吧,咱们江枫势力,到底还开不开了,为了他,你出了五十万又出了一百万,现在兄弟们死的死伤的伤,为了这么一个没骨气没用的东西,你还要把我们兄弟的心血都搭进去?”

现在他生死不知,还不知道是不是秦天问那狗东西直接把许默给关起来了呢!

“够了,闭嘴!”

江枫冷冷的道,“你要是对我的决定不满,你随时可以走,我江枫,不留你了!”

他又说道,“许默上次为了救我,也是出尽全力,差点拼死,他是我兄弟,你也是我兄弟,如果现在被江家的人困住的是你红发,我,也会带着所有兄弟去救,哪怕我江枫势力只剩最后一毛钱,只剩最后一个兄弟,也要救!”

红发不说话了,李二狗过来打圆场,说道,“好了好了,都是自家兄弟,别说这些了,不过,疯子,红发说的不是没道理,这秦家派来救人的门客,怎么可能说叛逃了就叛逃了,会不会真的是被他秦天问给关起来了,那地下仓库,记得不,那地方跟防空洞似的,各种堡垒机关暗道,关在那里,就是警去了也找不到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