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5章死后第八天!/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梁齐十分的着急,因为许默一直都不见踪影,得到疯子哥那边传来的消息,许默失踪了,跟那些人一起失踪了。而疯子哥去了一趟秦家,最后,甚至是江家也问过了,秦家的那些救许默的“叛逆”都死了,被秦家交出来给江家作为说和的理由。

然而,许默却还是不见踪影。

但是,作为攻打江家别墅的主力,江枫势力的人此刻大都是危机状态,江又鹤带着江宇、小鹰钩鼻来过江枫势力的总舵夜总会好几次了,就是为了和江枫商讨这个事情。看江枫怎么解决的。

江宇的意思,当然是想把江枫杀之而后快,但在场中,江又鹤、老鹰钩鼻却做好人。老鹰钩鼻看着江枫、江宇俩兄弟争执的面红耳赤,叹气道,叼边乒技。

“家主,这事儿吧,就只是一个小小许默的问题,反正许默现在生死不知下落不明,何必再为了他伤脑筋?而且。宇少爷,这事也是因为一个名叫萧璐的女子引起的纷争,咱们切不可中了他人的奸计啊。”

江宇问他,“你什么意思?”

老鹰钩鼻高深莫测的走了好几步,说道,“这秦家口口声声说自己没参与,而且这些叛逆门客的尸体都送上门来了,我看了下他们的死状以及致命处,我发现,这些惨死的秦家门客,并不是我们江家的暗组人员以及护卫们动的手,似乎,倒像是亲家人自己动的手,难道家主和二位少爷,这都看不懂?”

江又鹤眉头一皱。问道,“那总管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这事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本来嘛,这事儿闹的轰轰烈烈的,秦家和孙家都在虎视眈眈,官方的人一直没出面,想必是在等机会把我们江家的漏洞和毛病找出来一网打尽,而咱们要是闹下去,不管是宇少爷你赢了,还是枫少你赢了,对咱们江家都没好处,你俩少爷之间斗归斗,但我觉得。至少得在秦家、孙家都滚出省城以后,你和枫少爷再好好斗斗,看看谁才更适合当这省城的主人,这样,难道不好吗?”

“何必咱们两边相斗,渔翁得利?”

老鹰钩鼻又说道,“再说了,枫少爷,你不过是因为老爷的不公,想给自己争口气证明自己不是不如华少爷以及宇少爷,说到底,你骨子里,流的还是江家的血。”

“所以,这件事我们俩边都不动,我倒是要看看。孙家和秦家秦天问那老狐狸,会怎么办!”

老鹰钩鼻眯着眼睛指挥了一个人道,“老五,你务必密切的盯好江家上上下下每个人,哪怕是打杂的也好盯好,我知道,秦家和孙家肯定有内线,这种人是一定要拔出的!”

“是!”他的身后,一个看不清脸的人,在黑暗之中,斩钉截铁的说道。

“行,反正我们也没死几个重要人物,都是些不相干的护卫死了,算了算了。”

江又鹤点点头,说道,“姜还是老的辣,你们俩啊,不知道跟你叶叔叔多学学?”

江宇哼了一声,盯着江枫道,“我告诉你江枫,这八年我装疯不是白装的,这事儿先暂且搁下,等你那个什么许默回来,我不会放过他,更不会放过你。”

然后,带着人走了。

而此时的江枫、红发等人望着他们离去的身影,长长的喘了口气,没想到,这件事居然以这样的方式解决了,江家不追究了,红发他们还以为,江宇必定得把疯子怎么怎么样才肯罢休的。

又过了两天,秦家内院,秦天问和秦先生聚首。

“叔叔,您说,这江家怎么就没动静了?”

秦天问抚了抚胡须,喘了口气道,“这该死的许默,就这么死了,着实可惜,本来还想研究研究这朱雀潜能的,其他的事儿,我倒是不怎么关心,不过既然你问了,我倒是想问问你,难道以你的眼光还看不出来这一点,你怎么当的家主?”

“叔叔教训的是。”

秦先生苦笑道,“我知道,江枫就算是再怎么不孝,那也是江家的子孙,江又鹤的亲儿子,死的那些人也就都是江家的外部人员,无关紧要的,而且,我估计江家的那些老狐狸不一定会中计,我也想过,就算咱们把那些门客的尸体扔过去,人家也不一定会相信跟咱们秦家无关。”

你既然懂这个道理,又何必来问我?秦天问翻了翻眼皮,道,“有空多去找你老爹聊聊天,他退休这么久也寂寞了,你也别总是对家里的生意事务操心,对你这个老爹不关心了啊。行了,我这老家伙就是个武痴,许默死了,这下好了,我就只能守着这本快拳拳谱了,看来,我又得去闭关一段时间了。”

秦天问伸伸手臂,走了出去,没理会后面沉思的秦先生。

而在旁边的小树林里,两个贼头贼脑的人影闪动,气王对着秦立小声道,“走吧,知道了,许默死了,跳崖死的,这下你开心了吧?”

“总算是死了,这样一来,就没人打搅我去找萱萱了吧?还有他的女人萧璐又要便宜了江宇那个装疯卖傻的家伙,许默啊许默,你不是每次跟我斗都略胜一筹么,怎么现在落了这样的下场,唉,我都为你叹息。”

秦立可惜的道,“只不过,长刘海这孙子,我有感觉,他还没死!”

……

峰峦叠嶂,碧水如镜,青山浮水,倒影翩翩,巍峨的高山下,谁也想不到,这里竟然有一处清泉,深不见底,而我和女前辈居然因此逃过一命,不过,要不是他在山的中间树枝那儿替我刮了一下,后背开了一个很大的血口子,我估计我这会儿直接就已经开膛破肚死掉了。

我们在这儿已经呆了七八个日日夜夜了,直到我俩可以行动为止。

我揉了揉发酸的眼睛,看着她那边找药,换药,她的后背原本伤势很重很重,没办法动弹,而她的衣服也都是我帮她脱掉的,不然,她扎进肉里的树枝残渣是没法取出来的,若是留在肉里太久了的话,她估计整个后背都要废掉。

而她后面的带子也已经掉落下来的时候被刮断了,想起五天前她没办法自己动弹,只能我帮她脱掉全部的衣服,我就脸红,没想到她的身材那么好,而我,因为她是我的救命恩人加上前辈,所以,我不敢多看,虽然我知道,她的身材绝对不比萧璐差,只不过身高和脸蛋没有萧璐那么美而已。

对她,我还是很敬重的。

但是,就因为我看到了她的身体,所以这几天她都没跟我说话,吃的东西,也是她去打的野兔、山鸡,烤了吃的时候,分我一些,喝水也是指了指,让我过去喝,别的,什么都不说,也不让我说,甚至,还狠狠瞪了我好几眼。

毕竟是我连累了她,她救了我,我该感谢她,所以,她说的话,我必须唯命是从。

而我虽然一开始做好了必死的准备,但是,现在既然能活,我想着,为啥不活呢,好死不如赖活着,至少我现在还活着,既然活着,就还有回去的希望,就还有找回璐璐的希望,还有报仇的希望,我得留着这条命。

我记得第四天夜里的时候,来了一条蛇和一只不知道是山鬼还是什么的动物,吓得我不行,我本来是没什么力气的,而她受伤的也很重,蛇被她打死了,可是那个山鬼,我俩对付不了,只能把它赶走,最后我俩都费劲了力气,它才走的,而她的伤口,却又开了。

而这一次,她不让我碰她的身体,她宁愿穿着破烂的衣服,自己一个人一点点的擦拭、弄,也不愿意让我帮她,看着她流了那么多的血,我知道我只能尽快恢复自己的体力,力求把潜能恢复好,这样的话,才可以帮到她,不至于让她一个人承受这些危险。

今天,是第八天,她的伤势好些了,她的破烂的衣服被她扔了,她自己做了个草裙,是用几片芭蕉叶做的,还有衣服有漏的地方,也是如法炮制,还给我做了一套,我感觉,我俩就跟山中野人似的。

直到这一天,她笑了,看着我说,“你穿着真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